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你到底行不行?

    更新时间:2017-07-19 14:50:18本章字数:3083字

    潘家在云海市,那是不折不扣的第一家族,无人可以超越,也没人敢于超越。

    不管是政坛还是商界。

    这不仅是因为潘家确实优秀,更是因为华国高层对潘家的默许。

    政治地位越高,接触到的东西越多,就越是会对潘家的历史充满敬意。

    虽然明知潘家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在,国家还是给予了最大的尊重,来体现潘家最后的辉煌。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照这样下去,再过上几十年,失去力量的潘家就会自然而然的湮没在时间长河中,所以华国未雨绸缪,已经开始了寻找守护者的工作。

    一切都顺理成章,唯独没想到的是,会有帅惊天这种强人横空出世,还和潘家有了勾搭。

    如果有排行榜的话,潘家第一,那么唐家至少都在前五名。

    也是云海市一等一的家族。

    可惜帅惊天并不买账。

    在紫微大帝眼里,只是有缘和无缘的区别。其它的什么家族底蕴、总资产等等东西,都是虚幻,远不及蜜桃姐妹的灵石来得重要。

    这道理很简单:

    把玫瑰和肉骨头放在狗的面前,你就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了。

    帅帅哥只用了三言两语,唐天赐就铩羽而归,从此惶惶不可终日。

    “唐家那小子想欺负你师娘,黄河,你觉得你该怎么看?该怎么做?我这人很大度,但有时候也很小气。”

    潘黄河立刻垂头不语。

    唐天赐眼中掠过一丝惊慌,还想上来解释,就听那年轻人又说:

    “我的风格,斩草就务必除根!”

    唐天赐全身立刻冷汗直冒,很快就浸湿了衣衫。潘黄河微微侧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沉默。

    “只不过嘛,这唐老头感觉还不错,就给他家一条生路,不必赶尽杀绝。”帅惊天一口吞下甄柔喂过来的肉丸子,笑眯眯的宣着判:

    “你们潘家和唐家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也没时间来管。今天还在忙着找住的地方,去了趟你家的那啥隐龙山庄,结果还被赶了出来,这……”

    潘黄河再也不敢保持静默,立刻重新跪下:

    “都是弟子教导无方,才让师尊受了委屈。弟子罪该万死,求师尊责罚。弟子回去之后,一定……balabala……”

    帅惊天悠闲的享受着甄柔的伺候,有吃有喝有掌握,感觉已经回到了天庭那惬意的日子,深深为之陶醉。只是潘黄河和唐天赐两个老头摆在面前,怎么都很破坏气氛。

    “这些事情,黄河你就看着办吧,我忙得很。”

    潘黄河赶紧一磕头:

    “谢师尊开恩!”

    说完赶紧低头就往大门口退去,中间还不忘顺手拉一把唐天赐。

    帅帅哥却是只顾看着甄柔,眼神贼兮兮的:

    “我想喝汤了。”

    …………

    “师命难违,贤侄你可不能怪我。”

    楼下,潘黄河一脸为难的看着唐天赐:

    “你也知道,你家成龙那小崽子整天搞事,现在搞大了?”

    “那不就是个年轻人嘛!要不是看在您老的面子上……”唐天赐还想解释,潘黄河理都不理,立刻朝四楼帅家的位置看了一眼,回头上车就要离开。

    只是在走之前,还是于心不忍的按下车窗,冷冰冰的告诫唐天赐:

    “看在你死去老爸的面子上,叔叔我最后劝你一句:潘家可以帮你代管唐家的资产,但是要代管多久,能不能收回,这就要看你唐家子弟是不是成器了。”

    “最重要的,还得看我家师尊的心情!从现在起,你就好自为之吧!”

    …………

    楼下心情纠结,楼上欢宴继续。

    “下午就装个空调,特么的实在太热了!”帅惊天毫无形象的光着上身,死死靠在甄柔身上,拼命吸收着对方身上的凉意。

    帅红兵已经进入了公公的角色,就算电风扇解决不了气温的问题,浑身汗流浃背也还在矜持着:

    “看你那样儿!就不怕在人家姑娘面前丢人?”

    魏素芬不干了,一拍筷子:

    “那是我媳妇!不是外人!”

    帅惊天马上躲到甄柔背后:

    “这是我媳妇儿……”

    “吵什么吵!”帅婧婧发飙了,竖着眼睛瞪来瞪去,很有一种百兽之王的既视感。手一伸,就把钞票拍到甄柔面前:

    “嫂子,这是我刚领的红包,都拿来买空调,您看够不够?不够的话……那就找——”

    同样刚领了红包的帅小虎立刻低头扒饭,生怕被发现。婧婧无语:

    “找我哥补上!”

    甄柔淡淡的笑着,象帅惊天一样的轻轻摸了摸她马尾,一脸宠溺:

    “嗯。”

    帅小虎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帅惊天却差点想哭:

    你这败家娘们!不晓得老子已经身无分文?!

    还不把弟弟手上的钱收回来,直接就要破产了好不好!

    还好,帅帅哥的人品总算经受住了考验。潘黄河的电话打了进来,帅惊天示意甄柔来接。

    甄柔“嗯”“啊”“哦”的接着电话,时不时瞄着帅惊天,最后一声“好的”就直接挂掉,让全家人都不明所以,一脸懵圈的看着甄柔。

    “呃,那个,也没啥。”甄柔脸皮还是那么薄,立刻就红了起来,低着头很不好意思:

    “潘黄河特意打电话来,就是想说:唐家的事,明天才能了结,这不是重点。”

    帅惊天马上就捏了捏她的腰:好好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哈!

    甄柔忍不住一扭:

    “潘黄河说,本来是想把他住的那栋别墅腾给咱们的,又想能随时陪着你,所以安排了旁边一幢给、给我们……”说到“我们”两个字,甄柔的头已经埋进了胸前的山峰里:

    “因为家具和电器齐全,所以下午的时候,我、我们就可以搬过去……小天,我答应了他,是不是说错了?你别……”

    帅惊天笑笑:

    “答应就答应了嘛,一栋房子而已,没事的。哼哼,这老头……嘿嘿!”

    “老爸、老妈,柔柔。”帅帅哥突然很深沉:

    “以后潘家送任何东西,都只管收下就好,不然会伤了人家的心。但是小虎和婧婧,绝不能收任何人的礼物!”

    帅红兵和魏素芬对视一眼,帅红兵放下酒杯:

    “收就收。”

    帅小虎从饭碗里抬起头:

    “哥,我会被饿死的。”

    “就你这吃货,要饿死早就饿死了!”帅婧婧亲昵的靠在甄柔身上:

    “嫂子好凉快哦……哥哥,要是有男生送我巧克力和玫瑰,我该怎么办?”

    帅惊天一脸的嫌弃:

    “有吗?会有吗?”

    “万一有的话,全送给小虎!他正在长身体。”

    …………

    因为潘黄河跟唐天赐的打扰,又是甄柔第一次上门,所以这顿其乐融融的午饭吃了很久。甄柔刚抢到洗碗任务的时候,魏强就敲开了门。

    整个一下午都在搬家。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不要了。”帅惊天站在阴凉处,身边是紧紧贴着的甄柔,主要是甄柔身上太凉快。

    “那是你爷爷留下的……”

    “这是你曾爷爷传下来的……”

    “这躺椅我都用几十年了,搬过去……”

    搬家永远是个艰巨的工程,会丢很多东西,丢很多记忆,也会面临更新的生活。

    到最后,魏强不得不跑来请示:

    “天哥,老爷子他们一样都舍不得,兄弟们很不好做。”

    旧物情深,帅惊天很明白。

    “已经上车的,就都搬走,现在这个家,就这么留着,爸爸妈妈想也好随时都能回来住住。”

    帅惊天知道,这里虽然破旧,却有父母一生的记忆和朋友,留着,比搬走更能让父母安心。

    再说现在有飞狼帮和疯狗帮盯着,相信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走吧,上车。”帅帅哥把胳膊往甄柔胸口伸了伸,想找寻那柔软,甄柔笑着,挽紧了他手臂。

    “哥哥,我能自己住一间屋了么,免得吵到你跟嫂子?”小虎上车前,还懵懵的问。帅惊天顺手就是一个爆栗,可惜小虎机警,没挨上。

    “你就是想一个人住三间都行!”

    “我要我要!”帅婧婧立刻跳了起来,手舞足蹈:

    “我要个粉红红的卧室、一个萌萌哒的直播间,还有一座王子的城堡!”

    “你是看书看中毒了吧你!”帅惊天一把揪住妹妹的马尾辫:

    “先搬过去再说!什么王子城堡啥的,我说有才有!”

    帅婧婧不敢争辩,瘪着嘴:

    “哦,婧婧知道了,哥哥。”

    甄柔笑得合不拢嘴,心疼这妹妹,赶紧拉到身边安慰。

    这一天里,甄柔的笑脸,发自内心的笑脸,比十八年的人生里都还要多!

    少女懵懂的年纪,充满美好童话的幻想,甄柔也曾有过。只是那张脓疮脸,那张昨天还让人憎恶躲避的脸,又怎么可能等来骄傲的王子?

    甄柔静静靠在帅惊天身旁,绝美的笑容,一双清澈的眸子,始终安宁的落在帅惊天脸上。

    不管长成什么样子,不管以后会如何,这就是自己倾心相许的男人。

    但愿下辈子……但愿所有的记忆,都能与他相依相伴!

    “该上车了,走吧。”帅惊天说,甄柔还在发呆。

    帅帅哥顺手就是个公主抱:

    “我就晓得你懒……哎呀好沉!”

    甄柔马上回过神来:

    “我……我都才九十斤呢,你到底行不行?”

    帅帅哥眉毛一扬: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