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黑暗之灵

    更新时间:2017-09-08 23:54:09本章字数:3064字

    保安右手中的手电筒缓缓下移,焦点正好集中在我左手掌中的鸽子上,盯着这只鸽子看了五六秒钟。

    本着职责,保安让自己的声音尽量保持镇定和温柔,他看着我微微笑道,天黑了,小兄弟,你赶紧回家去吧,这里已经闭园。

    我盯着保安那张带着笑意的脸,觉得他还算机灵,嘴角微微上翘。

    保安可能是被我盯着有些不自在,大冷夜的,我看到他额头已经渗出了几颗细微的汗珠。

    从他苍白的脸色,并无诚意的笑容,以及他时不时滚动的喉结,我看得出他对我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我想,我看起来并不是那种邪恶的魔鬼,他为何这般怕我?

    我不说话,只是盯着保安,我想看看他为什么这么惧怕我。

    看样子,他至少大我十岁,对于这具身体,这幅皮囊,我还是十分满意的,说不上貌若潘安,堪比宋玉,但英俊秀气还是算得上的,所以还不至于让人感到恐惧。

    保安也不说话,只是缓缓向下移动手电筒,强烈的灯光散射在我脚下的那群鸽子上,鸽子们也跟我一样,一动不动,无声无息,一只只仿佛雕塑。

    我知道,动物对于亮光有一种天然的畏惧,若是平时,这群鸽子只要见着这灯光,必然会慌乱逃散。

    此刻,它们没有逃走,定然显得有些诡异。

    所以,此刻这个保安看着我,自然也觉得有些诡异。

    看得出这保安平时的胆子应该挺大,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巡夜了,我清楚的捕捉到当他看到我身边这群不动如雕塑的鸽子后,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加苍白,瞳孔萎缩,嘴唇微颤。 

    保安动了动了嘴巴,想说话,但是没说出来。

    很显然,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嘴角微微上翘,我知道这会儿他肯定很想找个借口赶紧离开,去喝点水或者抽根烟,好好放松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

    而且从他的表情变化看来,他对于自己此时此刻的表现好像有些愤怒和羞耻。

    他缓缓握紧手电筒,神色渐渐坚毅凝重,强颜笑道,小兄弟,赶紧走吧,想要玩,明天再来。

    我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嘴角一直微微上翘。

    白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他说,夜,不要吓这保安大哥了。

    我冷笑传音道,我哪里吓他了?

    你看你笑的样子。

    难道我的笑容不好看?

    好看是好看,但说实话此时此刻看起来未免有点渗人。

    那是因为他心有阴暗,所以才生畏惧。

    谁人心里不藏阴暗,谁人心里无所畏惧?

    我不再搭理白,只是一直盯着那保安。

    看得出来,他很想我赶紧离开,很想我不要盯着他看,也很想骂人,打人,甚至想杀人。

    我敢断定,此刻的他肯定恨不能抽出别在腰间的电棍冲过来将我狠揍一顿,只是,他不敢,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十分有趣。

    他有趣,气氛也有趣。

    这世间有趣之事何其少,碰上一件,是一件,错过一件,少一件。

    所以,我又怎能放过?

    所以,我就这样一直盯着保安,就像一个猎人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我很想看一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很想看看他到底对我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保安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后背不知不觉间已经汗湿一片,双手潮湿,右手中的手电筒差点没抓稳。

    过了将近三分钟,保安终于再次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强颜笑道,小兄弟,你,你,你快走吧。

    他一边说,一边试探性的缓缓向我靠近,左手却握紧了腰间别着的电棍,一副随时开拔挥棒的架势。

    白的声音再次传来,他说,夜,走吧,不要吓唬这保安大哥了,都是讨饭吃的可怜人。你要吓唬人,也该去吓唬那些妖魔鬼怪,我帮你都可以。

    我可没吓唬他,是他自己吓自己,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他定然是亏心事做多了,才如此畏惧我这样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翩翩美少年,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做过一些什么亏心事,才如此的恐惧。这世上,人有时候往往比任何妖魔鬼怪都要来得可怕。

    你真无聊。

    这世上无聊的人太多,不多我一个,而且,我算不上是一个人,我是个阴魂。

    你披上了这张皮,便是人,就应该遵守人的规矩。

    就算我披上了这张皮,我也不是人,难道你不知道人面兽心?

    我一边不温不火的与白交流,一边冷静而淡漠的看着临近的保安,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嘴角上翘的弧度渐渐张大,我知道那是嘲讽和讥诮。

    我,在等着那保安靠近。

    三十六瓣圣莲之上的白,他自然也看得出保安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慌乱,也看到了那保安此刻靠近我想要做什么。

    这世上除了我自己,恐怕只有白才最是了解我,他知道只要那保安不主动招惹我,我便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但是一旦有人敢主动招惹和撩拨我,那后果他不敢保证,我也不敢保证。

    白脸色微变,怒道,夜,此事就此打住,我们走吧。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我还未玩够哩。我神色不变,保持着嘴角的弧度不变。

    眼看着保安就要靠近我,白的火气一下子疯狂上涌,剧烈燃烧,脑海中回荡着他怒气十足的声音,夜,不要过分,这是个人,不是动物,你知道的,我不怕你,不要将我惹怒,凡事都有规矩,你要遵守我们之间的规矩。

    听到白的话,我微微皱眉,我知道白的性格,知道他说一不二,知道他说出这种话往往会做出什么,即便是习惯了肆无忌惮恣意妄为的我也会感到一阵头痛和麻烦。

    我愤怒传音道,约定好夜属于我,你不得干涉。

    但你也答应过我,不得随意出手伤人。

    我还没出手,还没伤他。我冷笑着,你觉得他配我出手?

    你这人做事,从来不可妄测。白争锋相对。

    哼,你真的以为他只是讨饭吃的可怜人?我嘲讽而传音道,我是夜,我是暗夜之灵,我可以感受到一些生灵灵魂之中的阴暗与邪恶,看到他们内心深处的丑陋和罪孽,你看不见,但你用心感觉,便能感觉得到,眼睛看得见的不一定是真的,只有用心去看才看得到真相。

    白怒气渐渐平和,静静地看着我,沉默不语。

    我冷笑传音道,这么久了,经历了如此之多,你还是如此妇人之仁。

    我这叫心存善意。白辩解着。

    你妈妈是何下场,你又是怎么变成今日这般样子的,你忘了吗?我质问白,冷酷而血腥,直抵他灵魂最深处的痛。

    白微微颤抖,抿紧嘴唇,沉默不语,许久才沉沉道,我从未忘记,也不会忘记,你看到了什么?

    我冷哼一声,不说话,托着掌中的鸽子一步一步向那保安走去,步伐缓慢但是淡定从容。

    但在保安的眼里和感受中却完全不一样,原本也在向我靠近的他,急忙止步,神色警惕凶戾的看着我。

    随着每一步靠近,我缓缓释放出自己身上那阴寒而又邪魅的气息,悄无声息的侵袭保安,将他包裹其中,快速侵袭他的意识,感染他,控制他,直到他自己完全释放出自己灵魂深处潜伏着的罪孽和丑恶。

    保安感受到了我那至阴至寒至暗的气息,神色剧变,急忙拔出腰间的电棍,指着我,颤抖着怒吼道,小瘪三,我一忍再忍,好言好语,还不快滚,不要靠近我,赶紧止步,再靠近老子一步,信不信老子抽死你。

    我的步伐依然不停,嘴角的弧度愈渐张扬,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已经完全将保安笼罩缠绕,不停的侵蚀着他的意识和神智。

    保安脸色狰狞,眼神凶狠,咆哮道,不要靠近我,你他妈的聋子吗?听不到吗?再靠近一步,老子杀了你。

    差不多了。我如是想,此时的我与保安之间相隔不到一米五,而我终于停下了脚步。

    保安可能感觉好受了一点,但是已经我被勾引出来的阴邪再也无法收敛潜伏回去,只能不停的膨胀和扩大,面部五官渐渐扭曲变形,双眼充血通红,如同被激怒的野兽,正欲择人而噬。

    我看着兽一般的保安,缓缓开口,轻声说道,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

    保安充血的双眼猛瞪,眼珠子似要暴凸出来,额头布满青筋,如一条条蚯蚓,触目而恶心。

    保安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怒嚎一声,便将手中的电棍狠狠的挥向我的脑袋。

    我浑然不动,冷淡而又不屑的看着他,看着他手中的电棍马上就要抽中我的脑袋。

    此刻除了冷笑和蔑视,我想不出该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就连原本心有不忍的白也沉静下来,轻叹一声,淡淡的看着保安。

    白知道我的特殊天赋,他是光明而圣洁的,如同太阳,他是光明之子。

    而我则是黑暗而阴魅的,如同暗月,是黑暗之灵。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在暗月下,犯罪几率更多更大,天地万物都情绪不稳,妖魔鬼怪都喜欢在夜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