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灵魂对话

    更新时间:2017-07-14 10:00:43本章字数:3039字

    然后我的耳边传来一声哀伤而又凄凉的叹息声,我突然有要流泪的冲动。

    他坐下的黑莲猛然释放出丝丝缕缕黑色雾气,凝聚成一条黑蛇,蠕动着缠着他已经破裂的身体,一路盘旋而上,直接将他裂开的脸容缠绕住。

    那条黑色雾蛇直接融进了他的头颅里面,再次看到他那张裂开的脸却已经紧贴而粘合在一起,但还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条从中的黑线。 

    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玄诡而阴冷的黑色幽光,那黑色幽光以极快的速度迅速钻进他脸上那条怪异而可怖的黑线之中,那道触目惊心的黑线一点一点开始淡化,直到消失无痕,那张脸终于变成了一张完整的脸。

    他那原本虚幻的身体也渐渐凝实起来,到最后完全恢复,除了面色十分苍白、毫无血色之外。

    我终于长长的松缓了一口气。

    然后他的眼皮动了两下,缓缓地张开了眼睛,露出一双幽黑而深邃的眼眸,让他此刻的神情看去显得十分淡漠和阴冷。

    沉默间,我和他静静对视。

    我疑问道:“你是谁?”

    他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你是谁,我就是谁?”

    我微微蹙眉,惊诧而犹疑道:“你说,你就是我?”

    他淡淡道:“我不是你,那我是谁?”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是谁?”

    “我只知道,我就是你。”他盯着我,目光沉寂,冷漠如冰。

    “那我是什么?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魂体。”

    “魂体?”我疑惑而不解的看着他。

    “魂体就是灵魂凝化而成的实体,只有吸收了灵种的力量,灵种发芽成长,开花结果,力量觉醒,才能凝化而成。”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灵魂凝化而成?”

    他微微挑眉,斜斜地瞥着我,嘴角噙着一抹不明所以的冷笑:“不然你以为你是什么?” 

    “可我死了?”

    “你的确是死了,但是想必你已经知道你重生了。”

    “我真的死而复生了?”我虽然已经确定了,但对于这个结果还是震惊不已。

    他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邪魅而迷人的冷笑。

    我沉吟片刻,疑问道:“你说你是我,那你从何而来?”

    “自然是从你的身体和灵魂之中衍生而来。”他的声音平淡而冷漠。

    “可我和你长得不一样,我们看起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虽然我对你有许多奇怪的感觉,但是你凭什么说你就是我?”

    “不凭什么,我就是知道,你是白,我是黑,你是阳,我是阴,你是热,我是冷,你是正,我是邪,你是光明,我是黑暗。”

    “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两个灵魂?”我无法相信和接受,可是,我的感觉却告诉我他说的恐怕是事实。

    他冷笑道:“一个人,为什么不能同时拥有两个灵魂,这世上,有的人同时拥有三个四个乃至九个十个不同的灵魂。

    我瞪大眼睛:“你说的是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他略微沉吟,冷笑道:“可以这样说,正确地说是灵魂分裂。”

    “你说,我们是灵魂分裂而产生的?”

    “这个我并不清楚。”他十分冷漠道:“我只知道,如果条件合适,一个人可以拥有几个不同的灵魂,只是极难孕育成魂体,无法像你我一样并列存在。”

    我一时无语,因为我明白这世上很多人都有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的症状,一具身体之中,拥有多重人格的灵魂,白天是天使,夜晚却是魔鬼,但从未听说有我们这样的情况。

    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不仅能直直地盯着他那双幽深无底的眼睛,急忙问道:“我杀过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是你出手杀的?那每次出现在我脑海之中的声音,是不是都是你?”

    “是。”他的回答干脆而利落,简简单单一个字,却散发着冷酷而血腥的气息,让我脊背发凉。

    “虽然我一直被孕育,但我偶尔也会醒来,既然就是你,你就是我,他们侮辱你,便是侮辱我,你既然对他们动了杀机,我自然就会出手。”他的声音十分平淡,对于杀人毫无心理负担。

    我猛然想到了天灵古寺中和玄寂的对话,咬咬牙,试探性问道:“可据我所知,你好像五百年前就存在了。”我直直地盯着他,想要看出他的想法。

    他嘴角微微上翘,从容而淡定道:“我不知道那么多,五百年前,我的存在与否,我毫无记忆,即便如此,我也是自你的身体和灵魂之中诞生而来,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一点,你不用否认。我相信你能感觉到,我们彼此之间的奇妙联系,看似独立存在,其实又互相紧密相连,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

    我知道他说的对,稍作沉吟,脑海中闪过了好几个问题,急忙再次问道:“我想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我原本的样子。”

    “是!”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冷冷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有事以后再说,现在如果什么十分重大和紧急的事情,请别打扰我。”话毕,他坐下的九瓣黑莲爆发出一团玄诡的黑色灵光,直接笼罩着他,凝化成一个黑色的光茧,那个光茧渐渐淡化,然后连同那朵九瓣黑莲一起迅速地隐没在虚空之中,不见踪迹。

    “喂喂喂?”我急忙起身,大声呼唤道:“你别走啊,你去哪里啊?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完呢。”

    暗淡而空阔的星空之中,除了我自己的回声,根本无人回应我,但我却能感觉到他就隐藏在这诡异而又玄妙的星空之中,只是我力量不够,看不见他而已。

    就在这时,我听到沉重的开门声,来不及多想什么,我急忙抬头看去,目光很快便穿透氤氲寒雾,然后我便看到了一袭黑衣的幽影。

    她一步一步靠近水晶棺材,只是脚步看去有些虚浮和无力,看她的脸色,惨白无血色,完全是一副重病而弱不禁风的模样,看着便让我十分怜惜和心疼。

    我忍不住眉头紧蹙,她好像受了重伤,看起来十分难受和虚弱。

    她将她的脸轻轻地贴在冰冷而通透的水晶棺材之上,静静地凝视着我,她那双原本黝黑而纯净的眼眸,此刻却灌满了悲哀和绝望。

    她凄凄笑道:“少主,对不起,幽影无能,未能守护好您,未能守护好您的苏氏。但幽影知道您没有死,幽影知道您只是沉睡了,三年了,我天天看着您,看着您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化,一点一点的长大,看着您脸上的面具一点一点的隐没和消失,我知道这才是您真正的容颜,我知道,当您的容颜完全恢复之时,便是您重生之时,所以请您快点醒来,快点制止他们,他们马上就要讲述与您的苏氏给瓜分掉了,他们在这三年来已经一点一点蚕食了原本属于您的一切。幽影终究能力有限,只杀了几个小鱼小虾。”

    她说到这里,突然咳嗽起来,声音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剧烈,随着每一次咳嗽,她原本惨白的脸上便浮现出一些病态的晕红。

    她急忙捂住嘴巴,紧紧地捂住嘴巴,但根本就无法压抑和克制住自己的咳嗽,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剧烈更厉害,然后我看到有鲜红的血液从她的指缝间滴落下来,一滴滴破碎在水晶棺材上面,绽放成一朵朵凄艳的血梅。

    鲜血滴落的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原本纯净透彻的水晶棺上便绽满了凄艳而哀伤的血梅。

    我猛然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她,看着那一滴滴不停地从她的指缝间坠落的鲜血,看着她双眼中的色彩渐渐变得无比的悲绝和疲惫,看着她因为痛苦而面容渐渐扭曲。

    我嗖的站起身来,屹立在那朵九瓣白莲之中,直直地盯着她,缓缓握紧双拳,焦急而慌乱道:“我要醒来,我该怎么醒来,我该怎么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我发现我的身体居然缓缓破碎开来,破碎成无数点细微的白色光点,全部融入那昏沉而阴暗的星空之中。

    然后我便陷入了一种深沉而又厚重的黑暗之中,一时间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是我却能听见。

    然后我听到幽影那凄凉而又落寞的声音:“少主,十年前,我父母被害身亡,我成了孤儿,受尽凌辱,是您救了我,是您二话不说帮我报仇,从那一刻起,幽影这一生便只属于您。可是,幽影要死了,幽影再也不能陪伴和守护着您了,幽影真的舍不得您,真想在死前在看您一眼。”

    “我要醒来!”黑暗中,我咬紧牙关,握紧双拳,然后仰天爆发出一声咆哮,那原本黑暗的世界,在我的愤怒之下被撕裂出一道细缝,出现了一点亮光。

    那点亮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然后我便看到了布满了氤氲水雾的天空,伴随着一朵又一朵凄美的血花,飘摇起舞。

    然后我猛然睁大了眼睛,再次看见了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