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老子还没死呢!

    更新时间:2017-07-15 23:05:10本章字数:3329字

    唐天赐慢腾腾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帅惊天和甄柔都还在路边等出租车。

    隐龙山庄里市区太远,而且业主们基本都是自驾,所以来这边揽生意的出租车很少。因此帅帅哥在出门半个小时之后都还没能离开,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帅帅哥只是姓帅,本身并不是很帅。可甄柔就不一样,在雪亮的灯光下,简直比想象中的女神都还女神。

    长相、身材、气质,无不是最最出尘的美好。

    否则又怎对得起帅惊天一夜的辛劳?

    唐天赐当然也很感觉惊艳。只是作为唐家的家主,唐天赐急冲冲的来到隐龙山庄,目的当然不是看美女,而是为了对付潘家的那老头。

    美女再好,又怎么比得上唐家的未来重要?

    唐天赐天生英俊潇洒,而且为人处世的手段极高,所以才能在接手家主的短短数年间,就把唐家发展壮大到仅次于潘家的庞然大物。

    然而他遇上了一个注定就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潘家暗地里有国家的默许,明面上占据着市长宝座以及飞狼帮,所以不管从各方面来讲,唐家都绝不是潘家的对手。

    然而,唐天赐始终相信一句鬼话:

    我有一个梦想。

    梦想始终只是追寻的目标,绝大部分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唐天赐从小就不这么认为。所以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唐家已经准备了好多年。

    时至今日,唐家唯一的敌人,或者说唐家想要超越的第一道障碍,就是潘家。

    传说中,潘家似乎得到了某些隐秘门派的支持,才得以在华国延续上百年的荣光。对此,唐天赐只是冷笑:

    天下那么大,难道就只有你潘家才能接触到神秘力量?

    只是在看到祸国殃民的甄柔时,唐天赐才难得的笑了笑,吩咐一句:

    “把那丫头带回去。”

    很简洁很简单很清楚。

    手下们更清楚:那站在美女旁边的小子,就只能被挂在他家墙上了。

    红颜祸水,还真不是说着玩的!

    所以当帅帅哥面对两条大汉两只枪的时候,都还完全还没反应过来:

    老子只是想打个车,就没想过还得先打人……

    …………

    潘黄河坐在主位上,一脸的悲催,更是显得理不直气不壮。唐天赐昂首阔步的进来,简简单单的点了点头:

    “见过老爷子。老爷子好。”

    说完就随便坐在旁边沙发上,对地上还在装死的唐成龙看都不看一眼。

    潘黄河也不看他,沉默一阵,半晌才盯着天花板,慢慢吁了口气:

    “从你祖上来算,你也该是我的曾孙辈……可惜啊可惜,曾经枪林弹雨的交情,就这么断了。唐家,和潘家百年世交……可惜了!唉!”

    潘、唐两家世代交好,这谁都知道。潘家在为华国冲锋陷阵的时候,唐家就在为潘家挡着子弹。这本是血火锻炼出来的感情,到了现在,为了利益,居然要分道扬镳。

    “这是老爷子您自己多心。”唐天赐看着地上的唐成龙,英俊的脸笑得很是阳光:

    “潘家不仅在云海市、就算在华国,那也是一等一的存在。唐家何德何能,敢与潘家相争?就象地上还在血泊里挣扎的唐家子弟,我也不敢争执一声。”

    “如果这都还不能代表潘家的威严,那请问潘老,我唐家还能怎样?”

    语气很柔软,只是其中的意思,却尖利如刀。

    我唐家的人,你潘家都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了,居然还要我唐家家主亲自过来收尸?这也太过分了吧?

    别说是早有超越之心的唐家,这种事情,就算是普通人家,恐怕也是忍不下这口气的。

    唐天赐就是来兴师问罪的,顺带找个借口翻脸。没想到连儿子都填了进去,对方却都还是在大坑边缘徘徊。

    如果是潘龙在这里主持的话,说不定就已经跳下去了。只是天不从人愿,今天出现的,是潘黄河。

    老潘还在纠结师尊的决绝离去,只担心潘家从此再也得不到仙缘眷顾,小小的世俗唐家,当然就不会放在心上。只是出于曾经的世交,才不得不叹息一声:

    “天赐,我记得,你这个名字,都还是我给你起的呢,没想到一转眼四十年就过去了……时间,过得好快。”

    “你的曾爷爷、还有你爷爷,以及你的父母,现在都已经过世了,就剩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老头子,还在世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混饭吃。指不定哪天,就再也没有张嘴的机会喽……”

    “人们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但是我真不想死,也确实找到了不死的办法。”潘黄河很和蔼的笑着,唐天赐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

    潘家把持华国守护家族上百年,有某些不为人道的秘密也很正常。但是极其敏锐的唐天赐,还是从中听出了一点端倪:

    原来潘家之所以突然暴露在世间,并不是因为有什么“不死的办法”,而是因为力量萎缩无以为继,所以国家才因为以前的功劳,特地把云海市奖赏给了潘家!

    潘龙吹气般壮大了天龙集团,潘凤突然成为市长,这一切,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看来这只是潘家最后的辉煌,就跟那夕阳一样,注定熬不过今宵。

    至于什么“不死的办法”,唐天赐是坚决不信的。

    而且唐家准备了这么久,笼络了无数高人。几经验证,都知道长生就是谣言,因此也更不会相信人能不死。

    “潘家守护华国,功劳之大,足以标榜千秋,精神当然不死。”唐天赐说得激昂壮烈,言下之意,却是“你潘家已经没落,还想用精神胜利法来继续霸占华国守护家族的位置,简直就是做梦”。

    潘黄河似乎没有听出唐天赐言辞当中的揶揄,慢慢喝了口茶,算了算时间,才平平淡淡的笑了起来:

    “天赐……我记得你的名字就该叫天赐吧?瞧我这老糊涂,还是我给你取的名儿呢……”

    唐天赐突然有种在课堂上憋尿的感觉,各种不爽,却又不敢提及。

    “我算时间,你在来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对男女?男的很帅,女的特别漂亮?”潘黄河显然没有顾忌唐天赐的感受,继续笑吟吟的说着:

    “其实,那就是一对神仙。”

    “不管你信也好,还是不信也罢,至少对于潘家来说,事实就是如此。”

    那对男女留给唐天赐的印象很深——好吧,其实是甄柔确实太过美丽,所以现在经过潘黄河一提,唐天赐立刻就想了起来。

    只是?

    这一对青年,除了那女的异常漂亮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啊?

    “所以,人应该有敬畏之心。”潘黄河看了看唐天赐,很亲切的笑着:

    “潘家和唐家,其实都是一体,谁取代谁,都不算是事儿……”

    这话说得轻巧,听得舒畅,可落在唐天赐耳中,简直就是九天惊雷。

    唐家想把潘家取而代之,这是最近二十年的计划,没想到这不问世事的老头子,居然突然就点了出来,让唐天赐很是措手不及。

    “我都是在接触了这对神仙眷侣之后,才猛然醒悟:原来人世间的一切,都只是过往云烟。所以,”潘黄河轻轻笑了笑,目光如剑,扎在唐天赐脸上:

    “所以我想把潘家的产业,干脆就移交给唐家,免得双方勾心斗角伤了感情……天赐,你怎么看?”

    唐天赐差点就疯了。

    不是因为平白多了产业,而是老头子的态度,以及至今都还没现身的潘龙和潘凤。

    云海市的代表,就是潘家。如果潘家让出云海市,华国政府一经确认,立马就会调派嫡系官员进场,哪里可能有唐家的发挥余地?

    而且就算这样,哪怕唐家被清算,潘家也还是一样能安安心心的过好日子,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简而言之,云海市这个摊子,就算绑上十个唐家,也是接不下来的!

    “潘老……唐家……晚辈,我……”

    唐天赐就是想接,也清楚会被噎死。那之前的蛇吞象计划,完全就是个笑话!所以面对潘老头的大气,唐天赐只能选择退让。

    “哦?”潘黄河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疑惑的看着唐天赐:

    “这么客气?”

    “你们不是早就想吞了我潘家的么?”

    “呵呵,把你祖爷爷从地里挖出来,问问他,唐家怎么敢有这样的胆量!”

    “老子都还没死呢!!!”

    …………

    潘黄河跟唐家撕逼,根本影响不到帅惊天的心情。

    既然老潘都出面了,房子肯定是跑不了的。至于价钱?那潘老头愿意写多少就是多少。

    反正都是他潘家左手进右手出,关我这老实人啥事儿?

    所以帅帅哥搂着甄柔细细的腰肢,笑得那个不要脸啊……

    “这荒郊野外的,也打不着车,要不你就随了本大王,做个压寨夫人好不好?”

    甄柔一扭腰:

    “才不呢!没吃没喝的。”

    帅惊天笑道:

    “那咱们走路回家?既展现了节省的美德,又能实现锻炼身体的目的……”

    “您请,您慢慢走!”甄柔娇俏的笑。

    帅惊天无法抵抗,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弯下身子:

    “来吧,你运气好,今天有本帅哥背你回家!”

    甄柔也不客气,直接就趴了上去,还敢顺手一拍:

    “得儿……驾!咱、咱们该、该走了!”

    “还有啊师傅,这么远的路,咱、咱们是不是该打、打个表?”

    帅惊天苦笑,还没来得及怼回去,就见眼前红光一闪,耳中长长的刹车声响起,迅速就被一卷尘土包围。

    “帅哥哥,我不舒服了。”甄柔在背上揉着眼睛,估计是有灰尘掉了进去。

    帅帅哥同样也不太舒服。

    车门打开,美女下车靠住车身,笑得千娇百媚,绝对人畜无害:

    “帅哥,这里荒郊野外的,就不想搭个便车么?要是万一遇上劫匪,我还能保护你呢!”

    帅惊天差点扭头就走。

    这不是那随时都会车神附体的刘娜娜,还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