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0——缘分

    更新时间:2017-06-29 10:00:00本章字数:2944字

    慕幽香似有所感,缓缓转身,看向了我,静静地看着我,目光温柔而又恬静。

    然后我看到了她的姨妈——姜娪。

    姜娪左手中抓着一把佛香,每一支都有小指般粗,右手中则提着一个黄色塑料袋子,袋子里装着的应该是水果。

    远远看去,我都能感觉到姜娪的兴奋和激动,她似乎十分高兴。

    然而,看到她,我立马便想到了那天夜里我对她作出的保证和承诺。

    可是当我看到慕幽香的那一刻起,我突然有点相信缘分的说法了。

    虽然,我很清楚,她知道我会来天灵古寺,但她却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来。

    再次相遇的几率,极小甚微。

    冥冥中,似乎一切都是注定,都是宿命。

    所以,我决定了面对,不再逃离。

    虽然我知道,也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但对她对我来说,我能够有一厢情愿的机会,便已是我的莫大荣幸。

    姜娪事先没注意到我,她叫了一声慕幽香,慕幽香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姜娪随着她的目光看来,很自然的便看到了我,她微微一愣,脸色渐冷,柳眉紧蹙,目光冷冽地盯着我,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淡定和从容。

    暗暗深呼吸,我一步一步走向她们,站定在她们的面前。

    我和慕幽香静默相视,无需多言,似乎便能知晓彼此的心意,这种感觉十分玄妙和诡异。

    然后我面朝姜娪,微微弯腰,谦恭笑道:“您好!”

    姜娪微微一笑,淡然而平和道:“你好,小苏,我们可真是有缘。”

    听她的声音,并未听出什么明显的生气和不悦。

    我微微蹙眉,心中总有些忐忑不安,毕竟我没有遵守我的承诺。

    慕幽香看着姜娪,柔声唤道:“姨妈?”隐隐有些乞求之意。

    姜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抬头望向那尊观音大石的佛像,沉默片刻,轻声叹道:“既然在此相逢,而且是在观音大士的见证之下,就是缘分,姨妈也就不说什么了,姨妈也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之人,就让一切随缘吧。”说完之后,她朝观音大士深深一拜,喃喃念道:“阿弥陀佛!请菩萨保佑!”

    看得出来她是个真心信佛向佛之人,并非那些虚伪假装之人。

    慕幽香看着姜娪,柔声笑道:“谢谢姨妈。”

    我面朝姜娪,深深一拜:“谢谢您。”

    姜娪看着我,淡然而温和道:“你不用谢我,你该谢菩萨。”

    尽管我不信佛,但是,却因为她信佛,从而原谅了我,所以,我确实应该拜谢菩萨。

    我正准备给观音大士行个礼,与信仰无关,只是纯粹的感谢。

    姜娪却递给了我三支佛香,我急忙接过,她又递给了慕幽香三支佛香,自己手中还剩下三支佛香。

    看着手中的三支佛香,她若有所思地感叹道:“说来也奇怪,我本来只准备请六支佛香的,最后却莫名其妙的请了九支,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你,也许是观音大士显灵指点,阿弥陀佛。”

    那个你自然指的是我。

    她看着慕幽香和我,严肃而认真道:“你们两个赶紧随我一起焚香祈祷许愿去。”说完便径直向佛前的香炉走去。

    我和慕幽香对视了一眼,不禁无奈一笑,我轻轻道:“对不起。”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姜娪突然回过头来等着我们,满脸不悦道:“你们两个磨蹭什么呢,赶紧过来焚香拜佛啊!”

    我急忙道:“是。”

    慕幽香轻步跟上了姜娪的步伐,我也急忙跟上。

    姜娪在香炉中点燃佛香,然后恭恭敬敬地插在香炉里,恭恭敬敬地退了三步,也不嫌地上脏污,直接跪下,正要叩拜,但见我和慕幽香毫无反应,不禁抬头看着我们,颇为恼怒道:“你们两个还杵着干什么,赶紧焚香啊。”

    慕幽香有些勉强和不愿,轻轻道:“姨妈?”

    姜娪面色微冷,盯着慕幽香那双纯澈而明净的眼眸,摇摇头,严肃而认真道:“香儿,听话,在菩萨面前,不得无礼,否则便是不敬和亵渎。”

    慕幽香不说话,只是笑了笑,略带嘲讽。

    姜娪看在眼中,却是有些无奈和失望,轻叹道:“香儿,听姨妈的话好吗?姨妈知道你不相信,但是存在既有道理,而且存在了几千年,所以我们理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对一切都应该抱着敬意好不好?只是跪下磕三个头,许个心愿什么的,不会有任何损失的好吗?”

    慕幽香淡淡道:“姨妈,您知道我并不信佛。”

    “罪过罪过,请菩萨见谅。”姜娪狠狠地瞪了慕幽香一眼,颇为恼怒,但又毫无办法。

    慕幽香沉默不语,没有任何下跪叩拜的意思。

    姜娪无奈,黯然长叹,然后看着我,期待道:“小苏,你呢?”

    我急忙笑道:“我很感激菩萨。”偷偷地瞄了一眼慕幽香,她却是毫无反应。

    姜娪和似乎在我的身上找到了统一战线,点点头,满意而催促道:“那还不赶紧磕头拜谢?”

    虽然我也不信佛,但我二话没说,学着她先去香炉中点燃了佛香,恭恭敬敬地插在香炉之中,然后恭恭敬敬地退到慕幽香的右手边,直接跪在脏污的地面上。

    也许有人会骂我没有节操,我只是想说,这与节操无关,我只是心存感激。

    姜娪对我的表现十分满意,她将目光再次锁定了慕幽香,苦口婆心道:“香儿,你看,小苏都跪了,只剩下你了,姨妈从不骗你,你知道姨妈的为人,知道姨妈一向笃信佛门,所以,你要请小苏做你的老师,若非今日在菩萨下得到见证,姨妈是绝不会答应的。”

    慕幽香依然静默不语,目光澄澈,却似有所思,她缓缓转身,居高临下地凝望着我,五秒之后,她终于软化下来,不再坚持,学着姜娪和我,先去恭恭敬敬的焚香插香,然后轻轻地跪在我和姜娪的中间。

    姜娪微愣,不过脸上很快就布满了欣喜和安慰的笑容,然后双手合十,面朝观音大士,深深一拜,额头几近触地,一连三拜,抬起头来,仰望着观音大士,神态虔敬至极。

    一番默念诵祷,她缓缓起身,然后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和慕幽香。

    说实话,她那样子,她那眼神,就像个严酷的监工,似乎只要我们敢稍有不从和懈怠,随时就会一鞭子抽来。

    无奈,我和慕幽香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学着她,合十双掌,一连三拜之后,仰望着观音大士,观音大士似乎也在注视着我们。

    姜娪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看着我和慕幽香,脸上荡漾着满意而欣慰的笑容,不过很快便收敛了神情,然后又恭恭敬敬地朝观音大士拜了几拜。

    在观音大士那一双银色圣目的注视之下,似乎天地间一切妖魔鬼怪都将无所遁形。

    这一刻,我感觉内心极为平和与宁静。

    我在心中默默念叨:“菩萨,如果您真的存在,那么请您保佑慕幽香和姜姨一生都平安喜乐,也请您保佑我的妈妈来世过得幸福快乐,也请您保佑我找尽快到香堂,找出我脸上的面具的秘密。菩萨,如果您真的有灵,我苏幕遮今生今世都将成为您最忠实的信徒,若佛门他日有难,苏幕遮定当鼎力相助。”

    暗暗深呼吸,我转头瞄了一眼慕幽香,她正静静地望着观音大士,神态从容平淡,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她缓缓起身,我也随后起身。

    守在一旁的姜娪轻柔而疼爱的擦去慕幽香额头上沁出的三颗细小而晶莹的汗珠,欢喜笑道:“这才对嘛。”

    慕幽香笑了笑,浅淡而温柔,并无任何的不耐和不悦。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只是很细微的变化,但我又说不出她到底哪里变了。

    但我敢肯定,她绝对变了,她那原本不染烟尘的空灵仙身,似乎沾惹了些许凡俗的气息。

    但是,那一刻的她,看起来却是更美了。

    与我的距离似乎也拉近了一些,虽然只是一些,但只要一点一点的拉近,总有一天我相信只要我一伸手便能触摸到她。

    “走,我们到处逛逛去。”一边走,姜娪似想起了什么,急忙打开了右手中黄色印有佛主法相的塑料袋子,从中掏出一个品相很差的苹果塞给慕幽香,慕幽香还未反应过来,自然而然的便接在手中。

    然后她又从中掏出了一个同样品相很差的苹果塞给了我,我也顺手接在手中。

    我和慕幽香呆愣片刻,看看手中快烂了的苹果,又疑惑而不解的看着她。

    她自己也掏出了一个品相看起来更差的苹果,塑料袋里还剩下一个,然后看着我和慕幽香,微微笑道:“发什么愣,赶紧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