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是魔是仙,殊未可知

    更新时间:2017-07-22 10:08:11本章字数:3119字

    扶风看着折流花轻叹道:“小师弟,如果你不跟师父他老人家认错服软,恐怕要一直关下去,这静室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枯燥无味,外面的世界多好。”

    折流花听了,却是一脸的无所谓,他本就习惯了孤独,一个人呆在静室里修炼反而更加自在。

    扶风最后也无可奈何,只得盘算着寻机再去哀求师父开恩。

    天灵尊者却是差点也迁怒了他,差点也将他关入刑房静室,无奈他只能作罢,只是每日亲自送饭,多陪陪折流花说话聊天,往往都是他说个不停,口水满天飞,折流花却是屁也不放一个。 

    后来扶风知道折流花之所以砍掉那位弟子一臂,原来是因为那位弟子暗中乱嚼舌根,不但说他是怪物,还说他娘亲是千人骑万人穿的破鞋。

    若是换作扶风自己听到别人这般辱骂自己的娘亲,别说断其一臂,便是拔剑杀之也不为过。

    即使他没有父母,只是孤儿,亦无法忍受,更遑论是他人。

    想到这里,扶风倒也觉得他虽然有错,错在下手太狠,但情有可原。

    就着这事,扶风找到他师父天灵尊者,一一禀明。

    天灵尊者看着他,幽幽叹道:“风儿,你说的为师岂会不知,可他才多大,因为一句话,就刀剑相向,无视生死儿戏,无视门派门规,无视师兄弟情谊。他心中怨恨本就太深,执念太深,已成心魔,如果心魔不除,他日随着修为越高,定会祸事不断,到时候说不定连累整个天灵,你可懂?”

    扶风自然懂,可是他向来心疼小师弟折流花,不仅因为他是小师弟,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被抛弃的孤独的孩子。

    天灵尊者看着沉默不语的扶风,轻叹道:“如果它日他惹出滔天大祸,引来杀身之祸就悔之晚矣,若是不慎牵连整个天灵,风儿,你告诉为师,你该怎么做?”

    扶风脸色苍白,不知该如何回答。

    天灵尊者淡淡道:“你是包庇和相助,还是因为门派大义而杀了他?”

    扶风咬咬牙,坚定而固执道:“师父,他是我的小师弟,现在是,以后是,这一辈子都是,如果他将来真的惹出了祸事,那也是我这个师兄没有教导好,与他一起扛就是了,让我对付他,却是不行。”

    “唉,”天灵尊者轻叹道:“如果他杀了师门中人,杀了你的亲人、朋友,甚至要杀你,你又当如何?”

    扶风一时语塞,最后坚定而固执道:“我相信小师弟,他不会做这种事情。”

    天灵尊者当时笑了笑,笑得有些哀伤和落寞,轻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便缓缓合上了双眼。

    再一日,扶风又去送饭给小师弟折流花,扶风再次劝慰道:“小师弟,你还是给师父他老人家认个错吧,只是一句话而已,不会很难说,更不会要了你的命的。”

    正在默默吃饭的折流花抬起头来看着扶风,淡淡道:“大师兄,有些话,我一辈子都不会说,我没有错,便永远也不认错,死亦不会认错。”

    扶风轻叹道:“你这是何必,非要跟师父跟自己过不去吗?”

    流花淡淡道:“我不跟任何人过不去,我只是想怎么做,所以就做了。”他沉默片刻,轻轻道:“我知道我娘亲是妓女,可那又怎样,她是我娘亲,生我养我疼我爱我的娘亲,是这天下间最美丽最善良最好的娘亲,任何人都不能说我娘亲,谁敢亵渎我娘亲,谁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没杀他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他们骂我怪物,骂我垃圾,骂我杂种,骂我恶魔骂我什么我都无所谓,因为那些话只会让我更加努力向上,等我成为至强者,谁还敢说?”

    扶风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他会说这些,说的直白而又残酷,但却是事实。

    那天晚上,扶风把他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了师父天灵尊者听,天灵尊者听后沉默了许久,才幽幽轻叹:“是魔是仙,殊未可知。”

    就在第二天早上,折流花便被放出来,不过却被革除了亲传弟子的身份,留待查看,表现合格之后才能恢复身份和地位。

    折流花看起来根本不在意,依然独来独往,专心修炼,扶风倒也很是欣慰。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只是从此以后所有门中弟子见到他都绕道而行,畏之如虎。

    扶风倒是觉得这样挺好,虽然那位师兄被砍下一条手臂,前途暗淡,不过师父给了他足够的补偿。

    背后再也无人敢乱嚼舌根了,一条手臂起直接到了杀一儆百的效用。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十年山中岁月,看起来好像一尘不变,只是每个人都变老了十岁。

    扶风从二十五岁变成了三十五岁,折流花从十五岁变成了二十五岁,似一个轮回。

    在这十年里,扶风拖着流花几乎翻遍了整个天山,哪个犄角旮旯都去过,这山中的一草一木都认识他们师兄弟俩,流花虽然还是那样冷漠,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们之间的感情和默契。

    因为惊世魂灵以后,修为每提升一品,都十分困难,天资卓绝的,悟性极好的,资源丰足的,最少也需要三五年才能晋升,稍微次之,十来年也很正常,再差的,二三十年都有可能。

    三十五岁的扶风已经是惊世魂灵五品,即便十年间很少下山走动,但是在外还是颇有声名的。

    折流花起步虽然很晚,但是速度和成就却是极大,二十五岁的那个晚秋,他便已经是出尘启灵九品巅峰,折流花因为气急牵引,天雷滚滚,天上降下三道银龙闪电,所有人都知道他要渡劫,渡凌绝明灵的天劫。

    门中那些修炼了三四十年却大多还在出尘启灵五品以下徘徊、不得寸进的人很多,他才来十年,就一路飙升,而且天灵尊者还故意压制他修炼的速度,只是怕他境界过高,速度过快,心境跟不上,心魔更重,影响以后的成就。

    当时本来就坐在雪梅王树树枝上吹箫的扶风看到那银龙腾舞的地方,便知那是折流花最喜欢去的一处悬崖边上,神色不禁大变,急忙跳下雪梅树王,发足往那处狂奔而去,快如旋风,去如闪电。

    当他出现的时候,第一道闪电银龙已经劈在了折流花的身上。

    扶风急忙道:“小师弟,不要惊慌,沉着应对,凝神静气。”他嘴上这么说,自己却是担心的要命,双手一会儿紧握成拳,一会又松开,如此循环往复,不知道有多少个来回。

    第一道闪电银龙折流花扛住了,脸色却惨白无血,狂喷了数口鲜血,气息瞬间衰弱,神色狰狞,痛苦扭曲。

    这时候扶风想起了师父的话,师父常说折流花心魔太重,阴煞之气太重,想要渡劫成功,十分困难,因为天劫降下的银龙闪电是一切阴暗邪魔的克星,察觉到他身上的阴邪魔气,力量便成倍的增长,誓要将他诛灭不可。

    一道银龙闪电,折流花便衰弱不堪,萎靡至极,但却毫无畏惧,只是仰天狂笑道:“来呀,再来呀,老子不怕你,劈死老子算你厉害。”

    话音刚落,只闻一声惊天龙吟,带着无情和冷酷,狠狠的扑向了猖獗癫狂的折流花,这一次,折流花直接被击飞出去五六米远的地方,全身鲜血狂飙不止,躺在地上剧烈地颤抖着,再也爬不起来,呼吸和心跳都渐渐衰弱下来。

    “小师弟?”扶风大叫一声,握紧拳头,咬咬牙,再也忍不住,他知道最后一道银龙闪电肯定会要了折流花的性命,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便直接冲了过去,紧紧地将折流花给抱在怀中。

    扶风一边不停的将灵气灌输入折流花的那已经干瘪破烂、鲜血淋淋的身体里,一边心疼而怜惜的安慰道:“小师弟,别怕,师兄不会让你有事的。”

    折流花虚弱而无神的看着扶风,那时候的他就像个孤独的被抛弃的孩子,他静静的看着扶风,无力笑道:“师兄,你说人死了,会变成什么?”

    扶风强颜笑道:“有师兄在,小师弟你不会死的,师兄答应过你会好好照顾你的。”

    这时候第三道银龙闪电再次降临,却比之前的那两道粗大了四五倍,像一只真正的狂暴银龙,龙吟震天,响彻天地,地动山摇,张开雷电闪烁的巨口,狠狠的咬向扶风和他怀中的折流花。

    扶风抬头看着那瞬间便来临的闪电狂龙,神色阴冷无比,身上猛然腾起一股蓝色灵光,凝化成蓝色光茧,守护着他和折流花的身体。

    然而,那银龙闪电却太过霸道决绝,那银色光茧支撑不过十来个呼吸便直接被撕碎,那锋利的龙牙和龙爪直接狠狠的抓向师兄弟二人。

    扶风紧紧地将折流花给护在怀中,身上蓝色灵光催发到极致,耀眼夺目,如同一轮蓝色的太阳,将自身那本就消耗巨大的力量不停的灌入折流花的体中,一边修复折流花的身体,一边助他熬过天劫,只露出一个后背给那条愤怒至极的银色狂龙。

    一瞬间他的后背出现数道可怕的伤口,献血狂喷,他脸色惨白,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嘴角鲜血汩汩而出,无法压制,看去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