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童叟无欺沈续缘

    更新时间:2017-07-23 22:33:33本章字数:3173字

    天地巷已经存在了很多年,许多云海人自打有记忆开始,就知道天地巷这个名字。

    听起来只是一条巷子,但在实际上,天地巷占地极广,而且还就在云海市中心位置。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与周围的摩天大楼完美交错,完全没有一点生硬的感觉。

    经济专家曾经作过评估:任何一个天地巷的小院子,其价值都堪比一座五十层的现代化高楼!

    重要的不仅仅是城中心的地皮,而是历史的沉淀。

    但落在有心人眼里,还有更深层的意义:

    天地巷横向九条、纵向九条小巷的格局,完全就是八十一道卦象。汇聚天地之力,镇守着云海市的气运。

    随便拆除哪条小巷,整个天地巷的阵法都将随之废掉。

    幸好在天龙门潘家的坚持下,不管是城市发展还是城市建设,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完整保存天地巷。

    华国高层在征询了各方意见之后,完全同意了潘家的要求。

    所以天地巷才能被完整的存留至今。

    所以全世界都还能深切体会到华国古代文明的璀璨成就!

    因此“天地巷”只是个地名,而不是某条具体的街道。因为历史的原因和家族的传承,隐藏在天地巷的古老行业多不胜数。

    这是华国文明的精华,也是天地巷真正的意义。

    甄柔挽着帅惊天,就在这八十一道宫格中穿行。沿途古色古香,游人如织,有叫卖特色小吃的,也有深宅大院挂着古玩世家招牌的,人群如海潮,一眼不到边。

    最怪异的是,连米国的啃的鸡等垃圾食品,居然也混了进来,在雕梁画栋的华国古楼里,建了好些个分店。

    “小天,咱们去那边看看怎么样?”甄柔眼巴巴看着街角的一个小摊,上面土布做的招牌迎风招展:

    “王记臭豆腐”。

    而那布幡的背景,就是啃的鸡红白相间的巨大标志。

    “果然是老字号,这臭味,真香!”

    紫微大帝在天庭的时候,啥没吃过?唯独流浪到了这异世华国,才知道不管是天上,还是在人间,有种无以伦比的美味,那就是香香的臭豆腐。

    抹了把口水,拖着甄柔就急匆匆飞奔过去。

    得排队。

    真正的好美味,是需要耐心等待的。

    排队是件很无聊的事情,所以明媚如同春日的甄柔,自然就成了所有吃瓜群众的焦点。

    那身材,那长相,那羞涩的气质……如果不是美女还死死挽着别人,就算用一千一万串臭豆腐,就算排上成千上万年的队,只要能博得美人一笑,再能顺便加个扣扣W信,老子就再也不用看啥直播了!

    不管是不是单身狗,只要还是男人,都死死盯着甄柔,显然都在脑补某些不合时宜的场景。

    相由心生,何况还是极其敏感的甄柔?

    “小天,我、我好害怕。”在四面八方枪林弹雨般的目光里,甄柔心惊肉跳极为不安,只想躲进帅惊天的怀抱。

    帅帅哥也很不爽——老子是来买臭豆腐的,不是让你们吃我婆娘嫩豆腐的!

    一抬眼,就看见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再看看面前长长的队列,帅惊天咬牙:

    “不吃这臭东西了,柔柔,咱们喝茶去!”

    美女总是万众瞩目的所在,甄柔这一走,立刻就有人酸了起来:

    “连吃个臭豆腐都还要排队,也敢去那里喝茶?”

    象这种心直口快的并不多,但不管说不说出口,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很不看好帅惊天和甄柔喝茶的选择。

    天地巷的人都知道,甚至整个云海市稍微上了档次的人也知道,那不是一面普通的招牌,所以那茶楼,当然也不简单。

    青底白字、迎风翻飞的布幡上,只绣着个“仙”字。内行人都知道:此处凶险,没钱别去,有钱跟别去!

    听起来象是黑店,但所有人都承认,这家茶楼的东西,绝对都是珍品。

    货肯定是好货,只是那价格……

    一碗茶,可以分文不值,也可能喝得你倾家荡产。

    这就是云海沈家的茶。

    传说沈家绵延千年,历代都以茶为生,到今天已经不晓得积累了多少财富。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面“仙”字旗。

    还有传说,这面看起来很普通的旗子,其实是以天蚕丝织成、以金银丝线为底,上面布满大小均匀的细细海珠,就算是在雷雨天里,也同样不会受损,所以才能流传到现在,成为沈家的标志和象征。

    因为制作工艺已经绝传,所以这一面旗的价值,号称值当整个天地巷!

    这就是沈家的底气。

    要在这面旗子下喝茶,那还就真得要看造化了。

    曾经有人亲眼看见,本市的警局局长被人从里面赶了出来,最后居然还不了了之:也有人说,沈家就是华国的地下组织,权力无限,想灭谁就灭谁;更有人信誓旦旦的宣称:其实沈家掌握着一个惊天秘密,一旦成功,华国立刻就能制霸天下……

    当然,这些东西,帅惊天和甄柔是不知道的。原因很简单:层次不够。

    不过帅帅哥的气质是足够的——不就一间茶铺么?

    还怕劳资给不起茶钱怎么的?

    别说甄柔身上藏着的两千万支票了,就只算帅惊天兜里,兰姨给剩下的一万块,喝杯茶有啥大不了的?

    茶楼一共三层,全木结构,看起来古意盎然。帅惊天只是一眼,就看出这些东西,全都是真的古物。但到底是啥朝代的……请原谅,帅帅哥来自天庭,对异界华国的古代史兴趣缺缺,反正只知道都是古董就行。

    “这地方不错,很适合喝茶。”

    甄柔依偎着他,弱弱的贴在耳边,细细的申诉:

    “我饿了。”

    帅惊天不以为然的笑笑:

    “有茶,就有茶点。先对付着,咱们等下去吃大餐。”

    “哦。”

    甄柔很乖巧的点点头。在古装侍女的引领下,两人终于坐了下来。

      不就是个相当于卡座的东西嘛,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帅帅哥当时就不干了。

    想当初,紫微大帝想去哪儿喝个茶,谁不战战兢兢恭谦相待?怎么到了这儿,还要被人爱理不理,象处理垃圾一样的丢到角落?

    更可恨的是,斜对面就是包厢。

    难道劳资坐不起包厢?

    心理不平衡那也就算求,最该死的是,那包厢门就象心灵相通一样,同时打开了。

    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昂首阔步,腆着肚子挺了出来。

    短发短裤,T恤人字拖,手臂上有斑斑的刺青,长得浓眉大眼高鼻阔口,高约一米八左右,如果不是那个大大的奶油肚皮,还真算得上气质非凡。

    这青年自从包厢门一滑开,顺势就看到了甄柔。

    其实帅惊天也在的,不过人家不喜欢男人,所以。

    以甄柔现在的身材长相,就算是一身地摊货,那也绝对是顶级服装品牌的效果。尤其甄柔天生千娇百顺的气质,以及天生就能吸引阳气的纯阴之体,受到万人瞩目也很正常。

    青年眼前一亮,踩着人字拖就踱了过来,定定注视甄柔,眸光变化万千,口中最后笑道:

    “美女你好,请原谅我的冒犯,实在是因为您……”叽里呱啦一阵恭维,都不带重复的。帅惊天听得心烦,直接问道:

    “你该干啥就干啥去,别影响我喝水的心情!还有,这是我婆娘!你有多少岁,那就滚多远!”

    青年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挺了挺肚子,把目光从甄柔脸上转了过来,聚焦在帅惊天鼻尖上,很柔和的笑:

    “没想到是大嫂……呵呵。”

    “那这位,就肯定是大哥了?”那青年笑得极其自然,就象是在和家人寒暄一样,亲切得很。

    甄柔却立刻朝帅惊天怀里缩了缩,帅帅哥心疼,顺便就在那仙露明珠般的脸上吧唧一口,亲得响响亮亮!

    这不是个简单的年轻人,那就不能太过简单的应付。

    不过……貌似老子们只是来喝个茶,歇个腿,又关你屁事!

    以帅惊天现在的势力和脾气,时不时发个飙啥的,还真不是问题。只是帅帅哥自打被流落到异界,就已经低调很多,曾经热血一怒伏尸千里的冲动,已然不复存在。

    “想请我们喝茶的话,就别说了。”帅帅哥靠在甄柔臂弯里,看都不看那青年,目光落在空荡荡的茶几上,抽了抽嘴角:

    “如果不想帮我买单,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甄柔突然很温顺的把头埋进帅惊天怀里。

    那青年眼神陡然一黯,哈哈笑道:

    “两杯茶而已,沈某还是招待得起!不过两位也总该报个名号,免得江湖上以后笑话我沈某人不会招待朋友,这就太过丢人现眼……”

    “你丢你的人,跟我有啥关系?难道你不请客,我就喝不起茶?”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帅惊天从来没有好脸色。只是今天碰到的所谓“沈某”,并不是那种肤浅的纨绔!

    “你喝得起?你确定?!呵呵!”

    青年笑脸一收,立刻庄重无比。好象之前的嬉皮笑脸,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在恶搞。

    “上茶!上好茶!上最好的好茶!”

    帅惊天看都不看,低头在甄柔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安定伊人心。

    “话无好话,宴无好宴,你这茶里,该不会有毒吧?”

    那青年立刻涨红了脸,大步冲上。

    准确点说,是人没到,肚子就已经顶了过来。

    “我就是沈续缘!大家都叫我‘童叟无欺’,是沈家在这里能够做主的人!”

    “你觉得,你配得上我沈家专门来毒死你?”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