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续

    更新时间:2017-08-20 23:19:39本章字数:3349字

    同桌的龚磊看到张靖突然间流泪了,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张靖,你咋了?”

    张靖一惊,回过神的他急忙擦掉了眼泪,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没事没事,就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些事情。”

    “不是吧?什么事情这么伤心?”前面的大嘴许辉问道。

    “真没事。”张靖自然不会谈及难过的真正理由。

    见张靖不愿意说,宿舍几个人也不好再问,但是一个个看向张靖的眼神明显带浓浓的疑惑。

    张靖收拾了情绪,暗中骂自己失态了,就算是再想前世的女儿,也不能在这里表现出来啊。收拾好情绪,张靖低头看起了书。

    可是不知道为何,想起了女儿之后,满脑子都是女儿的身影,根本安静不下来。张靖不想再次失态,之后借口上厕所,一个人匆匆离开了教室。

    一路来到操场,张靖找了个昏暗地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把思绪逐渐展开,回忆着前世关于女儿的一点一滴。

    这一回忆就是一个多小时,张靖好不容易才从这种回忆中脱身,返回了教室。不过,这已经是第二节课快下课的时候了。

    张靖一走就是一节课多,所以刚一进教室,就听有人吼道:“张靖,你差不多一节课没在教室,你这属于逃课的行为。”

    张靖抬起头,看向了说话的谭檀,像是看煞笔一样看了他一眼,甩都没甩他,直接回了自己的座位。可是谭檀却没有想要放过他,继续说道:“你作为副班长,带头逃课,行为恶劣,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班里学生没想到班长直接找上了副班长的茬,都停下了看书或者聊天,看向了两人。谭檀感受到了作为班长的威严,神情更是严肃,一幅大义凛然的表情。

    张靖站起身,看了看谭檀,开口说道:“神经病啊你。”

    张靖这句话说完,班里立刻一片低声议论。张靖好厉害啊,直接骂班长神经病。而谭檀也被这一句玛德一愣,随后怒气冲上头顶,脸色涨红的他离开自己的座位冲了过来。

    “你骂谁神经病呢?”冲到跟前,谭檀一脸愤怒地吼道。

    “神经病不想当,还相当傻子是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吗?”张靖冷笑道。

    这句话一出口,宿舍几个人直接笑了出来。其他学生倒是没笑,只是惊讶于张靖的强硬。就像很多老师对于学习成绩好的固定印象一样。班里的学生也都认为张靖作为中考状元,那肯定是文文静静的乖学生,怎么可能和人直接冲突呢。

    可是张靖和班长杠上了,出乎了大家的意料。而谭檀被张靖的话顶的直接怒火上头,大骂了一声,一拳打了过来。

    可是他的拳头还没打过来,身体却被人直接撞了出去。原来前面的大嘴许辉看到他要出手,身体一矮,肩膀顶在他的肚子上,把他直接顶的后仰倒了下去。

    “艹尼玛,以多欺少是吧?”谭檀爬起来骂道。

    “你在口出脏话,信不信我抽你?”张靖倒是走了过去,逼视着谭檀。

    “你敢!”谭檀嘴硬说道。

    “哼!”张靖给了他一个冷冷的笑容,意思是如果你再敢出口成脏,抽你绝对稳稳的。

    谭檀也确实有点儿不敢,梁飞龙都被张靖打得那么惨,他连梁飞龙都打不过,肯定也打不过张靖了。所以面对张靖的威胁,他不敢再口出狂言。可是就这样认输,他感觉相当的丢人。

    站在原地犹豫了半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说道:“我会告诉班主任刘老师的。”

    谭檀说完,走回了自己座位,虽然留了一句告诉老师的话,可是在全班人看来,谭檀这就是怂了。于是,谭檀作为班长,本来大家都以为他很厉害。可是经过这一事情过后,谭檀的厉害在班里学生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了。

    不过,这个谭檀在座位上坐了不到一分钟,就离开了教师,明显是去找老师去了。于是,就在下课前的五分钟,班主任刘宇过来了。

    “张靖,刚才出去了,还呆了很长时间?”刘宇进班之后,对着张靖问道。

    “是。”

    “为什么?”

    “不舒服。”张靖答道。

    “身体不舒服?”

    “他刚才还哭了呢!”龚磊插话道。

    张靖被龚磊的一句插话搞得相当的郁闷。娘的,这不是揭老底嘛。生气瞪了龚磊一眼,张靖说道:“就是有点不舒服。我出去了一节课是我的不对,老师你批评吧。”

    “如果只是不舒服,那就没事了,但下次要记得说一下。”刘宇老师说道。

    “知道了,谢谢刘老师。”

    刘宇随后简单地说了一下班级的纪律,还表扬了谭檀负责人的表现。他必须这么做,否则谭檀作为班长,以后可就没办法立足了。

    张靖理解作为一个班主任他应该做的,所以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下课以后,张靖沉默地回转了宿舍,也不洗漱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发呆。

    今天张晓梅在班里等了五分钟,张靖竟然没有找她。虽然教室距离宿舍很近,可是张靖总是会和她一起过去。可是今天,张靖没过来。

    张晓梅又等了几分钟,然后去了高一九班,却发现高一九班一个人都没有了。张晓梅瞬间感觉有点儿失落,一个人默默地回转了宿舍。

    张靖心情不好,宿舍几个人也都知道,所以也都没找他说话。谭檀那个家伙洗漱完毕后,在宿舍里晃来晃去的,找这个说话找那个说话。大家都不愿意理睬他,他还不自知,依旧呱唧呱唧的说来说去。

    整个宿舍,他除了不找张靖说话,其他人他每天都会拉着说几句话,希望能拉进关系。而且,每天都会买点零食塞给他们吃,收买人心。

    可惜就像龚磊说的那样,东西照吃,讨厌他依旧讨厌他。所以,谭檀混了一星期了,也没让几个人心向着他。可是他自己不知道,还以为大家和他关系都近了一步呢。

    不过,今天还有一个人他无视了,那就是大嘴许辉。今天晚上的零食,大嘴许辉没有份了。大嘴许辉也没甩他,一个人趴在床上看着从张靖被褥下面偷去的笔记本上的寻秦记。

    这是许辉偷偷发现的,刚开始他也对张靖上面写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时间符号啥的看不明白。可是看到后面,突然间看到寻秦记的内容,一下子就迷上了。

    不过,他没敢和其他人说,害怕被张靖发现不给他看了。张靖在写寻秦记的时候,虽然不能记住具体的文字,但毕竟看了好几遍,情节都是很熟悉的。在斟酌描写的时候,他虽然不能够像原作者那样把某些场面描写的很详细,可是依旧简单的写了一些。

    而许辉之前可没看过,即便是张靖写的很简单,依旧看的许辉那个鸡冻啊。两个晚上,他已经看到项少龙在赵国大发神威的片段了,感觉特别的爽。他仿佛觉得自己已经化身项少龙了。

    第二天一早,张靖老早就起床了,却发现张晓梅已经等在宿舍外面了。“小靖。”看到张靖,张晓梅小心地喊了一句。

    “晓梅,你这么早过来了?”张靖惊讶地问道。

    “你昨晚去哪儿了?”张晓梅问道。

    “哦!不好意思啊,昨晚有点儿不舒服,然后忘记找你了。不要胡思乱想。”

    “哪儿不舒服啊?”张晓梅走上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现在好了。”

    张晓梅离开后,张靖才发现自己陷入了回忆之中有点儿不太妥当。前世最爱的女儿是再也看不到了,就当是美好的回忆吧,这一世努力给所有爱的人创造一个美好的生活,不能留下遗憾。

    收拾好情绪,张靖洗漱一番,穿好军训服和宿舍几个人去了操场。情绪控制好以后,张靖感觉生活重新轻松了起来。

    持续半个月的军训生活结束之后,张靖和张晓梅回转了村里。半个月没回来,几个妹妹围上来问东问西的,询问张靖高中的生活是怎么样的。特别是张靖那张被晒黑的脸,成了到成了她们羡慕的对象。

    在她们看来,高中军训生活一定是很精彩很好玩的。殊不知是最没意思的,因为只是走了一个惯例,又训练不出啥成果,军训结束之后,学生该咋样还是咋样的。

    张靖给她们说了一下,考察了一些大妹和二妹的功课。初中没有军训,所以已经上了半个月的课。张靖主要是看看他们在中学学习过程中有没有什么难题,有没有什么不懂而又没请教老师的地方。

    花了周六大半天的时间,张靖都在给几个妹妹解决问题。就连刚上一年级的幺妹张灵都没跑掉。这丫头明显想要玩,被张靖落在身边问问题,小脸儿苦成了一堆。

    傍晚,张靖去了村里的养殖场,了解情况的同时,也顺手帮忙按摩几只。毕竟数量有点儿太多了,他没办法每个都照顾到。

    据说,现在鸡鸭鹅的蛋已经大量出来了,每天都要用拉出去好多。而且公司好像决定买了一辆拖拉机来运货,驴车毕竟太慢了。

    不过,在张靖看来拖拉机还不如驴车呢。驴车慢是慢了点,但是云鸡鸭鹅但没啥问题。要是拖拉机运的话,估计到地方以后,蛋也全部碎干净了。

    张靖没有去问具体的数据,看到养殖场正常运转之后,便回了家。第二天周日,张靖和张晓梅他们去了镇上,和几个初中同学聚会吃饭。

    下午他们这才骑车赶往学校。从今天晚上开始,晚自习增加到了四节,早自习六点钟开始,一切都要正常上课了。

    脱掉了军训服,班里的女孩子看起来就好看多了,花花绿绿的衣服增加了他们的颜值,看起来比军训时强多了。

    晚自习第一节课就是刘宇的课,这家伙上来就上课,根本不给大家缓冲的时间。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军训耽误了半个月的时间,必须要抓紧时间赶上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