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教导主任帅惊天

    更新时间:2017-08-11 22:48:13本章字数:3506字

    帅惊天一句“吃了它”,奔波儿灞毫不犹豫张嘴就吃。

    一枚小小的扳指而已,还没来得及品出味道,就已经落到了奔波儿灞的肚子里。

    果然是令行禁止,说吃就吃。

    帅惊天却是哭笑不得:

    我特么谁让你吃这东西了?现在搞得象是饿死鬼投胎一样!算了算了,看来这妖族的令牌,终究还是与我无缘!

    奔波儿灞打了个饱嗝,才发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它,忽然觉得很有些不好意思。呲溜一下,就躲到甄柔身后,乖乖趴下做睡觉状。那意思,是我什么也不知道,就算看死我,我也一定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简直就是神兽版的鸵鸟嘛,居然比你家帅哥哥都还不要脸。

    帅惊天彻底无语,转脸对玄冥二老摊手耸肩,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并顺便把自己从这次乌龙事件里摘了出来:

    大家都看到了是吧?一切都是小狐狸在自作聪明,跟我可是毫无关系。你想要回令牌,那就自己去找小狐狸撕逼!

    玄冥二老当然想收回令牌,那可是隐仙洞最高权力的体现,但要想直接怼上奔波儿灞,老妖王还是没那个胆气。

    就算没有仙力,奔波儿灞现在身上的青龙之气,就已经足以碾压妖族。玄冥二老只是修为不够,并不代表头脑也很傻——

    虽然是小狐狸吞了扳指令牌,可下令的,还是帅惊天。

    教唆犯才原罪。只是现在借给玄冥二老一万个胆子,也是绝对不敢冒犯帅惊天的。

    只能自认倒霉。

    “前辈您看,这……”老妖王感觉自己占理,顺便告了个状,想拉点同情分。哪知道帅惊天直接摇头:

    “我早就说过,我不会霸占你的令牌。说到做到,讲究诚信,这是我一贯的原则。”

    “但是你也看到了,是奔波儿灞吞了你的令牌,除非等它排泄出来,才能重见天日。这种事,是急不来的。除非……你现在就去把它开膛破肚?放心,我是绝不会反对的,呵呵!”

    玄冥二老还真有开膛破肚的愿望,但那也是愿望而已,并不能成为现实,这种心情,可参考彩民。

    何况从实力上来说,要想怼死奔波儿灞,妖王根本就做不到。而且就算做到了,也搞不过小狐狸身后的帅惊天。

    所以,那就认怂吧。

    如果认怂能解决问题,那肯定就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尤其是已经掉进坑里,还想拼命爬出来的猎物。

    “奔波儿灞,我说过让你吃的是令牌?”帅惊天笑眯眯的踱了两步,一记爆栗狠狠敲在小狐狸头上,打得奔波儿灞眼泪都蹦了出来。

    “算了,老子大人有大量,也不追究。既然都被你吞进了肚子,想来也算是天意。”帅惊天突然四十五度角仰天叹息:

    “从今往后,所有从隐仙洞出去混在人间的妖怪,就都交给你了。虽然累点,但这都是天意,我也没办法的是不是?”

    “还有,”帅惊天收回目光,语重心长的不断戳着小狐狸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既然跟了我,眼界和格局就别这么小!老子让你吃的,会是个小小的令牌?笨啊……算了,以后你就叫笨笨,也免得拗口!”

    既然主人不是让吃令牌,那?

    奔波儿灞——现在该叫笨笨(免得读者菌说我混字数,嘎嘎),立刻竖起眼睛,直勾勾落在玄冥二老身上。

    帅惊天都已经把话挑明,再听不出那森森杀意,就真的该去医院检查智商了。

    玄冥二老大惊失色,却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强横的青龙丹气,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压,死死裹住了这头千年灵狐。

    连眼珠都转不动,还能怎样?

    笨笨变身,重新成为那头巨大的九尾狐狸,龇牙咧嘴的走了过去。

    “快到我怀里来。”帅惊天伸手揽过甄柔,挡住了身后的笨笨和玄冥二老。

    有些属于限制级的场景,还真不适合妇女儿童。

    现在的玄冥二老,就是个不会动的稻草人。笨笨直接上去,一口就咬掉了脑袋。随后咀嚼声很快响起,也很快结束。从此,世上再也没了那只雌雄同体的灵狐。

    “啧啧,这吃相,也真是太难看了,吃东西居然还有声音……柔柔,回去之后,好好教教它,啊?”

    甄柔紧紧伏在他胸口,微微点头。

    潘黄河和疯狗两个人则是全程观看,却感觉根本就不过瘾。

    说好的血流满地呢?说好的吃肉啃骨呢?怎么一个都没有,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小狐狸你该是饿了多久?差评,退票!

    笨笨当然是不会退票的,以它现在的体质,如果不是还想再尝尝血肉的味道,根本就用不着咀嚼!

    所以帅帅哥很生气,抬腿就是一脚:

    “只会吃!老子咋就养了你这么个吃货?!真特么给老子丢人!抬起你的狗头,好好看看,上面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就知道吃!迟早饿死你!”

    还有什么?笨笨一边用舌头剔牙,一边跟潘黄河和疯狗一样,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来,果然马上就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明明已经被吃下肚子的玄冥二老,居然就飘在山洞上方,除了身子单薄点,居然毫发无伤!

    “这就叫顾前不顾后,顾头不顾腚!”帅惊天轻抚怀中甄柔的秀发,打开了教导主任的模式:

    “万物有灵,何况修炼了几千年的灵狐?所以,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既然都下了死手,没有任何调解的可能,那就一鼓作气,断绝所有可能的报复!”

    “笨笨,你毁了灵狐肉身,却忘了它几千年的灵魂!如果就这样放过,它始终会纠缠着你,直到害死你为止!到时候,你将会被夺舍,你的身体,永远会被它的魂魄控制,作为它肉身的补偿!而你?呵呵,到时也就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喽!”

    关于灵魂的解释各种各样,紫微帝君统统嗤之以鼻。什么能量说、能量转换说,什么精神不死什么天堂地狱转世轮回,全特么都是虾扯蛋!

    光是原来地球上的人类,从古至今也不知死过多少人,如果魂魄都在的话,恐怕比活人还多,那早就该成为死神的天堂,成为名副其实的地狱。可直到帅惊天被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主宰地球的,还不都是人类?

    所以也只有紫微大帝才明白:万物有灵,都有魂魄。可这灵魂,就象心灵鸡汤一样,都有保质期的。

    灵魂越是强大,存在的时间就越久,反之亦然。但是不管再强大的灵魂,再深的怨念,也会在时间的荡涤下慢慢消失,就象凋落的树叶,成为新的营养。

    这也就是鬼故事的来历。

    或许有的人骨骼精奇,天生异能,所以可以看得到部分灵魂,而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鬼或者灵魂,始终是虚无传说中的东西。而人类天生就对这种东西存在深深的敬畏,所以才有无数恶鬼追魂的故事流传。

    实际上,灵魂存在的时间长短,基本靠生前的意念。精神越是凝实,灵魂存在的时间越久。但不管再强大的魂魄,没有血肉实体的支持,也终将消散在永无休止的时光当中。

    岁月这把杀猪刀,无形无声,也更无敌!

    除非能象天庭神仙一样,凭借修为,越过时光,才能永生不死。

    这也是修真者的本质和由来。

    不想死,就只能修炼。

    然而因为修炼方法和悟性的不同,绝大多数时候,都会“提着猪头也找不着庙门”。

    比如现在的玄冥二老。

    用尽心机和手段,都坚持三千年了,也还是没能飞升成仙,结果最终失去法身,成为游离在天地之间的一团魂魄。

    灵魂最大的敌人,也是最终的归宿,就是无休无止从不停留的时光。

    消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如果在消散之前能够报仇雪恨,这才是最大也是最后的心愿!

    作为高高在上的紫微仙君,帅惊天很清楚这些,所以也根本不会有任何怜悯,更不会放过。

    手一指,濛濛青气立刻就裹住了玄冥二老的魂魄。龙吟声起,顿时传来剧烈挣扎的吱吱声。

    这是灵魂最后的不甘和抗拒。

    随后,一切恢复平静。

    一团果冻般的东西落在了帅惊天手上。

    这是最纯净的灵魂力量,再也没有任何潜在的意识!

    这也是最好的补品,能加强任何人的灵魂!

    “以后再有这种事,除了吃肉之外,一定要记得留意对方的魂魄。”教导主任帅惊天循循善诱:

    “一定不能放过对方的灵魂!一定要记住:只要是修真者,不管是人是妖,其魂魄往往比身体更强大!吞噬的时候,绝对要小心!因为它们修炼的,都是灵魂,而不是身体!”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笨笨,灵狐的魂魄就赏给你了。记住:没有我的吩咐,不准随意侵蚀任何灵魂!”

    奔波儿灞两条前肢跪在地上,俯首帖耳,动都不敢动弹。

    此刻的帅惊天,就象课堂上最威严的老师,谁敢乱来,铁定会被直接用粉笔头砸死!

    珍贵无比的三千年“果冻”就这样被帅帅哥随手抛在笨笨面前,仿佛那真就是一坨根本不值钱的狗粮。

    潘黄河和疯狗眼都看直了,心里一个劲的大喊“我也要我也要”。如果不是帅惊天指明了这是给奔波儿灞的东西,这两人绝对比小狐狸下嘴还要快!

    三千年的老窖、到目前为止,已知最珍贵的东西,居然被帅惊天拿来喂了狗?

    好吧,其实笨笨也只是幻化成狗的样子,好被世间接受而已。可在潘黄河和疯狗心里,那就是条狗,而且是条超级会拍主人马屁的死狗!

    这种好事,怎么就落不到自己身上?!

    “你们是人,而不是妖,所以最好不要沾惹妖族的魂魄。道理很简单:水土不服。”

    “明白了?”

    帅惊天淡淡的做了个说明,也不等潘黄河和疯狗怎么反应,拉起甄柔就走:

    “笨笨,挖坑深埋所有人皮。”

    “黄河,你和疯狗两个人,带走所有的宝贝。另外,特别是洞顶上的夜明珠,全都给我抠走,一颗也不许留!”

    “我去洞口透透气,顺便搞点事情,免得以后被人笑话说老子杀人越货,那也太丢脸了!”

    潘黄河和疯狗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眼里都是同样的意思:

    您明明就杀人越货了啊,以您的脸皮……啊不!是以您的实力,连鬼都要绕着您走,居然还怕会被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