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审判

    更新时间:2017-09-09 23:45:41本章字数:3060字

    此刻便是白也断定这保安一定暗中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虽然尚且不知到底是些什么事情,但是对于这种人,白一向也十分厌恶,只要我不杀他,给他一些教训,白也不会反对。

    那一电棍注定是无法抽中我的脑袋的,被释放出恶魔凶兽的保安注定要失望了,此刻的他发现自己手脚都不能动,全身都好像被冰封起来,冷到了骨子里,想开口呼救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冷,可以让一个人清醒,保安渐渐清醒,理智渐渐恢复,面色的狰狞逐渐退去,双眼中的血红凶狠也渐渐消散,看样子便要恢复清明。

    此刻的他,可以看见,可以听见,可以感受到,可越是这样,却越是让他感到一种自灵魂深处涌起的害怕和恐惧。

    他面色惨白的看着我,几乎要哭出来,可是他无法哭,便是张张嘴,动动手指头都不可以。

    他浑身冰冷,每一处肌肤,血液,骨头都被冻住了,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他看着我,眼里充斥着惊恐和哀求。

    我淡淡的看着他,我知道此刻的他一定在求神拜佛,可那有什么用,平时不烧香零时抱佛脚,便是以慈悲为怀的佛也会厌恶,而绝不怜悯的吧。

    我发现一个道理,再不信鬼神的人在无助的时候也会本能的求助于鬼神。

    这无疑很矛盾,却也很可笑。

    我上前一步,跨度80厘米,缓缓伸出右手,食指探出,轻轻的点在保安眉宇间。

    食指尖释放出一缕缕黑色灵气,一点一点的钻入保安的眉心里面,我缓缓闭上双眼,魂域之中的白也缓缓闭上双眼,用心感受,很快就有一幅幅令人愤恨暴怒的画面出现在我和白的脑海中。

    我和白同时看见保安将一如花少女迷奸,并且拍下过程威胁那位少女,少女不但成为了保安随叫随到的泄欲工具,还成为了保安的提款机。

    看见保安奸污了一位神智有问题的流浪女子,疯狂而变态,极尽野兽之虐待。

    看见保安在夜里抢劫落单的女子,至少有三例。

    看见保安私自将游乐园仓库里某些不用的物品偷出去贱卖,赌博,嫖娼,种种恶行,数不胜数,简直人神共愤。

    我轻轻收回食指,白与我几乎同时张开双眼,我看着保安,身上的阴冷之气渐渐释放,凝聚,如有实质。

    之前我不过是在玩弄他,现在,却是真正的动了杀机。

    可是,杀他这种畜生不如的东西,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杀他简直是便宜了他。

    我要他生不如死,既然法律没能惩罚了他,我不介意做一次法官,给他一次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审判和惩罚。

    感受一下灵界里的白,他此刻神色冰冷如霜,银色的双眸中有两朵怒火熊熊燃烧跳跃不停。

    我微笑传音道,白,你说该如何惩罚他?

    白冷冷道,凌迟处死亦不为过。

    我知道白动了真怒,白就是这样,不动怒则已,一旦动怒,很少有谁能够承受得住他的滔天怒火。

    我冷笑道,像这种肮脏的垃圾,畜生不如的东西,凌迟处死太便宜他了,应该将他打入第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白沉默片刻,银色双眸中火焰退去,恢复清明,他沉默片刻,轻叹道,天地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他终久会有报应的。你我造下因果早已够多,也曾答应过那些使者,不随意插手因果之事,随意插手因果对我们不是好事。

    我冷笑道,因果?何为因果?我何惧因果?今日他碰上我们就是因,被我惩罚就是果。古人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运气显然不好,碰到我们,报应也就到了。再说,他还未死,还轮不到他们来管,至于我要管的事,谁敢阻挡,什么狗屁因果,我不怕,一切因果皆加诸我身便是了,难道,你怕了?

    白微微笑道,你不怕,我又何惧之有,你忘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这话我爱听。我微微一笑,冷冷地凝视着保安的双眼,自我的双眼中射出两小团幽幽的阴雾,瞬间便钻入了他的双眼中,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

    我看着保安那双填满恐惧的双眼,冷冷地不带任何感情说道,你随意残害无辜女子,不配做男人,便罚你此生做不成男人;你抢劫偷盗贩卖不属于你自己的财物,不劳而获,便罚你废去右手右脚;枉你还当过兵,不知保家卫国,为民服务,罪上加罪,便罚你废去右眼。数罪并罚。

    罚罚罚。连着三个罚字自我的口中吐出,早已恢复清明理智的保安便不由自己的扬起手中的电棍,狠狠的砸向自己的裤裆,直到下身变成血泥,紧接着狠狠的砸向自己的右手,直到整只右手被完全砸断砸掉砸烂,鲜血飞溅,那只右手中还紧握着的电筒无力的砸在地上,尚未熄灭,惨烈无比。

    这个过程保安并没有痛叫一声,也没有丝毫犹豫,当他将自己的右腿完全砸断之后,独臂独腿的他,还没有倒下,随手将电棍扔在地上,伸出左手食指毫无犹豫的插进了自己的右眼眶中,直接戳爆了眼珠。

    保安在整个自毁的过程中一声不哼,整个场面却是说不出的血腥、恐怖和残酷,就连那些尚未真正开启灵智的鸽子都被吓坏了,本能的感到恐慌,却依然不敢动不敢鸣叫。

    白有些不忍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但是却没有阻止我。

    他阻止不了,也不愿意阻止,我没杀人灭魂已是心慈手软,法外开恩。

    若是在两年前,我会直接让这头畜生不如的东西直接灰飞烟灭,连轮回都没有机会。

    而我,早已习惯,这种清扫垃圾的事我并不是头一回做,我想也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做,次数多了自然会习惯的。

    已然鲜血淋淋,惨不忍睹的保安,看起来毫无感觉,只是我和白都明白,此刻他的灵魂正在承受着他自己造下的恶果。

    我有些厌恶和鄙视的瞥了一眼保安,然后拎起鸽子,也不管它脏不脏,便将鸽子的脖子往自己的嘴巴送,鸽子吓得忘记了尖叫和恐惧。

    当我的牙齿咬破鸽子的咽喉,生生残酷的撕咬开鸽子的喉咙,猩甜的血液流入我的口中,味道并不好。

    鸽子小小的身体无力的颤抖着,它肯定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白没有说话,神色不变,缓缓抬头,看着那璀璨的星空,暗叹一声,低头看着嘴唇上沾满鲜血的我,他那银色的双眸中绵延无尽的忧伤与落寞翻腾翻滚。

    我的牙齿离开鸽子的脖子,轻轻抹去嘴唇的鲜血,嘿嘿的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没有必要,白其实明白。

    鸽子以为它的血会被我吸光,以为自己会死,以为我要生吃了它,我虽然也算是肉食动物,但是对于生肉生血真的没什么兴趣。

    我安然而平淡的看着左手掌中微微挣扎着尚未断气的鸽子,微微张开嘴巴,一缕黑色阴气自我的口中缓缓淌出,像一条黑线一样轻灵的蠕动着,飘向奄奄一息的鸽子,钻进鸽子脖子处被我咬开的还在溢血的伤口里,直到全部进入鸽子的体中。

    原本还在痉挛着的鸽子很快便安静下来,脖子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自我的双眸中射出两道黑色灵光,快速钻进鸽子的双眸中,隐没不见,。

    鸽子原本安静下来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双浅栗色眼睛一下子变成了墨黑色。

    原本是一只象征着和平与温顺的鸽子,眨眼间一身白色的羽毛就变成了墨黑色,这是一只黑鸽子,全身毫无杂色,给人的感觉说不出的诡美但是可怕,如同一只黑暗阴灵。

    原本眼看着就要断气的鸽子居然颤抖而无力的站起身来,站在我的左手中掌中,充满敬畏的看着我。

    从那双墨玉色眼睛里我看到了渐渐被引导出来的灵智,我的暗夜之灵已渐渐在改变他,帮助它开启了少许的灵智,自此以后这只鸽子就相当于我的一只眼,一直监视着这一片地方的暗灵之眼。

    黑鸽子深深低头表示对我的敬畏。

    是的,那颇具人性化的眼眸里,表达出来的是一种由心而生的敬畏,甚至是膜拜。

    因为它清楚,我不但没吃掉它,反而给了它一场莫大的机缘。

    它已开启灵智,虽然是黑暗之灵,但是也远比这样浑浑噩噩短短一生以取人为乐而终结的好。

    我不知道这是它的幸运,还是它的不幸。

    也许终有一日它能一飞冲天,真正的超凡入灵也说不定。

    我轻轻摸摸它头上的墨黑色羽毛,淡淡道,以后你就叫做夜歌,去吧。

    鸽子夜歌再次低头朝我敬拜,随后展翅,化作一团黑色光影向天空中飞去,发出几声亢奋而清越的鸣叫。

    其他的鸽子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和释放,禁锢着它们的无形力量瞬间消失无痕,它们跟随着夜歌,兴奋而激动的鸣叫着化作一团团光影向远方一棵大树上面的一处小木屋飞去,那是他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