• 第40章 拖出去打死算了

    更新时间:2017-07-13 23:02:11本章字数:3179字

    飞狼帮帮主魏强的身高两米,体格健壮,就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巨人。

    可这大汉目测比魏强还要高一点,也更壮实一点,肯定不止两米。再加上本来就长得凶神恶煞,就算一身西装,却更能震慑人心。

    “猛、猛哥。”唐成龙立刻认怂,忍着剧痛,陪着笑脸:

    “小弟这不是专程来给天龙集团扎场子,准备买……投资一点房地产嘛。没想到半路跑出来个东西,非要说隐龙山庄的楼盘都是豆腐渣工程。”

    “小弟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所以才起了冲突……哎哟,您看我这腰,差点快要被打断了都!”

    那“猛哥”哼了一声,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阵帅惊天,也不理唐成龙的一面之辞,更连光彩照人的甄柔都不多看一眼,双手抱胸,居高临下,不屑一顾:

    “你这小子,是不是想来隐龙山庄碰瓷打秋风的?”

    “我告诉你,这是天龙集团的地盘。别打你那些歪主意!”

    “真想死得快点,猛爷我也敢成全你!”

    先前因为甄柔的牵制,没有仙力的帅惊天已经被打成熊猫,现在正享受着甄柔的贴心照料。没想到这“猛哥”一上来,就直接怼上了自己。

    帅帅哥当然不肯甘心。

    手一挥,支票就成了一架纸飞机,直接就扎了过去:

    “看清楚,这是两千万!老子还买不起房?”

    “哼哼,别说是天龙集团,就是真的天龙敢跑出来,老子也一样秒了它!”

    “敢侮辱我天龙?!”大汉巨眼一瞪,差点就要扑过来。

    如果不是那张支票,没了仙力的帅惊天还真不一定就是这大汉的对手。

    “如果不信,可以拿去验验。”帅帅哥毫不在意的挥手:

    “这两千万,我就只想买个单独的厕所,而且就给唐成龙唐公子住!到底怎么样,等你们验完了再说。我现在受了重伤,不想跟你们说话。一切,都等我买到厕所再说!”

    帅惊天果然是“受了重伤”,话一说完,立刻就倒在甄柔雄伟的山峰上,还特么故意扭了几扭,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伤员。

    猛哥一愣。

    隐龙山庄来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官员或者富豪,象这种不怕开水的死猪,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本来明里打了,或暗地里灭了,都没什么。可帅惊天太过自信的表现,让猛哥心里犯了嘀咕:

    毕竟拿两千万来折纸飞机的人,至今都还没听说过,万一……

    “好生查验这张票,”猛哥把纸飞机递了出来,马上就有小弟接着,连忙跑了出去。

    “如果想来隐龙山庄找事,我告诉你,你会死得很惨。”

    猛哥淡淡的看了帅惊天一眼,冷冷的哼出一句。

    帅惊天并不生气,反倒是笑嘻嘻看着唐成龙:

    “我估计,你真的会死得很惨。”

    唐公子理都懒得理他。

    有猛哥出面,扛着天龙集团这面大旗,在云海市,还需要担心个屁?!

    …………

    “支票是真的,而且,”小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满脸的惊讶和焦急:

    “上面用的还是董事长的私印。也就是说,两千万,是董事长亲自交给持有人的。猛哥,您看这事儿……”

    “嗯,我知道了。”猛哥若无其事的笑了笑,立刻拨打董事长潘龙的电话。

    “你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猛哥并不气馁,随后就去联系市长潘凤——作为潘家资深高层,猛哥很清楚潘龙和潘凤之间的关系。

    但是结果还是一样,手机关机。

    因为是私人家宴,所以潘凤从来不带秘书,自然就没了备用手机,结果没电停机了。

    两个老大都联系不上,那就只有找大小姐了。

    然而,潘蜜和潘桃的电话同样关机。

    仿佛整个潘家都被人灭了门一样。

    作为潘家最铁的心腹,猛哥的冷汗当场就下来了。

    潘家出了问题,整个云海市都要迎来十级地震。其中凶险,简直难以想象!

    一个很不好的想象在脑海生成,猛哥突然狠狠盯住了帅惊天:

    “这两千万的支票,你是怎么得到的?说!”

    帅帅哥靠在甄柔胸前,甄柔轻轻给他揉着鬓角。那个舒服啊,简直比当神仙都还过瘾,又怎么舍得让人破坏了气氛?

    “上面不是写着嘛……难道我还用得着去抢?”

    “你当然不用抢!”巨汉猛然站到了面前,犹如漫天乌云,立刻挡住了所有光明。

    暴风雨即将来袭。

    “因为你对潘家,已经谋财害命!是不是!”

    嘶吼声中,猛哥捏紧了拳头。只要对方的回答稍有破绽,那就是流血丧命的下场!

    潘家对自己恩重如山,就算是死,也无从报答。

    为了给潘家报仇,杀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我谋潘家的财?害潘家人的命?”帅惊天瞟了这莽汉一眼,嗤笑道:

    “潘家有什么值得我谋财害命的?嗯?”

    “你打不通电话,那是因为他们都还在睡觉……真在睡觉而已,大惊小怪的搞毛啊?”

    “呵呵,要不你在问问潘家老头子……也就是那叫做啥潘黄河的,问问不就清楚了嘛!整天喊打喊杀的,一看就没啥前途……你咋就这么笨?我了个去!”

    猛哥立刻就有些方。

    光记着潘家俩老爷和两位大小姐,居然忘了还有老爷子!

    可、可是老爷子一向深居简出,就算猛哥是潘家最铁的心腹,那也没有老爷子的联系电话啊!

    要不退而求其次,试试佣人们还能不能够联系得上?

    “没号码?”帅帅哥看出来了,贱贱的笑,一脸的贼兮兮,就象刚偷了邻居树上的桃子:

    “你没有,我有。要不要我来给他打一个?”

    帅惊天手上的电话到手还没一天,上面存的号码寥寥无几。除了潘家的人,就只有甄柔兰姨和魏强废狗。所以帅帅哥想找到潘黄河的号码,还真就是分分钟的事。

    “你?”猛哥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你也配有我家老太爷的号码!什么都别说了,就等着挺尸吧!”

    帅惊天懒得理会,顺手就拨了出去。

    一个记名弟子而已,还不就是拿来用的嘛!

    电话很快接通。

    帅惊天反而不接,把电话递给了猛哥:

    “通了,你来跟他说。不管怎么问,你都说我不想说话。”

    帅惊天笑眯眯的,怎么看都不象是在说谎。猛哥很迟疑的接过电话,刚一放到耳边,就被吓了一大跳。

    “……一声吩咐,弟子潘黄河莫敢不从!”

    很简单的一句,简简单单的一句,就让猛哥出了一身冷汗。

    身为潘家心腹,当然知道老爷子的名讳,也听过潘黄河的声音。可那一句“弟子”?是不是被幻听了?

    潘老爷子会如此自称,而且还是对这小吊丝?

    猛哥觉得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这怎么可能?!

    为了确认,不得不重新追问了一句:

    “我是李猛,请、请问,您……您真是老爷子?”

    电话那头立刻有了个停顿,随后就爆出了更大的吼声:

    “我就是潘黄河!货真价实!如果你真是猛子,马上告诉我你的方位……不是,是那位帅先生的方位……你们现在到底在哪儿?十分钟之内,我肯定赶到!”

    “另外,如果你真是猛子,就必须以最高规格对待帅先生!”

    “我立刻让人准备直升机……还有,你……!”

    猛爷当真呆住了。

    这声音这语气,就是老爷子的特征,可连自己都没有联系方式的潘老爷子,凭啥就这么紧张那姓帅的先生?

    帅先生此刻又在哪里?

    猛爷愣在原地,很久都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电话发呆。

    帅惊天看不去去了。

    尼玛这我劳资的第一步电话,可不是你的道具!手一伸,就夺了过来,直接关机。

    帅帅哥从没有过手机,所以觉得死死按住电源键才是挂断电话的唯一选项……

    “您、您贵姓?”似乎过去了几个世纪,猛爷才总算回归了现实,脑袋都好象开窍了许多,居然知道先问清楚对方的底细了。

    这也就是说,之前的所有一切,都是一团烟雾。

    可能会凝结成仇恨,也可能会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被打断骨头的唐成龙显然是不肯的,只是对上更强大的李猛和天龙集团,才很不甘心的冷哼了一声,就立马被猛爷瞪回了肚子里。

    “呵呵,我姓帅,帅哥的帅,震惊的惊,日天的天。”帅帅哥把头靠在甄柔肩上,细细体会着后背那销魂蚀骨般的柔软,懒洋洋的笑了笑,顺便抓起甄柔的小手:

    “我们只是来买个房子,没想到还遭你们一顿暴打……你看我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我觉得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完全损害到我幼小的心灵。所以,”

    帅惊天猛然坐直了身子,直勾勾盯着李猛。那双冷冽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来自地狱的火焰:

    “所以我要求,为了赔偿我的精神损失,除了把唐公子随行的所有人都打残之外,我还想,是不是该补偿我一套最大最好的房子。”

    “要不然我家亲戚那么多,逢年过节的,怎么住得下啊?”

    李猛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敢情还真遇上碰瓷的了?

    敢在天龙集团的地盘上玩这种花样,连老子我都服了你的狗胆!

    猛爷想都不用想,直接一挥手:

    “拖出去打死算了!”

    帅惊天冷冷的看着,甄柔死死抓紧了他的手。

    螺旋桨的声音很快传来,割开气流,气急败坏的俯冲在售楼大厅外面的草坪上。

    好一个标准的狗啃屎自由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