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0——怀疑

    更新时间:2017-06-17 10:00:00本章字数:2797字

    钟应龙神色微凛,眉头微蹙,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淡定笑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笑了笑,讽刺道:“您自己明白就好了。”

    他右手边那位皮肤很黑的刑警,满眼愤怒地盯着我,冷喝道:“你不要太放肆了。”

    钟应龙不动声色地看着我,眼底深处藏着一抹似笑非笑的浅淡笑意。

    “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也不是刑警中队,你在我家里大声咆哮,是我放肆,还是你放肆?”我满脸微笑的看着那位黑脸刑警。

    “你……”黑脸刑警怒急而一时语塞,脸色涨红,红中带黑,似能滴出水来。

    “好了。”钟应龙轻轻地瞪了那位黑脸刑警一眼,然后看着我,微微笑道:“怎么说都是老熟人了,这是你家没错,但我们也算是客人吧。而且,有歹徒闯入你家行凶,我们是警察,有职责保护你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我微微一笑,讽刺道:“可为什么,你们看起来也那么像歹徒?”

      “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那黑脸刑警终于忍不住爆发,愤怒至极地盯着我,右手已经抓住了腰间的手枪,大有一言不合,便会拔枪将我射杀。

    “胡闹。”钟队大声怒啸,却一直盯着我,一双眼睛,没有泄露半点怒意,反而隐匿着一股阴深而又诡异的光芒。

    另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警察也急忙制止道:“小黑子,别胡来。”

    黑脸刑警冷哼一声,松开了腰间的手枪,神色不善的盯着我。

    我有种感觉,如果可以,他真的可能会开枪杀了我。

    但他不敢,而且他也没有这个机会。

    如果他要杀我,我想我一定提前杀了他。

    只是我不明白,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他们却那么的想让我死?

    我笑了笑,自嘲而苦涩。

    暗暗深呼吸,我抬头凝盯着钟应龙的眼睛,淡淡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钟应龙微微笑道:“你们是当事人,也是受害人,当然要麻烦你们去刑警队做个详细的笔录。”

    我看向慕幽香,她也正看向我,彼此对视间,笑意浅,不需任何言语,便仿佛能明白彼此的想法。

    从头至尾她都只是认真而平静的听着,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原本一切就与她无关。

    随后我看向钟应龙,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我直接往房门走去,慕幽香淡定而从容地跟在我的身旁,不离不弃。

    钟应龙领着那两个刑警,紧跟在我们的身后。

    钟应龙直接钻进了白色雪铁龙警车的驾驶座里。

    那黑脸警察瞥了副驾驶座上的我一眼,浓眉紧蹙,不安而担忧道:“钟队?”

    钟应龙淡然笑道:“我和他是朋友。”

    黑脸警察冷厉而阴沉地看我一眼,眼中尽是警告和杀意,随后转身上了另一辆雪铁龙警车的副驾驶座。

    我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慕幽香。

    她向我投来一丝浅淡而温柔的笑意,让我觉得安心和平静。

    钟应龙发动了车子,车子缓缓而去,另一辆警车则在后面紧紧跟随,似保驾护航。

    我安然而平静地凝视着挡风玻璃,稍作沉吟,缓缓深呼吸,淡淡地瞥了一眼左手边的钟应龙,我冷冷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钟应龙轻描淡写地瞥了我一眼,幽幽叹道:“我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稍作停顿,他凝盯着我的眼睛,沉沉道:“但前提是,不要再死人了。”

    我冷笑道:“这世上有很多人是自己找死,当然了,还有很多人是被人用来送死的,虽然终归都难逃一死。”

    钟应龙眼中闪过一抹厉芒,盯着我,好奇而疑惑道:“此话何解?”

    我的目光透过前挡风玻璃,凝聚在有些低垂而昏沉的天空中,夕阳早已沉沦,凄艳如血,染红了一片天空,悲壮而又苍凉。

    收回目光,我不动声色地凝视着钟应龙那阴冷的侧脸,淡淡道:“钟队,您不觉得很奇怪吗,他们竟然能找到我家。”

    钟应龙随意道:“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们是混混,有时候消息比我们这些警察还要灵通。”

    面具下,我嘴角微微上翘,冷笑道:“我敢肯定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们,我家又住在如此偏远老旧的老城区,而且,有些事情我想您应该清楚,想要找到我家可不太容易,但他们却偏偏找到了,可真是手眼通天啊。”

    钟应龙淡然笑道:“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很多,正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所以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最好不要小瞧他人,不然很容易吃亏犯错。”

    稍作沉吟,我好奇问道:“钟队,您说这青天白日的,他们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携带炸弹,擅闯民宅,绑架杀人,我不知道是他们的胆子太大,还是他们的身后有人撑腰。”

    我一动不动地凝盯着他的侧脸,想要捕捉到他脸上任何细微的变化。

    但他只是笑了笑,轻声叹道:“这年头,什么样的歹徒都有。”

    稍作沉吟,他转头看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道:“他们找你,无非是认为是你害死了他们的大哥罗森。可是,他们的大哥明明就是心脏病突发暴毙身亡,与你何干?小苏,我承认我一直怀疑他们的死与你有关,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证明,但是我凭的是我多年来的办案经验而判断的,那么他们凭的又是什么?”

    我微微蹙眉,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淡然浅笑。

    “说不定,是有人告诉他们的。”我意有所指。

    他点点头,若无其事道:“很有这个可能,毕竟觊觎你的人很多,想你出事的人也很多。”

    “他们不敢。”我冷冷道:“我的感觉告诉我绝不是他们。”

    钟应龙似笑非笑道:“那可未必,毕竟你马上就要满十六岁了,他们恐怕都急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稍作沉吟,冷笑道:“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

    “这世上很多人为了权势和利益,在关键时刻,又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钟应龙轻描淡写地瞄了我一眼,轻松而自然的把握着双向盘。

    我冷笑道:“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们的背后一定有人,而且那人很想让我死。”说完之后,我一动不动、直直地盯着钟队的眼睛。

    他哑然失笑:“你怀疑我?”

    我直视着他那双阴锐而又深沉的眼睛,讽刺道:“你可以毫无实据的怀疑我,而我就为什么不能怀疑你?难道就因为你是警察我是平民?”

    他微微一笑,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我可以毫无实据的怀疑你,你当然也可以怀疑我。不能只有州官才能点火,百姓却不能点灯。”

    稍作停顿,他满脸好奇的看着我:“不过,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怀疑我?”

    暗暗深呼吸,我沉着而冷静道:“第一,这两个星期以来,所有与我接触过的人之中,只有你才最清楚我家的情况。”

    他微愣,随后点点头道:“确实如此,还有呢?”

    车子上了高速,他加快了速度,窗外的景物,迅速往后隐退,显得有些不真实。

    “第二,他们用的电雷管电子遥控炸弹,是绝对的违禁品,很难弄到手,他们却拥有。”我盯着他,沉沉道:“而你是刑警中队队长,想要弄到却很容易。”

    他瞥了我一眼,随后将目光凝聚在前路,一边开车,一边随意应答:“你说的有理,但是电雷管电子遥控炸弹制作起来其实很简单,现在的网络上有很多这种视频,你若想学,一学就会,所以这不能说明什么,更不能说明跟我有关。”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我不为所动,我继续说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你一直很想我死。”

    他没有回头,但是我看见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突然紧了紧,沉默稍许,他回头看向我,目光复杂而又哀伤,黯然轻叹:“你应该很清楚,这世上,这香城想让你死的人有很多,而且我和你爸爸始终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又怎会想让你死?”

    我直视他的双眼,冷冷道:“你一直恨我,你一直和他们一样怕我,把我当成恶魔,你一直都认定是我害死了那个本就该死的男人,你一直很想替他报仇,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