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八方风雨会云海

    更新时间:2017-09-01 23:45:38本章字数:3442字

    既然祖师爷说,要有盆栽,所以潘家无论怎样,都得弄出来。

    而且帅惊天没说具体的数量,那就只好把曹家和祁家在场的所有人都削成盆栽。不仅如此,还要保证能够完全百分之百的存活率,否则就没有完成祖师交代的任务。

    仅凭潘龙和潘凤体内的那点仙力,显然不足以做好这项“大工程”,潘龙立刻联系了潘黄河跟蜜桃姐妹,要求尽快到天龙娱乐汇合。

    很简单的一句“祖师爷也在”,就是最大的尚方宝剑,潘家上下,谁敢不从?

    乌云汇聚,雷暴渐起,一场惨烈的立威仪式即将展开。而作为牺牲品的曹家父子和祁云峰等人,居然还一致认定这只是对面那青年信口雌黄而已,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年轻人,说大话会闪了舌头的。”曹无敌解开脖子上的领带,脸上满满的红光,看不出有什么倒霉的征兆,反倒是对着帅惊天一顿冷嘲热讽,顺便不停偷看甄柔美色。

    帅帅哥居然没有生气——见过谁会跟一坨死猪肉赌气的么?反正帅惊天不会。面对曹家的讥笑,只是很淡定的吩咐疯狗和魏强:

    “没事的话,就先去磨刀。一定要记住,不能当着我的面开工,柔柔晕血。”

    疯狗还想说点什么,就被魏强拉着离开。

    其实自己人都清楚:就算不用刀子,疯狗也能分分钟搞定这件事情。但既然老大还要这么吩咐,就一定有他的考虑,作为小弟,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去质疑老大的决定?

    疯狗身手强悍,智商极高,否则也混不成华国最顶尖的兵王。只是在情商上,比魏强还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将来飞狼帮和疯狗帮合并之后,也只能是以魏强为主。

    但是就连帅惊天都承认:疯狗始终都是一把最为锋利的尖刀!

    两人阴冷着脸,扫了了曹家和祁家所有人一眼才默默离开。

    陈鹏飞随即到来。

    还是他的五人小组,还是权力极大的特勤小队。只是这次,一看到潘凤,就赶紧上来问好。

    别人不清楚,陈鹏飞还是知道的:

    潘凤即将高升,天龙门即将重现辉煌!华国守护家族的权势,并不在“见官高一级”的特勤队之下!

    而且恰好,陈鹏飞还认识祁云峰,知道这是祁家在华南的分枝子弟,最近很受祁家老爷子喜爱,所以才被委以重任,派来云海市拓展势力。

    至于曹家?呵呵,陈鹏飞连点头致意的基本礼节都欠奉。

    特勤队有特勤队的骄傲,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得去理会的!曹无敌因此很是尴尬,更多的还有恼怒,但看到潘凤和祁云峰都对这方脸汉子热络相待,也只好把这口气暂时压住,暗地决定:迟早有一天要找回场子。

      在真正的权力游戏面前,云海曹家,只能相形见绌。

    寒暄都还没完毕,甚至程鹏飞都还没来得及请教帅惊天和甄柔的身份,飞狼帮的小弟就已经搬了一堆花盆进来。

    很大、很高、很深的那种,埋个人都完全没问题。

      祁云峰这时才感觉到了危险——原来那青年说的都是真的?还真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凶?你也敢?!

    “这是……?”陈鹏飞还不了解情况,于是祁云峰恨恨的把刚才的情况一说,最后瞪着帅惊天,咬牙道:

    “陈队长,您说,如此公开叫嚣藐视法律的歹徒,是不是该立刻绳之以法,以维护法律的威严?”

    潘龙立刻笑了起来,一身的肥肉都在抖动:

    “是嘛?你敢不敢试试?”

    “嘿嘿,别说你小小一个祁家旁系,就算你祁家现任家主祁海天和下任家主祁云天来了,在我潘家面前,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你特么这是自己找死,谁都救不了!”

    陈鹏飞一脸懵逼的盯着帅惊天,连旁边绝世姿容的甄柔都被主动忽视掉。

    作为特殊部门的小领导,陈鹏飞有资格接触一些保密程度不高的资料。但就是通过这一点点东西,陈鹏飞也很清楚潘家的天龙门对于华国的重要性。现在潘家家主潘龙,更是直接表明了态度,那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清瘦的普通年轻人,就是潘家倾力保护的对象。

    难道,这家伙是潘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又或者……

    “花盆就在这里,现在说什么都用。”帅惊天看都没看其他人,更是直接无视了陈鹏飞的目光,很舒服的靠在甄柔身边,懒洋洋的笑着:

    “强子,疯狗,五分钟之后动手。半个小时,我只给你们半个小时。如果半小时之后还没把这些人给栽进去,那我就让笨笨把你们给种成盆栽咯。”

    “原来帅先生也喜欢盆栽?哎呀!早知道我就让家里多送点来嘛!真是的,老潘你这老不死的也不提前说一下!”

    大笑声中,刘振军和潘黄河携手而入。刘娜娜跟在后面,依旧白衬衫牛仔裤,一张俏脸紧绷,浑身上下都透着“生人勿近”的冷冽寒气。

    反正只要看一眼帅惊天那嘚瑟的小样儿,刘娜娜就觉得会短寿十分钟!

    这特么就一个小流氓,偏偏还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对这种人,娜娜警官只有一种念头,那就是一脚踹在脸上,直接踢出银河系!

    只是,好象这厮也确实救活了曾爷爷,现在还不太好下手罢了。所以当刘振军严令自己跟来的时候,刘娜娜当时就一肚子的憋屈,现在见到这货靠在甄柔身上那鼻孔朝天的模样,仿佛全世界都不放在眼里的臭美架势,刘娜娜能忍住没当场上去踹死他,就已经算是养气功夫很到家了。

    小样儿,老娘先让你嘚瑟着,等有了机会,你最好千万别犯在老娘手里……哼!

    刘振军和潘黄河驾到,潘龙潘凤兄弟是肯定要起身迎接的。曹无敌不管再怎么敌视潘家,面子上也得要过得去。祁云峰也清楚两个老头的身份,赶紧站起来恭谨问好。陈鹏飞更不敢摆谱,立正鞠躬,诚意满满。

    整个大堂,除了帅惊天和甄柔依旧坐着,所有人都在恭迎两位大佬的到来。

    潘家掌控天龙门,已是华国隐性的守护者;刘家在军中地位崇高,就是元首都要敬上三分。此时两人一同出现,足以让所有人致敬。

    于是动都不动的帅惊天和甄柔,就成了“不尊老”的另类——偏偏这两个家伙还劳神在在的坐得很稳,难道是不明白俩老人的尊贵身份?

    曹无敌幸灾乐祸的悄悄瞪了帅惊天一眼:小家伙,装逼过了头,等下有你好瞧的!然后马上又贪婪的偷窥着甄柔:小娘皮,摆平了那小子,看你还能逃得出老子的手掌心!

    祁云峰看起来表现还要好一些,只是那明明很俊朗的笑容,怎么看,都怎么觉得不太正常。

    帅惊天才懒得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只是把玩着甄柔小手,轻轻笑着:

    “这都过了十二点了,就是七夕,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过节去?要不,咱回家喝点小酒,睡个懒觉好不好?”

    甄柔一笑,顿时百花无色:

    “好呀。”

    曹无敌差点就迷失在甄柔那倾国容颜,只有祁云峰还保持着镇定,没有出现礼节上的疏忽。

    可不管这些人如何恭谦,刘振军和潘黄河还是理都不理,反而径直来到帅惊天面前,一齐微微弯腰,浅浅的鞠了个躬:

    “帅先生好。”

    帅惊天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头都没抬。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华夏权势滔天的两个大人物,而是马路边上等着碰瓷的小老头:

    “都养好了?没啥毛病吧?”

    刘振军赶紧又是一弯腰,看得身后的刘娜娜立刻翻了个白眼。

    “谢帅先生挂念!振军浑身舒畅,至少还能再活几十年!”

    帅惊天摇头:

    “你只有十二年!我才要少活十二年呢!嗯嗯,柔柔,要是哪天你成了寡妇,可不许再嫁了哈!”

    甄柔微微一笑:

    “我不会做寡妇的,你走,我就随你去了。”

    帅惊天轻轻拍着她手,终于抬头,笑嘻嘻的看着刘振军——还有他后面横眉竖目的刘娜娜:

    “好了就行,没事最好别来烦我,有事更不要来……那就都回去吧。”

    刘振军顿时急了:

    “别呀!帅先生,我可是专程来……”

    “你就一个等死的老头,专程?还不是专程来陪我的,哈哈!”潘黄河笑了起来:

    “帅先生何等样的人,会在意你?得了吧,老刘,注意场合,别给帅先生添乱就行了!”

    刘振军立刻闭嘴无言。

    到目前为止,最清楚帅惊天能力的,除了潘家五人,就只有刘振军和疯狗,就连魏强,都只是被慑服,而根本不明白帅惊天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

    只是谁都想不到,看起来厉害无比的“帅先生”,实际上就只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连自己的女票都不敢上的那种假货!

    北极紫微大罗心境确实已经在缓缓运转,只是那速度,连帅帅哥自己都想吐槽。反正在生成仙力之前,帅惊天就是个普通人。就他那身子,半块搬砖都能搞定!

    就算拥有最锐利的眼光,本质上也还就是个普通人,和路人甲没什么区别。

    之所以还这么装逼,也不过就是能唬人而已。

    刚好,能唬住的,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帅惊天才能这么牛逼。

    要不然一枪下去,或者一刀砍过,紫微大帝同样只能重新轮回……

    刘振军当然不知道这些,潘黄河想都不敢往这边想——这可是欺师灭祖的重罪!

    就在这时,俩老头还没跟帅惊天说上两句话,潘蜜和潘桃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谁特么大胆,敢在我潘家的地盘撒泼撒野?站出来,老娘现在就给你个痛快!”

    狠话放完,才发现老爸、叔叔、曾爷爷都在,更重要的是:祖师爷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上身的某个部位,蜜桃姐妹糗得很,立刻就怂了:

    “您、您们都、都在啊,那、那我们先、先去个洗手间。”

    帅惊天一笑:

    “快去快回,还等着你们给我做盆栽呢!”

    潘桃瞪大眼睛,好奇得很:

    “栽啥样儿的?”

    帅惊天笑笑不语,甄柔定定看着姐妹俩,目光冷冽冰凉,随口道:

    “很简单,就是把几个人,栽到花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