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我就只来买个醋

    更新时间:2017-08-26 21:31:04本章字数:3149字

    午夜,蜜桃姐妹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不得了”。

    华文还是华文,从小都认识的那种象形文字,而且还被帅惊天翻译成了简化字。可问题在于:字都认得,混到一堆就成了浆糊,根本无法理解。

    帅惊天也很直接:

    “理不理解先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早上五点之前,必须把这五百二十个字给我背得滚瓜烂熟咯!”

    潘蜜顿时一脸陶醉:

    “五百二十个字……520呢!难怪叫做《神女心经》,难怪会这么好有爱意,女孩子果然都是最浪漫哒!”

    帅惊天一脸黑线:

    “……”

    “我现在就开始计时,不管你们能背多少,反正以后是绝不会再有这种机会哒!呵呵,机缘一过,后果自负!”

    帅帅哥说完就牵着甄柔晒月亮去了,只剩下潘蜜和潘桃两位大小姐开始背书。

    话说自从毕业后,蜜桃姐妹哪里还有这种能力?可就算如此,两人还是在祖师爷收卷之前,把这520的《神女心经》背了下来。

    “回去再默写一遍,然后相互对照。”帅惊天恶狠狠的吩咐:

    “如果有一点差误,那都是你们的命。今后要是走火入魔,可怪不得我!”

    说完转身下楼吃早餐去了。潘蜜呆呆的看着妹妹:

    “桃子,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祖师爷的起床气?”

    潘桃狠狠摆头:

    “蜜蜜,据我判断,这不是起床气,应该是因为……根本就没机会爬上床而产生的怨气!”

    潘蜜一脸茫然:

    “床不是用来上的嘛?怎又变成爬的了?”

    潘桃点点头:

    “所以你才需要涨姿势。”

    潘蜜立刻叫道:

    “桃子你发音不准!”

    不管姐妹俩闹成啥样儿,上午十点,帅惊天准时派了笨笨上来检查,并顺便带走了两人默写的《神女心经》。

    就算有一万道作弊经验,蜜桃姐妹也不敢在帅惊天面前耍手段,所以这份默写的东西,还真的很老实可信。

    最重要的是,不管这姐妹俩再怎么玩闹淘气,那资质也都极好,完全没有一点差错。

    帅惊天马上给了大大的红勾,再附上两句一模一样的评语:

    “每天早晚默写两遍,直到能倒背如流才算及格。”

    也就是说,不及格之前,是练习不了这《神女心经》的了。

    潘蜜眼巴巴的看着潘桃:

    “妹妹,敢不敢逃课?”

    潘桃点头:

    “不敢!”

    潘蜜:

    “啊西吧!”

    于是从来都无法无天的潘家小公主们就被关了起来,整天在那小别墅里苦苦背书。

    帅帅哥可就清闲多了。

    整日吃喝玩乐,跟甄柔加深感情,坐等刘振军睡醒的那一刻。

    醒了当然好,不醒?跟帅帅哥又有几毛钱的关系?

    要不是刘娜娜拿着剪刀威胁,帅惊天才懒得理刘家老头的死活呢。

    本来就“生有死、死有地”,你刘振军的魂魄顶着自己的皮囊,在人间已经混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死,也该值回票价了不是?

    别人都是由生到死的单程票,你倒好,还学着铁道游击队——居然跳车?

    跳就跳吧,居然还跳到了老子面前?

    居然还跳出个刘娜娜这这样不讲道理的凶悍后人?

    这段机缘,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嘛!

    这连孽缘都算不上的呢!

    所以当刘娜娜披头散发疯魔一般飞扑而来的时候,帅惊天当时就有上厕所撒尿的冲动。

    “醒了醒了!我曾爷爷醒啦!啊哈哈哈!醒啦!醒啦!哈哈哈哈……”

    “走吧她已经疯了。”帅惊天去拉甄柔起身,才发现甄柔满脸泪痕:

    “如果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能活过来,我一定比她还疯!”

    刘振军确实是醒了过来,而且还真的只靠自己的坚定意念重回人间。

    当身体重新温软,当心脏重新有力,当色彩从黑白重新变得斑斓多姿,刘振军知道:自己终于还是战胜了自己,再度回到那永不舍离去的人间。

    “不错嘛,够胆!”

    其实帅惊天早就知道了结果——从察觉刘振军身死魂留的时候,帅帅哥就晓得这老鬼绝对能重获新生。

    如果只是一般的灵魂,散了也就散了。只有象刘振军这种意志特别坚定或者怨念极其浓郁的魂魄,才会凝而不散,久久不愿放弃。

    如果没有合适的救援力量,再执着的魂魄,也都只是灵体,终将会被无情拖入消散的深渊。

    帅惊天就是最合适的救援队。

    虽然目前来说,帅惊天都是自身难保。但几万年修成的眼界,在这个人间,谁能相比?

    不管是心法还是阵图,帅帅哥敢谦虚承认是老二,从实力上来说,还有谁敢自认第一?

    “多谢仙师成全,刘振军无以为报,甘愿……”

    刘振军在军中的形象,历来都是性如烈火,简直比茅房里的石头都还硬、而且一言不合就开干的那种。细现在却老老实实拜倒在帅惊天的短裤下,如果传出去,谁会信?

    “仙师?呵呵,”帅惊天看着满屋子的人。有喜极而泣的刘娜娜,有目露崇敬的潘家人,也有明显被震精到的疯狗和魏强,更有始终依偎身边的甄柔。

    “我就是觉得好玩而已,大家都别当真哈!真的,都别当真,更不要说出去。”

    “如果我被抓起来研究,在我之前被切片的,肯定是你们!不信,试试?”

    所有人立刻静默。

    谁都不想成为显微镜下面的目标。

    “噗通”,寂静的房间里,这一声显得异常突然。

    “求仙师救我!”

    刘振军直挺挺跪在地板上,拼命瞪大眼睛仰望帅惊天:

    “求仙师能让刘家能永远守护华国!哪怕付出所有,刘家也在所不惜!”

    这话,听得倒是激情四射热血沸腾,可帅惊天是什么人?

    那是比狐狸精都还要狐狸精的老狐狸!

    几万年来,紫微大帝什么阴谋阳谋没见过?除了栽在后土小娘皮身上之外,紫微帝君从来都是高大上的代表!

    浅浅一句话,就能绑定本帝君?

    你以为你是华国移动啊?哈!

    “你想死就死,想一直活下去活……怕是不可能了。为了你,我可是付出了一纪阳寿。”帅惊天笑了笑,怎么看都怎么阴森:

    “也就是说,你还能活十二年。而我,因为要救你,则要提前十二年去死!如果这都还不满足……呵呵,你刘家,还真的该死!”

    屋子里立刻鸦雀无声。

    最能闹腾的刘娜娜,都直勾勾瞪着帅惊天,满脸的不可置信。

    拿自己的寿命去帮人还魂?

    这真是真的?

    帅惊天装逼到位,很是沧桑的叹了一声:

    “柔柔,扶我回去。如果不是为了这老鬼,我怎么会如此腿软!走吧,再不走,茶都凉了。”

    腿软没软,除了帅惊天,谁都不知道。茶凉没凉,所有人都能判断出来的——特么这屋里根本就没有茶!

    甄柔一听,眼泪就淌了下来。目光扫过所有人,尽是满满的恨。

    没有人能在甄柔的眼神里支撑下来,除了内疚,就只剩下内疚;除了低头,就只能低头。

    “手给我,放在这里,对,我扛着你,对,就这样,好了,咱们走。”

    甄柔柔弱而坚强的声音,不断轻轻响起。

    潘凤第一个站了出来:

    “祖师,我来扶您。”

    帅惊天侧过脸,对他笑笑:

    “你不去扶老太太过马路,扶我做啥?”

    潘凤不知道这个段子,立刻很囧,怎么也找不到答案。帅惊天见他有趣,仔细一瞅,突然笑道:

    “你是不是连墙都不扶,就只服我?”

    潘凤也不知怎的,竟然福至心灵,立刻跪拜下去:

    “弟子谨遵师命,再也不会扶墙!”

    帅惊天顿时哈哈大笑,脱开甄柔怀抱,一手揽过甄柔,目光烁烁,盯视潘凤:

    “这机缘,你都能抓得住?哈哈,也算为师一点劫难了。”

    潘凤清瘦的身形起伏,毫不犹豫的磕在地砖上,立刻血流如注。直到三个响头之后,才以头抵地,就算血流满地,也不敢起身。

    “好可怜哦,”甄柔抹着眼泪:

    “小天你就放过他吧。我……”

    帅惊天笑笑:

    “礼都拜了,我也没办法,这就叫机缘。”

    “潘凤,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紫微宗的亲传弟子!没有好处,只有担当!你可愿意?”

    潘凤深深低头,眼中光芒四射:

    “弟子能够列入门墙,高兴还来不及呢!弟子当然愿意!”

    “谢师尊!”

    “那起来吧,去包扎包扎,顺便打个破伤风针,免得以后成了惯例,都想拜一拜就成了我紫微宗的人,那也太不值钱了噻!”

    潘凤笑吟吟的起身,那神情,简直就象中了彩票大奖一样。那喜形于色的表情,怎么看都不象是沉稳睿智的一市之长。

    “弟子潘凤,谨遵师命!”

    其实真要论资质和潜力,整个潘家捆起来都比不过甄柔。

    原因很简单:体质。

    甄柔是先天的纯阴体质,只要找对了法门,那进展真可谓是一日千里,前途不可限量。但要是没了保护,这体质就是招惹祸事的来源。

    玄冥二老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也不知甄柔还会带来多少觊觎的目光,但是帅惊天自信:只要有笨笨在,以这小狐狸身上的青龙之气,再强悍的妖族,也都将成为笨笨最喜欢的果冻——纯净的魂魄大补品!

    至于人间的麻烦,帅惊天想都没想。

    如果甄柔还能在人间出事,那天龙门、飞狼帮和疯狗帮乃至华国和地球,还有存在的意义?

    老子的女人,谁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