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人生若只如初见

    更新时间:2017-07-30 10:00:50本章字数:3041字

    只一眼,扶风便认出了这是自己当初从那只小黑猫手中救下来的那条小鱼儿,没想到八年不见,他刚进入了天香湖中没多久,它便出来了。

    它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长,不过还是那样的小巧精致,那双小眼睛十分灵动,略微好奇和犹疑的盯着扶风。

    沐月看到这条突然出现的小鱼儿,张大眼睛,好奇道:“哥哥,这条小鱼儿真漂亮啊,像美人鱼呢。”

    扶风微微笑道:“这小鱼儿,哥哥认识。”

    “难怪,哥哥,小鱼儿是不是来迎接你的呀?”沐月盯着那条小鱼儿,微笑问道:“小鱼儿,你是不是来接我的哥哥的呀?”

    小鱼儿听到了她的话,转动眼睛迷糊不解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转动眼睛看着扶风。

    扶风柔声笑道:“小鱼儿,八年不见,看样子你过得还好,也还记得我当初说的话,不过,以后还是要小心哦。”

    小鱼儿有点似懂非懂,不过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身,她那雪白而精美的小尾巴轻轻一摆,纤细而柔软的腰肢款款一扭,便破开了水面,月夜下如同小小美人鱼儿在翩跹起舞。

    他们的小舟一直跟着那条小鱼儿缓缓前行,沐月疑问道:“哥哥,你当初怎么救小鱼儿的?”

    扶风道:“当年哥哥深夜下山,正巧碰到她被一只小黑猫从水中叼出来,也不吃,只是逗弄它,然后哥哥和那只小黑猫说情,才救下它。没想到过去了八年,它还能记得我。真是天地万物都有情,而这些生灵往往比我们人更懂得情义,也更在乎情义。”

    “哥哥,你找小和猫说情?”沐月的好奇心被彻底的勾引起来,急忙问道:“哥哥,那是只什么样子的小黑猫啊?”

    扶风微微沉吟道:“那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黑猫,我也说不准,总之不像猫,像人,当初哥哥感觉它十分强大,现在哥哥已经算是强大了,可是每每想到那只小黑猫,才发现它比我想象的要强大许多。”

    “不会是猫妖吧?”沐月那双眼睛晶光闪闪。

    扶风轻轻一笑,并未回答,因为他感觉那只小黑猫绝不是猫妖那样简单,沉默了片刻才柔声道:“如果有机会,你便能见到,见到了你就会知道了,哥哥说不好。”

    沐月轻轻点头。

    那条小鱼儿一直将小舟引到了岸边,扶风和小月双双下船之后,看着小鱼儿,扶风微微笑道:“小鱼儿,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你先回去,记得一定要小心哦。”

    那条小鱼儿盯着扶风看了一会儿,便转身游向天香湖深水中,二人静立湖边,直到那条小鱼儿的身影完全隐没不见了,才转身离开。

    上了山,扶风先带着沐月去了梅林,远远看去,雪梅已经盛开,片片如雪,纯洁高雅,芳香袭人。

    站在梅林之中,那种久违而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间,温暖而又略带酸楚。

    “多年不见,不知你发芽了没有。我曾答应过你,这次回来,便再也不下山去了,我会等你直到你复苏。”扶风暗叹着,一步一步往那雪梅王树的坟茔走去。

    沐月能够感受到扶风的深沉和悲伤,所以一直很乖巧的跟随着,并不出言打搅。

    然后,看到了她。

    她依然如初次见面那般,一身白裙胜雪,青丝飞泻,风鬟雾鬓,面如冰霜,亭亭静立在那株雪梅王树的坟茔之上,周身似有淡淡的雪雾缭绕舞动。

    远远看去,有一种错觉,似乎她便是那株雪梅王树的一缕梅魂,仿佛一直都在等待当年那个少年归来,等待了无数个春秋,穿越了无数个轮回。

    这一刻,扶风很想冲过去,紧紧地拥抱着她,可是他不敢,也觉得不应该。

    这八年来,他一直刻意的去遗忘和淡漠,以为自己早就看淡了,可是再次见面,只是远远的看到她孤独落寞的身影,那所有的克制和压抑全部都没有了任何作用,所有的思念都已在他的身心和灵魂之中疯狂地爆发。

    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哪怕一丝一毫;原来她当初那一夜的风中起舞,一直都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哪怕是死去,哪怕是轮回,也无法磨灭和忘却。

    他呆呆地凝望着她,直到她转身望过来,他才猛然惊醒,然后想到了一直挂在腰间的白色小酒袋子,急忙慌乱的取下来,收进了衣袖里。

    凌雪看到他,神色依然平淡,甚至是冷漠,并无丝毫的惊喜和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他今夜会回来,又好像此刻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其实,刚才他慌乱的收起了那个白色小酒袋的动作和神情,她已尽收眼底。

    其实,她不是不惊喜,也不是不高兴,只是她向来如此,只是她不愿意再一次被他拒绝,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幽柔如水的美丽少女。

    天,突然下起了雪,一片一片,轻轻飘落,如同雪梅,如同玉蝶,翩跹起舞。

    很快,越下越大,漫天风雪之中,他与她彼此沉默,默默相望,亦如初次见面,她从风雪之中走来。

    不同是的是,那一次他站在她此刻所站着位置,但今夜,风雪夜归人,却换成了她站在那里,仿佛在原地苦苦守候,守候千年,生根发芽,而他踏着风雪而来。

    漫天的雪花渐渐稀释了他们的视线,凌雪的声音伴着风雪而来,清清幽幽,她说:“回来了?”

    那样清寂,那样孤凄,仿佛一直都在等候着丈夫归家的妻子。

    扶风轻步过去,一步一步走向她,靠近她,当看清彼此的脸,他已经给自己戴上了一张平淡而恬静的面具,那面具上有着温和而灿烂的笑容,一如当初,他微微笑道:“小师妹,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这是八年来,他在尘世里学会的一项技能,学得还不错,让她觉得有些疏远和寂寞。

    “人生若只如如见!”无声而绵恒的长叹,凌雪轻轻道:“你变了。”三个字,不知道是叹息,还是梦呓,清幽而飘渺。

    他的心脏突然涌起一阵剧烈而又尖锐的绞痛,面上却毫无变化,轻轻笑道:“人,总会变的。”

    凌雪那双寒星一般的眼眸静静地盯着扶风的那张熟悉但却有些陌生的脸眼,当初的他每每如此便不敢与之对视,总是逃避,然而今夜此时此刻,他却不再逃避,彼此间只是静静地对视着,不知是已经看淡和遗忘,还是他伪装得太好。

    然而,他既然能够如此坦然处之,那为何又要将那个她当初故意留下的小酒袋子慌乱的收藏起来?

    凌雪沉默了片刻,然后将视线挪开他的脸颊,看向了他身边那一身黑裙的美妙少女,静静地看着,她感受到了那少女身上有一种浓烈的阴冷气息,虽并无邪恶,但那却不是属于活人的气息。

    凌雪轻步上前,盯着沐月那双墨玉色的大眼睛,轻轻道:“小妹妹,你叫什么?”

    沐月略微怯弱道:“姐姐,我叫沐月。”她也好奇的盯着凌雪那张冷淡如霜却倾国倾城的脸,真心诚意道:“姐姐,你真好看。”

    凌雪淡然浅笑:“你也很好看,名字也很好听。”

    沐月俏脸微红,只是因为她的脸色太过苍白冰冷,很难衍生出别的表情,所以看起来并不明显。

    扶风看着沐月,微微笑道:“这是哥哥跟你说过的凌雪姐姐。”

    沐月乖巧唤道:“凌雪姐姐。”

    凌雪轻轻点头,不再说话,抬头看向天空中的飞雪,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吧。

    扶风暗叹一声,从身上取下他自己那个黑色小酒袋子,拔开软木塞,轻轻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地下那个没有坟包没有墓碑的坟茔,八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发芽的痕迹,他不禁笑了笑,苦涩而凄凉。

    将其中的一半倒进了泥土里,看着酒液一点一点的融入泥土之中,扶风柔声笑道:“我回来了,来看你来了,你可还好?这酒不是山中果酒,你将就着喝,如果不喜欢,便不喝,明日我再来补给你,让你喝个够。”

    凌雪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他,淡淡道:“八年了,你补得回来吗?”不等扶风回应,便轻轻握住沐月那冰冷的右手,柔声浅笑:“沐月,我们走吧。”

    沐月微微一愣,随后看了一眼扶风,扶风轻轻点头,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内心却苦涩无比。

    她那一句,八年了,你补得回来吗?是她自己对他不告而别的质问,还是代替那株雪梅王树对他的质问?

    他想二者都有。

    沐月随着凌雪轻轻的往梅林外走去,扶风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那渐渐被积雪覆盖的坟茔,然后抬头看向已渐离渐远的凌雪和沐月,在他的眼中他依稀只能看到那袭黑色身影,那袭白色身影却仿佛融进了风雪之中。

    他微微蹙眉,御空而行,脚踏风雪,瞬间便出现在那袭黑色身影的身旁,却发现凌雪还在,依然轻轻地牵着沐月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