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看不见的眼睛

    更新时间:2017-07-05 10:00:01本章字数:2997字

    慕幽香柔声唤道:“姨妈,对不起,我们刚才随便逛了一下,可能信号不是太好,所以就没收到。”

    我略带歉意道:“对不起,姜姨,我们刚才在一个偏僻的院落碰到了一个老僧,就一起聊了一会儿。”

    姜姨听到我说和老僧聊天,立时便来了兴趣,睁大眼睛,看着我,好奇问道:“是哪个大师?”

    我摇摇头道:“那大师自称玄寂。”

    “玄寂?”姜姨疑惑道:“怎么没听说过,我还以为是静安大师。”

    “静安大师我们也认识,那位玄寂大师应该是世外高人,不过定是位得道高僧无疑。”

    姜姨沉吟片刻,然后退后两步,微眯着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知着我和慕幽香,足足有一分钟,才点点头,自顾自道:“看起来是有点不一样了,身上似乎带着些许仙佛之气。”

    这话让我和慕幽香差点笑出声来,即便那玄寂真是得道高僧,拥有神秘莫测之力,但也不可能因为一番谈话而让我们沾染仙佛之气吧。

    不过这话我们俩当然不敢说出来,怕惹得姜姨不悦。

    慕幽香举起右手,轻轻道:“姨妈,这是那位大师送给我的。”

    姜姨看到那串墨玉手珠,一双妙目睁得大大的,急忙伸手便要去抚摸那串手珠,却又急忙住手了,只是盯着那串手珠,激动而欣喜不已道:“不能碰,这种灵物,最好不要被别人碰触,一不小心就会损失灵气。好东西啊,看其形态和气息,这绝对是高僧长期佩戴的随身宝物,香儿啊,看来今天真是来对了,那五千块钱可花的一点都不冤枉,一定是佛主显灵、菩萨保佑了。”

    我和慕幽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我的直觉却告诉我那串手珠恐怕真是神异宝物,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姜姨笑颜如花,看着我,期待道:“小苏,你呢,有没有得高僧赐赠?”

    我摇摇头,微微笑道:“虽然没有,但也受益良多。”

    慕幽香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虽然遗憾,但今日有了这番机遇,想来日后你们定然顺遂平安,健康喜乐。”

    慕幽香看着姜姨,轻轻取下那串手珠,柔声笑道:“姨妈,你平时要管理公司,还要开车,要到处跑,这串手珠你戴着,希望给你来带好运和守护你平安。”

    姜姨伸出右手亲昵而疼爱地抚摸着慕幽香的那白嫩无暇的脸颊,柔声笑道:“傻孩子,姨妈要它干嘛,姨妈做事自然会小心谨慎的。一直以来姨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那位高僧赠给你,自然是因为你是有缘人,注定了属于你,怎能胡乱转送他人。你要好好戴着,绝不可以随便取下来,你啊可是姨妈的心肝宝贝,姨妈希望你这一生都喜乐安康。走,我们去给佛主菩萨磕头拜谢去。”

    姜姨说完,便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和慕幽香反身回到大雄宝殿里对那高高在上的佛主菩萨磕头拜谢。

    这一次我和慕幽香倒没有太过抗拒,毕竟刚才一番奇遇,可是亲身经历,即便再不相信的我们,也不得慎重对待了。

    出了大雄宝殿,慕幽香上前轻轻挽住姜姨的玉臂,柔柔道:“姨妈,香也烧了,菩萨也拜了,机缘也得了,天气也热了,我们现在去哪里?”

    姜姨一边走一遍微微笑道:“这天气太热了,本来我们应该去天池看看的。”

    慕幽香看向我,淡然笑道:“想去吗?”

    我微微笑道:“天气太热了,下次再去吧。”

    姜姨微微笑道:“倒也是,要看天池,需得在日出日落时分,才能看出一点仙池的仙气,其他的时候也就是池水清澈一点,清凉一点。”

    然后我们一致决定沿着那条石阶山路下山,大热天的实在不是爬山的好时节,一路经过读书台,万竹海,状元阁,经过梅仙园的时候,本想进去看看,但梅仙园大门紧锁,里面现在一朵梅花也没有,只有上千株光秃秃的梅树。

    园外一块简介石碑,碑上镌刻着关于梅仙园的传说,无外乎便是有一株梅树修炼千年,被仙人点化飞升,成为梅仙的老套故事。

    慕幽香静静地站在石碑前,盯着石碑看了许久,没有人看得出来她在想什么,半个小时后她才缓缓抬头看向紧掩着的梅仙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姜姨柔声笑道:“虽然来了几次天灵古寺,却又时机不对,宝贝儿,等梅花盛开的冬季,姨妈再带你来看。”

    慕幽香轻轻点头,便转身率先离开了,我也看了那块石碑一眼,但并未多想,转身快步跟上了她们的步伐。

    我和慕幽香慕一左一右伴随在姜姨的身旁,姜姨淡然笑道:“今天姨妈请你们去天香楼楼船吃饭。

    因为香江从天灵山山脚下流过,而且在天灵山山脚下形成了一个方圆近千平米的小湖泊,湖水清幽纯澈,被人称为天香湖。

    天灵山脚下这一大片被建设成旅游区之后,有泡温泉的,有西餐厅,还有中餐厅,全部连成了一大片,听说都是一个大老板投资数亿建成,往里面走去,还有数栋单独而又精美的小别墅,是旅游度假的好去处。

    那位老板又把这天湖也给利用起来,在上面建造了一艘楼船,三层十米高,每一层都有将近百米的空间,可同时容纳二百人登船吃饭喝茶游船,当然了,收费也是相当高的,不过前来登船吃饭游船的人却是络绎不绝,很多外地游客专门为此而来。

    等我们下了山,到达天香湖湖边专门为登楼船而建造的一个小码头,已经有上百人正在排队上船,轮到我们的时候,一楼已经坐满,我们直接去了三楼选了个靠窗的位置。

    楼船装修,古今结合,古朴又不失典雅,坐在里面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不到半个小时,所有位置就已经坐满了,楼船缓缓离岸。

    姜姨点了五个菜,其中压桌菜便是那道闻名的香江鱼,别名又叫天香鱼,香江虽然很大很长,水量丰足,但是香江鱼的产量却不是很高。

    渔民为了牟利,前些年捕杀过量,导致产量急剧下降,后来政府出台多项政策,严厉限制之后才有所好转。

    所以这楼船一天也只能提供三百条香江鱼,而且每个星期只在星期三和双休日这三天提供,如此一来价钱就一日高过一日,俨然已经成为了高档奢侈品,饶是如此,还是供不应求,我没吃过天香鱼,不过看到令人咋舌的999元到2999元不等的高昂售价,想来味道定是不差的。

    天香鱼按照大小来出售的,一斤到三斤不止,太小或者太大,味道都会差一点,一般天香鱼也只能长到三四斤的样子。

    楼船在缓缓移动,窗外的天香湖湖水荡漾,波光粼粼。

    我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感觉有人在看我,那双眼睛好像就在不远处,正静静的凝视着我。

    我微微皱眉,环望四周,其余九桌都有客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十多人,各自都在交头接耳,我一桌一桌、一人一人的看过去,却发现那些人根本就不曾注意到我。

    但那种被盯着的感觉,一直都在,不曾消失,难道这里有摄像头?

    我又大致查看了一遍,并没有看到摄像头。

    姜姨见我坐立不安的样子,疑问道:“小苏,你怎么了?”

    我摇摇头,微微笑道:“姜姨,我没事,只是看一看这船的装饰。”

    不禁意间看了慕幽香一眼,却发现她脸色略微苍白,翠眉微蹙,额头已经沁出了几滴汗珠,船里却是开着冷气,一点也不热。

    她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我急忙柔声问道:“你怎么了?”

    姜姨听到我的话,也急忙看向慕幽香,很快便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关切道:“宝贝儿,你怎么了?”

    慕幽香轻轻摇头,柔声笑道:“姨妈,我没事。”

    “真没事?姨妈看你脸色不太对。“姜姨好像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不会是早上那个平安果吃坏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表情有些尴尬和不自然。

    慕幽香柔声安慰道:“姨妈,我肚子没事。”

    我一直没说话,只是盯着她的脸和眼看着,她此刻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两分,额头的汗珠又增加了六颗,如果仔细看,便能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美目中居然隐藏着一丝慌乱和恐惧。

    她被吓到了?这便是我得出的结论,不可能啊,与她相识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每一次不管面对什么,她从来都是那般淡定从容,云淡风轻,从来不曾表露出丝毫的害怕和恐惧过。

    姜姨一直都把她当成心肝宝贝,自然也看得出来她有事,脸色渐变,急忙伸手去试探她的额头,看她是否发烧,又试试自己的额头,失声道:“宝贝儿,你的额头怎么这样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