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猫般的姨妈

    更新时间:2017-06-23 10:00:00本章字数:2980字

    在那豪华而壮观的入口处,出租车被一身干练制服的年轻保安给拦了下来,但是当那保安看到慕幽香之后,便立马立正敬礼,二话没说,直接放行。

    那中年司机不禁暗暗咋舌。

    深呼吸,我尽量控制好自己的心绪。

    连人我都杀了三个,不过是去她的家里,也什么好怕的。

    都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我倒的确是极为丑陋和诡怖的,但我深懂自知之明,这也绝非是见什么公婆。

    她能够把我当成朋友,便已经是上天对我的莫大垂怜,我心中亦感激万分,从未有过半点非分之想。

    很快就到了她家,A区第九栋,也是A区最后一栋,整个A区只有九栋,每一栋的造型都很精美,占地至少有三百平,最高都不过三层,花园游泳池一应俱全,任何一处地方的用料和装修看去都极为考究。

    大门自动往两边开启,我沉着而冷静地随着她一起进入前院中,大门又自动关闭。

    步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两边全是花圃,有鲜花悄然绽放,款款摇摆,但闻花香袭人,神清气爽。

    花圃之中耸立着古色古香精致小巧的亭台楼阁,其中还有一架秋千,想来她经常坐在上面轻轻摇荡,那光景只是简单的想一想,便觉极为美妙。

    我不禁略微有些失神。

    站在屋门前,她静静地盯着门上的一只电子眼睛,三秒之后滴答一声,她伸出右手推开了房门,然后转身看着我浅浅一笑,我也笑了笑。

    很奇怪,看到她的笑容,我反而很快便安静下来,不再那般紧张和不安。

    随着她进了房门,她从那古朴而大气的红木鞋柜里拿出了一双白色崭新的棉布拖鞋轻轻地放在我的面前。

    我微微一笑:“谢谢。”

    她淡柔浅笑,然后拿出了一双白兔造型的棉拖鞋,优雅地换上。

    看到那双白兔造型的拖鞋,我不禁微愣,因为那双拖鞋看起来极为可爱,怎么看都与她至始至终所表现出来的恬静而淡漠的气质很不相符。

    稍作沉思,面具下的我不禁笑了,看起来不符,其实才最是相符,不管她表现的如何从容与成熟,其实她却比这世上任何女孩都简单和纯净。

    拥有如此家世背景的她,想必从小到大,根本就不必看任何人的脸色,什么都不缺,也什么都不用干,就像天山上的雪莲,不管尘世如何的污浊和不堪,她都只是静静盛放,不曾降临,更不会被玷污丝毫,所以她的身心和灵魂至始至终都保存得极为纯粹和简单。

    甚至于,她连害怕和恐惧都被那种纯净给直接分解和消融掉了。

    “宝贝儿,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满是关切和宠爱的女声惊醒了我。

    正在低头换鞋的我,急忙换好鞋子,站起身来,然后我便看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亲昵地牵着慕幽香的手,看着慕幽香的时候眼中尽是浓浓的欢喜和溺爱。

    一眼看去,女人给我的感觉极为漂亮、雍容与动人,如画般的眉目间有韵韵风情,令人心荡神驰。

    这是个很好看的女人,很美的女人,对于任何男人来说恐怕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连我都被她吸引了。

    慕幽香和她看起来颇有相似之处,一眼看去,会让人误以为她们是亲姐妹,但却绝不是。

    我以为他们是母女。

    但慕幽香却柔声唤道:“姨妈。”

    这称呼中虽然也有一个妈字,虽然也是至亲,但区别却还是很大的。

    “回来就好。”女人温柔浅笑,眼脸尽是关爱。

    注意到我,女人转身看向我,看到我脸上的面具,目光紧凝,柳眉紧蹙,眼中闪过一抹惊诧和警惕,但很快便恢复了恬淡和从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转头看向慕幽香,柔声而疑惑道:“宝贝儿,这是你朋友?”

    慕幽香看向我,淡然笑道:“是朋友,也是我跟您提过的我聘请的钢琴老师。”

    “钢琴老师?”女人看向我,眼中闪过一抹疑虑。

    暗暗深呼吸,我朝女人微微弓腰,礼貌而谦逊道:“您好,我叫苏幕遮。”

    稍作沉吟,女人的紧蹙的眉目很快便舒展开来,温媚浅笑,不温不火,不疾不徐地淡淡道:“既然是我家宝贝儿请来的老师,便请进来坐坐,喝杯茶。”

    “谢谢。”我的声音很轻。

    不知为何,面对这个女人,我感觉竟然比面对慕幽香的时候还要紧张和局促。

    女人看着慕幽香,佯装不悦道:“宝贝儿,姨妈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

    慕幽香随口答道:“没电了,有事吗?”

    “哦,没什么,就是张妈有事请假一个礼拜,所以这个礼拜,恐怕得委屈你了。”女人并未有任何怀疑,只是温柔地牵着慕幽香的右手,款款步入客厅之中。

    我跟在她们的后面。

    客厅极大,目测至少有五十平米,我家不算上阁楼,也不过七十平米。

    我是学木雕的,所以一眼就看出客厅中那些古色古香的摆件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上好红木,做工极为精致和考究,每一件恐怕都价值不菲。

    女人牵着慕幽香在雕花实木沙发上坐好,然后看着局促不安的我,淡淡道,坐。

    是。我正襟危坐,暗暗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沉着地回迎着女人那淡然而又幽魅的目光。

    女人静静地盯着我,看了足足有五秒钟,双眸深处闪过一抹异色,而后优雅浅笑:“你看起来不大?”

    我诚实答道:“年底满十六。”

    “这么小?”女人脸上浮现出一抹诧异,柳眉轻蹙,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饶有兴致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身旁的慕幽香,疑虑道,宝贝儿,你这位老师,可比你还小啊?

    “姨妈,所谓达者为师,学识与成就与年纪无关,再说,我知道您不是那种只看外表的人。”

    “也对。”女人轻柔地摸了摸慕幽香那白嫩无暇的脸颊,宠溺无比道:“姨妈去给你们拿点喝的?”

    女人说完,便要起身。

    慕幽香急忙笑道:“姨妈,我去,您坐。”随后起身,静静地看着我。

    我从她那双纯澈而清凉的眼睛里捕捉到了某种浅淡的温柔和鼓励。

    突然间,那压抑着我的所有的局促、忐忑、不安以及紧张全都销声匿迹,不复存在。

    那一刻,我再次恢复了我原有的淡定和从容。

    慕幽香柔声问道:“你要喝什么?”

    “水。”我的回答简单而大方。

    她浅浅一笑,轻步离去。

    暗暗深呼吸,我从容不迫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女人也正在看着我,淡然而恬美。

    这才注意到女人穿着一袭短袖居家白色真丝盖膝长裙,小手臂和小腿都露在外面,白皙如玉,纤美无暇,小巧而精致的一双玉足穿着简单而可爱的小布拖。

    让我意外的是,那小布拖的造型竟然和慕幽香腿上所穿拖鞋的造型一模一样,都是温柔而可爱的白兔子。

    面具下的我,不禁笑了笑。

    女人目光微凛,幽幽笑道:“你看起来很不一样?”

    我从容答道:“当然,因为我的脸上戴着面具。”

    女人凝视着我的眼睛,微微笑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戴着面具吗?”

    “因为我不好看,也怕吓到别人。“

    “你真的不到十六岁?”她满眼疑惑地盯着我。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年纪果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她莞尔一笑,笑颜如花,温柔而又妩媚,眉目间一丝若有若无的慵懒,让她看去像一只高贵的白猫,浑身上下都透散着一股子成熟而又迷人的气息。

    女人很美,是难得的美人,几乎看不到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所以我看不出女人的具体年纪,第一眼看起来像是二十五六岁,仔细看又像三十多岁。

    女人微微笑道:“我家宝贝儿既然称你为老师,那你的钢琴造诣一定极高?”

    我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女人看着我,看了将近一分钟,而后伸手指着远处那偌大的琴房里的一架雪白色三角扇形钢琴,微微笑道:“来一首?”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

    暗暗深呼吸,我缓缓起身,朝她微微弓腰,然后转身径直走向那架雪白色三角扇形钢琴。

    琴房在客厅的左手边,那是一间超过20平米的阳光玻璃房。

    那架雪白色三角扇形钢琴就安放在琴房的正中,就像一位正在沉睡中的美人,看起来极为精致和华贵,正在静待着心爱的王子将她唤醒。

    我一眼就认出这架钢琴出自美国,是号称世界第一的施坦威钢琴,其音色浑厚有力、手感重、用材极为苛刻,造型精致而绝美。

    施坦威钢琴拥有撩人心弦的音色和无比敏锐的触感,哪怕是要求最苛刻的钢琴演奏家也不能不为之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