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老子象是敲竹杠的人?!

    更新时间:2017-08-07 18:19:04本章字数:3261字

    没有谁能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除非心理素质不坚定,又或者被尿憋醒的例外。

    玄冥二老属于第三种情况:开始是被阵法弄晕,好不容易醒来,又被青龙气息压制,为了能够寻隙逃走,所以才不得不装晕。没想到那可恶的小子,居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伪装!

    装不下去了,那就好好谈谈。

    大家交交心,凡事都好说的嘛。

    “你到底是谁?想对我干什么?我可告诉你……”

    老妖王清泪两行,一副被强行拖到树丛里的可怜样子,真是我见犹怜。还死死拉紧胸口衣领,委屈得不要不要的。在这个时候,要是有路见不平的好汉经过,肯定都会来一场英雄救美的桥段。

    可这里没有好汉,只有痞子。

    一个拥有仙君地位的高级痞子。

    所以帅惊天很自然的上下打量着老妖怪,那完全是科学探索的严肃态度,连最隐秘的地方都看得很仔细,就差拿电锯来一场活体解剖了。

    “我不管你是小姐姐还是小弟弟,看你这样子,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玄冥二老、同时欺男霸女的那个?”

    “我猜得对不对?”

    玄冥二老很幽怨的点头:

    “奴家……”

    “天都亮了,现在你是男的,不是‘奴家’了。”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帅帅哥立刻纠正着对方的错误。

    玄冥二老也知错能改,也不再护着胸口,拱手低头:

    “在下凤凰山隐仙洞洞主玄冥二老,见过道友。不知道友是何来历,仙乡何方,可愿……”

    帅惊天一摆手,站起身来,呵呵的笑:

    “别套近乎。咱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这人公平公正,最讨厌的就是乱拉关系。”

    玄冥二老还想开口,潘黄河就拎着只血糊糊的小狗上了三楼。

    一路都是暗红色的血滴,就象刚从屠宰场回来的一样。

    帅惊天凝神看了一眼,顿时就有了打算:

    “你先放在地板上,然后去找一把锯子来。趁着天气晴朗,心情不错,为师今天要给人净身。”

    潘黄河莫名其妙,还是马上找工具去了。帅帅哥转头笑眯眯的俯视玄冥二老:

    “你这忽男忽女、不男不女的活着,是不是很累?我马上就帮你解决这个困惑。放心,我手艺很好,而且免费的哦!”

    “今天之后,你就能去找个好人……呃,是好妖,对!找个好妖就嫁了罢!然后生一大堆小妖,这才是生活嘛!”

    玄冥二老双腿一紧,尖声叫了起来:

    “你敢!”

    帅惊天双手一摊,很不理解的样子:

    “助人为乐是我为数不多的爱好,而且你现在又活得这么痛苦,连逃都逃不掉——劳资凭啥就不敢阉了你?真是笑话!切!”

    玄冥二老双眼圆睁,腰肢一拧,就要暴起发难。没想到青龙对妖族的压制之力真的很厉害,玄冥二老就算想造反,也根本凝聚不起一丝妖气,除了摆个POSS,就根本毫无用处。

    “还不服气是吧?简单呀,”帅惊天笑得比太贱都还贱:

    “不爽我,就来打我呀!我不会怪你的。我理解你的感受,身上马上就要少了坨东西,是个人情绪都不会太好滴——”

    就在玄冥二老又急又气,偏偏又无法动手的关头,潘黄河拿着一把小钢锯火速赶了回来,生怕耽误了师尊“治病救妖”的善事功德。

    “怎么锯条都生锈了?”帅惊天试了试手感,咂咂嘴,有点遗憾的样子:

    “到时候感染了,可不能怪我……你将就一下吧!我家里条件不好,心好就行。”

    丹气运转,牢牢罩在玄冥二老身上,强横凌冽的龙族气息,将玄冥二老压得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就更别说挣扎反抗了。

    “应该就是这里,这里才有小丁丁,我知道的。”帅帅哥握着小钢锯横着竖着的在找切入点,玄冥二老脸上立刻没了任何血色,简直比白雪都还纯洁一样。可惜再怎么反对,身子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场没有任何麻醉的“断子绝孙”手术,即将在自己身上展开。

    有名的妖族大王,曾经的妖族传说,居然被一柄小钢锯给华丽丽的吓晕过去。

    这次是真晕,应该不会感觉到锯齿切割身体的痛苦。

    但是帅惊天不干:

    “这是对我的手艺不放心?这怎么行?不管咋说,本神医也是第一次亲自动手,还没开刀——开锯就晕血?一点也不好玩!”

    潘黄河还尽职尽责的拿个盆在旁边打下手,等着接血。没想到师尊突然画风一变,指着奔波儿灞的尸体:

    “把地上的小狐狸拿去用水冲干净,我等下有用。”

    潘黄河连忙陪笑:

    “师尊这是想要红烧呢?还是清蒸?或者……”

    帅惊天眼睛一瞪:

    “少废话!只把血冲干净了,好好给我拿回来,为师要救它还魂,给它一场大大的造化!”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潘黄河立刻象只受惊的兔子,转眼消失。

    奔波儿灞体内有帅惊天的仙气,不会那么容易就彻底魂飞魄散,所以帅惊天才有底气说什么“还魂”。

    如果不是那一点仙力打底,换成普通生命的话,奔波儿灞的下场,还真的只能死得不能再死。

    这也是帅惊天还能救活奔波儿灞的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小狐狸自己的表现。

    忠诚!

    宁愿为主人慷慨战死,这是每一个上位者最欣赏的品质。

    帅惊天也不例外。

    所以要全力救活奔波儿灞。

    不仅如此,帅惊天还想给这头拼死护主的神兽更多的好处,以后才好发挥更大的作用。

    虽然帅惊天现在暂时还没有仙力,但帅帅哥有的是龙气!这就是底气。

    潘黄河清楚的看到,一股濛濛的青色从师尊指间射出,转眼就没入小狐狸体内。同时感受到的,还有一道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

    这是最纯净的青龙丹气,更是被帅惊天抹去了青龙神识的绝对力量。奔波儿灞一旦被龙气引动仙力而复活,就将成为史上第一只拥有龙族之威的狐狸、第一个不是龙族的龙族,第一头融合了龙气与仙力的真正神兽!

    对于自己人,对于自己认可的属下,紫微大帝从不吝啬。

    奔波儿灞很快就有了微弱的呼吸,帅惊天拍了拍手,很随意的笑道:

    “搞定。黄河,把这小东西放到我房间里去。现在正是脱胎换骨的关键时刻,不能受到太大的干扰。最多半个小时,它会自己醒来。”

    “到时候……嘿嘿,说不定还会有更好的东西呢!嘿嘿!”

    …………

    玄冥二老是被钢锯拍醒的。

    不过醒来后稍微感觉一下,就知道还没遭到阉割的毒手,心情顿时一松。

    只是那一把锈迹斑斑的钢锯依然还在面前晃悠,而且全身上下依然还是动弹不得,这让玄冥二老立刻就又紧张起来。

    要、要是这该死的人类真要锯掉自己的宝贝,还不是一样只能眼睁睁受着?

    想想一把在身上慢慢来回运动的锯子,想想锯齿慢慢拉出的伤口和鲜血,再想想被慢慢锯掉的小树干,又设想一下没了小丁丁之后的样子……

    玄冥二老突然觉得:做男人,真好!

    可是又马上就要做不成男人,而且还是如此惨烈的方式……还不如立刻死了算了!

    死?我死了,基业怎办?难道就便宜了那些卑贱愚昧的小妖?

    死?要是真不怕死,又何必苦苦修炼几千年?还不就是想多点寿命、多点享乐?

    现在死了,那才是大大的划不来。但是以后只能做女人,生活又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所以死是舍不得的,同样小弟弟也舍不得丢掉。关键是打又没办法跟人家打,那么唯一的希望,能留住宝贝弟弟的希望,那就是“有话好好说”咯!

    身体不能动,说话还是不受影响的。玄冥二老找到了拯救自己的方向,眼睛里马上有了精神。

    “道友,啊不,不是道友,是前辈!”老妖王很快就给帅惊天重新定了位,看起来非常讨好。如果不是无法动弹的话,玄冥二老现在绝对比真正的太监都还要笑得谄媚。

    “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受点惩戒是应该的,嘿嘿,应该的。只是请求前辈您大人有大量,看在同为修道一脉的份上,放过晚辈这一遭,晚辈日后必有厚报!您看……?”

    “我看?我怎么看!”帅惊天顺手就是一钢锯,在玄冥二老白皙的脸上抽出一道血痕,红白相间,分外明显。

    “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到现在都还想妖言惑众!”

    “也对哈,你本来就是只妖,专门会蛊惑人心,劳资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帅惊天越说越生气,仿佛已经被妖怪给蒙骗了一样,抬手又是一钢锯:

    “就你这种妖怪,还能入得了我的法眼?哼哼!”

    玄冥二老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大红色叉叉,这是毁容的节奏。帅惊天还是觉得不解气,又把钢锯扬了起来:

    “就你这种破落货,就你这种穷逼,还想贿赂劳资?也不看看你这样儿,象是拿得出什么好东西的妖?!哼!少废话,劳资现在就让你成为一名真正的女人!”

    说着说着,钢锯就放在了玄冥二老的大腿上,慢慢上前移动,很有种一锯锯掉小树林的气势。

    看样子,一言不合,就是要断根的节奏!

    玄冥二老立马杀猪一样的嚎叫起来:

    “前辈且慢!前辈且慢!晚辈三千年来当真收集了不少好东西,甘愿全部献上,还请前辈开恩,手下留情,放过晚辈这一次吧!”

    帅惊天大怒,顺势就在玄冥二老大腿上狠狠拉了一锯子,顿时鲜血四溅: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子这么帅,象是敲竹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