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摸没摸到不重要

    更新时间:2017-08-27 22:38:28本章字数:3158字

    帅惊天的确曾是天龙娱乐的员工之一。准确来说,就在几天前,帅帅哥还是个新鲜出炉的服务生,所接待的第一批客人,就是蜜桃姐妹。

    然后事情偏离了正常轨迹。所以才演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帅惊天成了潘家祖师,而曾经嚣张无边的蜜桃姐妹,则成了帅惊天的狂热粉丝。

    现在突然在洗手间过道上碰着,就象作弊时被老师发现,要说潘蜜不紧张不害怕,那怎么可能?

    “祖……祖师爷,我、我、我那个我……”潘蜜吓得小脸煞白,几乎都不会说话了。

    帅惊天倒也没怪罪,暖暖一笑:

    “劳逸结合,好好学习,我不会在意的。”

    潘蜜立刻甜甜一笑,伸手就挽了过来:

    “祖师真好,我和桃桃一定会好好练习的,您放心!”

    潘蜜这一下,直接把凶器逼近、凶器怼上,凶器当真难以抵挡。帅惊天笑眯眯的容纳了所有原罪,还把手肘在人家胸上蹭了蹭,然后很自然的开口:

    “我和柔柔在帝豪包厢,你们在哪儿?要不过来一起玩?”

    “我们在君豪包厢。”潘蜜也不知怎的,直接就说了出来。似乎对这严厉而又很通人性的祖师并不是太忌惮。

    “您是祖师爷,那……我们是不是得叫甄柔姐姐‘祖师奶奶’了?嘻嘻!”

    帅惊天立刻有点头大,顺手就去拍潘蜜白皙的肩,没想潘蜜条件反射的一躲,那只大手就又准准确确的盖在了少女胸前的骄傲上。

    咦,为什么要说“又”?

    帅惊天一触而开,尴尬无比。潘蜜也是满脸通红,低头不语。

    此情此景,大家都不晓得该怎么应对。

    只是路见不平,当然就有人出来一声吼。

    “小子,胆儿够肥的哈,敢摸我媳妇儿!”

    如果不是帝豪包厢的单独卫生间被甄柔占着,帅惊天也不会跑到共用洗手间。如果不是察觉这小子来意不善,潘蜜也不会放着君豪包厢的卫生间不去,而非要来共用洗手间。

    结果就碰上。

    满头花花绿绿叼着香烟的小青年,一边摸着耳钉,一边歪歪斜斜的走了过来:

    “蜜蜜是我打小就定下的媳妇,连他爹潘龙龙叔都从没有否认过,到现在连老子都没牵过手。”那青年长得很俊俏,一身叛逆打扮,摆弄着手中的小刀,一脸自傲,仿佛挥舞着关二爷的青龙偃月!

    “这事儿,小不了。”青年很清淡的笑,眯起一只眼睛瞟着帅惊天:

    “钱,我不缺,所以消财免灾这种话你就不用考虑了。我要的,是一个顺畅。很简单,也很好办。”

    “你只要把自己的心挖出来再吃下去,本少爷从来很心软,那就放你一马,怎样?”

    “要不然的话……嘿嘿!”

    帅惊天微微皱眉,大手在收回之前还习惯性的揉捏两下,这让潘蜜更是娇羞难堪。

    “这货是哪里蹦出来的?”帅帅哥很有些不耐烦。

    出手之前,劳资可真没想揉你的啊!现在好了,不是屎也是屎。而且好象,还真的就是屎。

    手感再好,你们也不能冤枉我呀!我可是出了名的好人,从来都不沾花惹草滴。

    “曹家的公子,和我家世交,有联姻的意向,曾爷爷没反对,也没同意,所以就这么……”

    “哦,自以为是的那种。”帅惊天立刻给这小鲜肉精确定了位,抬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你家大爷老子我,自己都帅得惊天了,还不敢强抢民女呢!你特么的倒好,一上来就想做这没本钱的买卖?干嘛不去死?!”

    帅惊天的手劲不算很大,就只把那青年一巴掌呼在墙上,延迟两秒钟才顺着墙壁滑下来而已。

    如果换成是仙力无边的紫微帝君,那就是生生的夺魂追命!

    “嗯?哦,目测死不了。”帅帅哥很轻松的耸耸肩,看着潘蜜:

    “既然没事,那就散了吧。你们玩你们的,我去陪柔柔——明天可就是七夕节了呢!”

    “至于这什么什么的啥公子,就你们去处理好了。我很忙,没空。”

    帅惊天说完转身就走,把一烂摊子就丢给了潘蜜。

    潘蜜想都不想就掏出手机,直接找上了魏强。

    这里可是天龙娱乐!

    …………

    曹家公子曹美丽,浑身多处骨折,当时就被送去了医院。

    魏强单独守在大厅,就为了等着曹家家主的到来。

    帅惊天是老大,而且是永远摸不透底细、只能仰望顺从的老大。相比之下,云海曹家再怎么财雄势大,难道还能大过潘家?

    连潘家都对老大俯首称臣,你曹家算个球啊?

    很快曹家就来了人。

    曹美丽的哥哥,曹家大公子曹见仁一马当先,随后而来的才是曹家家主曹无敌。

    光看着兄弟俩的名字:一个美丽,一个见仁,所以这家主叫做无敌,那也当真是无敌得很了。

    救护车的呜咽声还没远去,曹无敌就拍起了大厅前台的大理石台面:

    “谁特么伤了我儿子?还是在天龙娱乐?魏强呢?干什么吃的?今天不给我个解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找老潘说事!”

    曹无敌口中的“老潘”就是潘龙。至于辈分更高的潘黄河,曹无敌还没到那层次。

    “我在这里。”魏强缓缓起身,神情淡定的走了过去:

    “曹无敌曹总,我等你很久了。”

    一句话,立刻就将气场扭转了过来。

    不是我们理亏,是你家傻孩子坑了爹,活该!

    曹无敌久经商场,马上品出了异样。然而,儿子还是亲生的好,就算孩子再怎么不成器,那也是自家的骨血,不帮儿子说话,难道还去帮外人?

    “哟呵!魏总您在啊?”曹无敌大笑:

    “我还以为您被蒙蔽了呢!哈哈!您在就好,你在的话,这事儿也好解决……”

    魏强当时就怼了回去:

    “解决你妈个屁!你想解决,老子还想解决呢!老曹,你家孩子对我家小公主污言秽语还动手动脚,老子才忍不住动了手!你想怎么解决,划下道来,老子全都接着!”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管是大小姐潘蜜还是祖师爷帅惊天,在天龙娱乐出的任何事,魏强都只能兜着,也必须兜着,更巴不得兜着。

    如果能拉近和老大的距离,哪怕就算是能再靠近一毫米,魏强都觉得超值!

    老大是谁?那才是真正的神仙。

    “老曹,曹无敌。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无敌,反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家老二骚扰我家大小姐的事情,没这么简单就了事!既然来了就别想走,潘董马上过来。到时候,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老子我心软,刀子可不软!”

    “还有,别以为你暗地里勾搭上城东飞车党,我就怕了你?呵呵!”魏强俯视曹无敌,就好象猛虎在盯着一只兔子:

    “潘家的天龙集团是云海市的商业老大,潘凤潘市长恰好也是我家潘董事长的弟弟,而且还有很多底牌,不是你曹家所能知道的东西……曹无敌,今天你不把曹美丽骚扰我家大小姐的事情给出个说法,老子就真的敢当场宰了你,而且还不负任何责任!”

    魏强话音未落,一个人就慢慢从后面走了出来,轻松微笑,淡定从容:

    “从现在开始,强哥说的话,就代表我疯狗帮的意思。作为疯狗帮老大,我是不是该用什么仪式,来隆重宣告飞狼帮和疯狗帮的结盟?”

    “我就是疯狗,如果你想死得再难看一点,我可以免费为你代劳。”

    疯狗咧了咧嘴,那一排雪白的牙齿,落在曹无敌眼里,都好象还带着缕缕血丝!

    还是那件印着青花瓷的衬衣,还是那条白色长裤,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脚上的军靴换成了一双人字拖。

    疯狗的世界观,果然总是与众不同。

    “你儿子猥亵了潘家大小姐,如果不加以惩处的话,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你让潘家的脸往哪儿搁?你让潘总以后怎么见人,你让潘市长怎么见人,你让我和强子……怎么混?!”

    疯狗说得很慢,但却字字如飞刀,刀刀要人命。

    “你应该都知道了,潘龙董事长和潘凤市长,就是亲兄弟。所以不管是官场还是商场,你曹家都是该站在后面摇旗呐喊的路人甲。这不是威胁,而是你曹家就该有的觉悟和选择。”

    “现在好了,彻底得罪了潘家。请问曹无敌曹总,你已经看到曹家的未来了么?”

    曹无敌早已浑身冷汗。

    潘龙潘凤是亲兄弟的事情,也是在来的路上才知道的。原以为单身闯云海的潘市长只不过恰巧和潘龙形成对称,一龙一凤嘛,还真没想到,两人居然真的就是亲兄弟!

    这一点,云海市政府的微博都刚刚才很突兀的宣布出来。

    结果小儿子马上就去摸了人家潘蜜——摸没摸到不重要,重要的是:曹家就此得罪了云海市的政商两届。

    准确来说,就是触怒了云海市的黑白两道!

    魏强和疯狗是干什么的,是个人都清楚。潘凤就更不用说了,那是云海几百万市民最最拥戴的父母官!

    想跟潘家斗?

    还不如买根绳子吊死算了呢!

    曹无敌发现自己好想突然疯掉。

    “你们说是怎样就是怎样?这怎么可能!证人呢?证据呢?总不能仗着权势就血口喷人吧!”

    曹无敌算是豁出去了,魏强和疯狗对视一眼,魏强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想要人证?有啊!就怕这人证一出来,你曹总就只能去阴曹地府无敌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