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跟踪我的女孩

    更新时间:2017-09-12 23:45:13本章字数:3073字

    虽然没有释放灵识,但是我的感觉却远比一般人敏锐许多,我感觉自己被人跟踪了,而且跟踪了许久,我一边不紧不慢的走着,嘴角微微上翘。

    她跟了我已经有将近五十分钟,这种事情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这么契而不舍的紧跟近一个小时还真是少见。

    从我进入这条喧嚣繁华的街道开始,她便一直跟着,耐心很好,堪比猎人,真把我当做猎物了。

    释放灵识稍微探究了一下,她的身上并没有丝毫灵力波动,凡人一枚无疑。

    我知晓定是自己这副皮相作怪,看来过好的皮相也会让人陷入太多的烦恼。

    可现如今这个已经病态扭曲的世界,人人都在追求皮相,用尽一切化学药水,甚至不惜动刀子,只是希望皮相更好看一点,更年轻一点,哪怕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无妨。

    一声轻叹,止步,我轻轻皱眉,突然发现这两年来自己好像受到了白诸多不良的影响,讨厌叹气的我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叹气了。

    我不喜欢叹气,叹着叹着就没气了,可白说叹气很舒服,为这个问题我们争论过很多遍,从来都是互不输赢,结果便不了了之了。

    看到我停下来,她也停下来,盯着我的背影,陷入某种沉思之中。

    我突然觉得她挺有趣的,然后放出灵识,悄无声息的笼罩住她。

    这一刻,脑海中传来她清晰的容颜。

    约莫二十一二岁的如花年岁,面如凝脂,眉目如画。

    一张微圆鹅蛋脸,下巴尖翘可爱,眼珠子黑漆漆的,湛湛有神,灵光闪闪,修眉端鼻,挺巧可爱。

    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一路跟踪我而内心羞涩,两颊晕红,见我不动,而习惯性的轻咬下唇,直是娇美无伦,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看到这张脸,虽然陌生,但是却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和气息,似曾相识。

    我微微皱眉,沉思片刻,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

    她自然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停下来,略带羞涩的窥视着我,从她的面目表情,看得出她的内心定然十分忐忑不安,一直都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一直跟着我,一直跟下去。

    她跟了我这么久,也许是被我这一身黑色风衣,一袭黑色长发,一张苍白邪气却俊美的脸给吸引。

    也许是被我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冷漠而又神秘的气息所吸引。

    看着她那双透彻纯净的眼,我看到了她的情不自禁,看到了她的无法压抑,看到了她的蠢蠢欲动。

    当我的灵识盯着她那双美丽至极眼,我仿佛听到她的心里在呼喊,你,不要走,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只是,她不敢,也不好意思。

    就一眼,就在这茫茫人海中看到的第一眼,她就被深深的迷住了,仿佛毒药一般,虽然知道有毒,却忍不住要去吞食。

    仿佛早就认识,早就相爱,如今只是再次重逢。

    她感觉自己像个小傻瓜,小花痴,居然跟了我一路。

    从她羞涩而又懊恼的神情,我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所以,我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脸很红,羞红一片,而后蔓延到脖子直至全身,我感觉她身上的气息逐渐炙热,如火烧般令她难受,也令她沉沦,令她神魂颠倒,更令她感到恐慌和害怕。

    她的感知,她的体会,我此刻居然感同身受。

    第一次,我感到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境和情绪,这种诡异的感觉除了对婉儿有过,不曾有过。

    灵识传到脑海中的她,她的浑身如火一样滚烧起来,全身都忍不住微微颤抖着,不敢抬头看我,脚步却无法压制的向我缓缓靠近移动,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推着她靠近我,这一刻我听到她内心狂跳,我感受到她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她,怎么了?

    沉默而又沉思中的我,一直静立不动,怎么想都不想明白。

    她,到底是谁?

    帅哥,我们可以请你去唱歌吗?很嗲很糯的声音突兀地传入我的耳中,我猛然清醒,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白一直说我是冰块脸,冰块脸最擅长的岂不就是一尘不变和冷若冰霜。

    我平静而冷淡的看着面前的两位美女,看皮相二位都精心修饰过,说实话她们描绘的笔法精巧而又老道,已近炉火纯青,所以她们的皮相很有卖相。

    但看到她们的样子,我突然就想到了那本《聊斋志异》里面那个叫做画皮的故事。

    然后我就微微翘起了嘴角,平静地看着面前说话的那位黄发女子的眼睛,自她妩媚的双眼里,我看到汩汩流淌着的七彩祸欲,从那七彩祸欲里我依稀扑捉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那画面里我看见这个女人和两个男人chi身裸体的在做着动物最原始的事情,有诱惑人心的呻吟声、喘息声恣意回荡,这画面在我的灵识中一闪而过。

    我淡淡道,对不起,我不会唱歌。

    女人看见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以为我已被她吸引,以为我又是一个裙下之臣,笑的愈加魅惑动人。

    咯咯咯,从女人那鲜艳的红唇中荡漾出一连串yin荡的笑声,一丝丝魅人的气息,缓缓流淌,向我袭来,意欲将我魅惑缠绕。

    我微微皱眉,我不喜欢女人这般fang荡淫邪的笑声,更不喜欢女人身上流淌出的魅气。

    虽然我是暗夜之灵,祸欲阴魅都是我的食物和补品,但我一向很挑,不是什么低级肮脏的都去吃的。

    我冷漠而淡然地看着眼前feng骚无限的女人,渐渐释放出丝丝冰寒阴暗的气息,阻挡那股子侵袭而来的魅惑yin欲之气,那两个女人却浑然不觉。

    黄发女人嗲嗲笑道,帅哥,没关系,你不会唱歌,我们唱歌给你听就好了哦!我保证,我们两姐妹会让你很开心很嗨的哦!

    我们不但会唱歌,还会别的哦。另一个烈焰红唇的女子一边向我抛着媚眼,一边用鲜红的舌头舔舐着自己的红唇,不时的还做出几个灵活而诱人的下流动作。

    我自然知道她们的意思,但我不想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们各自fa骚的表演,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和恶心。

    是因为她?

    还是因为她?

    想到她,她便来了。

    她是谁?

    自然是那个跟了我一个小时的陌生女孩。

    女孩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看到我被两个媚眼feng骚的陌生女子纠缠,猛然冲上来,不由分说的就一把紧紧拽住了我的左手,然后拉着我,用尽全力,发足向前狂奔而去,不过我的灵识并未收回,所以那两个女人的一切都还在不停的传送到我的脑海之中。

    那两个女人一时还未回过神来,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女孩拉着我已经跑出去很远。

    烈焰红唇的女人恨恨的咒骂骂、了一句,小婊子。双眼直欲喷火,简直可以点燃香烟。

    另一个女人也是一脸寒霜,冷冷道,老娘看重的也敢抢,哼,总会被我们逮住的。

    烈焰红唇的女人舔舔红唇,妩媚笑道,我能感觉到那小子还是个处,鲜嫩而纯洁,我好想尝一尝。

    等等吧,我们总能逮到的。

    ……

    女孩拉着我奋力狂奔了十多分钟才停下来,然后弓腰,急促而粗旷的喘息着。

    身体虽然被黑色呢子大衣包裹着,但是发育得丰盈而圆润的xiong脯依然撑出优雅而迷人的曲线。

    因为太急太累,xiong脯不停的起伏着,荡漾出一层层迷人的波浪。

    右手却依然紧拽着我的左手,不肯松开,仿佛一放手,我就会消失似的。

    我安然而恬静的打量着正在喘息的女孩,不动也不发出一点声音,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她。

    女孩喘息了三分钟才平息顺气,而后直起腰来,与我正好四目相对。

    呀,她轻叫一声,急忙放开了我的左手,然后看向自己的右手,微微张大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我嘴角微微上翘,知道她定然是感受到了我身上的阴寒之气。

    不过,我很佩服她,她拉着我奔跑了十来分钟,还停下来喘息了三分钟,却才感受到我左手的冷冻如冰,不知道是她天生反应迟钝,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女孩微愣,呆呆地看着我的眼睛,仿佛被我的眼光吸引。

    我轻悄而又温柔的释放出灵识,一点一点的钻探进女孩那双星光熠熠的眼睛里。

    我很想看一看她到底是谁,看一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然而,我的灵识才刚接触女孩的眼眸,女孩的双眼就爆发出两团只有我才看见的白光,光明而又炙热,如同两团烈火,不但挡住了我的灵识,还猛然的反射向我的双眼。

    我脸色微变,眉头微皱,其实心中已喷涌滔天骇浪。

    就在刚刚一瞬间,女孩双眼中爆发出来的白色灵光不但击散了我释放出的灵识,还将那些溃散的灵识焚烧殆尽,而后那两团白色灵光居然莫名其妙的突破了我的灵识在双眼外凝结成的阴冷结界,直接进入了我的瞳孔深处,双眼传来一阵尖锐的灼痛。

    都说眼睛是灵魂的窗口,这本来就是没错的,从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窥探到一个人隐藏在灵魂最深处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