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我还是人吗?

    更新时间:2017-08-26 10:00:51本章字数:3050字

    他淡笑道:“我不知道,也许你不过是机缘巧合,看到那实物遗留和烙印在时光之中的影子而已,在特定的时间、温度等等一切条件都适合的条件下,我们可能会看到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些事情的画面,就像历史的回放。”

    我沉吟片刻,淡淡道:“曾经我看过一本书里也这样说过。”

    他沉默不语。

    我也稍作沉默,然后缓缓释放魂识,涟漪一般扩散出去,瞬间笼罩住整个天香湖湖面,天香湖的模样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就好像一副活动着的立体影像,我盯着脑海之中的天香湖,越看越觉得奇怪。

    他淡淡道:“你觉得这天香湖像什么?”

    我沉吟道:“像一面镜子,不,更像一只放大了无数倍的眼睛。”

    他轻轻道:“是很像眼睛。”

    我猛然想到了关于天香湖的传说,轻轻道:“有传说三千年前有一闪烁着九彩灵光的天外之物从天而降落在此处,然后一夜之间就出现了天香湖。”

    他冷笑道:“有时候传说未必是虚假的,而人类有时候亲眼所见的未必就是真实的。这天香湖很有意思,湖面上那艘船,也很有意思。”

    我盯着脑海之中天香湖中静静漂浮着的那艘楼船,除了觉得它做工精美优雅之外,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意思。

    见我不说话,他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艘船很有意思,只是直觉告诉我,等我们足够强大,自然能够发现这天香湖以及那艘楼船的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

    我突然想到了那夜魂,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突然笼罩在我的心头和灵魂,心神不稳,魂识迅速破散,回归魂体,我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的太过懦弱和慌乱,轻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他冷笑道:“我说过就是你,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我试探性问道:“你可认识夜魂?”

    他冰冷反问道:“谁是夜魂?”

    我再次确认道:“你真不知道?”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没有丝毫的感情。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疑惑道:“你到底是我分裂出去的灵魂,还是独立存在的?”

    他冷冷道:“当然是独立存在的,虽然我们是阴阳双生魂,相生相伴,相生相克,虽然我们拥有同一个身体,但我们是独立的,你有你的思想,我有我的意志,互不干涉。”

    我沉吟片刻,小心翼翼问道:“那你是不是也可以操控我的身体?”

    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你刚才得到了那高僧的佛之光,里面蕴含着强大的佛力,我们的实力已经不算弱,所以,我可以勉强的操控这具身体。”

    原本正在沿着河边行走的我,下意识的停步不前,因为这才是我最恐惧和最担忧的地方,那扶风若不是因为夜魂,也不至于是那般下场,流花,泠雪,沐月,乃至天灵尊者也不会全部都不得好死。

    我无法想象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然后去伤害我在乎的任何人,想到这里,我浑身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全身冷汗直冒。

    他一直都冷冷的看着我,嘴角微微上翘,冷笑道:“你是不是怕我随便占用操控你的身体?”

    被说破心里最恐惧担忧的事情,我失声道:“你知道我想什么?”我死死的盯着他,那一刻我的身上突然暴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如同煮开的废水,滚滚翻腾,那原本隐没不见的白莲花瞬间浮现,急速旋转起来,爆发出一团团温暖而又圣洁的白色灵光。

    他只是静静的盘坐在黑莲之上,淡漠而冷静的看着我,嘴角的弧度微微扯大,似笑非笑道:“你想杀我?”

    我深呼吸,强制镇定心神,但并未放松警惕,只要他敢有任何妄动,我会直接命令白莲花攻击他,不死不休。

    我盯着他,冷冷道:“你若敢乱来,我就算灰飞烟灭,也要杀你。”

    他冷笑道:“你要杀我,现在就可以动手,我绝不还手,不过我说过,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若杀我,就是杀你自己,你若杀我,你一定会后悔。”

    我冷冷道:“那么现在,我请问你,你是不是可以随便占用和控制我的身体?”

    他不屑而讽刺道:“你以为我很喜欢你这具身体?不过一具身体而已,若是可以,我才不愿意呆在里面。”

    我下意识微微蹙眉,疑惑道:“你的意思是你不可以随便占用和操控我的身体?”

    他稍作沉默,声音淡漠不已:“不能,除非你同意,我若强行占用,只是自找灭亡。你见过光明与黑暗并存吗,你见过太阳和月亮并列临空吗,你见过水与火相融吗?一旦我们同时操控身体,可能短时间内会拥有强大无比的诡异力量,但那之后,我们也会被力量反噬,弄不好会直接灰飞烟灭,化为虚无。”

    我陷入沉默,静静的盯着他,紧绷的情绪和神情渐渐放松下来,身上的杀气渐渐散去,那朵白莲花也渐渐停止不动,白色灵光渐渐内敛,然后无声无息的隐没在星空之中。

    那一刻,我已经完全恢复了沉着和冷静。

    他冷笑而揶揄道:“怎么,不杀我了,还是你怕死?”

    我笑了笑,不在意道:“我当然怕死,谁真的不怕死?我还想好好活着,我还没活够呢。”

    他沉默不语,随后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轻笑。

    稍作沉思,我淡然笑道:“我不杀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说的话是真话。”

    他嘴角再次微微上翘,讥诮道:“你真的不怕我骗你?”

    “我当然怕,但是我知道你没有说假话。”我微笑着看着他。

    “你为什么肯定我没有说假话骗你?”他兴致怏然的看着我。

    我看了一眼怀中沉睡着的香儿,柔声笑道:“因为你骄傲,你不屑。”

    他沉默不语,但是那双墨玉色似寒冰一样的双眼却露出一抹不悦,一起也变得十分阴冷:“你果然又痴又傻,基本就是个白痴,被人卖了恐怕还会帮着别人数钱。”

    我微微一笑,没有回应,凝望着香儿,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香儿到底是怎么被沐月给掳到这里的,不过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反正人已经找到了,沐月已经死了,一切都暂时的过去了,我也就懒得再费劲去想那么多了。 

    我也算是再世为人了,既然上天让我不死,还有如此奇诡的经历,管他是福是祸是造化还是机缘,我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你发什么呆?”他冷冷道:“你难道准备一直站在这里喝西北风?”

    “哦。”回过神来,我急忙歉意道:“我们现在就回去。”

    他淡漠不语。

    暗暗深呼吸,我笑了笑,看了怀中的慕幽香一眼,这一刻心里突然有些说不出的欣慰和满足,然后转身沿着湖边往回走去。

    一边走,我一边随口说道:“复生之前我叫做苏幕遮,现在,我想我暂时得换个名字。就叫白衣沽寒,帅哥你尊姓大名?”

    他冷冷道:“没有。”

    “没有?”我讶异道:“真没有?”

    他微微蹙眉,眉宇间闪过一抹冰冷和凌厉,凝视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道:“我才苏醒,怎么会有名字?”

    我疑惑道:“但是你知道的好像很多?”

    他淡淡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那么多。”

    我微微笑道:“既然你是独立存在的,至少得有个名字才好吧,不然,我要怎么称呼你?”

    他毫不在乎道:“你想怎么称呼都可以。”

    我沉思片刻,微微笑道:“既然我现在姓白,而且你和我相反,不如你就姓夜,好不好?”

    “随你。”他的回答随意而懒散,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姓我给你取了,名你自己取吧。”我微笑着看着他。

    “你干嘛不一起取了?”他微微挑眉,显然有些不悦。

    我微微笑道:“自己给自己取名字,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他冷笑道:“你觉得很好,别人未必觉得。只有孤儿才自己给自己取名字。”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一愣,好像我早就已经是孤儿了,不过我也已经习惯了,随后淡然笑道:“你猜对了,我本来就是个孤儿。”

    他沉默,静静地看了我五秒钟,才冷冷道:“你现在不是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展颜笑道:“你说的对,我现在不是了,有你,还有香儿,就足够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酸?”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呵呵。”我随口笑道:“酸菜很好吃。”

    “我不吃。”他的声音依然冰冷。

    我惊讶而好奇道:“你是不吃酸菜,还是不吃东西?”

    他冷冷道:“都不吃。”

    我疑惑道:“你不吃,会不会饿死?”

    “你才会饿死。”她阴沉沉道:“我不吃,你不会吃吗?”

    我恍然大悟道:“那如果我不吃呢?”

    “你们人,不吃东西可以吗?”他淡漠的语气中充斥着讥诮和讽刺。

    我沉默片刻,轻叹道:“我现在还算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