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0——诡变

    更新时间:2017-08-01 10:00:36本章字数:3098字

    扶风自言自语着,然后忍不出轻轻地咳嗽起来,咳嗽了很久才停止,本来想吹奏一曲《凤鸣九天》的,他知道雪梅王树还活着的时候便很喜欢这首曲子,每次吹奏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它的欢喜和快乐。

    如今它不在了,这八年里他自己谱写了多首曲子,想来它也会喜欢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吹奏。现在想吹奏也有心无力,因为全身灵气近乎干涸,想要恢复每没一年半载的怕是不用想了,幸运的是没有伤及神魂。

    然后他听到了细微的脚步成,不禁微微皱眉,因为他吩咐过任何人不许来梅林,不知道是谁敢罔顾他的命令。

    若是平时一道魂识扫描而过就知道了,如今他虽然魂识未损,但是灵力枯竭,动用魂识也最是损耗灵力,根本就支撑不住。

    所以,他回头看去,风雪之中一袭黑色身影徐徐而来,自然不是沐月,因为沐月就在凤鸣箫中,那么喜欢穿黑衣的便只有流花了。

    若是别人他可能真会生气,即是流花,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还颇为高兴,因为他终于舍得从他那个破院子里走出来了,那说明他已经从悲伤和无奈中渐渐复原。

    扶风看到慢慢走近的流花,微微笑道:“小师弟,你舍得出来了?”

    流花淡然笑道:“老呆在屋里都快生霉了,出来赏赏雪,吹吹风,清醒清醒,去去霉味也很好。”

    扶风轻轻拍打流花的肩膀,微微笑道:“你能这样想,师兄很高兴。”

    流花轻轻取下腰间的一小袋子果酒,轻轻拔掉软木塞,然后递给扶风,轻轻道:“师兄,他们肯定不让你沾,你肯定也馋了,我特意偷偷拿出来给你的。”

    扶风微微一笑,温柔而灿烂,接过那袋子果酒,还记得这酒袋子是他当年亲手缝制的,黑色送给他,白色送给了泠雪,而如今这两个小酒袋子都回到了他的手上。

    “知我者小师弟也。”扶风仰起脖子,轻轻灌了一口果酒,甘醇甜美,回味无穷,不禁叹道:“比外面的酒好多了。”说完,他又喝了一口,咋吧咋吧嘴巴。

    流花静立在他的身旁,也不用灵力遮风挡雪,任凭雪花飞落在自己的头上身上,在黑袍上绣成的一朵朵雪梅。

    流花幽幽轻语:“师兄,我是不是太弱小了?”

    扶风微微笑道:“你想多了,你还小,但绝不弱。”

    “师兄你是公认的御空皓灵强者,便是泠雪也是御空皓灵强者,而我似乎是最没用的。” 

    “你怎么会是最没用的?小师弟,不要胡思乱想,再过几年,你一样会成为御空皓灵强者。只要给你足够的时间,你将来的成就一定远超师兄我。”

    “可我永远也追不上师兄你和师妹的步伐。”

    “那可未必。”

    “师兄,我想要强大,想要力量。”流花停顿片刻,看着扶风的眼睛,轻柔但是坚定道:“我还要泠雪。”

    扶风心头微微一颤,但却瞬间恢复,朝着流花眨了眨眼睛,微微笑道:“这八年时间,想必你和师妹也该有点进展了。”

    流花幽幽叹道:“师兄,师妹从来就不太愿意搭理我。”

    扶风微愣,随后柔声安慰道:“师妹性子比较冷淡,你要多花点时间。”

    “可她愿意搭理师兄你。”流花盯着扶风的眼睛,他的眼神看起来深沉而又幽森,似要将扶风看穿。

    扶风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果酒,轻笑道:“我是大师兄,而且师兄可是八年都没有回来了。”

    流花转头看向远方那飘舞着的风雪,轻轻道:“可是,凌雪喜欢师兄啊,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泠雪喜欢师兄,看得出来她为了师兄你连命都可以不要。”

    扶风沉默少许,然后轻轻地拍了一下流花的肩膀,拍去他肩头的几朵雪花,柔声叹道:“也许你们都看错了,若是你有生命危险,她也会不惜一切救你的。”

    流花摇摇头道:“那不一样。”

    扶风盯着流花的眼睛,认真而坚定道:“你是我的小师弟,师兄看着你长大的,你要什么,只要师兄有,师兄都会给你。”

    流花沉默了片刻,轻笑道:“师兄,我娘是妓女,因为长得美,才被折澜凌看上,金屋藏娇,然后生下我,不久就死了,然后折澜凌将我带回家里,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他们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他们高高在上,我却被践踏进泥土里,一文不值,很多时候连个下人都不如,折澜凌根本不在意我的生死。”

    扶风沉默不语,静静凝听。

    流花轻轻道:“有一日,几个侍女一起议论我,我听到她们说我娘亲,我一怒之下,就过去当场掐毙了一个,所以他们就怕我,再也不敢乱说什么,然后折澜凌便将我送到了这里。”

    扶风哀伤道:“小师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流花笑了笑,却笑得有些悲哀和凄凉,他继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我娘不是病死,是被折澜凌的正妻毒死的,用一种慢性毒药。”

    听到流花说出这个秘密,扶风看着他的表情,感到一阵心疼和难受,他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流花自顾自道:“所以我从小就发誓,我将来一定要成为至强者,然后找每一个欠我和娘亲的人十倍百倍的讨要回来。”他盯着扶风的眼睛,柔声笑道:“师兄,我原本以为我进入这里就跟在折家一样,可是不一样,就算他们所有人都对我不好,可师兄你对我很好,师兄把什么好的都留给我,甚至不惜性命为我抵挡天劫。”

    扶风微微笑道:“那是因为你是我的小师弟,师父把你交给我,我就要对你负责,对你好啊。”

    流花自嘲而苦涩道:“可是,我知道师父其实不喜欢我。”

    “师父一直都把你放在心里。”扶风看着流花,眼脸都是温柔和疼惜。

    “山门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流花的声音显得有些冷淡和阴沉。

    扶风轻叹:“那又如何呢,师兄喜欢你就好了。”

    流花盯着扶风的眼睛,坚定而执着道:“师兄,我要力量,我要权势,我要地位,我要报仇,我要泠雪,我要活着。”

    扶风轻轻拍去流花肩上的雪花,温柔而肯定道:“只要你努力,你想要的都会有的,而且,你会好好的活着,活很久很久,活得比谁都好。”

    “可我就要死了。”流花的声音很轻,无力而颓丧。

    扶风一时没明白过来,愣了片刻,才醒悟,盯着流花,沉着而冷静道:“你怎么会死呢?这个玩笑不好玩。”他嘴上这么说,却是知道流花从来不开玩笑,也不会开玩笑,所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和担忧。

    流花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我看到他的手掌空空的,然而一物突兀地出现在他的手掌中,那是一枚令牌,白玉令牌,样式和扶风身上的仙人佩差不多,只是上面多了一个古朴而又沧桑的令字。

    扶风一下子愣住了,真的愣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苍白,渐渐透明。

    流花静静地看着那枚令牌,自言自语道:“这叫仙人令。”

    扶风猛然清醒过来,失声道:“小师弟,你怎会有?”

    流花抬头看着扶风那张震惊而又哀伤的脸,冷笑而又讽刺道:“我也觉得我不该拥有,可是它偏偏就找上了我,我就在想,难道我真的是恶魔,真的是被上天诅咒和抛弃的命,真的不能好好活下去,真的只能死。”

    深呼吸,扶风沉沉:“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流花沉默了片刻,盯着扶风的眼睛,冷笑道:“就在师父死后。”

    扶风突然明白为什么流花在师父死后一直闭门不出,一个人如果突然发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或者知道了自己的死期,想来都是十分难受和恐惧的。

    流花似笑非笑道:“师父一死,这令牌就到了我的手上,是不是师父也想我死?”

    扶风急忙道:“绝不是,师父岂会想让你死,而且令牌到谁的手里,谁都知道是令牌自行择主,我们都做不了主。”

    “呵呵!”流花是笑声低沉而悲哀:“师兄,师父疼爱你,疼爱泠雪,在临死前也喜欢沐月,却唯独从来都不喜欢我,你的境界比我高,泠雪的境界比我高,沐月的境界其实也比我高,为什么仙人令不选择你们,却偏偏选择我这个最弱小的?”

    扶风张了张嘴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没道理的事情,可是经流花这一说,却透着古怪和诡异。

    流花轻轻摩挲着右手中的令牌,淡淡道:“师兄,我听说仙人令从来都只会选择真正的强者,几乎从没有选择过我这种弱小的蝼蚁的,你说这是上天对我的讽刺,还是对我的惩罚?”

    扶风深呼吸,温柔而坚定道:“小师弟,你放心,师兄一定会想办法的。”

    流花转头盯着扶风的那双看着自己充满怜惜和疼爱的眼睛,轻笑道:“还有什么办法吗,除非我死了,它就会自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