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我就只是很单纯的想杀个人

    更新时间:2017-08-30 22:38:15本章字数:3109字

    警察在忙着取证,有的当事人在忙着配合,真正的当事人,却在闲聊。

    潘龙瞪着曹无敌:

    “我亲自动的手?”

    曹无敌摇头。潘龙立刻就是个大嘴巴子扇过去,入肉三分,那响声隔十里都能听见:

    “你动的手?”

    曹无敌张开熊猫眼,还是摇头——这特么是你动的手好不好?我还能承认?

    “哦,那就是双方都没动手。”潘龙做了总结:

    “既然都没动手,那就表示没事,就这样算了。大家各回各家。有兴趣想再嗨皮一下的,我请客!”

    说得再怎么好听,也掩盖不了发生冲突的事实,更掩饰不去曹家父子脸上熊猫般的眼眶。聪明的吃瓜群众,当然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要么离开,要么缩在包厢里继续嗨歌泡妹。

    眼看一场雷暴就将风轻云淡,帅惊天突然懒懒的站了起来:

    “惹了我的女人,能就这么算了?我不服!所以,我想临时来报个案。”

    其实警察们也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只想尽快抹平这桩案子。哪想到就在成功他爹的旁边,会碰上失败他娘?

    但是不管怎么说,职责所在,该做的还是得做。

    “那只熊猫……哦对不起,我说的那个流氓……呃,对,好象还是你……弟弟的哥哥?”

    帅惊天斜眼瞟着曹见仁,似笑非笑:

    “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偷窥我老婆的,就是你!警官,我要告他!”

    正在忙着记录的女警头都没抬:

    “偷窥可以说成是欣赏……我们现在很忙,麻烦别添乱。”

    帅惊天当时就怒了:

    “如果是你老婆被人家这样色眯眯的看来看去,你咋办?”

    那女警丢开手中的笔,仰头看着帅惊天,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首先,我没老婆。”女警看起来不太让人赏心悦目,但人家说的都是真理:

    “第二,那是你老婆。”

    “第三,你老婆长得好,所以才会被注目,这很正常。目光不代表什么,眼神也只是表达仰慕。所以先生,你需要加强自我修养。”

    帅帅哥差点就被气爆。

    但是人家说的,好象也确实有道理。

    难道该去怪甄柔长得太妖孽?

    照这女警的意思,不能怪甄柔太过美丽,也不能怪别人过分的欣赏,那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原因,到底是啥?

    帅帅哥感觉脑筋转不过弯,干脆也就懒得去想,直接开口:

    “潘龙,直接给我怼死!不管曹家还是那啥啥谁,要钱没有,要命……更没有!顺便告诉祁家,或者某些人,潘家,我保定了!谁不服,谁来死!”

    一般情况下,帅惊天是不会这么高调的。紫微帝君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认真修炼,恢复昔日的成就,然后回到天庭揪着后土小娘皮的胸算账。

    这只是个小小的目标,只要时间足够,实现起来也并不太难。

    但是现在,曹家仰仗着祁家的力量,很有些目空一切的症状,帅帅哥就忍不住想治治了。

    不管你是发疯发狂还是发霉,但是想在帅帅哥面前嘚瑟,那肯定就很违和。

    所以必须整治。

    而有了帅惊天保证的潘龙,立刻喜上眉梢,看都不看曹无敌一眼,只管大声吩咐:

    “来一桌满汉全席,酒要国窖,还得是冻的!另外,凡是影响我吃饭的,不管是人是狗,都给我丢出去!”

    吃啥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那句“不管是人是狗都丢出去”。

    曹无敌脸色当时就变了:

    我曹家就在你面前闹事,你狗日的居然还有心情吃满汉全席?

    还有,那胡说八道的青年,不就是打伤曹美丽的凶手么?怎么警察还没把他抓起来?不过凭良心说,这家伙旁边的那姑娘,可真不是一般的水灵!要是能……

      不管是谁,对上甄柔的绝世荣光,都难免自惭形秽。曹无敌也是一样,只是这位曹家主的念想,可不止观赏这么简单。

    男人嘛,都是有侵略性的动物。

    甄柔往帅惊天身后缩了缩,嘟嘴道:

    “咱、咱们还是回去了吧?这里,我不喜欢这些人。”

    帅惊天笑:

    “那是因为你太好看了。要不,明天弄丑点再出来见人?”

    甄柔哼了一声:

    “你就这么想我丑?”

    …………

    有警察在,当然不可能诉诸武力。

    所以疯狗和魏强都表现得风度翩翩,很正人君子的模样。

    潘龙是大老板,就算肥了一点,也有属于自己的端庄风度、什么打打杀杀,那是啥玩意儿?

    所以现场至今都很和谐。

    直到祁云峰等人出现。

    电梯门一打开的时候,曹无敌就知道,今天的转折点到了。

    “峰少,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想坏了你我两家的好事!峰少,您得给做主啊!”

    曹无敌跳起来声嘶力竭的叫着,祁云峰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潘龙面前,弯腰鞠躬,淡然行礼:

    “潘叔叔好!两年没见,潘叔还是那么龙马精神,令晚辈自叹不如。”

    潘龙端坐沙发,动都没动,笑嘻嘻看着祁云峰:

    “云峰好。看起来,可比你潘叔厉害多了。后生可畏,前浪总是要被拍死的嘛!”

    “潘叔您说笑了。”祁云峰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直接面对潘龙:

    “晚辈也是奉了家主的谕令,才特地来云海拜会潘叔。另外,如果潘叔有空的话,家主也请潘叔往京城一行,把酒言欢,免得淡了我祁潘两家的情谊。”

    潘龙点头:

    “哦,我晓得了。”

    潘龙又点头:

    “还有事么?如果没事,那就滚你的蛋吧!”

    “京城祁家,我当然会去。只是你的身份,好象连送信的资格都还不够……呵呵,我人老了记性不好,说错了什么,你云峰大少可别怪我哦,哈哈!”

    这就是红果果的打脸了——上来就用身份压你,而且你根本无法翻身。

    潘龙是名正言顺的天龙门继承人,哪怕没有任何修为,那也是天龙门上下必须维护的存在。而至于祁云峰,只不过祁家一个旁系子弟,纵然才华过人,纵然身后财富无数,那又能怎样?

    潘龙可以代表潘家和天龙门,祁云峰再怎么能干,也永远代表不了祁家!

    这是身份的差异,无可弥补的差异!

    祁云峰没想到一上来就被虐成了狗而且无法反驳,只好假装镇定的喝茶。

    不回答,并不代表别人就会放过。

    落水狗是要打的,不管是老狗还是狗崽。所以潘龙接着笑道:

    “听说你爹竞选祁家家主无望……他其实根本就没机会的……你潘叔在此表示遗憾。不过以你的能奈,再奋斗个几百年,应该是祁家家主的不二人选,潘叔很看好你的。”

    祁云峰差点就把茶杯砸了过去。

    几百年?就算我祁家秘诀逆天,活得最长的长老也没超过两百年。你这样冷嘲热讽,配得上你潘家家主的身份么?

    还当面诋毁我家老爹?幸亏老子出门没带子弹!

    “潘叔请。”祁云峰笑着举了举茶杯:

    “谁都知道潘家是华国……”

    话没说完,潘龙就一脸怪异的看着祁云峰。

    小兔崽子,有本事,当着无数摄像头的面,当着这许多凡人,把我潘家的底细都说出来啊?

    看老子不当场收拾了你!

    祁云峰也不简单,看潘龙眼神就知道出了BUG,当即转口:

    “……历史悠久的家族,晚辈我深表敬意。”

    一句简简单单的口水话,就掩盖住潘家“华国守护者”的身份,潘龙对此表示笑笑,祁云峰表示稍稍的得意,围观群众们表示莫名其妙,帅帅哥则表示:

    你特么的是不是在故意浪费老子的时间?

    时间是很宝贵的。尤其是现在刚好过了零点。

    也就是说,七夕到了。

    七夕是什么意思,所有华国人都懂。如果不懂,请参考酒店的上客率。

    帅惊天不需要去酒店,因为就算去了也不敢搞事。但这并不代表帅帅哥就没有追求没有需求:

    “我瓜都啃完了,你们都还没打起来?”

    帅惊天起身,很鄙夷的看着祁云峰:

    “七夕节都被你一个人破坏了气氛,还什么祁家?还什么家族,真特么的丢人!早知道这么没卵,老子还不如回家睡觉!”

    帅帅哥不是想找麻烦,也没那心情找麻烦,但这话落在祁云峰耳中,就是对祁家和自己的最大冒犯!

    “阁下是谁?咱们好象从未见过把?”祁云峰心头怒极,脸上反而很是温和:

    “祁家是什么存在,我不想跟你解释,你也没那资格!”

    “我只想警告你,年轻人。祁家低调没错,但是也有自己的底线。而你,很不巧,刚好就踩到了这条红线!”

    祁云峰瞥了帅惊天一眼,笑着对潘龙说到:

    “潘叔,这不能怪我,实在是有些不知好歹的东西,触碰到了祁家的底线,并不是我所愿意。因此得罪之处,还请潘叔见谅。”

    “初到云海,就遇上这种事情,谁都不想。但是为了祁家的声誉,小侄我……”

    潘龙抬手打断:

    “你随意。在云海的地面上,你尽管随意。我代表潘家和天龙门,祝你好运!”

    祁云峰一愣。

    我就只是很单纯的想杀个人而已,用得着这么正式?

    脑筋都还没转过弯,就见那说话的青年已经站了起来,手指勾勾:

    “来呀,快呀!快来互相伤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