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狗都比男人可靠

    更新时间:2017-09-10 23:28:52本章字数:3334字

    “照你这样说,你老人家不辞辛苦跑来调 戏我老婆,那是很给我面子、我还得感恩戴德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咯?”

    听着帅惊天“惊惧”害怕的表述,那青年仰头冷冷一笑:

    “我祁家的人,能看上你老婆这种庸脂俗粉,简直就是你们的运气!只要你老婆能哄得小爷我开心,指不定还能给你一向不带的好处呢!再不识好歹,小心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说得对,你说得太特么正确了。”帅帅哥听到“祁家”两个字就想起那十三盆盆景,心情就很腻歪:

    “你特么比天气预报都准——你是怎么知道明天阴天,没有太阳的?简直就是人才啊!”

    “反正明天都注定看不到太阳,要不……”

    帅惊天把玩着甄柔细腻滑嫩的小手,突然阴阴一笑:

    “既然你是祁家的人,想必也跟祁云峰是一路货色,那可就不能怪我咯?”

    刘娜娜一看到帅惊天的这种表情,就知道这小混混又要打算害人,赶忙挡在中间:

    “光天化日,你敢!”

    帅惊天双手一摊,很无奈的笑:

    “哎哟刘警官,原来您也知道这是光天化日?那为什么这祁家的孙子欺负我老婆的时候,您咋就不挺身而出主持正义呢?”

    “既然警察都不管,那就只有我亲自来咯!”

    刘娜娜语塞,不过白皙的脖子一拧,就是不肯让开:

    “我不管!反正就是不准你再害人!否则,抓你没商量!”

    帅惊天一撇嘴:

    “我有那么笨?会去跟警察商量犯法的事情?你是木瓜吃多了,光长胸不长脑吧?呵呵!”

    “笨笨,给我收拾了祁家的所有人!不然扣你晚饭!”

    小狐狸奔波儿灞立刻龇牙咧嘴的露出一脸凶相,眼睛迅速泛红,直勾勾的盯着猎物。

    刘娜娜顿时方寸大乱,没了主意。

    出于警察的原则,是决不允许在自己面前出现故意伤人的罪行,但如果伤人的只是一条狗……除了把狗打死,并顺便追究狗主人的赔偿责任之外,还真拿帅惊天没有任何办法。

    笨笨不是一般的小狗,刘娜娜很清楚。

    就算笨笨咬死了人,也最多只是主人帅惊天出面赔钱了事,根本扯不到违法犯罪上面去。而且刘娜娜更清楚:以笨笨的本事,咬死人后一走了之,谁都没有办法能将其捉拿归案。

    要一只狗替人偿命?这该得是多么奇葩的想法!

    还在犹豫该怎么处理眼前危机的时候,笨笨就已经窜了出去。

    咬人的狗不叫。

    被咬的人才会叫,而且是惨叫。

    这小狐狸精下口极为阴损,直接就把人家搞成了太监——至少从伤情上看,祁家的这位少爷多半只能入宫了……

    “骚气好重!笨笨,一个月都不准跟我们一起吃饭!真特么的是太……太……太倒胃口了,还不如直接咬死来得干净!”

    帅惊天牵着甄柔,笑眯眯的看着血案在眼前发生。

    刘娜娜气得差点都快哭了。

    这是狗咬人,又不是帅惊天亲自动的手,偏偏还造成了五人伤残的巨大伤害。现在是该抓狗呢?还是逮人?

    刘娜娜知道,那狗是肯定抓不到的,人也最多只能“要求协助调查”并赔偿损失。但男人那玩意儿一旦被咬掉,想再重新接回去,恐怕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该怎么办?

    娜娜姐还在纠结抓人还是抓狗,那边的笨笨却听信了主人的命令,重新闷声不响的扑了回去,一口一个,转眼间撕开了所有祁家人的喉管!

    修真者很厉害,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在拥有仙力和龙气的笨笨面前,完全被压制,根本发挥不出任何能力,结果就是一边倒的秒杀。

    从颈脖处流出的鲜血,很快浸润了街道。沿着地砖之间的缝隙,打湿了脚下地面。血泊迅速形成,死亡的气息,开始蔓延在整条小街。

    半天云,这个华国最知名的时尚街道,开始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道。

    尖叫声此起彼伏。

    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女人,自然最是害怕这种血淋淋的场面。就算路边还有等着拍摄美女美景的摄影师,也最多只来得及拍下五具阴沉的尸体。

    帅惊天一句话,十秒不到,刚刚还活生生的五条性命,转眼就成了五堆毫无灵气的烂肉!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一切都让人难以接受。

    笨笨没有去啃食自己的战利品。

    对这头神兽——现在真是货真价实的神兽——来说,尸体,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的尸体,都是相当恶臭的东西,根本无法下咽。

    笨笨吐着舌头,眼巴巴看着主人,旁边的五具尸体,就是它最直接的劳动成果。

    “这是谁家的狗,这么凶残!”帅惊天第一时间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愤慨,以及帅帅哥对生命的珍惜和热爱:

    “我建议,立刻打死它,好为无辜死去的人们报仇!并祈愿他们肮脏的灵魂,能够在纯净的天堂得以安息。”

    “至少在下一辈子,就不敢随便调 戏别人的老婆了!”

    “刘警官,你说,我是不是好善良?”

    你善良?你特么的好善良!

    娜娜姐眼中喷火,简直就想当场烧死这不要脸的一人一狗。

    “柔柔,报警吧。晚上还要赶着去吃饭,顺便送你娜娜姐回家,并祝娜娜姐尽快嫁个如意郎君呢!呃,柔柔你说,咱们随多少喜钱才配得上娜娜姐的身份?”

    甄柔看都不看脚下的血泊,微微抬头,淡淡的笑:

    “娜娜姐才不会嫁人呢!娜娜姐要是嫁了,估计被她打死的人会更多呢!”

    帅帅哥顿时一头黑线:

    凭啥你比我还了解这暴力女?!

    难道真被开发出了百合的潜质?

    不行!

    这大大的不行!

    必须立刻送走刘娜娜!

    要不带坏了我家柔柔怎办?

    危机面前,帅惊天说做就做,抬手就是一个电话,直接找上了潘黄河:

    “晚上几点?哪里?”

    言简意赅。

    潘黄河还很得意,正想表功,就被帅惊天直接挂掉了电话。

    “八点,天龙酒店,飞云阁。”

    帅惊天笑嘻嘻给刘娜娜和甄柔做了个通报,还贱贱的陪了张笑脸:

    “娜娜姐,刘警官,女车神……今天过后,您就又是京城的女霸王了。有事没事,最好别回云海市来祸害我。最好你这次回去相亲,能一见钟情花开并蒂,顺顺当当的嫁了出去,马上就当妈……”

    刘娜娜杏眼怒睁,抬腿就是一脚,带起一溜血珠。

    帅惊天笑呵呵的躲过:

    “祁家又死了五个人,娜娜姐,我和柔柔就先走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咯?记住,晚上八点,天龙酒店飞云阁包厢,不见不散!”

    甄柔微笑着挽起帅惊天胳膊,对满地的鲜血视若无睹。那一身洁白,在血泊的映衬下,更显得飘飘欲仙。但是这一白一红巨大的视觉差异,终归让人触目惊心。

    当时周围至少有十名以上的摄影爱好者,但是所有人拍出来的照片里,都只有帅惊天、甄柔和刘娜娜。因为不管怎么清洗底片,不管怎么查找原因,那条明明就蹲在众人面前的雪白小狗,就是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张照片上!

    灵异?或者幻觉?

    然而所有人都能证明,那条狗,那条转瞬间就咬死五个人的小狗,当时的确就蹲在事发地,根本没有逃离的意思。但从镜头里,在照片上,却完全没有那条狗的印记。仿佛它就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现场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条狗,那个咬死五个人的凶手,当时它真的就在那里!

    这成了一桩悬案。

    很悬疑的那种。

    刘娜娜清楚原因,不代表所有人都明白笨笨的底细。

    何况在帅惊天眼中,刘娜娜明天就将回归京城,成为那谁谁谁的妻子,再也不会跑到云海市来搞风搞雨,笨笨的秘密——其实这小狐狸也没啥秘密——就算被人事后知道,那又能怎样?

    有本事,你帮祁家咬回来?

    纵狗行凶?

    哈哈,你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是坚决不会信的。

    “警车和救护车好象已经快来了,娜娜姐,走吧,再去吃个饭,最后的晚餐。”帅惊天看起来很悲天悯人的样子,一脸的不舍:

    “过了今天,你就要回京城了,田家是什么货色我没见过,但是我敢保证……那个,那个,祝你运气好。”

    不管刘娜娜再怎么针对自己,帅惊天也必须承认,这是个真正的警察。

    正义、勇敢、坚定。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自己的职责。如果全华国的警察都象刘娜娜那样忠于职守,犯罪率肯定会更低。

    可惜刘娜娜当警察,就是玩票而已。刘家的家世注定她不可能只做个小女警,因为她的天空,总会比别人宽阔得多!

    “你很想撵我走是不是?嘿!”刘娜娜抬起脚,把鞋上的血迹在街沿边上使劲的擦着:

    “象你这种小混混,老娘我见一个打一个,见一次打一次!想躲都躲不了!”

    帅惊天无语,只好看着甄柔傻笑。

    甄柔摸了摸他脸,踮起脚轻轻一吻:

    “娜娜姐最好了。”

    帅惊天翻个白眼,什么话都懒得说,牵着甄柔转身离开:

    “笨笨,警察都来了,再不走,想被打成死狗啊!”

    刘娜娜却象是被抽空了浑身力气,突然坐在地上,连血泊染红了裤子都不管不顾。

    在她面前,就是那条刚刚咬死了五个祁家人的狗。

    笨笨歪着头,定定看了刘娜娜几秒钟,然后纵身一跃,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像它从未出现过一样,了无踪迹。

    “祁家,潘家,刘家……还有帅家。”刘娜娜呆呆的坐在地上,呆呆看着笨笨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

    “还有即将相亲的田家。”

    “日!”

    “老娘爱谁谁,不爱谁谁谁!”

    “一条狗都能这么潇洒,老娘难道还会不如一条狗?”

    “反正感觉,这世道,狗都比男人可靠!”

    “嗯嗯。就这么定了!就算回了京城,那又能怎样?嘿嘿。”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