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华国好男儿

    更新时间:2017-08-13 22:47:56本章字数:3084字

    帅惊天最终还是没有责怪潘黄河。

    刘娜娜也不晓得是发了什么疯,硬生生把甄柔拉进她的小车里,说是要好好研究一下某些“男人的本性”。

    帅惊天笑而不语,只是让笨笨上也跟着甄柔上了刘娜娜的车。

    谁能想到,一条萌萌哒的狗狗,才是最不会被防范的密探?

    所以帅惊天走得很潇洒。

    疯狗开车,潘黄河在副驾,帅帅哥毫无形象的倒在后座上养神,就差个捶腿的丫鬟了。

    “京城刘家和我们潘家世代交好,彼此都是无条件的支持。刘家家主刘振军和我同辈,可惜在五十五年前,在对阿三国的战斗中被伤到了脊椎,所以……”

    “所以你就霸王硬上弓?所以你就把这坨肉赖给了我?呵呵,好算计啊!不愧世家大族出来的幺蛾子,普通的人,还真接不下你这招儿!”

    疯哥突然觉得还是该好好坐车,潘黄河也突然觉得,师父好象越来越有些“婉约的强势”。

    师父的性格,潘黄河已经大致有点清楚:

    只要不主动招惹到师父,师父一般都会笑而避之,基本不会跟人一般见识。可要是真的惹怒了师父,那后果……

    想想刚刚才烟消云散的玄冥二老,潘黄河就难免心神战战。

    如果不是帅惊天的青龙之气压制,如果不是潘黄河和奔波儿灞体内仙力的压制,如果不是玄冥二老坚持“以妖入圣”的修炼信念,如果不是这些绝对的力量,就算给潘黄河再多一百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去隐仙洞找茬!

    玄冥二老的灵魂到底有多了不起,这只有奔波儿灞才有最切身的体会。但是潘黄河相信,就算没有那妖王的魂魄,只要帅惊天有意成全,奔波儿灞想成为怎样的妖仙,就能成为怎样的妖仙!

    修炼几千年的老妖魂魄都能随意处置,世上还有什么事, 是师父不能做到的?

    在修仙途中,能有这样的指路明灯,简直就是潘家、就是天龙门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一个老司机的经验,足以拯救上百名懵懂女司机!何况祖师爷还特别照顾潘家?再不懂得珍惜,那才真就是猪。

    而且还是更不通人性的野猪!

    所以在回云海市的绕城高速上,潘黄河从后视镜里看了帅惊天很久,在即将进入环城高速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

    “不去隐龙山庄,直接到天龙福地。希望这一次,不会再让老师失望。”

    疯狗虽然不知道潘黄河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总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手腕一翻,立刻改变了去向。

    业主们绝对不知道,所谓的“隐龙山庄”,在潘家心里,完全都是帅惊天的私人地盘。而“天龙福地”,才是潘家最后的私产。

    这本来也没错。

    问题是华国上层,早就把云海市默许给了潘家、

    只要坚持一个华国的原则,只要不扯旗反骨,就算潘家再怎么弄,华国高层都会处理得妥妥当当。

    这是潘家几十代人传下的福荫,也是华国国家对天龙门的信任与褒奖。

    或者说,是承诺。

    如果没有华国“守护者”的身份与责任,相信潘家以前的一百零七辈祖先,绝对活得比石油土豪都还吊炸天。就算时至今日,潘家的天龙门已经江河日下,无可挽救的时候,华国高层们还是选择站在潘家一边。

    这是国家的信任,也是民族的重托。潘家就算战死到最后一个人,也绝不可能认怂!

    …………

    “刘娜娜?京城,刘家?呵呵。”

    帅惊天看着前面刘娜娜车尾灯的反光,淡淡问着疯狗:

    “你知不知道京城的那个刘家?”

    潘黄河开始还担心车里的空调会影响到师父,结果现在,直接懵逼。

    如果说刘家,全世界到处都是。毕竟刘姓是华国大姓,姓刘的高官大鳄比比皆是。总不能说,姓刘的都很坏嘛。

    就算在帅惊天心里,已经给某些刘姓家族的成员判定了下场,那也只是构思而已。如果不能成为现实,又有什么意义?

    “连你们都没听说过,看来这所谓的刘家,也不过如此!黄河,你先前故意让我听到你接打电话,是不是对这刘家,还有一点私心?”

    潘黄河当然有私心。

    只不过这私心既不会危害潘家和天龙门,更不想因此而招来帅惊天的反感。

      那可是天龙门真正的祖师!

    祖师当然神圣无比,何况潘黄河才刚刚亲眼见识过祖师爷的雄威?

    无法命令疯狗,但是潘家还有的是人。

    比如真正踏上修仙大道的潘龙潘凤和蜜桃姐妹!

    潘黄河畏畏缩缩的从后视镜里偷瞄了帅惊天一眼,随后拿起电话,直接找上了潘龙。

    潘凤一般是不能动的,因为他现在还是华国的政府公务人员,所以只有潘龙,才是潘家随时可以调用的移动炮台。

    肉山一样的身板,灵动强大的仙力,不是炮台,还能是啥?

    尤其潘凤正在跟中央工作组交代“失踪六天”的原因,虽然不管怎么瞎扯都不会影响到市长的位子,但在这风口浪尖上,还是稍微老实点的好。这是潘家给华国高层表现出的态度:忠诚而谦逊。

    所以国家不必为潘家担心。

    因此能够动用的,就只有大老板潘龙和蜜桃姐妹。

    明面上,潘凤和潘家只是恰巧同一个姓氏,而且潘凤曾经还亲自重处过天龙集团某个下属企业排污不达标,所以就算潘龙潘凤听起来很有联系的样子,云海市的人也很少相信这位清瘦精干、极受爱戴的市长,居然真的就是那位大腹便便、奸诈狡猾的潘龙的弟弟!

    华国高层虽然清楚,但对于这种小事,也不会特意专门做个说明。这就造成云海市上流社会的独特景观:

    潘家生龙凤,奈何不同宗。

    若是一家人,云海谁能敌?

    事实上,在云海市,知道潘龙潘凤是亲兄弟的人,不会超过十个。尽管有官场老油条曾经从某些事件中有所察觉,也找不到任何证据——人家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又跟云海市政坛何干?

    普通市长的任期为五年一届,最多只能连任两届,可潘凤在云海已经做了多久的市长?

    整整二十一年!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按照华国组织法来执行,潘凤早就该被替代下台。

    难道华国高层都不懂组织法?这显然不是。那么问题就来了:

    高层都对潘凤盘踞云海市的事实视若无睹,那么潘凤的后台和实力,应该强大到什么程度?而且潘凤在二十一年的任期当中,扎扎实实的做出了无数政绩,还全都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尽管有些项目短期内还看不出效果,可就连最挑剔的政敌,也会在私下伸出大拇指点赞!

    云海市的普通市民不可能知道得太多,对潘市长最多的评价,就是简简单单的“好”。

    最高的评价,则是“希望潘市长永远当下去”。

    由此可见,潘凤的能力,以及在民间的威望。

    上面放任,民心归顺,这些年里,云海已经渐渐成为了一个没有名分的特区,渐渐变成了潘凤只手遮天的独 立国度。曾经就有政敌笑言:

    “现在哪怕潘凤说明天云海市要刮台风,所有云海人都会深信不疑——尽管谁都知道,云海离真正的大海,还有两千公里……”

    这就是潘凤在云海辛苦经营二十一年的成就。

    温和、亲民、廉洁、有经济头脑,这是民众对市长最朴素的评价。而在这种调查中,往往还会加上一句:

    “我们都希望,潘市长永远都是我们云海的市长!”

    潘凤在云海市的地位和威望,可见一斑。

    但是今天,潘凤却主动提出了辞职。

    …………

    “刘老头,跟我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也是为华国舍生入死的好男儿。”潘黄河低头,一滴清泪落在腿上:

    “五十五年前,那场对阿三国的反击战里,作为指挥官,他本来应该很安全的,没想被流弹所伤,死都不肯离开岗位。所以至今脊椎受损,再也坐不起来。师父,我想……”

    “哦,那就让他自己爬过来。”帅惊天肃然起敬,淡淡道:

    “或者,你亲自去一趟也行。用不着专门说给我听。”

    潘黄河矍铄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

    “弟子没有把握,不敢耽误好友病情,才不得不……”

    “所以才来算计为师对不对?”帅惊天靠在座位上,似笑非笑:

    “你有仙力在身,不是治不好那刘老头,而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刘家介绍给为师,顺便也想给刘家搞点好处,对不对?!”

    潘黄河低头,不敢多言。帅惊天稍微沉默,随即轻叹一声:

    “凡是为国为民者,都可敬可佩。我再是跳出五行,根还是有的……等他来的时候,你接我。现在,也不去什么天龙福地了,告诉魏强,把我父母弟妹,都送回隐龙山庄。”

    帅惊天的话,比圣旨都还要有效。不等潘黄河吩咐,疯狗立刻原地调头逆行。

    还好,刚刚才下了高速。

    不好的是,被前面开路的刘娜娜第一时间发现,几乎同时转了回来。

    粉红色的小车很快贴近,女车神狠狠甩了根中指,那意思:

    小混混,有本车神盯着还想跑?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