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勾魂使者

    更新时间:2017-09-16 23:41:38本章字数:3053字

    不怕就好。女人微漠,内心恐惧才会害怕,无惧则无怖。

    你不怕吗?我试探性的询问。

    女人淡笑不语,稍作沉默,转身翻过栏杆,往7路公交车走去。

    我转身看着女人上车关门,女人转头看了我一眼,轻轻点头,而后发动了车子。

    一阵寒风从江水中呼啸而来,我的黑色风衣和黑色长发随风狂舞,凌乱不羁。

    那阵寒风呼啸着冲向那辆7路公交车,只见寒风中有一大团凡人无法看见的黑色而诡邪的烟雾汹涌进公交车中,那团黑色烟雾凝聚成一个人形,静立在女司机的身旁。

    我微微皱眉,猛然释放灵识,笼罩住那辆7路公交车。

    公交车中的温度骤然降低了好几度,暖气失去了任何作用,女司机内心微颤,转头凝望着身旁的那团人形黑雾,仿佛看见了、看清了。

    我清楚的看到女人笑了,温纯幽婉,情意绵恒。

    女人轻声呢喃,来了吗?

    我仿佛听见那团人形黑雾幽幽轻语,来了。

    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

    那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

    这飘渺的,诡异的,似有若无的,重复的,简单的对话,让我忍不住蹙眉。

    我淡淡地看着公交车上的他们,缓缓站直了身体。

    我的目光渐渐冰冷如刀,有极阴极寒的气息在我的瞳孔中汹涌流淌,光影幻化中,我看见那团烟雾渐渐凝化成一个男人的形象,但是依然看不见具体模样,只见黑色烟雾中一双眼眸时隐时现。

    那双眼眸深情而温柔地看着女司机,有无尽的悲伤和爱怜流淌旋转。

    我紧盯着那团人形烟雾和那双鬼魅却澄澈的眼眸,眉头渐渐皱紧,却始终隐忍着不曾有任何动作,待车子开动前行,那团黑雾突然溃散开来,化作几十数百团黑雾,在汽车中疯狂冲撞,隐隐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咆哮和哀嚎。

    依稀间,我仿佛听见女司机哀伤而怜爱的声音,很轻,很柔,别怕,别怕,我就在你身边,永远都在。

    7路公交车缓缓离开风雪桥,越走越远,渐渐驶离我的灵识最大范围,风中隐约还残留着那让人恐惧和心酸的咆哮声以及女子那温柔而凄凉的安慰声。

    可远远看去,那辆公交车除了一位漂亮冷漠的女司机之外,空无一人。

    那辆7路公交车,就这样缓慢而轻柔的在黑夜之中穿行着,如同幽灵,寻找归家的彼岸。

    我静静的看着那辆离去的7路公交车,不知道左手中食二指间夹着的香烟已被寒冷而贪婪的风抽完,直到完全看不见那辆7 路公交车,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中夹着的一截烟屁股。

    我稍作沉思,哑然冷笑,被封印了,还是怎样,不甘心吗?

    我轻轻闭上双眼,侧耳倾听,听到了江水中无数的阴魂嘶吼咆哮,用力一吸,冰冷的寒气汹涌进鼻中,细细感受寒风中的气息。

    我猛然睁开了双眼,冷笑道,我闻到了你的味道,是你做的对不对?你等着,我会抓到你的。

    随手将烟屁股轻轻弹向桥下的香江之中,依然燃着的烟屁股在夜空中划出一条微亮的抛物线,毫无声息的被冰冷的江水吞噬湮灭。

    我又抽出一支香烟,不是很熟练的给自己点燃,然后一小口一小口的抽着,一动不动地凝望着那向东缓缓流逝的江水,直到整支香烟都被抽完,自然熄灭。

    向虚空中伸出左手,张开五指,中食指间夹着的烟蒂轻轻飘落,随风而坠。

    看着那在寒风中摇曳不定的烟屁股,我嘴角微翘,将打火机塞进烟盒中,将烟盒随意的塞进左边裤口袋里,转身往来路走去。

    坐七路公交车过来的时候,我记得桥口处有一个警卫亭,想去那里看看。

    警卫亭外表看去很小,警卫早已下班了,亭中漆黑,小门紧锁,用力推了两下也没开。

    我将右手掌贴在锁孔处,丝丝黑雾沿着五指指尖缓缓钻入锁孔之中,少许,我稍微用力推门,门吱呀一声便开了。

    进入亭中,反手关上门,虽无灯光,却看得清楚,亭里只有一张木质简易办公桌和一张木椅,别无他物。

    我移开座椅,蹲下身来,嘴角微笑,用力揭开一块钢板,钢板下是空的,有阵阵寒风汹涌而来,钢板下面是钢铁扶梯,直达桥底。

    我站在扶梯上,伸手将那块钢板挪移到原位堵住入口,抓紧扶梯扶手,向下望了一眼,冰封的心脏依然缓缓跳动,血脉缓慢流动,让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紧张和害怕。

    扶梯尽头并非江水,而是一片水泥地。我轻松稳定的站在水泥地上,一米开外便是冰冷刺骨的江水了。

    临江而立,扑面而来的江风中夹带着潮湿而冰寒的气息,我凝望着江水,双眼一眨不眨。

    向江边走了三步,鞋底刚好沾到江水,双手背负,灵魂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和寂寞。

    江水流淌并不湍急,就算偶尔荡起小浪,推向岸边,却也无法打湿我的鞋子。

    每当江水要淹没我的鞋子的时候,自我的脚下就会凭空多出一股力量将那些江水抵挡在外。

    只有那冷漠而无情的风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汹涌向我,却也只能拨乱我那满头黑色长发和身上的黑色风衣,肆意狂舞。

    我的眼始终都不曾眨过一下。

    我嘴角微微上翘,有黑色淡泊而诡异的雾气自我的双眸中缓缓淌出,那团雾气在我的面前不停的翻腾着,仿佛在浓缩压制,而后变成了一颗直径两厘米左右的玄黑色阴灵珠。

    阴灵珠围绕着我旋转一圈,而后嗖的一声飞向江面,悬停在江面上,一丝丝黑色的阴雾自那阴灵珠上冒腾出来,从四面八方不同的方向迅速的钻入阴寒的江水之中。

    原本并不湍急的江水突然翻腾滚烫,一如被烧开的沸水,一团团黑色邪魅的阴雾从江水中冒出,在江面上不停的翻滚着,而后蜂拥向那颗黑色的阴灵珠,争先恐后的钻入阴灵珠中,尽数被阴灵珠吸收吞噬。

    原本玄黑色的阴灵珠,颜色更加深沉,浓黑如万年墨玉,散发着只有我才能看见的黑色光芒。

    还有数不清的黑色阴雾不停的向阴灵珠汇聚,我想很快,我的力量就会得到提升,嘴角自然而然的绽出一丝笑意,在外人看来,也许我的笑容过于阴冷,邪恶,甚至是残酷和血腥的,但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自己在乎的,我不在乎的与我又有何干系。

    便在这时,两股阴风呼啸而来,我猛然抬头,冷冷盯着汹涌而来的那两股阴风,冷哼一声,冷喝道,既然来了,还不现身?

    双眸猛然射出两股浓烈阴雾,射向那两股阴风,阴风中传出两声凄厉痛叫,阴风也随之溃散而去,化成狂风,四处爆吹开来。

    一白一黑两个阴森的人影漂浮在虚空中。

    这两个人影完全是阴雾组成,左边人影被一袭森白雾袍包裹着,只露出一张毫无血肉的白骨脸,眼窝里两团白色的火苗在燃烧跳动,只剩下枯骨的右手抓着一把如弯月一般锋利阴森的勾魂骨刀,刀柄是一根细长森白的小腿骨。

    至于右边的那位也被一袭浓烈的黑色阴雾化成的黑袍包裹着,只露出一张毫无血肉的黑骨脸,漆黑如墨玉,眼窝里两团黑色诡异的火焰也在燃烧跳动着,一根黑色锁链缠绕在他的腰间,仔细看,那黑色锁链全部都是鸡蛋一般大小的黑色人头骨串成。

    这一白一黑,其实就是两具黑白骷髅,只不过他们的灵魂波动比活人却还要强大许多。

    我冷冷的看着这一白一黑两具骷髅,毫无畏惧,反倒是这两具骷髅被我冷眼看着仿佛有些迟疑和畏惧。

    我不说话,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他们,眼神如刀,双手背负,即使面对天下,我依然睨视之。

    两具骷髅眼眶中的魂火猛烈燃烧、跳跃,互相对望了一眼,黑色骷髅踩着虚空往前一步,看着我,有镇定冷漠的男声传入我的耳中,天地自有规则,你岂可随意干涉,随意吞噬残灭阴灵?

    我冷笑,小小黑白勾魂使者,也敢出言教训我?

    黑使毫无感情道,你虽然比我等强大许多,但你多造杀戮,种下因果无数,来日就不怕因果反噬?

    怕?哈哈,我大声冷笑,桀骜不驯。

    笼罩着白的银色光茧渐渐淡化,消失,盘坐在圣莲之上的白缓缓张开眼睛,缓缓起身,无奈道,夜,你又在做什么?问完后他才注意到悬浮在虚空中的黑白勾魂二使,撇撇嘴,看着我,一副看扫把星的样子,让我颇为恼怒。

    我转动眼睛,冷冷的看了白一眼,而后嘴角绽微微上翘,淡淡传音道,白,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

    白瞪了我一眼,故做生气道,看你的样子毫无诚意,你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惹得黑白勾魂二使又来找你。随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不悦道,你是不是又吸收阴灵了。

    我沉默不语。

    白轻叹一声,幽幽道,你已经引来勾魂二使不下数十次了,夜,这样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