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帅哥哥真的好讲究

    更新时间:2017-08-10 22:54:40本章字数:3477字

    酷暑之际,帅惊天当然不是专程来隐仙洞看人皮的。

    玄冥二老很清楚,要想活下去的唯一标准,就是满足强者的所有要求。只要对方满意,就不会太过于斤斤计较。

    那时候的自己,就算是个屁吧,也只求能放了就好。

    以后的自己,只要小心一点,再小心一点,只要不主动去招惹这位大神,应该也就能平安无事了。

    可地面上摊着的财宝,不管黄金白银还是珍珠玛瑙,以及珍惜药材什么的,也的确是隐仙洞几千年来的所有积蓄,再也没了其它的宝贝。

    但是看帅惊天的意思,好象还有什么东西没有献出来……到底是啥宝贝呢?

    连玄冥二老都迷糊了。

    生死关头还这样迷糊,那是真会要命的!

    所以玄冥二老更焦急。

    越急就越迷糊。就象是坐在独木舟上,即将被湍急的河流带下万丈深渊。

    帅惊天才懒得管它。有美酒美食,腿上还坐拥美人,只管享受就好,至于那只抓耳挠腮的老妖?呵呵,先不妨当成一头猪就好。

    反正帅帅哥也就是讹它,不管有没有更好的宝贝,摆在面前的这些东西,都肯定会改姓帅,既然这样,还不如吃饱喝足了再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帅惊天就撩起了闲话。

    “那个玄……什么来着,我说你好好的大王不做,有事没事跑到我眼皮子地下干嘛,专程来送人头啊?”

    这问题来得太突然,玄冥二老一时也不晓得该怎么回答。纠结了半天,才整理清楚思绪,低着头,声如蚊蝇:

    “最先,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在云海市偶然发现一名纯阴女子,所以就派了……”说到这里,玄冥二老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甄柔,贪婪阴沉的眸光一闪而逝,立刻转到了奔波儿灞身上:

    “……去打探情况。如果一切正常,那就动手。”

    动手的意思,有点理智的人都明白。如果还有不明白的,请参照这满大厅的人皮。

    “嗯,有点道理,接着说。”帅惊天嘴里啃着一大块卤牛肉,含糊不清的笑了起来:

    “柔柔,这说的就是你哦!”

    甄柔细嚼慢咽,比帅惊天优雅一万倍,现在听帅帅哥一说,马上瞪大眼睛,很是不解:

    “那时候的我,我、我那么难看的,也会有人盯梢?”

    “不是人,是妖!”帅惊天及时纠正着她的错误,脑筋一转弯,一口吞下牛肉,张嘴就问:

    “那你说说,就你知道的情况,到现在为止,你们已经有多少妖族混进了人间?”

    玄冥二老不想回答,但又不敢不说,踌躇了一下,才呐呐道:

    “其它洞府的情况,小的不清楚。只是这隐仙洞嘛……最多的时候,有三百多小妖,那时候很热闹的。到现在……您也看到了,小的基本就是孤家寡人。所以……”

    帅惊天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表示明白。甄柔、潘黄河和疯狗人,登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光是隐仙洞就有三百多妖怪混在人间?

    全天下肯定不止一个隐仙洞!

    那该有多少妖族,在人们的身边窥探、监视?

    这股力量一旦爆发,又怎么压制得住?

    “哦,果然是这样。”帅惊天抿了口酒,皱起了眉头:

    “听起来,混在人群里的妖精也不少,难怪最近社会风气越来越坏,原来都是妖精在作祟,真是该死!”

    普通人又没有火眼金睛,分辨不出人和妖。就是再先进的探测仪器,比如机场的安检门,也同样扫描不出伪装后的妖族,所以尽管妖族已经在人间浸润了几百年,人类也都还完全没有察觉。

    毫无知觉吗?帅惊天暗地里摇摇头——真是这样的话,那华国的特勤处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有句话说得好:

    存在,既是合理。

    存在,就是需求。

    可能还有很多隐秘,是现在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吧?

    帅惊天心里有了定论,更为轻松,紧了紧揽在甄柔腰间的手臂,臭美道:

    “幸亏你搬到了我家附近,又刚好是咱兰姨的房子,而且恰好是奔波儿灞盯你的梢,最最重要的是,你遇到了我!要不然,指不定现在都成这洞里的压寨夫人了哟!”

    甄柔一扭腰:

    “你舍得?”

    帅惊天:

    “那是你运气好!不然象哥哥我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鲜肉,又怎么会栽在你的手里?哈哈,大家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此言一出,瞬间冷场。

    帅帅哥摸着鼻子:

    “不懂审美的一群家伙……那玄什么的,继续说说,你看上我老婆也就算了,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你这头妖?我不怪你,接着说。”

    玄冥二老都快哭出来了。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虽然没有成为事实,但是你敢确定肯定笃定不怪我?我才不会信了你的邪!

    现在还要我剖析心路历程,你、你、你这不是明摆着虐妖嘛!

    想归想,该说的还是不敢不说,而且连一点假话都不敢掺杂。也算是玄冥二老三千多年以来,最最老实的时候了。

    “小狐妖……”刚一开口,就得罪了人。

    奔波儿灞虎视眈眈的站了起来,眼中凶光四射,龇牙咧嘴的低吼:

    “我是奔波儿灞,现在是主人座前神兽,不是你的巡山小狐狸!更不是和你一样的妖怪!说话注意点儿!”

    这家伙一怒,仙力和龙气同时迸发,威势无双,玄冥二老当场就被弹飞。

    满口喷血跌落地上的时候,还听到昔日狐妖很不耐烦的话语:

    “赶紧交出令牌,别耽误我家主人用餐!装死?装死是没有前途的!”

    令牌?

    什么令牌?

    帅惊天马上支起了耳朵——有故事啊。

    关键是好象还真有其他的宝贝。不弄过来,本大爷就不姓帅!

    “哦,令牌啊?这个不急,等下给我就行。”帅惊天轻描淡写,一锤定音:

    “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跑到我家别墅的吧。这个很重要,不准删情节。”

    两句话不到,玄冥二老的什么令牌就改了姓,而且看样子,玄冥二老想不给都不行!

    这就是拳头的作用。

    如果脸是拿来丢的话,拳头就是用来做摆设的。注意,前提是:拳头一定要足够大,不然就会丢脸。

    脸还是小事,玄冥二老现在最大的困局,是有可能会丢命!

    所以不敢反抗,只能一五一十的吐血交代:

    “因为小狐——啊罪过罪过,是因为神兽大人久久没有回山报信,所以小的才觉得奇怪,便带着最后五名守山小妖下山查探。没曾想寻着气息到了前辈府邸,才意外发现有青龙的气息。小的一时蒙了心,想来看个究竟,这才无意中冒犯了前辈。”

    “小的罪该万死,求前辈责罚!”

    又来个“罪该万死”,其实就是“求放过”?帅惊天很鄙夷的啃着卤猪脚:你们特么凡是不想死的都这么说,莫非都觉得老子真象猪一样的笨?

    既然你都求责罚了,老子又怎么好意思违了你的心意?

    “责罚什么的,咱不说这个。”帅帅哥可是讲究人,从来都不打别人脸的。“我就想知道,你明知有龙气,干嘛还要凑上来找死?”

    玄冥二老浑身一颤,双手交错纠缠,半晌才低低回答:

    “龙族为妖界至尊,万年之前就已消失。没人知道龙族去了哪里,更不清楚龙族整体失踪的原因。但是因为……”

    说到这里,玄冥二老抬起了头,黯淡无光的眼眸,也突然亮了起来,声音都大了许多:

    “因为我灵狐一族故老相传,迟早有一天,会有天降青龙与我族结缘。而且还留下一只盛有青龙气味的瓷瓶,历代灵狐都必须熟悉青龙气息,等到青龙出现,才好……”

    “才好”什么,玄冥二老不敢说下去,但所有人都能知道。

    抢在青龙成形之前,夺了龙丹,吸了龙气,让本族平地升仙,让青龙胎死腹中!

    纷争、杀戮、掠夺,对信奉强者之上的妖族来说,绝对是天经地义,正常得很。至于什么信仰传承、仁义道德?那都是人类虚伪的面具,在崇尚实力的妖族眼里,简直就是脱裤子再放屁!

    “是这样啊……”帅惊天放下酒杯,潘黄河立刻起身满上。疯狗正襟危坐,再次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司机,就要有司机的觉悟。

    然而帅惊天故意要带上疯狗,又怎么可能只让他做个司机?

    “青龙木这么隐秘都能被你探到,也确实证明……咦?你说,你是灵狐一族?”

    帅惊天刚刚捏起酒杯,又突然放下,一脸的诧异:

    “我见过无数的狐仙,没想到在……此处人间,”帅惊天差点说出“异世”这个词,幸好帅帅哥脑筋转得快。“没想到在人间还有灵狐的存在,而且,还是雌雄同体?呵呵,也真是醉了!”

    玄冥二老震精了。

    “见过无数狐仙”?狐仙也是随时能见得到的?还无数?你吹牛可以,装逼也不犯法,但你敢不敢打个草稿先?

    真正的狐仙,那都是传说中的东西。

    就算最聪慧的灵狐一族,不管再怎么修炼,都只会被时光的巨轮碾压成一张皮,想成仙?做梦!

    可是看帅惊天平淡的表情,理所当然的样子,玄冥二老又不敢不信狐仙存在的真实性。

    毕竟以帅惊天的实力,完全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

    也就是说,灵狐真能成仙?

    这是真的?

    一时间,玄冥二老突然感觉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宝藏面前,而打开宝藏的钥匙,似乎就在帅惊天手上。要说不想打开宝藏,那才是脑袋秀逗了呢!

    至于揶揄性质的“雌雄同体”——现在谁还理会这种八卦?

    “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东西。”帅惊天笑笑,看了玄冥二老一眼:

    “先把那啥令牌给我看看,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霸占别人的东西。你放心,我是不会要的。”

    玄冥二老现在满脑子的修仙,感觉早就超越了妖的境界,哪里还会吝啬一块牌子?顺口应了一声,就从大拇指上褪了枚扳指,双手捧了过来。

    “奔波儿灞,你去拿给我看。”

    奔波儿灞摇了摇尾巴,就立刻换成一副凶相,恶狠狠的从玄冥二老手上抢过扳指,正想回去向主人邀功,就听帅惊天淡淡笑道:

    “酒足饭饱,也该走了……累了几天,得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还有,”

    “奔波儿灞,给我吃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