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因果

    更新时间:2017-07-30 22:00:17本章字数:3139字

    沐月疑惑道:“哥哥,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好像有些惊慌失措?”

    凌雪回头淡淡的看了扶风一眼,扶风急忙给自己重新戴上面具,微微笑道::“没有啊,你看错了,哥哥酒喝多了。”

    凌雪稍作沉默,然后回头继续往梅林外走去。

    山门未关,样子也不曾变化,扶风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那巨石之上空灵飘逸的天灵二字,终于露出一丝温柔而灿烂的笑容,幽幽道:“终于回来了。”

    进了山门,因为下雪在,天已黑,山门弟子都在忙自己的,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不过当一个面熟的师兄看到了扶风之后,先是微愣,而后是惊讶,最后变成了惊喜,急忙躬身行礼道:“大少尊,您回来了?”

    扶风轻轻点头,微微笑道:“黄师兄,别来无恙?”

    那年纪颇大,将近六十岁的黄师兄,激动道:“好好好,快去见尊者他老人家吧,八年了,我们都很想您。”

    扶风微微一笑,然后带着凌雪和沐月向后院走去。

    不出片刻,所有山门弟子都知道了他们的大少尊回来了,然后全部向后院大殿集合,八年过去了,因为扶风在灵修界的名气,以及天灵派也增加了几个惊世魂灵强者,声名鹊起,弟子门人从原来的二百三十七人,增加到如今的四百五十六人,翻了将近一倍。

    一身黑袍的流花静静地站在院门口,腰身挺直,面容平淡恬静,看去已然成熟稳重许多,比当初更加俊逸非凡。

    看着扶风伴着风雪轻轻走来,他那张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久违而温暖的笑容,轻轻唤道:“大师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是欣喜,是激动,亦有愧疚,总之复杂难明。

    扶风伸手轻轻拍打了一下流花的肩膀,欣慰而又疼惜道:“不错,几年不见,今非昔比了。 

    流花淡淡一笑:“大师兄才是今非昔比。”

    扶风微微笑道:“给你几年时间,就追上大师兄了,大师兄从小就开始修炼,可不像你十几岁才开始,却就有如今这番成就,大师兄可远不如你。”

    流花轻轻道:“大师兄别取笑我了,在我眼里,大师心永远都是我的大师兄。”

    扶风微微笑道:“走吧。“

    流花轻轻点头,不禁意间看了沐月一眼,眼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精光,剑眉微蹙,隐隐有一股阴冷煞气,不过很快就隐没不见了。

    沐月看到流花,颇为畏惧,轻轻向扶风靠近一点。

    扶风微微笑道:“不用怕,这是二师兄折流花。”

    沐月躲避着流花的眼神,怯怯道:“二师兄。”

    流花只是淡淡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扶风微微笑道:“小师弟,这是沐月。”

    流花脸上的冰寒渐渐内敛,看着扶风淡淡一笑。

    扶风见到了师父天灵尊者,师父还是老样子,恬淡而宁和,不过看到他,眼里尽是欣慰和欢喜。

    扶风恭恭敬敬,一丝不苟的行弟子跪拜大礼,抬头看着天灵尊者,眼眶微红道:“师父,徒儿回来了。”

    天灵尊者伸手扶起他,微微笑道:“回来就好。”

    胆怯柔弱的沐月也学着扶风的样子给天灵尊者行弟子跪拜大礼,紧张而又怯弱道:“沐月见过师父,给师父请安。”

    除了扶风,流花和凌雪都很是意外,便是那一向波澜不惊的天灵尊者也微微睁大眼睛,不着痕迹的细细打量着沐月,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只一眼他便看出了沐月的真实面目,沉吟片刻,看着扶风,淡淡道:“风儿,为师相信你。”

    扶风欣喜而恭敬道:“徒儿谢谢师父。”

    天灵尊者看向沐月,柔声询问:“你叫沐月?”

    沐月恭敬道:“是,师父。”

    天灵尊者点点头,微微笑道:“名字很好,沐浴月光,炼阴还阳,炼虚还实。”

    沐月偷偷地看了扶风一眼,乖巧道:“师父,是哥哥给我取的名字。”

    天灵尊者看了一眼扶风,然后看着沐月,温和而恬淡道:“从今以后,你便是本尊的第四亲传弟子,是天灵第四少尊,以后要好好听从你大师哥,二师哥和三师姐的教诲。”

    沐月欣喜而恭敬道:“谢谢师父,我一定听哥哥姐姐的话。”

    “赶紧起来吧。”天灵尊者伸手轻轻扶起沐月,然后对流花和凌雪道:“花儿,雪儿,你们都去歇息去吧,师父有些话要对你们的大师兄和小师妹说,也让所有人都散了,歇息去。 ” 

    “是。”流花和泠雪轻轻地退出了静室,出了小院,径直往天灵大殿走去。

    流花淡淡道:“师妹,师兄怎会带一个阴灵回来?”

    泠雪淡然而随意的看了一眼流花,淡淡道:“大师兄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不过小师妹虽是阴灵,却有大机缘大造化,已经凝聚出阴冥体,离炼阴还阳,炼虚还实已经不远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泠雪停顿片刻,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流花,疑惑道:“二师兄,你很不喜欢她?”

    流花冷冷道:“我不喜欢她身上的阴灵之气。”

    泠雪嘴角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二师兄,你现在身上就充满了阴气。”她说完后便直接向自己的小院走去。

    流花伫立在风雪之中,久久地注视着泠雪渐渐远去的飘渺身影,神色复杂而又微妙,直到凌雪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转身静静地望着师父的小院,眼神渐渐阴冷下来。

    扶风和沐月依照天灵尊者的吩咐,分别盘坐在对面一个淡青色蒲团和一个黑色蒲团上面。

    扶风沉默了片刻,凝望着天灵尊者,面露忧色道:“师父,您可还好?”

    天灵尊者微微一笑,淡然而欣慰道:“你想问师父有没有被颁发仙人令?”

    扶风点点头。

    天灵尊者稍作沉默,轻声叹道:“风儿,你回来了就好,天灵有你承继,师父便可以放心了。”

    扶风脸色瞬间惨白,微微颤抖着,双拳紧握,眼睛渐渐充血,杀气腾腾。

    天灵尊者轻叹一声,伸出右手轻柔而又疼爱的抚摸着扶风的头发,心满意足道:“风儿,你真的长大了,真快,一转眼五十年都快过去了,你从一个那么点小的婴儿,成为了如今誉满天下的凤鸣尊者,师父很开心。不用伤心,师父活了将近六百年了,也已经活够了。”

    乖巧而又聪慧的沐月从扶风的口中知道了很多事情,此时此刻她也猜到面前的师父被仙人令选中了,那结局便意味着要死。

    看着自己心爱的哥哥那样的伤心和难过,她若非急忙捂住了嘴巴,已然哭出声来,强忍着泪眼汪汪的看着扶风和天灵尊者,身体微微颤抖着,那模样让人打心里怜爱和心疼。

    天灵尊者伸出另一只手轻揉地抚摸着沐月的头发,柔声笑道:“月儿,想来你大师哥跟你说过不少事情,不然你大师哥也不会带你回来了。为师老了,纵使修为再强大,也不是那传说中的仙,有古籍记载,五千年前我们这个世界曾经发生仙战,升仙门崩塌破灭;不复存在,所以仙战以后再无一人可修炼得道,不证道,终究只是凡人,只不过多活些年岁罢了,终究是要死的,只是你才做为师的徒儿,为师还没来得及教导你,为师深感愧疚,不过有你大师哥在,为师倒也放心。”

    沐月呜咽道:“师父!”

    扶风眼里的愤怒和杀气渐渐熄灭,最终化为一股浓烈而又深沉的悲哀,他看着一瞬间好像已经迟暮的师父,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

    师父师父,亦师亦父,这世上他最亲近最敬爱的人,他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可是他又能怎么做?

    然后他想起了仙人佩,那枚一直潜伏在他身体里的仙人佩,如果他死了,如果他死在师父的手里,师父就可以得到自己的仙人佩,师父就可以再次得到仙人墓的机缘和造化,师父就一定能够冲破御空皓灵九品,晋级至强者镇元太玄真灵境界,师父不但可以不死,而且天灵派在师父的带领下会更进一步。

    师父这一辈子为了他默默付出许多,他无法看着师父死去,他宁可自己死。

    只是,他曾答应过会一直陪着沐月,帮她做一个真正的人,如今看来是做不到了,要食言了。

    还有凌雪,他一直愧对泠雪,看来自己今生是无法偿还她对自己的情义了。

    其实,他忘记了还有一个对不起的人,那便是他自己。

    可他根本不在乎,根本没想到这些,在他心里,师父,师弟,师妹,所有的亲人才是最重要的,为了他们他可以义无反顾的放弃一切,包括声名、地位以及生命。

    咬咬牙,他便打定了主意,可是怎样才能让自己死在师父的手里,师父一直那么疼爱自己,不可能出手杀自己,他知道师父跟他一样,即便是自己死,也不可能不愿意让他受到丝毫的伤害。

    天灵尊者看着扶风变换不定的神色,沉默了许久,眼睛一点一点睁大,眼眸一点一点变亮,亮如星辰,银光熠熠,他差点因为欣喜和激动而放声大笑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安然和平静,看着扶风微微笑道:“风儿,不要多想,为师因为仙人配才有今日之成就,如今又因为仙人令而了结,这便是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