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漫天都是小星星

    更新时间:2017-09-05 14:34:56本章字数:3240字

    等魏强拉着潘黄河和刘振军,真的在云海市三环路上绕了一圈,再来到隐龙山住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过。

    家里都出去了,帅惊天亲切接见了“远道而来”的访客。

    客厅落座,狐狸精笨笨很忠实的守在门口。

    “特勤队陈鹏飞也想来的,被我打发回去了。”在帅惊天面前,潘黄河永远都是那么拘谨客气,谁让这老头至今为止,都还只是帅惊天的“记名弟子”呢。

    连孙儿潘凤都成了师尊的亲传弟子,潘黄河不着急才怪。

    如果有不明内情的人看来,这姓帅的小犊子简直就是在虐待老人嘛,而且还是位须发雪白的老人家。

    “事情办得怎样了?”帅惊天才没有什么虐老的觉悟——要讲真实年龄,说出来吓死你!

    “曹家父子,祁家十一人,全都被切了四肢,止血包扎之后,已经栽在盆里,搬进了地下九层的天龙密室。”潘黄河眼都不眨的回答,仿佛是在说一件杀鸡杀猪的小事:

    “潘龙、潘蜜和潘桃,以及疯狗守着,还有疯狗帮调来的部分人手,保证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唔。”帅惊天点点头,不置可否。

    有潘家人看着,就有仙力为这些“盆景”治疗续命,不会有生命之忧;有疯狗帮在地面巡守,以疯狗的身手,再厉害的普通人也冲不破防御。

    就算面对修真者,有天龙门“守护家族”这个名头挡着,除非想撕破脸与整个修真界和国家为敌,脑筋正常的人,都不会硬闯。

    安全没有问题。

    “潘凤呢?”帅惊天问。

    潘黄河弯腰:

    “一大早就得了通知,现在搭陈鹏飞的直升机去了省城。从陈鹏飞透露的消息推测,潘凤会升迁。但是具体时间还不知道。”

    帅惊天笑了笑:

    “潘凤早就该高升了,在云海这小地方,简直屈才!至于时间?呵呵,黄河你动动脑筋,不用想都知道,绝对在下月的金顶大会之后。”

    “如果潘家和天龙门重新证明了实力,潘凤立刻就会升官。否则,就只能继续窝在此地,和潘家一起养老,直至消亡。”

    “所以金顶大会,潘家就一定要让所有人看到,什么才是天龙门真正的能力!”帅惊天一脸肃穆的盯着潘黄河,后者赶紧起身点头:

    “弟子领命!潘家,绝不会给师尊丢人!也绝对不会让那些觊觎天龙门权力的阴谋得逞!”

    帅惊天摆了摆手:

    “坐下,坐下,这是我家,私下会面而已,你弄这么正式干啥?怪别扭的。”

    潘黄河还是很恭谨的一声“谢师尊”之后,才挺直腰杆,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那模样那气势,简直就是古代帅帐里等候命令的将军。

    都说别这么正式了嘛。帅惊天心里得意,表面上还是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转了个话题:

    “祁家那边,怎么说的?”

    “祁云峰因为‘目无尊长’、‘冒犯守护家族尊严’而被我潘家拿下并略施薄惩,定于金顶大会之时发落。”潘黄河严肃的脸上,隐隐透出一丝笑意。

    帅惊天摸着下巴,沉吟道:

    “我觉得,以潘家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召集所有门派,各派代表,来一场金顶论剑,杀人立威!你觉得怎样?”

    潘黄河“呼”的一声就又挺立起来,那动作太猛,连旁边的刘振军和魏强都明显感觉到了风声。

    “弟子正有此意,谢恩师成全!”

    “那行,这事情就这么办了。”帅惊天让他重新坐下,才伸了个懒腰,笑眯眯看着老潘:

    “大清早就喊打喊杀,很不好的……对了,上次我交给你的那些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刚刚还雄赳赳的潘黄河,马上就是一脸苦相。

    “师尊,那批宝贝不仅数量太大,而且经过潘家属下的心腹鉴宝师认定,全部都是国宝级的文物,经济和文化价值无可估量。任何一件,都是华国历史的物证。要想全都变现,恐怕……!”

    上次把玄冥二老的隐仙洞洗劫一空,没想到带回来的东西还无法出手,原因是价值太高,肯定会被国家禁止交易甚至直接收缴。看来抄家虽然发财快,可案子弄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帅帅哥闷闷的决定:下次再有这种机会,一定别弄这么高端的东西回来。

    那玄冥二老搜藏了三千多年的宝贝,以灵狐的眼光,哪一件会是凡品?现在好了,只能堆地窖里看着发霉,根本脱不了手。

    这就是沙漠里的金山——吃不能吃喝不能喝,只能干看着饿死。

    这怎办?

    潘黄河一咬牙:

    “师尊,要想全部出手绝不可能。最多选一些价值相对低一点的,对外宣称是我潘家和天龙门历代的私人收藏,就可以在藏家手中私下交流……您看?”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退而且其次了。

    总之能变成钱,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那就这样办吧。”帅惊天倒在靠背上,有些无精打采:

    “剩下的那些东西,都放你那儿,以后再说。”

    潘黄河吓了一大跳:

    “恩师,那可是……”

    帅帅哥当即义正言辞神圣无比,声音忒大:

    “我视金钱如粪土!无需多言,就这么定了!”

    泥煤的,难道要我拎着最好的国宝去供我弟弟妹妹读书、去养家糊口、去花天酒地?靠!

    沐浴在恩师圣洁的光芒中,潘黄河一脸敬仰的坐了下来。

    旁边一直没机会开口的刘振军突然道:

    “老潘,你知道我刘家世代从军,却没有一件真正的好东西能作为家族传承,你看,你那些宝贝里面,有没有兵器之类的东西,让给我几件怎样?价格嘛,你说了算!”

    潘黄河定定看着老友,十秒之后才道:

    “如果你真想要的话,有。一柄七国大战时,夏国上将、武神申屠无命所用的长刀和佩剑,至今光可鉴人锋利无比,用来标榜刘家的战功和荣耀,那是再好不过。只是……”

    申屠无命!

    光是一个名字,就已足够震慑人心——那是华国几千年来传说无数的绝顶武神,是所有热血男儿心中顶礼膜拜的至高图腾!

    单人独马,可当百万雄兵!这样的存在,能用金钱来衡量?

    申屠无命,是一种现象,更是一种流淌在华国民族血液里的战斗基因!

    传说中,申屠无命被十面埋伏并最终战死之时,战马、战刀和盔甲都随主人飞升上天,成为真正神之武装。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听到了武神装备的消息,这让军武传家的刘振军如何还能镇定?

    一把抓在潘黄河肩头,刘振军浑身都在剧烈颤抖:

    “老潘,你、你说的,可、可都是真……的?!”

    潘黄河傲然一笑:

    “老刘,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刘振军喘着粗气,眼里已经布满血丝:

    “我、我要!我现、现在就……就要!”

    潘黄河含笑点头:

    “好!等你回去的时候,顺道带走就行……别抓这么紧,我都快被你拆散了。”

    深深呼吸好几口,刘振军才勉强从激动和兴奋中挣扎出来,神思恍惚,多半是在幻想装扮成一代武神的威猛风采,过了好大一阵才惊醒过来,很有些不好意思的赔礼:

    “帅先生见谅,刘家武功传家,最是敬仰申屠将军,至今都还留有武神牌位,施礼之处,请先生千万莫要放在心上。”

    帅惊天吹着杯子水面上的茶叶,头也不抬的笑:

    “没事,没事,你们聊,我自便。”

    有些事情,帅帅哥脸还是很薄的,比如当面要钱这种。

    申屠无命的装备,你总不好意思白拿吧?至少几百万是要给的吧?哈哈。

    这种说钱的事,还是交给潘黄河比较好,我可是很不喜欢铜臭味的,过敏!

    但是刘振军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就呛到了帅惊天。

    “老潘,咱们亲兄弟明算账。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也是你天龙门的。”这是对潘黄河说话,眼神却看了看帅惊天。

    这意思,谁都懂:帅先生肯定是不屑谈那些阿堵物,所以才交给潘黄河来打理,当然不好直接说破。但既然是意思嘛,总是得要意思到位的……

    “武神装备,是几千年来华国民族的一大悬念,其价值无法估量,再多的钱也买不到!我刘振军受帅先生活命之恩在先,得到申屠将军的神兵在后,怎么着,也不能太随意。”

    “这样吧,老潘,你定个价,我绝无二话!”

    潘黄河看了看帅惊天,又看了看刘振军,微微一笑:

    “要说用钱是买不到这些宝贝的,谁都知道这一点。但既然老刘你心意虔诚,我就马马虎虎乱说个价:二十亿,你看如何?”

    二十亿?咳咳,帅惊天还在一脸懵逼的想“这该是多少个零”的时候,刘振军猛然起身,指着潘黄河勃然大怒:

    “老潘!咱们还是不是生死之交!二十亿!亏你也说得出口!”

    潘黄河愕然仰头看着老友:这是嫌价格太高了,还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又或者?

    “二十亿?二十亿能得到这么珍贵的宝贝?老潘你什么眼光?你去做生意,保证亏得连裤衩都不剩!”

    刘振军重重坐下,一口喝干了面前的茶,抹着嘴角水渍,直直看着帅惊天,重重吼道:

    “五十亿!并谢帅先生起死活命大恩!”

    帅惊天一口茶就流进了气管,差点当场呛死。

    五十亿究竟是什么概念,帅帅哥是不清楚的,就只知道,五十亿很多……很多……很多……

    可两把随便捡回来的破铜烂铁,真就值这个钱?

    搜回来的那么多东西,如果都卖掉的话……

    一时间,帅哥哥的眼里,漫天飞舞的,都是金色的小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