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6——沐月独白1

    更新时间:2017-08-15 10:00:42本章字数:3039字

    玄寂沉默片刻,摇摇头道:“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师父,但他的容颜与师父一模一样,不过有一点我敢断定,就是他告诉我仙人佩在师兄的身上,得到仙人令要想不死,就只能杀死拥有仙人佩的人。”

    暗暗深呼吸,我沉沉:“师父当时确实魂飞魄散了吗?”

    玄寂淡淡道:“是。”

    “那他肯定不是师父。”我想了想,道:“后来,你可还见到过他?”

    玄寂摇摇头,沉沉道:“从那以后,他就不曾出现过,不过,不管他是不是师父,他一定跟面具有关,跟你所说的香堂有关,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会再次出现的。”

    我突然想到了那只小黑猫,好奇道:“你还记得那只小黑猫吗?”

    玄寂点点头道:“那只小黑猫,当年我见到就十分恐惧,即便是今日,每每想起,仍然觉得深不可测,心惊胆战。”

    沉吟片刻,我不禁叹道:“太复杂和诡异了,我感觉我掉进了一个巨大而可怕的漩涡之中。”

    玄寂双手合十,淡然而平静道:“凡事有因必有果,时候到了,自然会明白的。”

    我微微笑道:“大师今日等我来,就是为了了却几百年前的因果?”

    “该了的总是要了的。”

    稍作沉默,我试探性问道:“大师可曾见过沐月?”

    “不曾见过,那日之后,天灵迅速衰落,门中弟子陆续散去,没过多久便改建成了天灵古寺,我入寺为僧,直到现在,也未曾下山去过。”玄寂抬头看向天空中那轮满月,微微笑道:“不过,她很快就要来了。”

    我轻轻道:“我知道她在哪里。”

    “哪里?

    “就在山下的天香湖里。”联想到那一次在那艘楼船上我和慕幽香的诡异经历,我敢肯定制造者就是沐月。

    玄寂沉默不语。

    我缓缓站起身来,转身抬头望着天空中那轮银钩弯月,月华清冷,洒在地上,如铺满了白霜。

    然后我看到那两间木屋中右边那间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似被被某种强大而狂暴的力量撞击,轰隆隆的大声作响,而旁边那间茅屋,以及小院都纹丝不动,不曾受到任何的影响。

    那股巨力好像只是要摧毁那间木屋。

    我惊讶而不解的转头看向玄寂,玄寂缓缓起身,那包裹着他身体的黑茧随着他的动作破碎开来,化作一点点黑色光影,消散无痕。

    他凝望着那间木屋,轻叹道:“阿弥陀佛,该来的终归要来,该走的终归要走。”然后看向我,微微笑道:“师兄,去看看扶风和泠雪吧。”说完之后他便直接往那间震动不止、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坍塌破碎的小木屋走去。

    我稍作迟疑,便跟上了他的步伐,他直接推开了那扇轻掩着的木门,我随他进入门中。

    进去之后才发现那真的只是一间木屋,里面有床,有蒲团,有小木桌小椅,都是一些很简单的生活用具。

    不过进去之后才能体会到这木屋震动的有多么厉害,根本就站不住脚根,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在抖动跳跃翻滚。

    玄寂双手合十,清唱佛号,一团金光自他合十的双掌间爆发出来,璀璨而炫目,温暖而圣洁。

    金光中的玄寂面目神圣,宝相庄严,一如仙佛,佛光普照。

    那团金光充斥着小木屋,原本震动不止的小木屋渐渐安静下来,虽然还有轻微的震动,但没有了倾塌的迹象。

    当玄寂双掌上的金光熄灭,他轻步往前面走去,那面木制墙壁,虽有缝隙,但很完整,玄寂右手贴着那扇墙壁,轻轻一推,便出现了一道小木门,应声而开,有清凉的月光投洒进来,有风徐徐吹来。

    我惊讶而失声道:“又是无门之门?”

    玄寂回头看着我,微微笑道:“世间门有无数,有门无门,就看个人怎么走了。”说完之后他回过头去,径直往门外走去。

    我不作迟疑,轻步跟上他走出了那扇无门之门。

    我很想知道那门外到底是什么,我想知道跟我猜想的是不是一致。

    出门之后,我站在玄寂的左手边,然后我看到了一袭黑裙。

    那是一袭古典而优雅的黑裙,自然是穿在一个女子的身上,那女子此刻正静静地看着我,一双漆黑的眼睛,如两汪幽水,清寂而凄哀。

    那本是一双很美丽、很好看、很灵动的眼睛,而此刻我看着却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疼和难受。

    那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就好像隔着几百年的时光,隔着一潭清水,眼里有犹疑,有惊喜,有悲伤,有痛苦,有快乐,有思念,有很多很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全部化为了深沉的寂寞和孤凄。

    我怜惜而柔声道:“你是沐月吗?”

    她动了动嘴巴,未语泪先流,一颗颗清亮的眼泪沿着她苍白而毫无血色的柔弱脸颊,滚滚而落,如雨滴,如珍珠,如钻石,闪烁着冰凉而破碎的光芒。

    她张开苍白的小嘴,轻轻道:“你是扶风哥哥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不是当年的扶风,更不是那个夜魂,我只是我,我就是我,我是苏幕遮。

    暗暗深呼吸,我微微笑道:“你若不介意,叫我哥哥也无妨。”

    她有些怯弱的问道:“那你想起来了吗?”

    我点点头道:“我都知道了。”

    她沉默着,只是盯着我,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有沉沉的哀伤缭绕,如烟似雾,徐徐升腾,凝聚不散,液化成殇河,殇水幽幽,潺潺流淌,无止无息。

    看着她那双眼,我才明白她对当初的扶风的感情有多么深厚,眷念有多么浓烈,即使过去了将近五百年漫长时光,却也丝毫不曾退却和萎缩,反而化成了两条似乎没有了尽头的殇河。

    在她那双目光的注视下,我突然感到一种深沉的愧疚,不敢与她对视,但我不想逃避,我不想让她感到难受和悲伤。

    她摇摇头,幽幽叹道:“你很像我的哥哥,但是你不是他,如果真的有来生,那么来生也只是来生,今生依然只是今生。”

    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说的是事实,而且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她凄凄而哀伤道:“虽然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哥哥的灵魂的气息,但是你和哥哥已经不同了,你看着我虽然会感到难过和心疼,但是却不像哥哥那样。快五百年了,五百年前的哥哥和五百年后的哥哥会是一样的吗?”

    我柔声笑道:“五百年前的哥哥和五百年后的哥哥可能不一样,可能有差异,但是,哥哥永远都是哥哥,都会疼爱自己的妹妹的。”

    她没有再说话,缓缓转身,往前面走去,整个过程中连看都没有看玄寂一眼。

    玄寂不说话,不动,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神色恬淡而宁静,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一如佛像。

    而我猜的不错,此刻我身处在一片梅林之中,上千株雪梅树,郁郁葱葱,但无一朵雪梅,因为早已过了雪梅盛放的时节。

    如果是冬天,正好是大雪纷飞的时候,想必这里千树雪梅齐齐盛开,白梅如漫天飞雪,花香弥散如海,那定然是极美的。

    往后看去,有一间小木屋,简单但不破败,仔细看去却能够发现它的每一块木板,每一颗钉子都散发着历史的沧桑的气息,虽然沉寂无声,却仿佛像一个守卫,在那里无怨无悔的枯守了五百年。

    她往前走了十来步,走到一颗雪梅树下,抬头静静地看着那棵雪梅树,那棵雪梅树看起来颇为特别,像似两株雪梅树并蒂在一起长成,青葱翠绿,生机勃勃,毫无衰老和颓败的迹象。

    如同一对爱到极致的情人,紧紧地依靠着彼此,无时无刻都在紧紧地拥抱和守护着对方,似乎稍一放手,就会失去对方似的,令人由心而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

    根据那段记忆,只一眼我就知道这个地方便是当初泠雪自己埋葬了自己和扶风的坟墓。 

    坟墓已经不在了,因为他们终于用生命用灵魂孕育出了灵根,发芽破土,茁壮成长,那一世里他们终于相依相偎相守相伴,一起走过短暂却温暖的时光。

    我知道,那一世里,他们已经化成了这棵并蒂梅,延续着他们的情爱。

    那么这一世,便是一个新的开始。

    新的开始,便要有一个新的结局,我绝不允许这一切再次成为一个轮回。

    她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那株并蒂梅的树干,然后用自己的脸颊轻轻地贴着树干,缓缓闭上双眼,细细感受着,幽幽呢喃:“哥哥,你在这里吗?我是沐月啊,五百年了,我终于可以来看你了,哥哥,你会不会怪我来得太晚了啊?”

    雪梅无言,但我知道他一定在静静凝听,无声安慰。

    然后她紧紧地环抱着树干,凄咽恻断,如泣如诉,呢喃梦呓:“哥哥,沐月好想你,好想好想你,哥哥,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呢,师父说你是痴儿,让你不要太痴了,你为什么就偏偏要那样的痴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