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哥哥能坚持多久?

    更新时间:2017-07-27 22:56:16本章字数:3244字

    美女警官刘娜娜打死都不肯送小混混,所以帅惊天和甄柔就只好在路边等车。

    疯狗很快赶到。

    漂亮的仁丹胡,三十岁的样子,儒雅深沉的气质,怎么看不象是个帮派的头头。

    但是全云海市的警察都知道,这就是个危险人物。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基本就有大事。

    对于疯狗来说,今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接老大回家。只要不违反交规,警察还是拿自己没辙!

    对于忽然降临到头上的老大,疯狗现在还是心存疑虑。

    毕竟在没有帮自己报仇之前,疯狗只是表面上的恭敬。

    帅惊天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并不介意疯狗在此期间的任何作为。

    只要别触及到帅帅哥的底线就好。

    帅惊天的底线,就是家人。

    刘娜娜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和嫌疑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惜女车神的粉红小车半路上就被截停。

    这并不是疯狗故意而为之,所以娜娜姐要怪,都只能去怪那些满地乱跑的电动车……

    …………

    下午三点半左右,帅惊天和甄柔就回到了隐龙山庄。

    刚搬来,爸妈和弟妹都还不太适应,所以出门遛弯去了。帅帅哥很纳闷:

    “天气这么热,太阳这么大,干嘛还要出门?”

    话虽这样说,帅惊天还是很小心的指挥着疯狗,把那块地砖给搬到了卧室里。

    疯狗很懂事,马上离开。

    至于老大和大嫂是否要在这块地砖上表演些啥情趣,疯狗是连想都不会去想的,更不想冒着得罪老大的风险,去涨点姿势。

    帅哥哥才没这么猥琐呢——疯狗都走了好久,而且家里也没人,正是偷香窃玉的好时机,可帅惊天也只是懒懒的靠在床头,对着那块地砖,沉默良久。

    男人有男人的事情,所以甄柔就很小心的端水拿抹布,想把整块地砖都擦得干干净净。

    “你别动,”帅帅哥忽然叫了起来:“就保持原样,放在那里,我要好好看看。”

    甄柔一愣,把抹布拧干,放在旁边,轻轻的走过来,脱鞋上床,柔柔的给帅帅哥捏着鬓角:

    “小天,这块地砖,咱们是不是买贵了?被坑了啊?”

    帅帅哥笑嘻嘻的摇头,顺便把手放在她胸前,义正言辞的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拿来的坑?依我说啊,就算是坑,还不晓得是谁往下跳呢!乖啦,再往下一点,用力!”

    用力的结果,就是帅帅哥沉沉睡去,那个香甜啊,让守在门口的小狐狸奔波儿灞都羡慕不已。

    能一边打呼噜一边舔口水的睡姿,一般人还真是做不到啊……

    甄柔偎进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却怎么也睡不着。

    好不容易迷糊了一下,就又该是做晚饭的时间。甄柔勉强起身,盯着帅惊天看了半天,才穿上衣服出了卧室。

    没想到出门就被吓了一跳。

    帅小虎和帅婧婧两姐弟,居然就贴在房门上,显然是想听点某种动静。

    青春期的小孩,真的很好奇。

    “干啥呢?”甄柔的脸立刻红了。“快点帮我去做饭,你爸妈都快回来了呢!”

    帅小虎嘻嘻的笑:

    “嫂子,怎么没动静啊?”

    帅婧婧忽闪着大眼睛:

    “嫂子,这样是不是就能生宝宝了?”

    甄柔差点一头栽到楼下。

    一个不解风情的帅惊天就已经很够了,在加上这对奇葩姐弟,甄柔表示对未来的生活很不看好。

    还宝宝?

    难道真的看一眼就会怀孕?

    这事情,连奔波儿灞都摇头表示不信。

    …………

    甄柔刚一走,帅惊天就立刻坐了起来。

    两千万一块的地砖,对所有人来说无疑都是天价。但对帅惊天而言,还真算不得什么。

    虽然帅惊天华丽丽的重新成为了吊丝,可在帅帅哥看来,只要能再次运行北极紫微大罗心境,那就比什么都强。

    哪怕就是再贵的宝贝,帅惊天还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当然,前提得是有钱。

    但是看了半天,帅惊天也没找到这块地砖的任何特异之处。

    现代高科技的工艺品,就是铺地用的,就是拿来踩的,除了美观,还能有什么功效?最多就是防滑而已。

    可当初帅惊天明明看到这块地砖上那骚动的灵力啊!

    要不然你以为帅帅哥当真疯了,会花两千万?

    只要有灵力,只要能重新启动北极紫微大罗心境的运行,说是两千万了,就算卖掉整个地球,帅惊天连眼都不会眨一下!

    现实果然很骨感。

    这就是块普通的地板砖。

    这也不是一块普通的地砖,因为它不足平米的价格,居然是两千万!

    帅惊天一经确认,立刻就倒在了床上。

    两千万呐!

    又不是冥币。

    可明明当时真的就看到升腾的灵力了啊!怎么一到家就没了呢?难道是运输的方式不对,非要征用刘娜娜的小车才行?

    这当然不是。

    帅惊天虽然失望,但也还很理智。否则也不会在沈续缘的“神墟”老店里派发联系号码了。

    活了几万年,轮回八十多次,紫微帝君的心机,也早已熟透。

    “奔波儿灞!”小狐狸精闻声而来,蹲在主人面前,比当年的天蓬元帅都还要乖巧。

    “去守着‘神墟’,没事就别回来,有了发现,立刻禀报!”

    奔波儿灞拼命摇了摇尾巴,低头咿唔几声,转眼就跑没了影儿。

    两千万一块的地板没有问题,质量很好,看得出沈家在装修上是用了心的。不过帅惊天也用了心,才不惜两千万把这块灵力充足的地板带回了家。

    双方都感觉是占了便宜。

    但是现在看来,是沈续缘白白挣了两千万。而帅帅哥却一无所得。

    如果不是那点灵力,就算再好的古董,帅惊天也不会看上一眼。

    结果咧?

    结果当然是沈老板净赚两千万,而堂堂的紫微帝君居然看走了眼!

    钱是小事,面子也要不要都无所谓,可那灵力,才是帅帅哥的命根子!

    该不该等到晚上夜深人静,再去好好探探“神墟”?以帅惊天想来:自己白天刚花两千万买了块毫无用处的地板砖,除了成为有名无实的“土豪”之外,什么好处都没捞着,这怎么可能是我紫微大帝的风格?

    所以才派出了奔波儿灞。

    …………

    晚餐很热闹,弟弟妹妹和甄柔以及爸妈都很开心,只顾和甄柔嘘寒问暖,俨然一家人的样子。帅惊天吸溜着面条,都有了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甄柔自从被治好了脸,立刻天生就有了种莫名的亲和力。在这方面,帅惊天拍马都赶不上。

    除了吃瘪,就只能吃醋。

    “嫂子你好漂亮哦!”帅婧婧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大惊小怪的咋呼:

    “以前哥哥带回来的那个,满脸的大痘痘,好吓人的呢!”

    帅惊天顿时被呛到。

    甄柔软软的一笑:

    “婧婧,那就是我啊。”

    帅婧婧不信,伸手就去捏甄柔的脸:

    “难道有了男朋友,就真的能立刻变漂亮?嫂子你骗我!”

    结果半空中就被打落下来。老爸帅红兵呆呆看着墙角,老妈魏素芬一筷子就敲在了婧婧手背上:

    “闹什么闹!再有一个月,全都给我关进学校去!”

    帅惊天连忙补刀:

    “婧婧可不准早恋啊,小虎可以随意。”

    小妹不干了,筷子一丢:

    “你们这是重男轻女!哼!”

    帅帅哥马上明目张胆的搂在甄柔腰上:

    “你要是也能找到象你哥这样优秀的男人,全家都不会反对。问题是,除了你哥,全世界还有好男人不?”

    帅红兵顺手就是一筷子,打得那个狠啊:

    “怎么说话的你?啊?你爸就不是好男人了?哼!好好吃面!”

    甄柔捂嘴,婧婧和小虎哈哈大笑,帅惊天赶紧一缩脖子:

    “忘了说,除了老爸,我才是最好的男人!其他的……”

    魏素芬一瞪眼:

    “你妹妹要是嫁不出去,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帅婧婧却开始扭捏起来,脸红红的躲在甄柔背后:

    “我才不嫁呢!”

    居家的晚餐都很简单,但很温馨。

    帅家住着一大通别墅,也还是很普通的吃面。

    老妈的面,永远最好吃!

    别人家的东西,也总是牵动人心。

    帅帅哥在厨房陪着甄柔洗碗的时候,奔波儿灞就从窗户上溜了进来。

    “主子,那地方果然有灵力,不是很多,但很浓厚。您……”

    帅惊天一脚就把它给踢到了墙上:

    “滚出去守门!”

    甄柔目瞪口呆,手里的碗立刻滑落,帅惊天眼疾手快,抬腿就捞了上来,才避免了一场叮叮当当的意外。(好象哪里有些不对?)

    “这、这、这就、就是你说的狐、狐狸精?还、还会说、说人话?”

    尽管帅惊天早就给甄柔说过这些,但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甄柔还是被惊着了。

    能说人话的小狗——啊不,是狐狸精呐!会不会象电视里演的那样,变幻成妖媚的女子,然后把帅哥哥吸成人干?

    甄柔心惊胆战,下意识就拿起了菜刀。

    帅惊天连忙夺下,紧紧贴在甄柔身上,很小声的嘀咕:

    “人家是只公狐狸,我看过的……你担心啥?好好洗碗,等下咱们才好出去打劫!”

    甄柔被他浑身纯阳热气一烘,全身都软了。努力转过头,不想刚好碰在他嘴唇上。两人相接,这洗碗的工程,足足就用了半个小时。

    外面客厅里,居然还有人为此开盘:

    “姐姐,你觉得哥哥能坚持多久?”帅小虎明亮的眼神,专注而专业:

    “我赌十分钟。五块。”

    帅婧婧腰肢一扭,撇撇嘴:

    “我赌十一分钟,五毛!”

    帅红兵给魏素芬打个眼色,后者马上拿出账本:

    “口说无凭,先拿钱来!”

    小虎和婧婧瞬间没了精神,异口同声:

    “您……真是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