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3——湖底美人

    更新时间:2017-08-25 10:00:48本章字数:2988字

    她突然上前,紧紧地抱住我,温柔而凄凉道:“前世里,哥哥死了,泠雪姐姐死了,流花也死了,只剩下了我。这一世,哥哥活了,泠雪姐姐活了,流花也会活的。只是今生的哥哥已经不是前生的哥哥,今生的泠雪姐姐也不是前生的泠雪姐姐,今生的流花也不会是前生的流花。而我,却卡在这前生不是前生、今生也不是今生的夹缝里。前生的一切都该结束了,就让来生全面到来。来生,我再来做哥哥的妹妹;前生的我,便去陪前生的哥哥。 ”

    她说完,笑了笑,温柔而又甜美,缓缓松开了我,转身一步一步退到那颗并蒂梅树下,轻轻地拥抱着并蒂梅,柔声道:“扶风哥哥,泠雪姐姐,我来陪你们了。”

    说完之后,她的身体便爆发出一团浓烈至极的黑色雾霭,以她为中心,向天空中四面八方汹涌而去,原本晴朗的夜空,一下子阴风滚滚,黑云密布,而那阴风和乌云所覆盖的地方只是这片梅林。

    梅林的温度迅速的下降,空气中的水分迅速被那些阴风卷入那些黑云之中,那仿若一把巨大伞盖的黑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最后黑色尽去,梅林上空只留下一把巨大的冰晶伞盖,冰晶伞盖轰然破碎开来,变成无数朵晶莹剔透的雪花,在梅林上空纷纷洒洒,飘荡飞舞。

    雪花落满了每一株雪梅树上,很快,原本那些光秃秃的雪梅树上便开满了雪梅花,在那一刻,让我有种错觉,是不是冬天已经来临,满园的雪梅树已经开花了。

    我抬起头来,望着那慢慢放晴的夜空,有数片雪花落在我的脸颊上面,冰凉但是轻柔,仿佛沐月那手指的触摸,也仿佛沐月那冰凉的眼泪。

    每一片雪花中都回荡着她娇柔而又坚定的声音,不停的在我的脑海之中回荡着:“哥哥,来生,我再来做哥哥的妹妹,前生的我,就去陪前生的哥哥……”

    我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有一片雪花落在我的手掌心上,掌心微凉,很快就融化成水,我轻轻握了握,感觉什么都没有。

    抬头看向那棵并蒂梅,雪梅满树的样子真的很美,看着它,依稀间好想看到了一身白袍的扶风,他的右手边是一身白梅裙的泠雪,左手边是一身黑色烟纱的沐月,她们都紧紧地挽着他的手,一起看着我,脸上绽放着甜美而又幸福的笑容。

    耳边突然间传来沐月的声音,若有若无,空灵飘渺:“哥哥,她在湖里,再不快点去,她就真的要死了哦。”

    我猛然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那颗并蒂梅,可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仔细听,也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再也顾不得什么,转身快步往山下狂奔而去,我跑到天香湖边,直接跳进了冰凉的湖水里,往深水处游去。

    夜已深,湖水也比较深,不过很快就看到了她。

    她沉在湖底中心的最深处,正静静地躺在一个淡银色几乎透明的光茧里,神色安然而恬静。

    她的右手腕上那窜墨玉色手珠散发着淡淡的银光,充斥着整个银色光茧,魂识中的她看去,就像仙境中正在沉睡的仙子。

    在光茧的外边,有一只紫色的小鱼儿正淡淡的看着沉睡的她,那只鱼儿的尾巴有赤黄青蓝四种颜色。

    那紫色小鱼儿腰肢轻轻一扭,便回过身来,静静地看向我这边,我微微一笑,快速往她们游去。

    我连同着银色光茧一起轻轻地横抱起香儿,感受到她平顺的呼吸和稳健的心跳,我的心终于彻底的安放下来,凝望着她那沉睡中都带着忧伤的绝世芳容,我久久无语凝噎。

    对于我来说,三年的沉睡,不过是一场较长而又神奇的梦,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三年无疑相当于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

    我醒了,她的噩梦也要醒了,只是现在还不是叫醒她的时候,我毕竟不一样了,我不想吓到她。

    就算我现在叫醒她,她也未必认识我,以前我最大最明显的标志自然是我脸上的面具,然而现在那副面具已经不见了,我的容貌和身高等等一切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一个死去的人却复生了,对于凡人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即便是对于灵修者来说,也难以想象,让死人复生,恐怕就是真正的神仙也难以做到吧。

    一时间感慨万千,这时候我才想起了那条小鱼儿,再次见到它,第一感觉就是它跟五百年前扶风无意中救的那一只雪白色的小鱼儿的外形很像,然而其他的却都完全不一样,我一直怀疑它们就是同一只,但又好像不是。

    其实在我的心里我还是觉得她们就是同一只,虽然我拿不出慷锵有力的证据,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们就是同一只,只是已经进化了。

    五百年了,什么都会发生改变,两个朝代的更替,多少人多少事都成为了传说和过去,唯余一声又一声悲凉的叹息,一座又一座的荒凉的墓琢。

    湖底深处,我静静地凝望着那条小鱼儿,微微笑道:“我不敢肯定你是不是五百年前的那只小鱼儿,但我对你真的万分感谢,如果你真有灵,他日遇到难事,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鼎力相助。”

    小鱼儿好像听懂了我的话,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围绕着我旋转一圈,便轻摆着四色的尾巴,往他处游去。

    看着小鱼儿的身影消失无影,我微微一笑,然后想到了沐月,她在这冰冷的湖底里被封禁了将近五百年,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如果让我呆在一个不见天日的黑暗房间里,别说五百年,就是五天恐怕都会受不了。

    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日子,她还能保持本心不变,还没有完全疯癫,还能够熬到现在,这份坚定和毅力便是天上地下也难以寻觅了。

    我想到了那管凤鸣箫,为什么她没有拿到手上,那是不是还被遗留在天香湖里?

    不过稍微想一想,我就敢断定,凤鸣箫此刻是绝不会还在这里。

    对于沐月来说凤鸣箫恐怕是除了扶风以外对她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她破开封印出来后却没有带走,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她出来的时候凤鸣箫已经不见了,定然是被拿走了。

    那么是谁拿走了?

    定然是那个在扶风封印了沐月之后又加重了封印之人。

    转念至此,我突然间感到浑身冰冷,惊慌恐惧,因为我想到了流花最后对我说过的那句话。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陌生而又奇异的画面,是由释放出去的魂识回馈而来,画面有些模糊不清,但大致轮廓还是可以看见,数座高耸入云的巨山,环围着一方巨大无比的湖泊,湖泊中间漂浮着一座巨大无比的岛屿。

    只是这突然间所见到的一切都好像被淹埋在天香湖之中,似乎天香湖是一个世界中的世界,那数座巨山,一方无边湖海,海中巨岛,都不过是天香湖中的景物。

    我睁大眼睛,正想看个清楚明白,可眼睛一动,那脑海之中的画面就轰然破碎,不复存在,好像一场幻境、一个虚影,脑海之中,除了天香湖湖水,再也没有别的什么。

    我呆愣了片刻,只能将刚才所见归结为幻觉。

    可有幻想才有幻觉,我敢肯定我从来没有幻想过这样的画面,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那么它们从何而来?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到最后还是只能归结为幻觉。

    脑海中突然传来冰冷的声音,脑海之中再次出现了那片魂界星空,星空之中,盘坐在那朵黑色莲花之上的另一个魂体正冷冷的看着我,冷冷道:“你准备还在水中呆多久?”

    我微微一愣,急忙不好意思的用魂识回应道:“马上就出去。”说完后我抱着香儿一步一步走出了天香湖,幸好夜深人静,无人看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是水鬼。

    我身上腾起一股淡白色的亮光,身体和衣物一瞬间就被烘干了,我并没有撤去那守护着香儿的淡银色光茧,不想惊醒睡梦中的她。

    回头静静的看着恢复宁静的天香湖,那时我的思绪十分混乱。

    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在脑海想起:“这湖不错。”

    我微微一愣,随后笑道:“这里很美。”

    他冷冷道:“是很美,恐怕美得有些可怕。”

    我微微皱眉,疑惑道:“什么意思?”

    他冷笑道:“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

    我猛然睁大眼睛,看着魂界虚空之中的他,失声道:“你说我刚才看见的是真实的?我以为那只是幻觉。”

    他稍作沉默,淡淡道:“那些画面就像影子,既然有影子,就一定有实物。”

    我疑惑道:“实物在哪里?你不要告诉我,在这湖里?这不过是一个湖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