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我相信我的直觉

    更新时间:2017-06-18 10:00:00本章字数:2830字

    他突然笑了,笑得落寞而又悲哀,幽幽叹道:“我承认,我确实想让你死,但我是警察,我就算怀疑你杀人了,也要拿出真凭实据,而且就算你被判有罪,执行者也轮不到我。警察阴谋杀人,那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的。我不会那么蠢,也不会去干。”

    我笑了笑,轻轻道:“今天上午,在KFC里,你我交谈之后,临走前,你告诉我,你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我凝视着前方的挡风玻璃,自言自语道:“其实,你应该比我清楚,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关于我杀人的证据,因为我全部都有不在场的证明,因为很多人都看见了他们是怎么死的,而且法医也已经鉴定他们都是暴毙身亡,根本不是他杀。但你却坚定而固执的认为是我做的。所以你不甘心,你愤怒,这么多年,你从未如此失败过无力过,任何复杂难解的案子到了你的手里,最后都能破解,都能找出真相。可是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拿我没有任何办法。而随着章青林的死,你对我的怀疑更加坚定和固执。”

    我凝盯着他,冷笑道:“章青林死后,你甚至派人监视了我长达半年之久,却一无所获,我想我没有说错吧?”

    他微愣,神色微变,不过他掩饰得极好,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淡定而平静地看向我,微微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监视过你半年,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发现,便不得不放弃了。而且,我的确因为你而感到很不甘,很郁闷,很颓丧,我也的确很想找到你杀人的证据,但是这都不足以成为我指示他人去对付你的理由。我只是警察,查清一个案件是我的职责,但如果实在查不清楚,那也没有办法,顶多只能说明我的无能,这世间,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不清不楚的案子,到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所以我不可能全部都去弄清楚。”

    我笑了笑,轻轻道:“今天中午,在KFC里面,你我相视的刹那,我便感受到了你对我的敌意和杀意,所以在你愤然离去之后,你便想到了一个对付我的办法。你暗地里找到了黑蛇和黑熊,告诉了他们我家的地址,还给了他们电雷管电子遥控炸弹,而在这之前,你早已派人在我家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因为你想要掌控一切,不想发生什么可怕的意外。”

    稍作停顿,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他只是默默的开车,见我不说话,转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笑道:“请继续,你的推断很有意思,很有道理。”

    我继续说道:“后来就发生了这一切,只是,有一点你没有算到,那就是黑蛇并没有完全听从你的指令行事。你的原意是让我单独回去,绝不牵扯到无辜的慕幽香。可是黑蛇却擅自主张,让慕幽香跟我一起回去。我们回去之后,黑蛇利用我那木雕的妈妈威胁我,一再逼问我是不是我杀了森哥,我知道阳台上有监控器,所以我从未正面回答过,没办法,他便用慕幽香威胁我,我还是没有承认。我为什么要承认,我凭什么要承认?我知道这是个圈套,所以我不会轻易的往里面钻,没有办法,黑蛇便欲杀人。”

    “故意杀人是要被枪毙的,我想他们不至于连这点都不清楚。”钟应龙讽刺道:“现在这社会,没有谁会为了谁而不顾生死,那条蛇和那只熊不可能为了给那个所谓的森哥报仇而杀了你。说起来,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发现过任何关于你杀人的证据,一切看起来都与你毫无关系,他们滥杀无辜的话,结局一定会被执行枪决,人都怕死,所以他们绝不会以身犯险。”

    我微微笑道:“您说的对,所以他们刚开始不过是为了威胁我,希望从我口中得到我杀人的证据,希望我亲口承认。可惜我没上当,而且,本来就没有证据,即便我把事实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是我杀的,现在是法治社会,什么都要讲究证据,但是,我也很清楚,一旦只要我承认杀人了,你们这些警察就一定会有办法对付我,给我定罪。所以我不会中计。他们当然不愿意死,也绝不愿意用生命去给一个已经死去的所谓的大哥报仇雪恨,可是,如果森哥的死,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他们就有可能去做了。”

    他稍作沉思,瞥了我一眼,微微笑道:“请继续,我觉得你很适合做警察。”

    “谢谢,我不喜欢警察。”我淡淡地看着他的侧脸,轻声问道:“您知道香堂吗?”

    “香堂?”他神色微凛,右眼皮不可抑制的跳动了几下,然后看向我,阴沉而凝重道:“听说过。”

    ”那您知道香堂到底是干什么的吗?“我凝神定睛地看着他的脸,注意着他脸部任何一丝一毫的变化。

    沉默了片刻,他转头看着我,沉沉道:“香堂,听说什么都干。”

    “什么都干?”我目光微凝:”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干吗?”

    他沉默不语,而沉默很多时候就是默认。

    面具下的我,嘴角微微上翘,冷笑道:“你很清楚森哥是香堂的人,就算不完全是,想必根香堂也有关系,他的死黑蛇和黑熊必然会受到牵连,从黑蛇的口中我得知那牵连很恐怖,很有可能会让他们付出生命为代价。”

    他转头凝视着我的眼睛,依然淡定而从容道:“所以呢?”

    我微微笑道:“您原本只是想要拿到我杀人的证据,然后想办法办了我,黑蛇和黑熊也想拿到证据,拿到之后就能给森哥身后的香堂一个交代,这叫将功折罪,应该能保命不会死。因为这个,他们才会选择与你合作的。可惜他们没有拿到,其实你早已算到了这一点,因为你太了解我,知道我不会轻易受任何人任何事要挟与摆布。所以你还有杀招,那就是你料想到那黑蛇和黑熊在暴怒之下,可能会生出死志,那么他们便很有可能会选择跟我同归于尽,因为他们原本就可能被森哥的死牵连致死。甚至于,你怕他们失手,怕前功尽弃,所以给他们提供了电雷管电子遥控炸弹,那是因为你怕我会突然使出所谓的恐怖邪术悄无声息的先杀死他们,而电雷管电子遥控炸弹不但好操控,只要轻轻一按就可以了,一旦情况不对,就算我要杀他们,想必他们在垂死之际也有反扑的时间。”

    深呼吸,我轻声叹道:“这些你都算到了,可是,你却没有料到慕幽香也参与进来,更没想到他们会不听你的警告连慕幽香也要一起杀死。我只是孤儿,死了就死了,反正那么多人盼着我死,我死之后你正好推到他们的身上,至于那黑蛇和黑熊,本来就是垃圾,死了也就死了,可是慕幽香太无辜了,你毕竟是警察,毕竟坚持着作为人的底线,可你不甘心,你仍然想赌一把,那就是赌我在最后关头会选择屈服。”

    我凝盯着他的眼睛,娓娓道来:“如果我无法掌控事情的发展和进度,她的生命真的受到威胁,我一定会选择屈服,但是我绝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你也没料到黑蛇会突然发疯杀死了黑熊,然后又要自杀。想必你们当时就躲在隔壁那套空房子里,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为什么是隔壁的房子,那是因为隔壁没人,各方面条件都最适合,一旦出事,你们可以及时制止。见黑熊被黑蛇杀死,你便慌了,事情的进展完全超出了你的掌控和意料,所以你只能急忙带人现身,想要阻止这一切。”

    说到这里,我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我自认为我说的很清楚。

    而且,从黑蛇突然出现我家里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怀疑他了。

    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证据,一如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坚定而固执地怀疑着我一样。

    他相信直觉,我亦相信我自己的直觉。

    我的直觉告诉我,安排这一切的人就是他。

    沉默了片刻,他看着我,神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好像我说的这些都与他无关,果然不愧是干过十五年刑侦的老油条,即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即便阴谋已经被我揭穿,也脸不红心不跳,这份淡定和从容可真是已入化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