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顺便成个仙怎么样?

    更新时间:2017-08-24 22:23:12本章字数:3116字

    刘振军确实是醒了过来,而且还真的只靠自己的坚定意念重回人间。

    当身体重新温软,当心脏重新有力,当色彩从黑白重新变得斑斓多姿,刘振军知道:自己终于还是战胜了自己,再度回到那永不舍离去的人间。

    “不错嘛,够胆!”

    其实帅惊天早就知道了结果——从察觉刘振军身死魂留的时候,帅帅哥就晓得这老鬼绝对能重获新生。

    如果只是一般的灵魂,散了也就散了。只有象刘振军这种意志特别坚定或者怨念极其浓郁的魂魄,才会凝而不散,久久不愿放弃。

    如果没有合适的救援力量,再执着的魂魄,也都只是灵体,终将会被无情拖入消散的深渊。

    帅惊天就是最合适的救援队。

    虽然目前来说,帅惊天都是自身难保。但几万年修成的眼界,在这个人间,谁能相比?

    不管是心法还是阵图,帅帅哥敢谦虚承认是老二,从实力上来说,还有谁敢自认第一?

    “多谢仙师成全,刘振军无以为报,甘愿……”

    刘振军在军中的形象,历来都是性如烈火,简直比茅房里的石头都还硬、而且一言不合就开干的那种。细现在却老老实实拜倒在帅惊天的短裤下,如果传出去,谁会信?

    “仙师?呵呵,”帅惊天看着满屋子的人。有喜极而泣的刘娜娜,有目露崇敬的潘家人,也有明显被震精到的疯狗和魏强,更有始终依偎身边的甄柔。

    “我就是觉得好玩而已,大家都别当真哈!真的,都别当真,更不要说出去。”

    “如果我被抓起来研究,在我之前被切片的,肯定是你们!不信,试试?”

    所有人立刻静默。

    谁都不想成为显微镜下面的目标。

    “噗通”,寂静的房间里,这一声显得异常突然。

    “求仙师救我!”

    刘振军直挺挺跪在地板上,拼命瞪大眼睛仰望帅惊天:

    “求仙师能让刘家能永远守护华国!哪怕付出所有,刘家也在所不惜!”

    这话,听得倒是激情四射热血沸腾,可帅惊天是什么人?

    那是比狐狸精都还要狐狸精的老狐狸!

    几万年来,紫微大帝什么阴谋阳谋没见过?除了栽在后土小娘皮身上之外,紫微帝君从来都是高大上的代表!

    浅浅一句话,就能绑定本帝君?

    你以为你是华国移动啊?哈!

    “你想死就死,想一直活下去活……怕是不可能了。为了你,我可是付出了一纪阳寿。”帅惊天笑了笑,怎么看都怎么阴森:

    “也就是说,你还能活十二年。而我,因为要救你,则要提前十二年去死!如果这都还不满足……呵呵,你刘家,还真的该死!”

    屋子里立刻鸦雀无声。

    最能闹腾的刘娜娜,都直勾勾瞪着帅惊天,满脸的不可置信。

    拿自己的寿命去帮人还魂?

    这真是真的?

    帅惊天装逼到位,很是沧桑的叹了一声:

    “柔柔,扶我回去。如果不是为了这老鬼,我怎么会如此腿软!走吧,再不走,茶都凉了。”

    腿软没软,除了帅惊天,谁都不知道。茶凉没凉,所有人都能判断出来的——特么这屋里根本就没有茶!

    甄柔一听,眼泪就淌了下来。目光扫过所有人,尽是满满的恨。

    没有人能在甄柔的眼神里支撑下来,除了内疚,就只剩下内疚;除了低头,就只能低头。

    “手给我,放在这里,对,我扛着你,对,就这样,好了,咱们走。”

    甄柔柔弱而坚强的声音,不断轻轻响起。

    潘凤第一个站了出来:

    “祖师,我来扶您。”

    帅惊天侧过脸,对他笑笑:

    “你不去扶老太太过马路,扶我做啥?”

    潘凤不知道这个段子,立刻很囧,怎么也找不到答案。帅惊天见他有趣,仔细一瞅,突然笑道:

    “你是不是连墙都不扶,就只服我?”

    潘凤也不知怎的,竟然福至心灵,立刻跪拜下去:

    “弟子谨遵师命,再也不会扶墙!”

    帅惊天顿时哈哈大笑,脱开甄柔怀抱,一手揽过甄柔,目光烁烁,盯视潘凤:

    “这机缘,你都能抓得住?哈哈,也算为师一点劫难了。”

    潘凤清瘦的身形起伏,毫不犹豫的磕在地砖上,立刻血流如注。直到三个响头之后,才以头抵地,就算血流满地,也不敢起身。

    “好可怜哦,”甄柔抹着眼泪:

    “小天你就放过他吧。我……”

    帅惊天笑笑:

    “礼都拜了,我也没办法,这就叫机缘。”

    “潘凤,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紫微宗的亲传弟子!没有好处,只有担当!你可愿意?”

    潘凤深深低头,眼中光芒四射:

    “弟子能够列入门墙,高兴还来不及呢!弟子当然愿意!”

    “谢师尊!”

    “那起来吧,去包扎包扎,顺便打个破伤风针,免得以后成了惯例,都想拜一拜就成了我紫微宗的人,那也太不值钱了噻!”

    潘凤笑吟吟的起身,那神情,简直就象中了彩票大奖一样。那喜形于色的表情,怎么看都不象是沉稳睿智的一市之长。

    “弟子潘凤,谨遵师命!”

    …………

    其实看对眼的并不止潘凤一个。

    潘家所有人,帅帅哥都对得上眼,尤其是蜜桃姐妹。

    就算那老得不能再老的潘黄河,以及如同一座肉山一般的潘龙,帅惊天都保证能一视同仁——如果帅帅哥还有良心的话。

    “柔柔,你和强子还有疯狗去安排一下酒席。名目嘛,就叫欢迎刘老爷子弃暗投明,重获新生。”

    甄柔温婉一笑,带着魏强和疯狗就走了出去。

    刘娜娜却怎么听怎么别扭,偏偏又找不到任何漏洞,只好在旁边气哼哼,就是没办法反驳。

    那种纠结的心情,还不如直接开枪了呢!

    没办法。虽说人不是帅惊天直接救的,但如果没有帅惊天,谁又能救得了?

    所以在酒席上,刘娜娜心甘情愿的敬了杯酒:

    “小混混,谢你了。”

    帅帅哥靠在椅背上,笑呵呵的回应:

    “以后,别这么疯。还有,最好大家再也不见。”

    刘娜娜无语,直接放下酒杯,真心不想再跟这人渣有任何来往。

    甄柔眼光一闪,马上抱住帅惊天胳膊,娇声娇笑:

    “人家也好想喝点酒,你怎么就是不理人家?”

    所有人,当时就呆了。

    如果是在平时,甄柔撒娇什么的,都只在帅惊天面前。其他人见到的,永远都是温顺谦逊美艳无双的甄柔:极端的漂亮,极端的大气,无比的顺从,无比的温柔。哪像今天,一言不合就要开战的样子?

    连甄柔都要祭出当众撒娇这样的法宝,刘娜娜对甄柔的威胁或者危害,可想而知。

    想象很残忍,事实却很简单。

    “那就是个人来疯,你跟她计较个啥?”帅惊天头疼,只想抹稀泥,却自己都不晓得是为了什么:

    “吃过饭,刘家的人就该回去接着庆祝了。”帅帅哥如是说:

    “再想赖在咱家不走,那就完全没有道理。柔柔,咱们以后的日子还有这……么长,”帅惊天竭尽全力伸展双臂,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意思:

    “我都没心动,你多什么心?嗯?”

    甄柔立刻被软掉:

    “嗯……嗯……人家就是不喜欢嘛……这样好不好?老、老、老、老公,马上吃完,让大家早点休息怎么样?”

    甄柔自己也觉得有点理亏,立刻眨巴着大眼睛,做出一副很天真很无辜的样子,定定看着帅惊天,手上还牵着男人的衣角不断晃来晃去,直接就晃掉了帅帅哥曾经很坚定的意志。

    “今晚不去陪婧婧了?”

    “婧婧没老公……公重要。”

    “那谁先洗?”

    “你。”

    帅惊天贼兮兮的凑到耳边:

    “一起,怎样?”

    甄柔点点头:

    “不好。”

    帅惊天郁闷:

    “嗯?”

    甄柔很认真的继续点头:

    “书上都说了:男女授受不亲。”

    帅惊天差点抓狂:

    “那是兽兽,而不是你说的‘授受’!”

    甄柔点头:

    “对呀!都是收收。所以,咱们早点睡。话说,都好久没一起睡了呢!”

    帅帅哥很想一头撞死在她高挺的胸前。

    一起睡又敢怎样?又能怎样?

    在仙力没有稳定生成之前,只要与甄柔这种纯阴女子结合,那都是直接死掉的下场——而且还是很恐怖很惨烈很不好描述的那种!

    所以,好吧,哥哥我怕了你。

    那就继续抱着,只是纯粹的睡觉吧。

    天知道这样纯真的日子,老子还要捱多久!

    甄柔喜滋滋的上楼洗浴去了,剩下的人已经不多。除了潘凤之外,就是刘家的刘振军和刘娜娜,以及潘黄河与潘龙两人。

    蜜桃姐妹难得被放假,哪还不抓紧时间出去飞?

    潘龙其实也想学潘凤,所以死心塌地的跪拜帅惊天,然后就能被列入门墙,成为神仙预备役的存在。只不过帅惊天很简单的摆了摆手:

    “起来吧。”

    “我和你还没这种机缘。最多也只是因为天龙门而造福了你们潘家。”

    “一个潘凤已经足够。要是在加上黄河跟潘蜜潘桃……你潘家的气运,也算是得天独厚!再想强求,就不怕物极必反?”

    潘龙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

    “谢祖师指点,谢祖师成全!”

    帅惊天看着他恐龙一般的身子,淡淡一笑:

    “我倒是还有办法,让你减一减肥。顺便成个仙,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