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脸来做什么用

    更新时间:2017-08-09 22:39:34本章字数:3268字

    因为吓到了甄柔,奔波儿灞少不了被帅惊天一顿“拳打脚踢”。

    这就象是哄小孩子,假装狠狠的打人,只要娃娃不再哭闹就好。

    事实上,当刚才的大怪兽重新变回吉娃娃之后,看着被打的“惨状”,甄柔的母性又开始散发光芒。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把奔波儿灞护在身后。

    看着“凶神恶煞”、“不打死不解气”的帅惊天,甄柔小声而坚定的挡在面前:

    “好了啦,这小妖怪……小狐狸好忠心好可爱的,我很喜欢呢!再打?我就再也不跟你好了!”

    帅帅哥收回架势,假装很是郁闷:

    “打也是你,不打也是你!看来以后这个家里,除了当打手,我真就没啥地位了哈?”

    甄柔赶紧抱着他胳膊摇:

    “乱说啥呢?你怎么会没地位?你是家长呀!是独一无二、最最高贵的老爷哦!”

    反正只要甄柔一哄,帅惊天就会很开心,马上就“放过”了肇事的奔波儿灞,令它前面带路,继续朝隐仙洞深处走去。

    疯狗到现在都还脚软。

    以前只听说过什么妖精妖怪,没想到还真有!而且就这么活生生出现在面前!也幸亏是老大养的宠物,如果遇上个不熟的,还不被分分钟虐死?

    妖怪如此强大,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疯狗当然不会知道,象奔波儿灞这种强悍到逆天的仙妖,在这个世界上,目前仅此一枚。而且除了帅惊天之外,就再没人能栽培出来!

    …………

    隐仙洞很深,岔路也很多,看得出规模极大,玄冥二老的底蕴很深厚。而且这还只是一个妖族大王的地盘而已。

    如果到处都是这种妖族巢穴,人间恐怕早就已经变了天!

    这山洞也就是简单的大而广,并没有太多特别值得拍照的景致。而且只要跟着有夜明珠照亮的通道走,就没有迷路的风险。

    既然没了其它看点,行程自然也就顺畅了许多。

    很快抵达本次旅行的终点——隐仙洞最深处的所谓大厅。

    和电视剧里的造型一样,高高在上的,始终是一把大大的交椅,不过大椅上铺着的不是虎皮熊皮,而是完整的人皮!

    厚厚一摞的人皮,薄薄的人皮叠在一起,至少有几百张!

    而且在巨大空洞的山腹里,四周都用人皮装饰,阴森之气,扑面而来。

    有男有女,有哭有笑,宛如生前。唯独没有的,就是生气。

    看得出来,玄冥二老在这几千年里,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甄柔只看了一眼,就钻进帅惊天怀里,再也不肯睁开眼睛。

    潘黄河看得怒目喷火,气愤难当,双拳紧握,如果不是师父没有开口,早就动手打死了玄冥二老。

    到了这里,看到这些,疯狗反倒沉静下来。

    当兵那些年里,又不是没见过食人族,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食人族能和妖怪相比?疯狗心里没有支撑,很自然的看向帅惊天。

    帅帅哥却很简单的一撇嘴,表示不屑。

    人有人的世界,妖也有妖的世界,这很正常。

    在仙君眼里,不管是人是妖,都有自己的存活之道。就算相互杀戮,那也是实力的原因,没什么好抱怨的。

    道理很简单:

    就只准人类穿皮草,难道就不准妖族剥人皮了?

    丛林法则,强者为尊,从来都没变过。

    之所以会愤怒、想报复,那也只是因为角度的不同罢了。

    人们在吃各种动物的时候,会去考虑盘子里那些美味的感受?

    呵呵!

    不管是这里还是异世,弱肉强食、适者生存,都是同样适用的自然法则,谁也无法改变。

    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大自身,避免成为盘中餐!

    当然,这只是个浅显的道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能接受。

    比如帅惊天。

    帅帅哥理解这种事情,但也不会接受。

    因为帅惊天始终坚持从人的角度去看待,而不是妖。

    令奔波儿灞整理出一块干净的石头后,帅惊天才坐了下来。

    甄柔始终觉得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曾经晾晒过人皮,所以打死也不肯坐。最后还是被帅惊天一把拉入怀里,坐在腿上,这才消停下来。

    潘黄河和疯狗就没那么多顾忌,随意坐下。

    又不是没见过死人,也不是没杀过人,又啥好怕的?至少这里都只是些人皮,虽然数目多了点儿,也总算是很干净,至少没有血流成河的惨烈。

    奔波儿灞蹲在帅惊天和甄柔脚边,虎视眈眈盯着曾经的大王。只要主人下令,就要上去厮杀。

    玄冥二老弯着腰站在对面,再也没了坐在人皮交椅上颐指气使的风范。俊俏的脸上,堆起一层层讨好的笑容:

    “这里就是隐仙洞最大的地方了,各位稍坐,我这就去给各位烧水泡茶。”

    “免了吧。你这里的茶水,我估计也没人想喝,也没人敢喝。”帅惊天摆了摆手,直勾勾看着玄冥二老就笑:

    “不是早就说好了,来这里就只是为了长长见识,看看你的那些宝贝嘛?喝什么茶?还不快点拿出来瞅瞅?”

    如果打得过的话,玄冥二老很想在那张脸上留下千万个脚印——

    你特么不是说过不想敲竹杠的么?现在就变了?

    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玄冥二老不得不老实,点头笑着:

    “各位稍等,我这就去拿宝贝,请各位鉴赏。”

    说完朝帅惊天行了个礼,帅惊天微微点头,玄冥二老这才转身,也不知打开了哪个机关,巨大的人皮交椅无声滑开,后面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玄冥二老缓缓走了进去。

    帅惊天笑眯眯的看着他,放心得很,根本就不担心这老妖怪还会弄出什么幺蛾子。

    玄冥二老倒是很想翻盘,把所有人都剥皮留念。但现实总是很残酷,不是想怎样就能怎样,想中奖就能中奖的。

    所以妖王很老实,老实到连最后一粒宝石都搬出来了,也根本不敢有别的心思。

    现在的玄冥二老,连奔波儿灞都打不过,就别说更厉害的帅惊天了。想造反,那也得有造反的实力才行,否则,就是自己找死!

    虽然没有明说,玄冥二老也知道,帅惊天看中的不是这些财宝,而是自己的态度。只要态度端正,才有活命的机会。

    相反,如果要想趁着取宝的时候逃走,那才是自掘坟墓!

    玄冥二老很聪明,知道审时度势,趋吉避凶,否则也不会成为妖族里鼎鼎大名的王者了。

    各种金银财宝很快铺满了大厅地面,在洞顶大量夜明珠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漂亮得很,立刻吸走了甄柔的目光。

    女人爱美,天经地义。

    帅惊天放她下地,然后自己也起身,带着潘黄河和疯狗,围着大厅转了一圈,算是验货。

    奔波儿灞紧紧护在甄柔身边,始终不曾放松对玄冥二老的监视。后者则跟在帅惊天身侧,不断介绍着各种宝贝。

    帅惊天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东西,我自然会找人处理,不用这么呱噪!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些财宝的?”

    玄冥二老当即闭嘴,躬身低头,大气都不敢喘。白白净净的脸上,被钢锯抽出的叉叉变得更红。

    让帅惊天不高兴,就是对自己小命的不负责!都活几千年了,老妖很清楚孰轻孰重。

    生死面前,脸有什么用?还要脸来做什么?

    只求这位大能在收了东西之后,能放过自己一马,那就阿弥陀佛了。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

    至于这些财宝的来路?您还真舍得问呐!

    “这些……这些东西,绝大部分都从人间得来,”至于怎么“得来”,看看满大厅的人皮就知道!玄冥二老显然在避重就轻:

    “还有些宝贝,是小的这些年从各处深山大泽搜寻所得。上仙若是喜欢,小的愿双手奉上!”

    这才是重点!帅惊天不露声色的鼻子里唔了一声,却是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就这点东西?你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玄冥二老当时就急了:

    “真、真就这么多了,求上仙高抬贵手!”

    这话的意思,就还是有了?帅惊天可是活了几万年的存在,如今心智被灵石打开,当然不会真象十九岁的少年那样简单被哄骗。

    “可是这些东西,就值得我抬手?呵呵,老妖,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只能死给你看!

    玄冥二老差点就爆了——如果打得过的话。

    “小的没什么积蓄,就这点身家,已经是最大的诚意,求上仙体谅!”

    帅惊天不置可否,重新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对潘黄河吩咐:

    “把你们带的酒菜拿出来,今天咱们要和这家伙好好说叨说叨。”

    “唉!有些人啊……不对,是唉!有些妖啊,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黄河,你说我说得对吗?”

    潘黄河都已经差点被绕晕了,清瘦的脸上只晓得堆起笑容,不住点头:

    “师尊睿智,就是这个道理!”

    疯狗也不说话,只顾着把餐布铺在石头上,从背囊里一样样的取出酒菜。

    今天算是明白了,哪怕人间再厉害的兵王,在某些非人类眼里,还就是个渣,根本就浪不起来。

    所以,我一定要变得更强!

    变强的第一步,就是得吃饭。

    而且是看跟什么人吃饭。

    不一样的圈子,才有不一样的境界。而不一样的境界,才能体会到更高一层的人生!

    这是疯狗现在最朴素的想法。

    玄冥二老很尴尬的站着,印着红叉叉的俏脸上,始终挂着谦卑的笑容,在夜明珠的映照下,更是显得无助、幽怨,以及……阴森!

    “柔柔,快过来吃点东西。”帅惊天扫了它一眼,目光并不停留,似乎根本就不存在这么大一只妖:

    “吃完我们就走,算是白来一趟了!没意思!”

    玄冥二老顿时心头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