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4——细致入微

    更新时间:2017-06-22 23:44:25本章字数:2883字

    “你想错了哪一点?”他满脸好奇的看向我。

    “你给黑蛇和黑熊的电雷管电子遥控炸弹其实是假的,根本就不会爆炸,你故意吩咐黑蛇和黑熊不要牵连到慕幽香,更不可以伤害慕幽香,不是真的害怕他们牵连和伤害到慕幽香,而是故意提示和告知他们慕幽香对我的重要性,只是为了让他们一定要求慕幽香和我同往,因为你早就知道我的妈妈已经死了,根本无法真正的威胁到我。那么这世界上,目前为止,能威胁到我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慕幽香,虽然我们才相识,但你知道我一直孤独,没有朋友,一旦有了朋友,对我来说其重要性可想而知。果然,他们最后利用慕幽香威胁我,一是为了让我亲口承认是我杀害了森哥,但这并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想要确认我拥有无形杀人的本事。”

    他笑了笑,却笑得有些冰冷而又阴森。

    我知道我猜对了。

    深呼吸,我继续说道:“你知道你自己无论如何都拿不到证据对付我,所以你放弃了寻找证据。从头至尾,你都只是为了确认我有没有那种诡异而可怕的能力。我想你已经确认了,那么你的计谋也就得逞了,因为在这个阴谋诡计开始实施的那一刻起,你就想到了香堂,黑蛇和黑熊他们从来就不是什么杀招,他们只是你用来确认我有没有特殊能力的弃子,因为你的杀招只是香堂,从头至尾都只是香堂。”

    我无视他眼中的阴沉和幽暗,讽刺而冷笑道:“你说我是妖魔鬼怪,那么这样的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你们又是什么?”

    稍作停顿,我笑了笑,凑近他的耳边,轻轻道:“其实,有件事情你一直都不知道,那就是我早就知道香堂,自从我妈妈死后,我一直都在暗中调查和寻找香堂,只不过并没有什么进展,我正一筹莫展,这下好了,香堂的人很快就会自动找上我,这不挺好吗?”

    说完之后,我再也不看他一眼,和慕幽香一起肩并肩离开。

    …………

    华灯初上,香城泉都的夜看去远远要比白天繁华和喧嚣,到处都闪耀而充斥着璀璨而绚烂的光芒,如梦似幻,一如传说中的七彩欲祸,很容易让人沉沦而迷失其中,难以自拔。

    一到夜里,这个庞大而又迷幻的城市,便给我一种十分陌生和诡怖的感觉。

    这个城市就似一只庞大无比的巨兽,日光之下,便陷入沉眠,一到夜里,便苏醒过来。

    苏醒的巨兽召唤出无数的妖魔鬼怪,释放着无尽的阴邪罪恶,促使和引诱着人们的身心与灵魂堕落、沦陷、自我毁灭,然后成为它的口粮。

    人们渐渐成为行尸走肉,却不自知。

    它日益壮大,吞噬的越来越多,这个世间看去便愈加的繁华,然而在繁华之下,流淌着的却是愈加的阴暗,肮脏、冰冷和残酷的黑血。

    很多时候,我都会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惶恐和畏惧。

    我不想成为食物,也没有能力与之争斗,所以我便只能逃避和远离,将自己封禁在家里,封禁在那一亩三分地中,躲在床上,用被褥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瑟瑟发抖。

    我承认我是个懦夫。

    我只是想要好好活着,清醒地活着,这并未没有错。

    暗暗深呼吸,我抬头望天,弯月如银钩,好不容易割裂了昏沉的云朵,又被另一朵云朵淹没与包裹。

    夜空中散缀着数颗不太明亮的星辰,看起来极为冷寂和暗淡,一阵风来,似乎就能吹灭。

    很多时候,我觉得那些星星很像一只只眼睛,在黑暗中,不论我们在做什么,它们都在默默注视,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这种感觉十分怪异、十分可怖。

    “你在想什么?”慕幽香淡然询问。

    我笑了笑,轻轻道:“胡思乱想而已。”

    “你准备去天灵古寺?”她凝视着我的眼睛,神色平静而自然。

    我点点头,轻声而坚定:“我必须去,我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

    “什么时候?”

    “就近几日。”已经出了刑警分局,我看着她,轻声道:“不早了,今天是我连累了你,差点害了你,我很抱歉,不过,你应该回家了。”

    她淡然而随意道:“你不都已经确定了那电雷管是假的吗?”

    我轻叹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回家吧。”在路边她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停在她的面前,她拉开后车门,直接坐了进去,然后静静地看着我。

    中年男司机通过后视镜,十分好奇的瞄着我,目光闪烁不定,我并未在意。

    璀璨的灯光下,她那双纯澈的眼睛流动着梦幻般的光辉,令人迷恋而沉沦。

    我很想一直看着她,但我懂得适可而止。

    我伸手正要帮她关上车门。

    “你不上来?”她直视着我的眼睛,目光有些幽冷。

    我尴尬道:“不了,你先走。”

    她口气微冷:“我作为女孩,你作为男孩,是不是该送我回家,不然,你放心吗?”

    “这个?”我有些踌躇和为难:“我这样子并不合适。”

    她冷冷反问:“那什么样子才叫合适?”

    我看得出来,也听得出来,她已经生气和不悦。

    正当我迟疑之际,她淡淡道:“我聘请您当我的钢琴老师,你不愿意我去你家,我也不喜欢那幽兰琴房,但你要教我,也就只能去我家了。”稍作沉吟,她凝视着我的眼睛,轻轻道:“虽然,我知道你并不缺钱。”

    想必她已经知道了什么,但该来的总会来的,我心中略有不安和踌躇,稍作沉思,我便上了车。

    我坐在她的身边,随手关上车门,与她相隔不过两拳的距离,如此之近,她身上那浅淡而清幽的气息悄无声息的弥散开来,浮浮沉沉、若隐若无,却让我异常的局促和紧张。

    我正襟危坐,心跳紊乱,不敢乱动,大气也不敢出。

    慕幽香淡淡道:“御龙花园。”

    一听到御龙花园四个字,那中年男司机立马来了兴致,一声欢快的好嘞,老练的发动了车子,疾驰而去。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做任何交谈,她是淡定从容,而我却是忐忑不安,甚至有些心猿意马。

    我尽力地关禁了那头心猿,锁紧了那匹意马,不让它们闯荡出来,乱我心魂。

    好几次我都想问她为什么那样说,但每一次通过后视镜看到她那张绝美而又恬静的脸容,快要出口的话也都被我给生吞了回去。

    “你想问我为什么那样说?”她的聪慧和敏锐真是让人惊叹。

    暗暗深呼吸,我凝视着她,轻轻点头。

    她凝视着我的眼睛,淡然而平静道:“你住的地方偏远而又老旧,你住的房子也很小,大概70平米,但是,从我一进门,我就看到了客厅角落里那架珍珠白色立式钢琴,如果我没有看错和记错,那架施坦威立式钢琴,出产于1964年,全球限量66台,已经是古董,如果拿去拍卖,价格不会低于二百万。”

    我微微一愣,但不得不感叹道:“你没有看错。”

    她继续说道:“可在你那所小房子里,这架钢琴并不算什么,因为它再名贵也抵不上那客厅中的一只沙发,如果我没有看错,你那所房子中所有的家具全部都是用金丝楠木打造而成,至于价格,我不知道,但无法估量。”

    我笑了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唯有沉默,沉默便是默认。

    她淡然笑道:“所以,你定然不缺钱,而且还比很多有钱人有钱,可你却去摆摊卖木雕,我很奇怪?”

    我知道我迟早都需要给她一个解释,暗暗深呼吸,迎接着他那双澄澈而又明净的眼眸,我诚实而恳切道:“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但我并无恶意。”

    “那是为了什么?”她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的眼睛。

    “为了你。”我的语气坚定而诚挚。

    “因为你那个梦?”她的神色依然淡定而平静。

    “是。”我有些忐忑而紧张的看着她,注意着她眼脸的任何变化。

    她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幽静如水,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人在忐忑不安之时,总是感觉时间过得很慢的。

    当出租车驶进那片远远看去便豪华无比的别墅区,那中年司机不禁连连感叹,连车速也放慢了很多,一边开车,一路欣赏。

    有山有水有花有树,每一栋精致而奢华的别墅都像星辰般自然而然的点缀在其中,精致而璀璨,看去就像一副展开的画卷。

    但我毫不在意。

    她也毫无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