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更新时间:2017-07-31 22:59:16本章字数:3072字

    帅惊天和甄柔最终还是狠心拒绝了潘龙去餐厅吃宵夜的好意,只在路边打包了一份螺蛳粉,顺便买了点啤酒卤菜,就直接回家。

    而且还是甄柔给的钱。没有帅惊天的点头,潘龙连钱都不敢抢着给,只好用自己的车送祖师爷回家。

    悲催的是,潘龙不会开车,而副驾装不下他庞大的身躯,又不敢跟帅惊天挤在后面平起平坐,所以当帅惊天离开之后,潘大老板只能悻悻的自己打车。

    虽然叮嘱了自家司机一定要象对待潘老爷子一样,对帅惊天毕恭毕敬,可万一那家伙看祖师爷穿着普通,不小心给得罪了怎么办?

    帅惊天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理会这些凡尘俗事。

    帅帅哥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里那块长方形的木头上。

    就算已经回到隐龙山庄的别墅,也一直死死扣在手中,一刻都不想放开!

    这东西看起来很普通,表面尤其斑驳,就是工地上随处可见的废弃木料。除了沉一点,重很多,就再没了任何区别。

    也只有帅惊天知道,这块毫不起眼的老木头,才是真正的宝贝!

    “鸡血紫檀”,又叫小叶紫檀,只产于印地国。材质致密坚硬,质量很高:一立方米木材可达七百多公斤,真的是入水就沉,完全不象普通木头。更珍贵的是,这种紫檀生长极其缓慢,每一百年才长粗三厘米,要想成材,至少需要千年以上的时光。

    帅惊天还是紫微大帝的时候,也接受过印度佛家的礼物,鸡血紫檀当然也不少,所以才会知道这么多。只是没想到在这异世人间,居然也有这种好东西。

    以紫微帝君的眼光,这块紫檀木的年龄,最少都在两千年以上,世所罕见。可帅帅哥就搞不明白了:这么好的宝贝,沈家就居然拿来做了两百多年的门闩?!

    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两千万,或者四千万,就能搞到这么一根大块鸡血紫檀,说实话帅惊天心里是很开心的,也不会对沈家有任何负罪感——你当我是凯子的时候,就没想到谁才是真正的凯子?

    至于手段?呵呵,难道就只准你沈家明抢,还不能让老子顺手牵羊?

    还在天庭的时候,紫微大帝就我行我素,放浪不羁。数万年下来,根深蒂固的性格,就算流落到了异世,也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所以当甄柔吃完螺蛳面都去洗澡了,帅惊天都还在对着这块烂木头乐呵。

    这让从浴室里出来的甄柔很有不甘心。

    一个娇滴滴的惹火美人,还比不上一根木头?

    甄柔心里气苦,也还是靠在身边,白嫩的手指戳了戳门闩,仰脸笑道:

    “小天,你一路笑到现在,是不是这木头有啥古怪?要不然,咱们让小狐狸把它丢得远远的,也安全一些。”

    帅惊天赶紧把门闩抢了过来,笑呵呵的亲她一口:

    “这可是宝贝,千万别给我丢了。”

    “只要有了它,你就会……就会变得比现在更漂亮!”

    …………

    好说歹说,甄柔才不情不愿的独自去睡了。只剩下帅惊天一个人,还在对着一根旧门闩傻笑。

    鸡血紫檀虽然珍贵,有价无市。但对紫微帝君而言,也没什么了不起。

    只要能杀回那异界天庭,这样的东西,要多少就有多少。

    但是紫檀门闩里的东西,就算在天庭里,也是极其珍稀的存在!

    鸡血紫檀在中国,也叫青龙木。传说是因为有了青龙飞升时的精血浇灌,才成了木中之王。到底有没有这种事,帅惊天是从来懒得去调研的。毕竟鸡血紫檀只产于印度,有没有中国的青龙会去光顾还是一说呢!

    但在这异世人间,一块原本不可能出现的印度檀木里,居然真真实实的隐藏着一粒青龙龙珠!

    龙珠是什么东西,帅惊天很清楚,所以才毫不犹豫的又砸了潘家两千万,当做是对沈家的补偿,离开“神墟”的时候,心安理得的抽走了这根门闩。

    哥们儿一直都是讲究人,才不会平白占人便宜的呢。

    其实也是有了潘家的财力,帅惊天才会这么讲究。否则……你家帅哥哥不去半夜撬门才怪!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颗青龙内丹是落在了自己手上,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帅帅哥开心的吹了一瓶啤酒,结果才发现:龙丹确实是好东西,轻易就能催动北极紫微大罗心境的运转,但是!

    但是以帅帅哥现在的能力,凡人一样的体质,要想破开鸡血紫檀取得龙丹,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帅惊天还是不甘心,叫了奔波儿灞过来试试,结果小狐狸精差点就被龙丹的反噬之力吸了进去。

    这下是真没办法了。

    甄柔是纯阴之体,先天就有沉稳内敛的本质,用来对付青龙内丹也不是不行,只是帅惊天舍不得——万一出了个意外怎办?

    要知道龙性本淫,甄柔又是极佳的炉鼎。如果被这内丹吸走元阴而死,老子该找谁哭去?

    帅帅哥看着门闩,就象小狗看着只刺猬,无从下口,偏偏还心痒难耐。

    所以,潘黄河被叫了过来。

    从天龙福地到隐龙山庄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潘黄河只用五分钟就赶到了。

    老潘现在今非昔比,是凭借自身修为,直接飞过来的。这种能力,就连如今的帅惊天都只能仰望。

    飞翔是人类的梦想,也是紫微大帝最不在意的本能。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连帝君都羡慕起了凡人。

    “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东西。”帅惊天挥手,让跪在面前的潘黄河起身,同时很平淡的吩咐:

    “为师已经赐予你仙力,现在是考验你的本事。如果实在资质不行,打不开这盒子,那你也不用再在我门下修行,省得以后被同道们笑话。我还丢不起这个人!”

    “弟子自当竭尽全力,请师尊放心!”

    潘黄河赶紧又跪下,压低了声音,拼命坚持:

    “弟子遇上恩师,那是最大的福缘,就算是死,也难以报答师门!”

    “说得再多都没用,还是先看看你的悟性吧。”帅帅哥随手把门闩丢在他面前,发出沉闷的响声。

    “我可以提醒你,这段看起来象是木头的东西,其实是个盒子。盒子里面的东西,对我、或者对你来说,非常重要!”

    “我不是打不开盒子,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考校一下你的修为。”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不要勉强,免得伤了自身。”听起来很有爱心,实际上却根本不是这样。因为帅惊天还补了一刀:

    “学而不成的徒弟,我是不会要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潘黄河连连叩首:

    “谢师尊!”

    …………

    这鸡血紫檀的门闩,还真就是个盒子,里面藏着的,也真是青龙内丹。

    其效用,比太上老君所炼的灵石更为强大。

    天地生成的青龙,万年修炼的龙丹,又岂是后天炼出的药物可比?

    这么重要的宝贝,如果不是因为给甄柔脱胎换骨而消耗了所有仙力,帅惊天才不会找人帮忙呢!

    吊丝中了彩票大奖,会到处宣扬?

    帅帅哥当然不是普通的吊丝,帅帅哥现在是彻底的吊丝!

    没钱,没仙力,还想在人间怎么混?还怎么能回去揪后土那小娘皮的胸?

    这就跟现实世界一样,面前放个破碗,顶着一张苦难的脸,就能幻想登上人生巅峰,去虐待所有的白富美了?

    这已经不是发痴,而是真正的疯子。

    连抢救都抢救不过来的重症神经病。

    帅帅哥当然不是神经病,所以把机会留给了潘黄河。

    就当是考驾照吧——你特么一个老司机,如果连科目一都考不过,还是趁早去死的好!

    何况你还是得到我仙力加持的老司机。

    所以帅帅哥很没形象的啃着鸡腿喝着啤酒,安心等待潘黄河的表演。

    老潘也很明白:如果这次测试能够过关,那就不是所谓“记名弟子”的身份,而是堂堂正正的成为了师尊弟子,从此踏上修真大道!

    潘家的未来,在此一举。

    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算是谢过师尊的恩泽,潘黄河小心翼翼的捧起那根门闩,心法默运,右手食指抬起。很快,一道白光就从指间射了出来。

    不幸的是,老潘同学还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能力,所以难免会有点紧张。

    一个不小心,那白色的光芒就刺穿了茶几,落在帅惊天身上。

    无声无息之间,帅惊天的短裤和内裤就破了个洞。

    空调的凉风马上吹了进来,真的好舒服。

    要是那道白光再偏一点点……各位童鞋,温柔体贴的极品软妹纸甄柔,就是你们的了!

    帅惊天下意识就两腿一夹:

    “你想干嘛?”

    潘黄河不敢争辩,连忙盘膝坐好,眼观鼻鼻观心,努力从差点搞掉师父的意外中走出来。

    心魔不除,何来驾照?

    就算旁边坐的是交警,那又能怎么样?

    大不了打开车门,推他下车就行了嘛!

    交警是交警,师父是师父。潘黄河还没有欺师灭祖的胆量,惊吓之下,连忙赔罪:

    “师尊在上,弟子……弟子只是一时紧张,所以才……”

    帅惊天居高临下的冷笑:

    “难道暗算为师,你就不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