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我喜欢柔软,但从不服软

    更新时间:2017-06-02 22:23:39本章字数:2998字

    “不敢。”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他邪邪一笑,吞下最后一点油条,就着包油条的纸擦了擦手指上的油渍,随手将沾满油渍的废纸仍在我的面前,不知是否故意,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我摆放在地上的雄鹰木雕。 

    雄鹰木雕晃了几晃,倒是没摔摔倒,我微微蹙眉,但并未多想和深想,我很确定,我并不认识他们。

    “不好意思。”黑虎纹身男子口中说着歉意的话,脸上却毫无歉意,反而一脸的不羁和戏谑。

    我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他意欲何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掏出一包灵江牌香烟,抽出一支自顾自的点燃,美滋滋地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烟雾,享受般笑道:“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随手将剩下的半包香烟潇洒而豪迈地抛给了右手边的黑熊纹身男子。

    黑熊纹身男子眼疾手快的接在手中,感激涕霖道:“谢谢森哥。”

    原来,有时候收买一个人,如此简单,只是半包香烟便可以。

    黑熊纹身男子抽出两支香烟,一支留给自己,一支递给了眼镜蛇王纹身男子。

    两人各自点燃香烟,一番吞云吐雾。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言行举止在我的眼里,就像一群滑稽的小丑。

    当然,我知道我也很丑,但我不是小丑。

    我认真的生活,认真的对待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认真的对待每一个对我抱着善意和恶意的人。

    有人说,认真的人最美,我当然希望这句话是对的。

    可他们,即便做小丑,也不认真,甚至一点也不合格不专业。

    森哥朝我喷出一股浓烈而刺鼻的烟雾,我并未避让,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那双狭长而奸邪的眼睛闪过一抹诧异和轻蔑,随后微微笑道:“木雕大师,麻烦你给爷我来个全身雕像。”

    我仍然不说话,一动不动,如同雕塑般凝视着他。

    他面色微凛,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我,眼中闪过一抹阴森和煞气,冷冷道:“你是聋子?”

    “不是。”我的回答淡然而平和。

    “既然不是聋子,老子的话,你怎么不答?”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看样子,我答不答,他都会找我麻烦,那我答不答又有什么区别?

    面具下,我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不想回答。”

    “你他妈很没礼貌。”森哥还没动怒,眼镜蛇纹身男子倒是先怒了,双眼瞪大如牛眼,煞气腾腾地盯着我,一副随时准备揍我的架势。

    我淡然而随意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森哥,微微笑道:“礼貌也要看对象。”

    “你敢瞧不起我们?”眼镜蛇纹男子咆哮着,便欲对我动手。

    森哥气定神闲的制止道:“黑熊,算了,我们是文明人。”

    黑熊冷哼一声,并未动手,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神色不善的盯着我。

    森哥抬起右手,黑熊反应极快,急忙恭敬的奉上一支灵江牌香烟,左手边的眼镜蛇纹纹身男子则不动声色地帮其点燃,然后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我微微蹙眉,他的眼神一如他胳膊上的眼镜蛇王,阴狠而恶毒,透散着危险的气息。

    消瘦而平凡的他,身体和灵魂之中似乎潜伏着一只毒蛇,只要那森哥一声令下,可能就会不顾一切的扑杀向我。

    他很危险。

    在这三人中,他最危险。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惹事,但从来不怕惹事。

    森哥深吸一口香烟,喷出浓浓烟雾,然后看着我,微微笑道:“你真的很没礼貌。 ”

    我淡淡道:“你的素质也不太好。”

    我话音刚落,他突然起身,右脚直接而凌厉地踹向了我的肚子。

    我微微一愣,尚未反应过来,便被踢中,肚子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剧痛,痛得我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围观众人也都愣住了,没人想到他会突然动手。

    我生气了,但是我并未爆发,只是坐在地上,一声不吭地咬紧牙关,紧紧地捂住肚子,慢慢地就没有那么痛了。

    痛让我清醒,清醒让我渐渐不再愤怒。

    不愤怒,并不代表我怕他们,也不代表我可以任人欺辱。

    暗暗深呼吸,我缓缓抬头,静静地凝视着森哥。

    我将他的长相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很快我就会找个机会将他从我的脑海之中抹灭,毕竟谨记着他这种垃圾会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他眉头紧蹙,狭长的双眼闪过一抹阴森和暴虐,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随意而懒散的看着我,挑衅而充满霸气的笑道:“我可以没有素质,但你不能对我没有礼貌。”

    稍作沉默,我轻笑道:“你说得对,你可以没有素质,但是我不能没有礼貌。” 

    “这就好。”他露出一个满意而又灿烂的笑容,重新坐在椅子上,悠哉而又惬意的吸了一口香烟,然后看向我,散漫道:“雕得好看点,帅点。”

    我缓缓起身,轻轻拍去屁股下的尘土,然后重新坐好,迎着他的目光,我怡然不惧道:“对不起,我不做你的生意。”

    他微愣,送入口中的香烟,未抽,静静地看着我,脸上的惬意和散漫迅速退去,化为一股阴冷和暴戾。

    他左右两边的一熊一蛇也愣住了,围观众人也愣住了。

    很显然,他们都以为我服软了。

    我喜欢柔软的东西,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听得见和听不见的,比如手指,比如肌肤,比如柔软的心,柔软的话,柔软的一切,可是从小到大,我就是不会服软。

    森哥深吸一口香烟,微微仰头,吐出一连串烟圈,然后看着我,柔声笑道:“你的人,跟你脸上的面具一样,都很有个性。”

    我微微笑道:“你现在也很有个性。”

    他灿烂一笑,轻轻道:“我也喜欢很有个性的人,不过那得是我的朋友,很显然,你不听话,所以你不是。所以我的朋友让我来教训教训你,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哦。”

    他的朋友?我想我并未得罪什么人,如果说有,那就是前不久那个盛气凌人的马凌。

    森哥缓缓起身,叼着香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稍许,他笑了笑,然后转身,看着眼镜蛇纹男子,淡淡道:“黑蛇,交给你们了,让他学会怎么听话。”

    “是。”黑蛇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二话没说,上前就直接而狠戾地踹了我一脚。

    我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直接踹翻在地上,很痛,比刚才那一脚更狠更痛。

    我依然强忍着,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地捂紧腹部,绝不低头,也绝不服软。

    他并未就此放过我,再次欺身上前,紧接着第二脚又重重地烙印在我的胸口。

    黑熊也没闲着,砸碎我摆放在地上的一些木雕的小玩意,然后他又瞄上了我的白色背包。

    我顾不得腹部和胸口的疼痛,猛扑了过去,紧紧地护住了我的背包。

    黑熊微愣,然后直接一脚狠狠地踹在我的背上,口中怒骂连连:“让你他ma的自以为是,让你他ma的嘚瑟,让你他ma的得罪我们森哥……”

    他一边骂,一边踹我,至少踹了五六脚。

    我始终不吭一声,只是死死地护着身下的背包。

    围观中,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出声呵斥道:“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是啊,人家一苦命孩子,挣点手艺钱,你们怎么能这么无缘无故的欺辱人?”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黑熊终于停止了踢打我,一边喘着气,一边冷冷地扫视众人,凶狠狠道:“关你们屁事,少他妈多管闲事。”

    黑蛇看着义愤填膺的众人,微微皱眉,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森哥。

    森哥见快犯了众怒,淡然而不屑道:“差不多了。”

    他踩着轻飘而欢快的步伐走到我的身旁,然后我被黑熊给粗暴的翻过身来。

    我的双手依然紧抱着我的白色背包。

    他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就像俯视着一只落水狗,脸上洋溢着绚烂而又残酷的笑容。 

    背部传来阵阵剧痛,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喉咙腥甜,有股想吐的冲动,我急忙闭紧嘴巴,硬吞了回去。

    那黑熊下脚太狠,我被连踹了十来脚,想必已经受了些许内伤,若不是我十分抗打,恐怕已经倒下。

    暗暗深呼吸,我强忍着、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森哥却蹲下身来,伸出右手,手掌覆盖着我脸上的面具,强行将我给摁在地上。

    我浑身酸痛乏力,只能像个人偶般任由他摆布。

    他凑近我的耳边,冷笑而嘲讽道:“面具人,人贵有自知之明,不属于你的东西,最好不要惦记,否则就是给自己惹祸上身。”

    我明白他的意思,直直地盯着他,轻轻道:“如果我是你,我会将手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