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观棋不语真君子

    更新时间:2017-07-28 21:03:56本章字数:3190字

    厨房里的暧昧在半个钟头左右结束,魏素芬一边乐不可支的的揣走五块五毛赌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从厨房里磨磨蹭蹭出来的儿子和甄柔。

    帅惊天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甄柔脸色绯红的躲在他身后,低眉顺眼,死死揪着帅帅哥的衣角,生怕不小心松了手,然后就会被人家父母弟妹取笑了一般。

    帅惊天表示很无辜:大家亲来亲去的而已,我也没乱摸,你脸红个啥?

    魏素芬起身:

    “柔柔,洗完了?”

    “快去歇歇,别累着哈。”

    甄柔象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埋进胸口,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帅惊天倒是很大方,一点都不害臊:

    “还真有点累……妈,那我们就先去休息,等下还要出门呢。”

    魏素芬一愣:“啊?还有啥事儿?”

    帅惊天笑笑:

    “也没啥事儿,就是出去找点东西。你们先睡,晚上就不等我和柔柔了。”

    说完就回房间,甄柔头都不敢抬,揪着他衣服,亦步亦趋的躲进了房里。

    “啪嗒”,关房门的声音响起,才惊醒了呆呆的小观众们。

    “我哥肯定偷嘴了,才会害我输钱。”帅小虎撇嘴歪脸,很专家的判断。

    “你亲眼看到了?切!哥哥和嫂子对你哪点不好?还在背后编排人家?哼,死小虎,不带你玩儿了!”帅婧婧一直向着哥哥,这次更是毫不犹豫的站在帅惊天一边——反正也只输了五毛,对于身家五千块的土豪来说,那就是个渣渣。

    “吵啥吵!”老妈发威,只是看向帅惊天房门的眼里,都是抑制不住的期待和笑意:

    “速度滚回房间,别吵到你哥哥办事!”

    …………

    从城郊的隐龙山庄到市中心的天地巷,至少有二十公里的距离,但是帅惊天建议先步行,也好消化一下。甄柔以他为主,当然不可能反对。

    只是走了一段之后,帅帅哥心里就开始泛酸。

    这当然不是帅惊天怀了孕,而是因为吃醋。

    以甄柔现在绝美的容颜和傲人身材,在哪里都是焦点。别说男人们了,就连很多路过的女子,都忍不住频频回头,惊艳于甄柔的美丽。

    在打发掉第四个所谓的“文化传播公司星探”之后,帅惊天终于沉不住气,紧紧皱眉,大出血般拦了辆出租车。

    自己家的好东西,凭啥给你们看?

    甄柔却笑得跟朵花儿一样。

    男人这方面越是小气,就越是紧张自己。甄柔心里满足得很,所以那笑容异常甜美,还差点让痴痴迷迷的司机弄出了车祸。

    好不容易到了天地巷,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

    现在是晚上八点,距离天地巷关门打烊的时间还有一个钟头左右。

    纵横交错的小街上,依然人流如织,显得分外热闹。似乎没有人会在意,这最后一个小时的时间。

    但是帅惊天在意。

    不是因为怕“神墟”打烊,而是因为钞票不够。

    下午才花两千万买了块地板砖的“土豪”,再也经不起这种心跳的游戏。所以为了保证有足够的资金做支撑,帅惊天不得不拉着甄柔躲进一家咖啡馆。

    还没坐下就抬手一个电话。

    直接找潘龙。

    潘黄河都是帅帅哥的记名弟子,顺带着整个天龙门都成了帅惊天的属下。既然大家都是这种关系了,偶尔帮你花花钱,那就是给你面子!何况帅惊天还用货真价实的仙力,直接帮潘家所有人改造了身体?

    作为潘家的一份子,也是得到好处的晚辈弟子,潘龙一接到电话,二话不说,直接就赶了过来。

    见到帅惊天的时候,异常肥胖的潘龙还生怕来玩了,正想认错呢,就听那年轻的祖师爷笑道:

    “别太多礼了,我这人很顺便的。下午花两千万在沈老板那里买了块瓷砖,后来发觉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所以还想去看看。潘龙,大概……可能……估计要用到钱,所以……”

    祖师爷要用点小钱,那当然没有问题。别说是钱了,就算把潘家所有的基业都拱手送上,都得看祖师爷的心情。潘龙很清楚祖师爷对天龙门的重要性,而且醒来后身体的变化也太过匪夷所思,更是对帅惊天崇拜得五体投地。

    在天龙门和潘家重新腾飞的机遇面前,钱简直比王八蛋还要王八蛋!

    祖师爷亲自点名要用潘家的钱,这完全是看得起潘家!如果爷爷没有成为祖师爷的记名弟子,说不定潘家连这个用钱机会都没有!

    “帅先生您尽管放心,能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荣幸!”潘龙小声的说完,见祖师爷笑着点头,才连忙大声吆喝起来:

    “伙计,快点过来买单!”

    在咖啡馆里,这样的喧嚣显得非常没有礼貌,但一看到潘龙那三百斤的身子,所有人都又重新底下了头。

    “看啥看?啊?服务员,把现在所有的单都给我算算!”

    “今天心情好,就是想请个客,嗓门大点不行吗?啊?!”

    …………

    “神墟”。

    沈续缘今天卖了块两千万的地板砖,按理说是应该很开心才对。结果沈老板一下午都心惊肉跳,根本没有一点暴利的喜悦。

    总感觉哪里不对。

    于是难免疑神疑鬼。

    莫非我卖出去的瓷砖真是个古董?莫非我收到的支票真是个假货?

    所以直到临近九点打烊,沈续缘都一直处于灵魂出窍的状态。

    果然,就在刚刚搞完卫生准备关门的时候,八点四十五分,一座巨大的肉山就压了过来。

    “沈家小子诶,还不快点出来见客!你家潘叔叔亲自登门,快去准备点水果好茶,不然揍得你小子屁股开花,就跟小时候一样,还不准哭哦!”

    沈续缘一听,手就是一抖,好好的一把游戏,就再也撸不下去了。

    敢在“神墟”这么大呼小叫的人,除了潘家的潘龙叔叔,还能是谁?

    从小到大,潘龙叔叔都是暴力的象征,给小沈老板留下过太多的童年阴影。现在突然出现,而且还是在即将打烊的时候现身,肯定就没啥好事!

    但是沈续缘不敢不出来亲自接待。

    这不仅是打小就有的心理畏惧,更是因为潘龙的身份。

    潘家长子,天龙门未来的掌门!

    作为绵延千年的沈家继承人,沈续缘当然知道潘家和天龙门的底蕴。所以一方面立刻催促尽快打烊关门,另一方面又赶紧让人准备瓜果茶点,不敢怠慢了潘龙。

    没想远远的,就看到了帅惊天。

    两千万买瓷砖的“神豪”。

    沈续缘立刻就知道,人家这肯定是找上门来了。不过沈老板也不是没有底气:下午那么多人都可以作证,那块砖可是你情我愿的交易哈!

    现在想来反悔?没门儿!

    “潘叔叔好,帅先生好。”沈续缘笑容可掬的打着招呼:

    “来来来,快请喝茶。”

    “没想到都快打烊了,潘叔都还来照顾小侄的生意,这简直……”

    潘龙现在才来,肯定没啥好事情。沈续缘很清楚:帅惊天能搬得动潘龙这尊大佛,今天的事就小不了。

    不过才两千万嘛,我沈家随随便便给了就行。但是沈家的面子、“神墟”的招牌,又何止上百个两千万?

    如果谁都能来退货的话,千年沈家也就不用混了!

    沈续缘和潘龙都打着哈哈,站着就开始寒暄些两家的交情。帅惊天拉着甄柔,也静静的陪在旁边,就象两名看客,观棋不语真君子。

    几分钟后,也许是自恃身份足够碾压对方,而且也不敢再让祖师爷久等,潘龙笑呵呵的戳破了窗户纸:

    “我家的……好朋友,就是这位帅先生,下午在你这里买了个东西,觉得还不错,很喜欢,所以你潘叔也有点心动,就想过来看看。小沈,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意吧?”

    现在还没到九点,店里也还有几个稀稀拉拉的游客,所以沈续缘不可能反对,连忙笑道:

    “帅先生的豪气,小沈我一直都很景仰,再加上潘叔您能亲自屈尊,小侄更是惊喜万分,怎会有影响?哈哈,潘叔、帅先生,先请坐,等我安排好关门打烊的事情,稍后就请三位去吃点海鲜,也免得娜娜和潘桃潘蜜她们说我不尊重长辈。”

    这话没毛病。

    里子面子都有,重点却是在“关门打烊”。

    沈家天生商人,还真不是乱说的。

    谁听到这话,都觉得是自己来得晚了,是自己的问题。而且人家还特意摆酒赔罪,再要想强行闹下去,那可就真的很不讲究了。

    何况沈续缘还是个晚辈?

    一句话,今天想找沈家的麻烦,首先道义上就站不住脚。

    潘龙也没了辙。

    毕竟是世交,就算上门找茬,那也得有理有据吧?

    祖师爷自己心甘情愿被蒙了,那是祖师爷自己眼光的问题,在古玩市场上,这很寻常,不值得大惊小怪。可要是因此而强行要求卖家退货啥的,那真就没了道理。

    帅惊天却象根本没听到一样,握着甄柔细嫩的小手东张西望,就是不看潘龙请示的目光。

    没有指示,那就是指示!

    老狐狸潘龙立刻理解了祖师爷的意思: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

    反正今天这事儿,没完呢!

    所以当沈续缘笑呵呵指使着店里的美女服务员准备关门的时候,潘龙也笑呵呵的站到了门口:

    “你爸生了个好儿子,现在连你潘叔都敢往外撵,真是一代强过一代,厉害!”

    “来,让你家潘叔见识见识……沈家的威风!”

    潘龙可是清楚的看见,祖师爷悄悄给自己伸出了大拇指: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