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脸都不要了

    更新时间:2017-08-25 23:35:09本章字数:3283字

    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乎人乎?

    意思是太阳到了正午就会西下,月亮圆满了就会残缺。说明任何事物达到顶点,就会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潘龙只是体型肥胖,并不代表脑子里也都是肥肉。

    过而不及的道理,潘龙还是懂的。

    “谢祖师教诲!”潘龙肥肥的身材这一弯腰,还真极有喜感——毛毛虫拱身的时候,不也是这样?

    帅惊天淡淡一笑:

    “等你成了仙,才知道什么是神!神仙神仙,为什么神在前而仙在后,那可不是口头上顺溜才这样说的。”

    潘龙赶紧表白:

    “祖师,那我不当仙了,我想成神!”

    帅惊天扭头,怪里怪气的瞅着他:

    “还没成仙,就想成神?就不怕突然一道劫雷,劈掉你的小鸡鸡?”

    潘龙立刻夹紧双腿:

    “啊?!哦……我这么呆萌,祖师也一定舍不得用雷来劈我的吧?嘿嘿。”

    帅惊天翻了个白眼,再也懒得理这货,转身往回走,顺便丢出一句话:

    “刘家的那谁谁谁,还有潘家剩下的所有人,三天之内,除了潘凤和潘蜜潘桃,我谁也不见,而且最好都回去养着,该干嘛干嘛,别来烦我。”

    “另外,刘振军你最好把你的故事烂在心里!要是一传播出去,个个找我救命,个个我都要用自己的阳寿来弥补……你这不是报恩,而是故意伤人!”

    “最后,潘龙你告诉疯狗,除了他、魏强和潘家的人,其余的,都给我赶出去。先赶了再说,有问题的话,官面上的直接找潘凤解决。其他的,只要不出人命,随便处置!”

    “我只想睡个好觉。谁特么敢来烦我,我让他死了都不得安生!”

    放狠话的时候,帅帅哥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刘娜娜。女车神大胸一挺就要发飙,刘振军赶紧拦了下来,点头微笑,才总算没出啥幺蛾子。

    “曾爷爷你!”刘娜娜直接简单,爱憎分明,刘振军连忙笑道:

    “咱们先回家,回家。”一边说还一边眨眼睛,女车神当时就搞不懂情况:

    “曾爷爷您眼睛咋了?”

    刘振军无奈捂脸:

    “呃……只有咱家的眼药水,才能治好我的眼睛。”

    刘娜娜急忙起身:

    “哦?那快走!这地方,越呆得久,就感觉越寒碜!”

    …………

    等帅惊天回到卧室的时候,甄柔才刚刚洗完。

    闻着那幽幽体香,看着甄柔几乎完美的身子,帅帅哥赶紧躲进了浴室。

    冷水冲啊冲。

    等终于心平气和出来的时候,甄柔早已睡着。

    瀑布般的秀发从肩头落下,如河流般越过山峰,抵达平原,最后才在盆地里汇集。

    这一路的风景,如此美好。这一路的诱惑,如此迷人。帅惊天除了吞口水,最大的限度,就只能用手和眼去感受。

    还是搭着帐篷去领略美景。

    真的好想成为这景致的一部分,但前提是:今宵欢愉一度,此后永无来生!

    所以帅帅哥只敢坚强的换了个角度,艰难的挪开了一点点距离。

    这种只能流口水的日子,啥时才是个头哇?

    帅惊天从后面环抱着甄柔软软的身子,自己都躬成龙虾,也不敢前进半寸。只能在心里默默流泪哭喊:

    你特么的那啥北极紫微大罗心境,敢不敢给劳资运转起来?再这样慢腾腾,多半等不到你的圆满,劳资铁定早就已经被憋死! 

    十九岁少男的需求本来就极为强烈,何况在这十九岁的身体里,又住了个个几万年的帝君仙魂?想想当年私下里无数次不可描述的战斗场面,帅惊天就觉得无比憋屈:

    谁敢现在就催动心境加速运行,老子……老子……老子就把那后土小娘皮赏赐给谁!

    连仇都不想报了!

    和我的柔柔比起来,后土?那就是个渣渣!

    其实真要论资质和潜力,整个潘家捆起来都比不过甄柔。

    原因很简单:体质。

    甄柔是先天的纯阴体质,只要找对了法门,那进展真可谓是一日千里,前途不可限量。但要是没了保护,这体质就是招惹祸事的来源。

    玄冥二老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也不知甄柔还会带来多少觊觎的目光,但是帅惊天自信:只要有笨笨在,以这小狐狸身上的青龙之气,再强悍的妖族,也都将成为笨笨最喜欢的果冻——纯净的魂魄大补品!

    至于人间的麻烦,帅惊天想都没想。

    如果甄柔还能在人间出事,那天龙门、飞狼帮和疯狗帮乃至华国和地球,还有存在的意义?

    老子的女人,谁敢动?

    而就在当天晚上,两份报告,呈现在了华国元首面前。

    一份是特勤队的事件调查报告,另外一份,则是潘黄河的亲笔手书。

    特勤队陈鹏飞只能详尽汇报了所有情况,基本就是个忠实回放的摄像头,可惜角度并不完全。

    潘黄河则是直指源头,除了帅惊天之外的所有东西,都说得清清楚楚,包括陈鹏飞小队覆灭的原因,让元首很是动容:

    原来华国传说中的阵法,果然不是吹的,那效用,真心好牛逼!

    最重要的,还是潘黄河最后的总结:

    “……天龙门即将衰竭而盛,犹如我华国苦尽甘来……潘家上下,必将重新光大天龙门,以为我华国万年霸业之基!”

    “下月阴历十五,天龙门将在峨嵋金顶聚会。檄令已传,尚请元首批准,并做好相应安排。”

    聚会的消息已经发出,才来请元首批准,这简直就是先斩后奏的强势。

    而且还要求国家为此做出某种安排——这就是天龙门的实力,更是潘家的傲气!

    元首嘴角一翘,含笑点头,当即亲笔批示:

    “已阅。完全同意。相关各部门立即落实,并将所有情况尽可能的汇集成材料,随时上报。”

    就算潘家再忠心耿耿六百八十年,又怎及得上国家对安全的担心和控制?

    这也正常,也很应当。

    只是在这六百八十年中,同样的事例已经多不胜数,所以潘黄河也不觉得有啥意外,只是短短回了一句:

    “天龙门老祖重现人间,望君千万谨慎相待。潘家决意入世修行,若有逾越之处,莫可奈何。”

    这意思是说:我天龙门的祖宗要来人间游历,国家可千万别惹着了他。潘家也会跟在后面修炼,万一有啥误会,比如大水冲了龙王面什么的,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之国家得判定:责任不在潘家以及潘家老祖这一边就好。

    这份简单的免责声明,却在华国高层当中,引发了一场海啸。

    就跟“勿谓言之不预”一样,在华国悠久而高深的文字游戏中,某些语句,是特指某种情况的。

    潘黄河一句“莫可奈何”,就直接揭穿了“天龙门老祖”的尊贵身份——如果老祖在华国出了事情,整个天龙门都必须“莫可奈何”的跟在老祖身后,与包括华国的所有人为敌。

    不是我愿意,而真的是“莫可奈何”嘛,别怪我没提早说给你听哦!

    这是很强硬的语气,甚至强硬到连国家民族都放到了对立面的程度,这显然不是潘家的风格。而唯一的解释和变数,就只能出现在那位“天龙门老祖”的身上。

    天龙门已经存在两千多年,成为华国守护者的时间,也不过六百八十多年。那么问题就来了:

    能称之为天龙门老祖的那个存在,到底是怎样年份的“陈酿”?

    还有,在高层们都清楚天龙门和潘家已经开始江河日下的情况下,又是怎么样的“老祖”还能扭转乾坤,重新让潘家再现辉煌?

    “但愿这一次,天龙门能无愧历史重托,无愧我华国民族的期望!”元首也打小就在天龙门的血色传说中长大,当然希望自己的偶像还能青春永驻。转身下令:

    “提议:免去海天省云海市市长潘凤职务。”

    “提议:任命潘凤为海天省省长,原海天省省长陈国栋,因政绩卓著,入大南海,进国家中枢。”

    这两道“提议”,只要没瞎就都能看出:这就是在给潘凤的升迁腾路!

    尽管谁都知道潘凤迟早会升上来,却也没想到,潘凤的升迁之路会如此顺畅、简单而且直接!

    一个市长,最多就十来个县区。但是一步成为省长,那就是几百个县区!权力之大,级别之高,完全可以称为诸侯!

    但是潘家近七百年绝对的忠诚和守护,热血和牺牲,完全值得上这个官职、这点荣耀,以及这份信任。

    元首的提议第一时间就被通过,并同时在国内外进行了公开宣示。

    这是一次简单的华国内部人事变动,中间不牵扯任何丑闻,就一个简单的人事任命而已。但在某些不喷不活的东西们眼中,就成了最有营养的狗粮:

    “惊现断代权力更迭,华国恐有崩溃灾难!”

    “详细解读一方权杖——潘凤的前世今生,其中疑点,五十年都难以辨明!”

    “华国高层一言不合,又开始洗牌游戏!”

    反正对这种墙内或者墙外的东西,不管是公知精蝇们还是啥啥的那啥五毛等等,都瞪大眼睛,想看看事情的最终走向:

    不就高升了个省长市长,值得这么拿放大镜去看?

    不行,我家的东西,我当然得要先看个清楚,然后才好怼人啊不是?

      还没炒作,潘凤就被人肉出来了。

    同时被掏出来的,还有潘家。

    潘龙那形象就算了,就那身肥肉,说他不是土豪估计都没几个人信。

    但是蜜桃姐妹的靓照一披露,那人气,直逼华国最火爆的大主播!

    然而,角度不一样,看到的世界也就不一样。

    所以对世界的理解也不一样。

    因为除了潘龙潘凤和蜜桃姐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坐在中间合影。

    如果只是个普通人,为啥全身都打了马赛克?

    而且连脸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