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等我娶了你,顺便再……

    更新时间:2017-09-12 22:54:35本章字数:3199字

    祁海天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只闻到一股香风,整个人就被狠狠扇了出去。

    这还是甄柔心慈手软的结果,否则以甄柔现在的力量,就是立刻秒杀了祁海天也不费吹灰之力。

    帅惊天绝大部分的仙力,可都用在了这丫头身上,整个潘家加起来,也远不如甄柔一个人得到的仙力多!

    “我的男人,谁都不可以轻辱!”甄柔挥了挥手掌,似乎还有些疼,帅惊天赶忙上来又揉又吹的,完全一副吃软饭的样子。

    “要、要是再有下次,我、我绝不轻饶!”

    这是迄今为止,帅惊天听甄柔说过的唯一一句狠话,而且还是为自己说的,心情顿时好得没了边儿。那个美啊,那个美啊它为什么这么美……

    看到没有,老子也是有女票罩着的男人了,哇哈哈哈……

    只是,这丫头干嘛要说什么“下次”呢?今天就当场解决那不是更好?

    唉,都是心软犯的错啊!

    算求,既然甄柔都这么说了,再一定要收了人家的命,就很有出尔反尔的意思。而且就眼前这几个祁家人的性命加起来,难道还抵得过柔柔的面子?

    “听到没有,我老婆说了,今天,就让你们滚!下次碰到,可就没现在这么好说话了哈。还愣着干啥?是不是还想交代几句场面话?呵呵,有本事一分钟之后还没滚蛋,老子就让你们知道花儿究竟有多红,花盆到底有多深!”

    说得凶残,其实帅惊天也不过是在狐假虎威装腔作势而已。

    为了治愈甄柔,帅帅哥贡献出了所有的仙力——难得的仙力。到现在,除了顶着一个“天龙门祖师”的名头,帅惊天真正的实力,却是根本没有。

    北极紫微大罗心境还在极其缓慢的恢复运转,要想滋生出仙力,还不晓得是啥时候的事,帅惊天除了等待之外,就只能努力修行。可这人间杂七杂八的琐事太多,哪里又能做到全心全意?

    看来要想尽快得到一点仙力防身,除了避世隐居之外,就只能寄希望于运气,能再像上次一样,去文物市场上捡漏、

    问题是捡漏可以有,以帅惊天的眼光,这根本不成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除了太上老君遗落的灵石和那根青龙木之外,在这异世人间,还有没有同样蕴含仙力的宝贝?

    有,当然好。可万一要是没有呢?是不是就这样痴痴的等下去,等那可能或者永远都不可能滋生的仙力?

    帅惊天当然有着自己的选择。

    现在,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解决祁家的麻烦。

    在帅惊天看来,祁家再怎么样,都还远远算不上威胁。最多祁海天在临走时那一声“等我回家禀报太爷爷,金顶大会你们就等着去死”还可能有点分量之外,其它就再也影响不到帅帅哥的心境。

    有本事,那就来啊,来互相伤害呀。

    会叫的狗,一般都不咬人,对这种夹着尾巴乱吠的东西,老子才不怕呢!

    …………

    “该走的都走了,该走的又还没走。”刘娜娜冷冷瞟了帅惊天一眼:

    “现在可以吃饭了吧?”

    甄柔立刻看着帅惊天,眼中满是期盼。

    潘黄河还跪在包厢门口,等待师尊的谅解。

    潘凤不敢开口求情,刘振军也不好插手人家的门派中事。但因为故友情深,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先生既然来了,又何必为这些人影响了吃饭的心情?明天过后,只要先生驾临京城,刘家必定举族相迎,才对得起先生救命之恩。”

    这老头!

    帅惊天瞪了他一眼:难怪说人老就会成精呢。别看人家一句话都没替潘黄河求情,却是字字句句都在说情!再勉强下去,反倒落得个“冷酷无情”的说法。

    既然该解决的都暂时解决了,该吃饭的时候那就吃饭。至于以后怎样,谁知道?

    反正老子现在就只是个普通人,除了能唬人之外,完全没有一点能力……

    “既然老刘帮你说情,那你就起来吧。”帅惊天看都没看潘黄河,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说给潘黄河听的:

    “今天是给娜娜姐和刘老送行的日子,本该皆大欢喜,我也不想坏了气氛。吃饭,吃饭。”

    潘黄河长吁了一口气,再重重磕了个头“黄河多谢师尊”,这才连忙站起身,张罗着上菜的事情。

    其实这些本该由潘凤来做,但潘黄河为了表达敬意和歉意,直接把自己降格为服务领班。以他的身份和辈分,除了帅惊天和甄柔之外,这让其他所有人都如坐针毡,承受不起。

    最后还是在帅惊天的一声吩咐之后,潘黄河才总算消停下来,颤颤巍巍的坐了半边屁股,还是殷勤不已的忙着给帅惊天服务。

    席间到底说了些什么,帅惊天已经记不住了。只知道酒醒的时候,正红果果的躺在家中浴缸里,还没被淹死就已经算是命大。

    不用问,这肯定是甄柔的手笔。

    只是甄柔,又去了哪里?干嘛不来侍浴呢?

    帅惊天摇了摇沉重的脑袋,水花响处,居然红果果的就拉开浴室门,大张旗鼓的走了出去。

    那情景太美,真的不想多看——哪怕就死想一想,也都是犯罪。

    还好甄柔已经睡着。

    象只慵懒的小猫,蜷缩在客厅沙发上,抱着小靠枕,睡得极为安静香甜。

    那绝世的容光,并没有被嘴角的口水破坏,反而更有一种居家宜人之美,看得帅惊天心旷神怡,念想万千,差点就冲动起来。

    美貌、美胸、美腿,就这么的毫不设防,若隐若现,很想令人去探幽寻秘。帅帅哥又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身体的反应,远远超过理智。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在甄柔这种美女无意间隐秘展现的诱惑下,估计谁都会变身狼人——当然,肯定作者菌例外,嘿嘿,俺可是好人咧……

    帅惊天差点迷失在这美景之中。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一股冷风,帅帅哥也许今晚就能成就了好事,然后因为抵御不住甄柔的纯阴之气,直接消弭了元神,成为十八地狱最底层的搬砖小鬼,永世不能超生!

    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绝对可以成真的现实。

    帐篷已经搭得老高,氛围也极其符合条件。美人如玉,就该水到渠成。结果帅惊天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方式,结束了这一段劫难。

    直接将甄柔放进了刚刚才泡过的浴缸里。

    甄柔挣扎的水花,很快浇灭了某人曾经跃跃欲试的心。

    这其实并非甄柔想象的结果,却是某人最好的解脱。

    “你是不是很嫌弃我,就因为我之前的样子太吓人?”大床之上,背对着帅惊天,甄柔清泪如泉。

    帅帅哥轻轻在她臀上一拍,马上就变成了抚摸,最后一动不动。

    “说什么呢,啊?别想那么多!”帅惊天的理由张口就来:

    “最美好的事情,一定要留到最美好的夜晚。”

    “等我娶了你!顺便再……”

    甄柔顿时泣不成声,反身抱着男人,死死不肯放手,直接要勒断气的那种:

    “我、我、我……死也等你!”

    帅惊天听她说了个死字,立刻心头一颤。

    虽然没有仙力,并不代表帅惊天就没有洞察天地元气运行的眼力。有些事,不能做。但同样的,有些话,也绝不能说。

    天地冥冥,天道无情。往往一句无心之语,最终都可能会一语成谶!

    “说啥呢啊?好好睡觉,明天还想不想去送刘娜娜了?”

    帅惊天重重在那娇躯上捏了一把,才把自己退得远远:

    “说好了哈,大家保持最后的这点距离,老老实实睡觉……”

    甄柔才不管他,又爬了过来,泪眼滂沱:

    “我只想听……你刚刚才说过的,你……是不是,会真的娶我?”

    帅惊天假装不耐烦:

    “去去去!谁说要娶你这丑婆娘了?”

    “不过……你要是现在就老实睡觉的话,那就……娶了吧!”

    甄柔哭着,在他脸上重重一吻:

    “如果不死,我……”

    帅惊天心头又是一沉,狠狠揉了揉她翘臀:

    “说什么屁话!滚过去睡觉!再乱说,马是就给我搬走!”

    甄柔足足看了他好几分钟,直到确信他眼中深藏的那点柔情,才心满意足的转过身去。至于是否睡着,恐怕除了甄柔自己,谁也不会知道。

    包括帅惊天这头死猪。

    反正醒来的时候,已经人去床空。

    连忙打电话,才知道甄柔早就起身去送刘娜娜的飞机了。

    帅惊天顿时放下心来。

    其实以刘娜娜的本意,是想直接开着她的改装小车车一路飙回京城的,只是因为军方有专人驾机降落在云海市机场,想跑都不敢跑,所以才这么老实,乖乖把车子留给甄柔,然后自己上了飞机。

    甄柔笑眯眯的看着她的纠结:

    “放心好啦,以后我会把车子开来京城还你的。”

    刘娜娜难得的眼眶一红:

    “说话,要算话哦。我……我……”

    甄柔推了她一把:

    “我说话,一直算话,会马上去学驾照的!快回去吧,你也多学点厨艺,到时好招待我和小天。”

    只要一提到帅惊天,娜娜就就很想打人。只是现在条件不够,目标不在,就只能讪讪的笑笑:

    “亲爱的,保重,我在京城等你。”

    甄柔微笑:

    “保重。一路平安。随时电话联系。”

    “就算你做的菜有毒,我也肯定会来!”

    飞机启动,开始滑跑的刹那,看着舷窗外一闪而过的甄柔身影,刘娜娜的泪水,终于咆哮而出!

    “谁想嫁人谁去嫁!”

    “信不信老娘回去就立马打死田家那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