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个人修养很重要

    更新时间:2017-08-12 22:38:32本章字数:3339字

    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潘黄河和疯狗才出了隐仙洞。

    大包小包挂满全身,完全就是春节回家的农民工。如果有被认识的人看到这一幕,谁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是华国潘家硕果仅存的耄耋,一个是云海市城西刚刚崛起的地下老大,突然齐刷刷的变成了搬运工?这世界,是不是颠倒过来了?

    帅惊天才不会有这样的觉悟。丢下最后一块石头,长出了一口气,拉着甄柔远远的退开,左瞄右瞄一阵,才给自己下了个好评:

    “不错!嗯,还算勉强能用。”

    帅惊天就只是在隐仙洞的洞口,布了个简单的匿踪阵,利用那两颗青松,引来山谷灵气,将隐仙洞遮得严严实实。

    在紫微大帝的有心布置下,别说普通驴客和游人,就算重新回山的小妖,乃至实力高强的修真者,要想发现、进入或者破开阵法,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界决定成就。刚好帅惊天的眼界,在被仙力和龙气完全复苏之后,在这异世,还真没人可以超越!

    所以当潘黄河和疯狗出来之后,转身就再也找不到隐仙洞的洞口。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除了甄柔之外,以这三人一兽的速度,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回到宾馆。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回云海。

    原本帅惊天是要让甄柔骑着笨笨回去的,但是甄柔打死也不干,帅帅哥没辙,只好让其他人先走,自己陪着甄柔回去,就当是一次真正说走就走的旅行。

    甄柔脸上立刻笑开了花。

    “我恐高,能陪我慢慢走回去吗?”

    帅惊天就笑:

    “我怕死,能跟我一起死不?”

    甄柔盯着他:

    “跟你三生三世够不够?”

    帅惊天拉起她温软的小手,朗声大笑:

    “三生三世?哈哈!这么小气。”

    “你若陪我一生,我就许你万世!”

    …………

    凤凰山绵延数百里,景致无数,风光极好。就算现在是下午时分,热气蒸腾,也只是成云成雨,令人始终只感觉到凉爽。

    山风不时掠过,牵动山林响应,也带起飘飘衣袂,更牵动着少女的心。

    山好,水好,风好,云好,最重要的是,陪在身边的人,更好。

    “好陡,你背我下去。”

    “太累了,抱我。”

    “不想走,我要骑马马。”

    “好饿,想吃棉花糖。”

    “……”

    帅惊天也总是一句:

    “好。”

    这一路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也没有任何旖旎的动作,两人就跟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一样,很自然的牵在一起,悠悠荡荡的回到宾馆。

    只是那种深入血脉、浸入骨髓的情分,平淡而浓郁,仿佛天生就该这样,不分彼此。

    帅惊天也很难得的这么老实,除了牵牵手搂搂腰,居然连嘴都没偷过。这对于曾经的紫微帝君来说,也是件难以想象的事情了。

    不过刚一回到宾馆大堂,这种宁静温暖的感觉就被吹了个七零八落。

    所以帅帅哥心情很不好。

    就是因为一个人,一个不晓得该怎么应对的人。

    刘娜娜。

    帅帅哥的好心情顿时破坏无遗。

    其实刘娜娜今天的形象很好:白衬衫牛仔裤,清爽简约,好身材一览无余。精美的瓜子脸上略施粉黛,波光粼粼的大眼睛顾盼多情。琼鼻下的小嘴,红润光泽,当真就是熟透的樱桃,很能引人犯罪。

    犯罪就算了吧,看看就行,毕竟这家伙本身就是个警察。

    最恼火的是,刘娜娜居然就坐在潘黄河旁边!而且看那姿势,还靠在潘黄河身上!

    疯狗坐在对面,文静而儒雅,帅惊天却一眼看出他眉宇间的无奈和烦躁……这都是些什么鬼?

    帅惊天不喜欢鬼,所以打算偷偷溜掉。结果还在等电梯的时候,就被认了出来。

    “小混混?小混混!对!说的就是你!还不赶快给我过来!”

    听声音就知道是刘娜娜。帅惊天看了看还很遥远的电梯,叹了口气,拉着甄柔走了过去:

    “刘警官,我哪儿招你惹你了?非要这么多人面前给我乱安罪名?”

    刘娜娜弯起眼睛,笑眯眯的看着甄柔:

    “我休假,我乐意,我喜欢!你能怎么着?”

    帅惊天无语:

    “那好,刘美女,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干嘛老跟我过不去?”

    刘娜娜抬起手,慢慢整理马尾辫,笑呵呵看着帅惊天:

    “我叫的是小混混,你自己跑过来投案的……是不是心里有鬼?”

    帅惊天顿时无语。

    怎么每次遇上这女警,都要吃一大只鳖?难道真的是五行相冲八字不合?

    算了,反正大家也没啥交情,就当是个卖花的小女孩儿,不理就是。

    “柔柔,咱们上搂顶看风景去!”帅帅哥现在想撤,哪有那么容易。

    “柔柔?”刘娜娜瞪圆大眼,细细看着甄柔,简直就象是只好奇的猫。

    “好名字,名如其人。我说小混混,你是怎么把人家给骗到手的啊?老实交代,不说的话……”

    “啥叫骗?别乱说啊!小心我告你诽谤!再说了,这不是都还……没到手嘛。”帅惊天总感觉在这女警面前,不自觉的就要低头——这感觉不好,大大的不好。但是要想改变,又感觉怪怪的那种。除了争辩,居然连气都生不起来。

    “这是我的人,你别乱说。我们还只是拉拉手而已,不是你想的那种!”帅惊天很直白的陈述着,突然眼珠一转,将头凑到刘娜娜面前:

    “我好想知道:象你这种男人婆,会不会有男票?在没有的话,就该去废品站咯!哈哈……”

    刘娜娜顿时气结。

    老娘天生丽质,温柔可人,会是找不到男票的样子?可恶!

    “柔柔是吧,年轻就容易上当,特别是某些人……”刘娜娜马上很热情的拉着甄柔,一双猫儿般的眼睛顺便瞟着帅惊天。那意思,是个人都会明白。

    “年纪轻轻不学好,迟早全家火葬场!”美女警官的评语很恶毒,帅惊天反而轻松接下:

    “只要是人,谁不会迟早火葬场?嘿嘿,刘美女,你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如果实在找不到话说,我们可就要去楼顶晒月亮了哈!”

    晚上九点,正是明月东升的时候,晒晒月亮补补钙,好象也很有道理。

    但是想跟女人讲道理,哪怕帅帅哥都活了几万年,也都还是太嫩没搞懂。

    “我、我……还不是怕柔柔被你骗了,轻易上当?哼!”刘娜娜撇了撇好看的小嘴,气哼哼的转头告状:

    “老爷子,您来评评理,我说得对不对?这家伙明明就是个小混混,我还知道,他跟天龙帮的魏强和您对面的疯狗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现在又来祸害小女孩子,是不是该抓回去好好改造?”

    潘黄河本来只是惴惴不安的看热闹,没想到矛头一转就插到了自己身上,赶紧摇头笑呵呵的道:

    “呃,话不能这样说嘛……比如你都跟他说了半天,那是不是你也该去改造改造?呵呵。”

    帅惊天眉头一皱:这话说的!好象老子是粘鼠板,沾上一个就都得要命?既然这样,你潘家还跟在我后面干啥?

    闻屁啊?

    刘娜娜当然想不到那么多,娇笑一声,就开始摸潘黄河的胡子:

    “老爷子你到底是哪边儿的?再不帮我,信不信我拔光你的胡子!”

    潘黄河立刻护着胡子,不敢多看帅惊天,那种尴尬,简直比找不到厕所都还难堪。

    还是疯狗懂事,很自然的站了起来,很文雅的伸手虚引:

    “帅先生请坐。刘小姐和潘老爷子都是世交,打打闹闹也正常,别往心里去就好。”

    帅惊天“哦”了一声,拉着甄柔坐下:

    “小女孩子,可以理解。还没长大嘛,我懂的。”

    我哪里不大了?刘娜娜杏眼一翻,当时就要发飙,潘黄河赶紧拦住,站起身,微微朝帅惊天弯了弯腰:

    “帅先生,这位,是京城刘家的曾孙女儿,因为潘家和刘家世代交好,所以才会这么没大没小,让帅先生您见笑了。”

    这是求师尊不计前嫌的意思,帅惊天懂,而且给潘黄河面子,就是给自己面子,当然不会太在意。所以只是笑笑,看都不看潘黄河一眼,就只顾着跟甄柔说话去了。

    潘黄河知道师父心里还有些不爽,又不敢多说,只好干笑道:

    “娜娜,这位,是我潘家的贵客,身份尊贵无比!你可不准乱来。不然我现在就找你曾爷爷告状!”

    刘娜娜瘪着嘴:

    “就这小混混的样儿,还贵客?我说老爷子,您是不是也被蒙蔽了?”

    潘黄河见她一直不把帅惊天当回事,心里就越来越慌,幸亏师父好象也没怎么生气,否则还真的不好圆场。

    “你这小丫头片子,老实跟你说,”潘黄河轻轻敲了敲刘娜娜脑袋,后者立刻雪雪呼痛,就跟小时候一模一样。潘黄河赶紧给她揉着头,柔声道:

    “尽快通知你曾爷爷,就给那老不死的说,我要他以最快的速度来云海。如果那老东西想偷懒,你就直接说,是我说的:还想喝酒,还想再跟老子喝上一天一夜的酒,就是爬也立刻给老子爬到云海来!”

    刘娜娜一缩脑袋,怯生生的看着潘黄河:

    “老爷子,这种话……我可不敢说。不然他又得把我胡乱嫁人了呢!”

    潘黄河小心翼翼的偷看了帅惊天一眼,抬手就是一巴掌,轻轻扇在刘娜娜头上:

    “傻孩子,都说了,就是我说的。难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还敢这么骂你曾爷爷?!”

    刘娜娜眼睛立刻亮了,大叫一声:

    “也是哦!”

    “是什么是?安静一点行不行?这里是公众场合,请注意个人修养,这对你很重要!”帅惊天阴阳怪气的补了一刀:

    “刘美女刘警官,就你这素质,还好意思抓我去改造?切!”

    “还有你,”帅帅哥的脸严肃起来,瞪着潘黄河:

    “把我都卖得这么自然,你的本事,也不小嘛!”

    话音刚落,潘黄河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