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拼命

    更新时间:2017-08-04 10:00:11本章字数:2830字

    当她身上的雪光散去,再次露出她的身体,她的身上覆盖着一袭完全由梅花编织而成的长裙,全身上下,仙光缭绕,如烟似雾,超尘绝俗。

    她淡淡的凝视着夜魂,神色冰冷,无喜无悲,右手缓缓抬起,朱唇轻吐:“凝。”

    那环绕着她的千朵仙梅一朵接着一朵飞向她的右手掌心,一朵与一朵重叠,一朵与一朵相融,不出片刻,她的右手掌心中只存在了一朵仙梅。

    不,那已经不是仙梅了,因为已经看不到了它的本来面目,此刻在她的右手掌心,只有一团白光,那白光并不十分的耀眼夺目,但是看到那团白光却让人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和恐惧感。

    那白光,虽然颇为明亮,但是却一点也不温暖,反而很冷,非常冷,特别冷,冷到了极点,如果太阳是极阳,那么那白光就是极阴极寒极冷,谁若敢去碰触,便会直接被冻碎成虚无。

    流花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凌雪,盯着她右手掌中那团白光,这一刻,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完全变了,不再是泠雪,而是真真正正、高高在上俯瞰世间的女神,从她的身上再也感觉不到曾经的一丝温暖,有的只是无边无际、无法形容的一种冷。

    夜魂嘴角微微上翘,轻轻道:“有点意思。”

    就在那白裙破碎的同时,她脚上的白鞋也同时碎了,此刻她赤着一双完美无瑕的玉足,踏着风雪,托着白光,一步一步向夜魂走来。

    当她右手中的诡异白光接触到那血域之时,血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虽然速度比较缓慢,但是却不停止,还在蔓延,似乎想要将其中的夜魂和流花直接冰封。

    凝冻成冰的血域,看去就像一整块巨大而有瑰丽的血晶,里面有漂浮不动的血花,还有两颗雪梅树,雪梅树上开满了血红色的梅花。

    被冰冻的部分血域,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咔嚓声,出现成百上千道裂缝,如同密集的蜘蛛网,然后直接破碎,散落一地,变成一颗颗血晶,但并未就此停止,那无数颗细小的血晶还在继续破碎,一颗再次变成百颗,如此往复循环下去,直到完全看不见了。

    那些破碎的血晶就那样凭空消失了。

    血域已破碎了三分之一,就连其中的两颗雪梅树也变成了虚无。

    凌雪逼近了三分之一,距离那血域之中的流花和夜魂相距不过一丈。

    流花瞳孔收缩,他突然感到很冷,冷到极致,他不怕死,也不怕背负万千骂名,但是却不想被冻碎成为虚无。

    夜魂伸出猩红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鲜红的嘴唇,微微笑道:“极阴之力,我最喜欢的力量。”说完之后,他伸出右手,食指轻轻一点面前那朵漂浮着的血花,从他的食指之间爆发出一团刺目浓郁的血光,血光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血域。

    那血光汹涌向泠雪,想要包裹住她,让她成为血域的一部分,然而那些血光尚未靠近,便直接化为虚无,不复存在,以她为中心,方圆一丈之内,血光丝毫不得寸进。

    她再次用右手中的白光碰触到了那静止的血域,血域又开始凝冻成血晶。

    夜魂微微一笑,抬脚启步,一步一步走向丈外的泠雪,一丈很近,所以他走的很快,虽然步伐不大,五步之后,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相距不过两尺,简直就是面对面。

    他们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彼此,夜魂嘴角微微上翘,轻轻将右手伸向了泠雪右手中的白光,凌雪不动,任由他的右手抓住那团白光,然后他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然后是整只右手,就像一种病毒,瞬间扩散到全身,数个呼吸之间,夜魂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尊冰雕。

    可是,泠雪依然毫无变化,无喜无悲,因为她知道,他很强,强到离谱,不可能就这样被直接冻碎,她从不这样期望,她只是想要用尽全力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流花无法动弹,此刻的他,也只能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他们的眼里,只是抬手就可灭杀的蝼蚁。

    果然,原本被冰冻的夜魂,只是被冻住了三个呼吸,便被他身上腾起的一股血光直接瓦解冰消,不复存在,恢复的夜魂只是嘴角噙着一抹邪魅的笑意,淡淡地看着泠雪。

    他的右手还抓着凌雪右手中的那团亮光,然后那团白光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变小,变暗,随着那白光的每一次变化,泠雪那雪白的面容便更白一分,覆盖和守护着她的梅裙上的灵光也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当那灵光完全消失之后,泠雪那张绝世的容颜不但已经完全变成了透明的冰雕色,她身上那件梅裙也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变成了一件普通的白梅编织成的裙子,而她那被梅裙包裹着的玲珑别致的身躯也和她的脸色一样,透明如冰雕。

    此刻看去,她就是一具绝美倾城的冰雕,穿着一件美丽的白梅花长裙,只不过这冰雕还是活着的,有生命,有气息,只是十分的微弱了。

    仿佛只要伸出手,轻轻一碰她,她就会直接破碎成冰渣子。

    而那吸收和吞噬了她那股极阴之力的夜魂,身上的气势却快速的增长,比原来强大了许多,他的气息所造成的血域看起来更加的凝实和坚固,就像一整块真正的血晶。

    然后夜魂再次向泠雪伸出了右手,那看起来修长而又温柔的手指却让人从灵魂里感到一种恐慌和畏惧。

    流花失声大吼道:“你不要碰她。”

    夜魂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右手中指毫不停留的触摸到了泠雪那冰雕一样的脸。

    泠雪毫无反应,一动不动,只是用那双透亮澄澈如同水色宝石一般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夜魂。

    夜魂自身本就是冰冷的,触摸到她的皮肤也是冰冷的,所以他感觉不到一点温暖。

    他轻柔而又缓慢的抚摸着,就像抚摸着一件精美而心爱的艺术品,口中幽幽呢喃:“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扶风那痴儿对你日思夜想,牵肠挂肚,连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都觉得你很美,简直美极了。”

    凌雪听到夜魂的话,笑了,笑得温柔而又清婉,再不复之前的悲伤和凄凉,因为她突然明白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即便有些迟了,但也足够了。

    她轻轻笑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夜魂微微一愣,没有明白过来,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然后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敛去了所有的表情,只剩下一种冷寂、冷酷和一种莫名的恨意。

    他阴沉而冷酷道:“那你就可以死了,只要你死了,他就再也了无牵挂了。”

    凌雪淡然浅笑:“我知道他没有死,只要你不死,他就不会死,只要他不死,我死了又有何妨?”

    “那你就死吧。”夜魂的语气很平淡,但平淡中却有一股强烈的愤怒和怨恨。

    没有人明白这是为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人,因为他无法像个正常人一样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世人都以为只要足够强大了,强大到天上地下唯吾独尊,便以为能得到一切,能掌控一切,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

    而扶风呢,他们虽然拥有同一个身体,但是他却不是他。

    扶风如太阳一般光明、温暖、圣洁。

    他却如地狱一般黑暗、冰冷、污秽。

    扶风拥有很多朋友,很多亲人,很多爱慕之人,他拥有的太多太多,他就像是这天地间最大的宠儿,他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人,甚至没有记忆,他什么都没有,除了足够强大。

    他的右手慢慢向下移动,移到了泠雪那晶莹剔透但却完美无瑕的脖子上,然后轻轻的掐住,只要他狠狠一捏,面前这个为了扶风可以死、可以不顾一切的倾国倾城的清冷女子,便会碎灭,便会死去。

    扶风就从此的失去了她,扶风会很痛苦,很愤怒,很绝望,也许扶风会开始堕落入魔,呵呵,那就好玩了,他期待的就是扶风的堕落。

    是啊,堕落多好,变得和自己一样,无情无爱,了无牵挂,天上地下,称王称霸,多潇洒自在。

    然后他的手指开始用力的掐着那纤细而美丽的脖子。

    他的脑海之中突然传来愤恨而绝望的声音,那声音咆哮着:“夜魂,你不要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