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盆栽

    更新时间:2017-08-31 22:39:08本章字数:3248字

    “互相伤害?”曹无敌刚被潘龙扇了两个大耳刮子,并不代表曹家就是谁都可以欺负的对象,所以当时就怒了:

    “你有什么资格,敢……”

    话都还没说完,潘龙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你怎么说话的你?啊?要不要老子教你?记住,不管任何人,以后说话的时候,都一定要谦虚、低调!”

    曹无敌打不过潘龙,只能用眼神表示自己的愤慨。潘龙直接无视,顺手又是一耳光呼过去:

    “老子打你,才是为你好!想你死的话,连打都不想打!”

    “你这个龟儿子!”

    潘龙的意思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曹家对天龙门还有一点用,所以暂时还想留着,并希望祖师爷也能歇一下怒气,放曹家一马。

    但帅惊天会是轻易发怒的人?

    帅哥哥从来宽宏大量,从还是紫微帝君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从来都是口头上喊得热闹,真要被惹到,到死都不会放过你的!

    所以帅惊天很简单的笑了笑,若无其事的瞟过潘龙,淡淡道:

    “很久很听过想杀人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了……哥哥我就不信,这个世界,真就没了天理!”

    “打你儿子的就是我,来呀,有本事,你现在就来杀了我呀!”

    曹无敌才没那么幼稚,当时就叫了起来:

    “警官,你们听见没有,就是这个人!这人刚刚才承认他是凶手!快抓呀!”

    带队警长转过脸,冷冷道:

    “我们需要的是证据,而不是谁口头说了算!”

    曹无敌无语:

    “他不都自己承认了么?”

    警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如果承认你是个人,你看我会不会信?!”

    “好好呆一边去,别影响我们办案!”

    曹无敌彻底无言以对。

    潘龙笑得那个开心啊,眼睛都找不到了……这警长就是潘家的人,想给曹无敌难堪,那还真就一句话的事儿!曹无敌也是,干嘛非要找不自在呢?

    在潘龙眼中,曹家就是个小丑,如果不是祁云峰跳出来,潘家连正眼都不会看的那种。所以需要解决的,只有祁家。

    准确来说,是只有祁家旁系子弟的祁云峰而已!

    这点分量,对现任华国守护者的潘家来说,完全可以碾压。

    何况祖师爷都出面了?

    不晓得祖师爷是不是吃多了药,或者是没有吃药才这么生猛,但不管怎么说,祖师爷所指定的方向,那就是潘家进攻的目标!

    这一点,谁也不敢质疑。

    哪怕祖师爷想把地球打个洞,然后从对面出来晒太阳,潘家都得执行。这就叫尊师重道。

    当然,如果祖师爷是个疯子,那就得再考虑考虑了。

    帅惊天显然没疯。

    帅惊天只是被某人一句话给气到。

    一句“不知好歹的东西”,内涵太多,辐射太大,帅帅哥怎么想怎么腻歪,所以才要直接怼回去。

    顺便,想再杀个人。

    而且很想亲手。

    是粗暴的直接肢解,还是想、耐心的剁成肉丸,这才是帅惊天需要考虑的问题。

    不过随着潘凤的到来,一切都变得简单。

    …………

    祁云峰也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潘家和那个很拽的年轻人。但是潘凤毕竟是市长,而且祁家还没做好和天龙门全面开战的准备,所以潘凤笑眯眯的一过来,简简单单两句话,就堵死了祁云峰所有的念想:

    “云海,是我的地盘,也是潘家的地盘,想乱动,得问我同不同意、国家同不同意!你祁家,也太心急了点!”

    “如果我也心急的话……祁云峰,别说你只是个分枝,就算祁云天亲自来了,我也敢让他夹着尾巴滚回去!不信,你祁家现在就给我试试?!”

    祁云天是谁?

    那是祁家公认的下一代家主,修为可怖,性情暴戾,属于一言不合就要撕逼的那种。祁云峰虽然有点能耐,但要想和一家之主正面刚下去,多多少少还缺了些底气。

    “潘叔,您就别开小侄我的玩笑了。谁不知道现在的云海,就是您说了算。”祁云峰再次盘算了自己的实力,才不得不笑着放低了身段,但那眼神,还是死死盯在帅惊天身上。

    “只是有些人,小侄我不得不应对一下。要不然人人都以为我祁家好欺负,那可就不是小侄我一条命的事情了……”

    祁家坐拥两百多修真者,实力超级强悍。如果不出意外,祁家就是即将替代潘家成为华国下一任的守护者。由此可见,祁家势力之雄厚,并非空穴来风。华国高层也不是瞎子,会找个没有本事的潘家替代者。

    “但是你们还没有正式替掉潘家,对不对?”潘凤笑眯眯的盯着祁云峰:

    “还有,你现在看人的眼神,我很不喜欢!因为,你看的人,刚好就是能决定你、或者整个祁家生死命运的神!”

    “最后再告诉你一句,”潘凤突然转头,面对大厅几百个摄像头,微笑摆手道:

    “所有摄录像设备,全部收缴!所有无关人员,立刻清场!”

    “这是政治任务。除了相关人员,其余群众,为了安全考虑,必须全部离场!”

    “我是潘凤,我在这里,请大家马上离开,谢谢!”

    云海市市民对潘凤的信任程度,简直都快到了膜拜的境界。因此潘凤看似很简单的一个要求,竟成了必须完成的重要使命。

    这执行力,不管换了任何人,都不可能完成。

    可惜的是,这些云海市民还不知道,他们最拥护最爱戴的潘市长,将很快离开云海,高升了……

    潘凤政治地位的变化,与天龙门的实力暴增有关,但跟祁家无关。

    所以尽管国家高层已经确定天龙门——也就是潘家将继续成为华国最重要的守护者、某些不宜公开的战场战士、并继续享有某些特权的时候,祁家作为候补,还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备胎的重要性,就在于一无所知,而且可以即插即用。

    七百年来,潘家和天龙门对于华国,可不仅仅只是那一千多殉国的英魂那么简单!

    要想彻底替换潘家,祁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时光可以期待。但是在目前,在帅惊天存在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

    唯一可能的事情,就是自己上门,然后求打脸。

    这就象一条二哈,非要取代兽王的地位。除了被虐,那就只能尸骨无存。

    更何况,祁云峰面对的,还是最最记仇的帅惊天!

    …………

    轰走——呃,是安排疏散好所有吃瓜群众之后,潘凤直接下令让警察收队。

    “这已经超出了你们的职责范围。”很简单的一句话,就打发走了所有的警察。但是同样很简单的一句话,就直接挑动了高层的神经:

    “另外,马上通知中央特勤队的陈鹏飞队长,我这里需要用人。好了,就这样,都撤了吧。”

    潘市长到底要搞什么事,底下人是不敢过问的,尤其还牵扯到中央特勤队。懂事的人立刻就撤,不懂事的人,也马上被拉了回去。偌大的大厅里,顿时冷清了下来。

    “来呀,快来互相伤害呀!我都等不及了哦。”

    帅惊天笑眯眯的靠在甄柔身上,轻松的朝祁云峰和曹无敌弯着小手指:

    “谁不来,谁就是小狗哈!”

    祁云峰原本是想直接杀掉帅惊天的,现在情势有变,这件事就耽搁了下来。而且祁少爷大人有大量,根本不与帅帅哥计较,只是看着潘凤:

    “潘叔,那家伙……您是什么意思?”

    都清场了,还问我是啥意思?

    潘凤很替祁家感到悲哀——来我云海找茬闹事,怎就派了这么个不懂事的主?

    所以潘市长的回答很简单。

    因为潘凤根本就懒得回答,而是把话语权转交给了哥哥潘龙。

    潘龙表示不想背锅,所以又上交给了祖师爷。

    帅惊天喝着茶,摸着甄柔腰肢,慢腾腾的看了看曹无敌和祁云峰,最后才淡淡一笑:

    “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也不喜欢绕弯子。所以我只问一句话:你们到底是想死呢?还是想活?”

    被紫微帝君凝神注视的过程,绝对毛骨悚然。

    不信的话,去乾清宫和那张龙椅对视十分钟。

    雄狮和鬣狗的差别,就在于此。

    但在曹无敌和祁云峰心里,帅惊天可能很厉害,可能背景更深厚,可能权势更大……但再怎么样的可能,也绝不可能当场杀人是不是?

    所以两人很镇定,连曹无敌的大儿子曹见仁和祁云峰带来的手下都很确定:大不了就遇上个装逼的太子爷,扮猪吃虎的主子,而已。

    不过帅惊天才不会这么浅薄,嘴巴一张,就想要命:

    “疯狗,把这些人都给我断了肢体。”

    “强子,疯狗做完之后,你去找几个花盆,把人都栽起来。记得哈,要爱护生命,不准养死了。”

    潘凤浑身一抖,就要反对。潘龙立刻伸手死死压住弟弟:

    “潘家,或者我天龙门,必须立威!”

    帅惊天笑眯眯的看了潘龙一眼:没想到这死胖子还真的杀伐决断,也难怪下一代潘家家主和天龙门门主的位置,会落在这堆肉山上。

    华国的守护家族,果然不简单呢!

    “开始吧,”帅帅哥把甄柔脑袋捂进怀里,自己也闭上眼睛:

    “记得动手的时候,别让人叫出声,搞得跟杀猪一样……那好残忍的说!”

    疯狗穿上了人字拖,魏强活动了一下手腕。

    “你先。”

    “你请。”

    两人还客套了一下,随即就是一阵腥风血雨。

    为了帅惊天的“盆栽”大计,两人尽力而为。

    而这,就是惹到潘家和天龙门的下场。

    帅惊天想要的,只是通过“盆栽”,给华国高层和某些心怀不轨的家伙一个信息:

    天龙门,不仅只会盆栽。

    不信,来试一下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