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5——似梦非梦

    更新时间:2017-07-04 10:00:00本章字数:2903字

    玄寂的话十分绕口,却似有深意,只是我没有听懂。

    慕幽香静默不语,双眼中却隐隐有一股莫名的哀伤流转。

    我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慕幽香,随后凝视着玄寂,谦恭而诚恳道:“大师,我知道您一定知道很多事情。”

    慕幽香也盯着玄寂,深深一拜,虽未开口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玄寂笑而不语。

    我双手合十,朝玄寂深深一拜,恭敬道:“如果可以,还请大师告知。”

    “时机到了,你们自会明白。”玄寂语意深长。

    我急急道:“大师,为何现在不肯告诉我们?”

    玄寂幽幽轻叹:“阿弥陀佛,有些真相是需要有足够的能力才能承受的,不然,便是灾难,待真相大白之日,也是老僧解脱之时。”

    玄寂的机锋我和慕幽香都听得似懂非懂,但是有一点我却是明白和确定,那便是我和慕幽香之间定然存在一些深层次的关系。

    我想这一切一定都跟那个梦有关。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慕幽香,她也正看向我,对视的瞬间,我和她似乎都看见了彼此心中的想法和疑虑。

    我笑了她,她也笑了笑。

    玄寂满目悲伤和苍凉地凝望着我和慕幽香,片刻之后,双手合十,幽幽吟唱:“阿弥陀佛,爱可以拥有,但不要执着,分离终是必然的。所以不若放下情执,放开心怀,得大自在,因为情执是苦恼的根源。阿弥陀佛,一切有为法,如乾达婆城,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稍作停顿,玄寂继而长叹道:“世间向来只有圆滑,从未见过真正的圆满。须知缘起即灭,缘生已空,刹那即永恒。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去吧,三年之后的今日,我们会再次相聚。”

    玄寂说完便从左手腕上取下一串手珠递给慕幽香,微微笑道:“还请女施主收下。”

    那串手珠,拥有九颗珠子。

    每一颗珠子都如同墨玉,乌黑深邃,毫无杂质,仿佛纯粹的眼眸,看不穿,但是却仿佛能够吸收视线和神思,让人不敢一直盯着看。

    每一颗佛珠都差不多一般大小,直径一厘米左右,就是孩童玩耍的弹珠大小,但浑圆圆润,看起来经过很多年的触摸才能形成如今这般空灵的模样。

    慕幽香略微意外的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点头示意她收下。

    因为那手珠看起来很是不凡,而且我相信玄寂这么做并无恶意,另有深意。

    慕幽香向玄寂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便伸出双手接过了手珠,沉吟片刻,便戴在右手腕上。

    玄寂看着慕幽香戴好了手珠,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稍作沉吟,我盯着玄寂,疑惑而恭敬道:“请问大师,为何您断定我们三年之后的今日会再次相聚?”

    玄寂高深莫测地笑道:“阿弥陀佛,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之后,玄寂便自顾自的闭上双眼,不再搭理我和慕幽香。

    我和慕幽香盯着面容平静、似乎已然入定的玄寂,虽然我们还想问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再回答我们我们任何问题。

    稍作沉默,我和慕幽香缓缓起身,面朝玄寂,深深一拜,恭敬道:“大师,我们先走了。”

    玄寂一动不动,似重新沉眠在那颗茧中,重新化身为一尊雕像。

    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明明就在我的面前,但是却又好像不在。

    他好像在另一个与这个世界平行的时空里,此地存在的不过是一个投影,一个幻象。

    我突然很想伸手去摸摸他,看能否摸到他,但我克制着并没有那样做,因为那是大不敬,而且慕幽香就在身边,我也不好意思。

    凝望着雕塑一般的玄寂,慕幽香看着我,轻轻道:“走吧。”

    我点点头道:“好。”

    放眼望去,这地方一览无余,并没有看到什么出路。

    然后我注意到了那两间小木屋,沉思片刻,我直接来到了左边那间小木屋的门前,慕幽香如影随形。

    我伸手轻轻推向那扇轻掩着的木门,木门应声而开,里面的光线十分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我稍作踌躇,抬脚直接踏入其中。

    慕幽香毫不迟疑的随我踏入。

    我和她直接回到了大雄宝殿的后殿之中,我急忙回过头来,正面对着那扇墙壁,墙壁完整合一,哪里有门的样子和轮廓。

    我睁大眼睛,暗暗深呼吸,再次伸出右手去推前面那堵墙壁,墙壁却纹丝不动。

    我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无法置信。

    我急忙看向身边的慕幽香,有些紧张,有些忐忑,真的很怕这一却都只是一场黄粱美梦,而一梦醒来,她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我孤独一人。

    岂知,她也正看向我,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那令我沉沦与迷醉的恬静和温柔,所有的冷漠冰霜似皆已溶解,被温暖蒸发,不复存在。

    我呆怔片刻,内心却欣喜若狂,缓缓用力握紧双拳,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兴奋和激动。

    “刚才我们从这里进入一个小院,院中有一位盘坐在菩提树下的僧人?”我盯着慕幽香,想从她的口中得到确认的消息。

    慕幽香轻轻点头,神色淡定而平静。

    “可这里,哪有什么门?”

    慕幽香淡淡道:“我不知道。”然后微微蹙眉,似想起了什么,看向自己的右手手腕,那里正戴着一串墨玉手珠,散发着幽幽的灵光。

    对视间,我们都看到彼此眼中浓烈的震惊,不禁都说不出话来。

    刚才那不是梦,也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

    我想到玄寂口中的无门之门,没有门的门?

    我无法想象和相信这世上竟真有如此怪异玄妙之事,那一刻我不得不怀疑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神佛的存在。

    深呼吸,我轻轻道:“这地方太诡异了,即便到现在已经证明我们并非做梦,但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是在梦中,还是清醒着的。”

    “有时候你以为你在梦中,其实你是清醒着的,有时候你以为你是清醒着的,其实你是在梦中。清醒也好,梦中也罢,坚持做你自己便好。”慕幽香似有感而发,却引我深思。

    我随着她一步一步走出大雄宝殿的后殿,揭开黄色的帷幔,步入那辉煌而又肃重的前殿之中。

    似乎从梦幻走向清醒、走向人间。

    “阿弥陀佛,两位小施主,有什么需要老僧帮忙的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和慕幽香抬头看去,原来是静安大师,正一脸慈祥和微笑的看着我们。

    我和慕幽香急忙弓身见礼,稍作沉吟,我试探性的问道:“大师,请问这后面可住的有人?”

    静安大师原本沧桑而恬淡的眼睛猛然睁大,不知是否错觉,他的瞳孔中似有淡黄色精光闪烁开来,熠熠生辉,他深深地看了我和慕幽香一眼,双眼之中的光华随之迅速隐没,恢复如常。

    静安大师不露痕迹地打量着我和慕幽香,当他注意到慕幽香右手腕上的墨玉手珠的时候,瞳孔急剧收缩,震惊异常,已然失了大德高僧的气质和风范。

    半响之后静安大师方才恢复常态,双手合十,朝我和慕幽香深深一拜,幽幽吟唱:“阿弥陀佛,见便是不见,不见便是见,有便是没有,没有便是有,二位小施主,不但命格难测玄妙,而且拥有难以想象的大机缘大造化,自当好自为之。”说完之后,他直接转身重新盘坐在老旧的黄色蒲团之上,缓缓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我和慕幽香对视了一眼,很明显都没有明白静安大师的意思,无奈,只得双手合十,朝静安大师深深一拜。

    我轻轻道:“这些大师,一个个都喜欢打机锋,说话为何不直接说个明白,何必让我们听的云里雾里,糊里糊涂的。”

    慕幽香轻笑道:“时机未到,到了自然明白。”她说完,便直接往大雄宝殿外走去。

    我微微一笑,轻轻跟上她的步伐。

    一前一后出了大雄宝殿,我们站在大雄宝殿前的大理石广场上,烈阳高照,银中带金,仿佛正在剧烈燃烧。

    然后我们看到姜姨,她正在打电话,一脸的焦急,我们急忙迎上去。

    看到我们,她停止了拨打电话,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和慕幽香,面有不悦道:“你们跑哪里去了,我打了五个电话,都打不通,居然不在服务区,这里信号没有这么差啊,我这都有四格。”

    我和慕幽香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和迷茫。

    难道那扇无门之门,那个小院,那个菩提树下的僧人玄寂,真的和我们不在同一个时空里?

    这,怎么可能?

    但,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