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我继承了苏氏

    更新时间:2017-06-26 10:00:00本章字数:2836字

    我随手带上了房门,沿着鹅卵石小径,穿越葱葱郁郁的花圃和亭台楼阁,看到那架秋千的时候,情不自禁地驻足观望了几秒钟,然后径直走到了院门前,那院门却毫无反应。

    我耐心的等了两分钟,院门自动开启,稍作迟疑,我便抬脚出去了。

    我知道,一旦踏出,便有可能是永远的踏出,永远的离别。

    我不是傻子,她们之间因为我而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我不希望造成她们之间的不合,但我会将一切都解决好的。

    院门缓缓关闭合拢,将我阻挡在那个梦幻般的国度之外,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成为那里的子民。

    此刻离开,是我唯一的选择。

    沉默了片刻,我笑了笑,抬脚离开,离开这一个又一个飘渺而又虚无的梦境,回到属于我的世界里去。

    只是,我才走了几分钟,两束明亮而犀利的灯光突然打在我的身上,我微微蹙眉,转头望去,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正徐徐而来,但因为灯光刺目,车里的情况我看不清楚。

    保时捷卡宴悄无声息地停靠在我的身旁,我终于看清楚驾驶座上的司机,她就是慕幽香口中的姨妈。

    “上车。”女人淡淡地看着我,目光冷静而坚定,不容我抗拒。

    稍作沉吟,我想她一定有话要跟我说,其实我也有话要对她说,所以我便选择上了车,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熟练地发动了车子,车子缓缓而去。

    车外的繁华和美丽,如同一场场梦幻,从我身边悄然流走,不留痕迹。

    我抓握不住,也无法停留,便只能勇往直前。

    “你知道我不同意你做我家香儿的老师?”她的声音淡然而平静。

    “我想我知道。”我的回答也相当淡然和平静。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同意吗?”

    “我有自知之明,想必您也有您的理由,而且是非常重要的理由。”

    “在我心中,你并非一个好人。”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如是想着:“我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鬼。”

    “我说你不是好人,并非单纯的指你哪里不好,而是因为你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只是个孤儿,那么你的成长环境自然存在诸多不良的问题和因素,你的性格定然也存在诸多的问题和缺陷。作为香儿的姨妈,我知道我家的香儿有多么的优秀,多么骄傲,多么完美。当然,我并不否认,你也十分优秀,十分出众,但说句实话,你并不美,不论是长相、还是身世,都很糟糕,而且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许多不安和可怖的东西,这样的你并不适合我家香儿,你可懂?”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语速很慢,但极为认真,她凝视着我的眼睛,继续说道:“再说,香儿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很了解她,她不会真的喜欢你,我想她只是欣赏你在某些才气和造诣,比如钢琴,所以我不希望你多想,你可懂?”

    稍作沉吟,我笑了笑,并不难过,也不悲哀,因为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事实,无可争辩的事实。

    虽然事实往往很伤人,而我也不是不在意,只是我早已习惯了。

    我回迎着她那双清亮而又充满了歉疚的眼眸,柔声笑道:“我懂。”

    “你真的懂?”她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的双眼,眼脸皆是犹疑。

    我笑了笑,认真而诚挚道:“我真的懂,其实是您想多了,我很清楚我自己,对于我来说,她是我心目中的信仰和神明,我只会虔诚地膜拜和守护她,绝无半点非分和亵渎的想法。”

    她凝视着我,沉默了片刻,轻声叹道:“我信你。”

    我轻轻道:“谢谢。”

    “我这样对你,你还要谢我?”她疑惑不解地看着我。

    “谢谢您这么的疼爱和珍惜她。”我的回答无比的认真和恭敬。

    她柔声叹道:“你真是个好孩子,但也是个傻孩子。”

    我笑了笑,沉默不语。

    “这样做,我知道对你很不公平,我心中也十分愧疚,而且,香儿她很不高兴,她不高兴我比她更难受。”她稍作停顿,一边开车,一边组织语言:“但是,即便她不高兴,我也要这样做。”

    她凝盯着我的眼睛,沉沉道:“你知道吗,你的身上有一种诡异而邪魅的吸引力,就像你弹奏的那首曲子,很容易让人沦陷进去,迷失自我。她一旦和你相处久了,自然而然就会受你影响而改变,我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也绝不允许她受到任何伤害。”

    我柔声笑道:“您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对的。”

    “你理解就好。”她轻声叹道:“所以,孩子,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我微微笑道:“您并没有对不起我,若将我换做您,我想我也会这样做的。”

    “你很聪明,也很大度,你虽然还小,但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不过,我总该对你有所表示和补偿,不然我心里十分难安。”她说完之后,左手掌握方向盘,右手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工商银行的银行卡递给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不禁微微蹙眉,静静地看着她。

    她尴尬道:“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要补偿你。”

    我淡淡道:“我说过,您不欠我什么。”

    “那就当做是你的工资。”

    “可我什么都没有教过她。”沉默片刻,我微微笑道:“而且,我想我真的不缺钱。”

    我静静地看着她雍容而美丽的脸,无声地笑了笑。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和失望,凝视着我的眼睛,微微笑道:“你想要多少?不妨直接开口。”

    “唉!”我暗叹一声:“想必您真的误会我了。”

    “误会?”她微微蹙眉,猛然想到什么,试探性问道:“你继承了很多遗产?”

    我点点头道:“我想是的。”

    她眼睛微亮,稍作沉吟,直视着我的眼睛:“我想冒昧的问一句,很多吗?”

    “我不知道,不过应该不少。”我的回答诚恳而真实。

    “不知道?不少?”她的反应有些大,柳眉微蹙,眼中闪过一抹不悦和冷漠,随口冷冷道:“你继承了什么?”

    “苏氏。”我的回答简单而又诚实,我不想再隐瞒什么,也并非炫耀,因为我知道该出手时便要出手。

    “苏氏?”她一边开车,微微蹙眉,但很快便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大眼睛,一个急刹车,转身直直地盯着我:“你说你继承了苏氏?”

    我笑了笑:“我想是的。”

    她神经质的问道:“香城有几个苏氏?”

    我想了想,道:“我想只有一个。”

    她无法相信的失声道:“你说你继承的就是那一个苏氏?”

    我笑了笑,道:“我想是的。”

    “你姓苏,你叫苏幕遮?”

    “我想我向您说过。”

    “你的意思是你是苏氏集团的幕后主宰?”

    我轻轻点头。

    “呵呵……”她笑得有些低沉而诡异,然后拿出了她的最新款iPhone7,微微颤抖着一番键入和搜索,盯着屏幕呆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她有些恍惚的收起了手机,坐在驾驶座上,目光有些游离而飘散,我不知道她到底看见了什么,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她足足发呆了十分钟,然后直接发动车子,往御龙花园外面疾驰而去。

    一路再也无话,车子飞奔疾驰,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我所居住的潜明小区,车子停在路旁,她深深地看着我,沉着而冷静道:“我姓姜,我叫姜娪,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怎那样的地位和势力,但我还是不希望你来找香儿,我希望你和香儿永远都不要再见面。”

    我想问为什么,但不必问,我知道是为什么?

    先不说我是不是苏氏的幕后主宰,即便是,恐怕她也难以接受我脸上的面具。

    沉默稍许,我轻声叹道:“我明白您的意思。”

    她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紧张而又恳切:“那你是答应了?”

    稍作沉吟,我笑了笑,轻轻道:“我答应了。”没有再多说什么,我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关上车门,然后朝她微微弓腰。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话,只是沉着而又冷静的看着我。

    我直接转身离开,她的视线一直跟随着我,直到我转弯才被切断。

    小区门前道路两边载满了香樟树,枝繁叶茂,阴影成片,我在阴影中缓缓前行,一团黑影从一团树阴中闪现,那团阴影朝我深深一拜,神态谦恭:“幽隐见过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