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0——狠毒

    更新时间:2017-09-20 23:45:32本章字数:3095字

    我本来就面色苍白如冰雕,根本不用伪装,只需装作痛苦而又恐惧的看着黑袍女人,还有丝丝血液从胸口和嘴巴流出,凝结成一颗颗血红色的细小冰晶,这样效果就更加逼真了。

    女人看着我,那双眼睛有着妩媚而又阴邪的笑意,柔声笑叹道,看来传言不虚,你果然与常人不同,即便被刺中心脏,被阴毒入体,也不会流很多血,也不会感觉到多大的痛苦,不过,这样很好,至少你死的时候,应该不会感觉太痛苦。

    我佯装痛苦和惊恐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算计我?

    咯咯咯,女人娇笑道,算计你,自然是有好处,没有好处,我干嘛要算计你呢?

    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

    咯咯咯,小帅哥,你就要死了,等你死后,你的东西自然都是我的,我虽然算计了你,但是,你也杀了我两个阴奴,正所谓一命抵一命,剩下那条命就用你的东西来抵,这很公平吧。

    你……我颤抖着,缓缓瘫软在地上,开始装死。

    白撇撇嘴,笑道,你装的不错啊。

    我愤怒传音道,我等下要剐了她。

    白坏笑道,钓鱼嘛,不放长线怎么行,暂且委屈你一下,线越长,鱼越多越大啊。

    你怎么不来装?

    我倒是想,这不,身不由己啊。

    我暗暗咬牙,继续装重伤垂死。

    黑袍女人看我半天没有动静,才谨慎而小心点一步一步轻轻靠近我,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看着我面色苍白,看着我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看着我嘴角流出的丝丝血液化作血晶,看着我身体微微颤抖着,看着我的眼神渐渐涣散,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他才彻底放心。

    女人轻轻蹲下身来,打量着我,笑叹道,好一个俊美少年,只可惜,你身上有不该拥有的东西,我本无心杀你,只是传闻把你说的太厉害,我不得已才痛下杀手,没想到你冷冷冰冰的一个人,居然也是个多情种子,才见过一次面的少女也能让你放松戒备。

    女人略微停顿,柔声轻叹道,不过,那女孩很不错,连我都喜欢她,也难怪你也会动心了,不过,你放心,等我吞噬完她身上那股力量,我会杀了她与你陪葬,至于你身上的东西,和你身上的力量,当然是我最看重的,你虽然就要死了,可是,我好歹也会在黄泉路上给你安排一个伴儿,你就安心去吧。

    白冷笑传音道,这女人,还真是够毒的啊。

    我冷冷回应道,最毒妇人心。

    她口中说的那女人就是她刚才变成的那个女孩,你什么时候认识的?

    刚认识的。

    白嘿嘿一笑,没有再传音。

    黑袍女人伸手便要去拿我背后的背包,在我的灵识监控之下,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她反应很快,身体便要化成黑色烟雾散去,可是不等她的身体烟雾化,身后那个影子已经一拳挥出,狠狠的打在她的后背上面。

    黑袍女人惨叫一声,红中带黑的血液狂喷,摔出去五六米远,才趴在地上,脸色惨白的盯着来人,眼神阴沉凶狠,喘着粗气,怨毒而又恐惧道,你是谁?

    来人一身青袍,一头黑发随风飞扬,静静的看着趴在地上像一条毒蛇一样的女人,年轻而又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而又迷人的笑容,他说,你又是谁?

    这青袍男子修为不弱,比黑袍女子略高,青级凌绝明灵五品,难怪可以一下偷袭导致黑袍女人直接重伤不起的。

    黑袍女人强忍怒气,冷笑道,你想黑吃黑?

    你猜对了。青袍男子笑的依然十分温柔迷人。

    黑袍女人轻轻擦去嘴边的血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吐出一口血液,脸色更加苍白,怨毒至极道,无耻小人,亏你境界比我还高,居然还偷袭我。

    青袍男子好像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呵呵大笑道,我再无耻,也没你无耻啊,你们阴门之人,修炼阴邪恶毒的禁忌功法也就罢了,还利用阴魂炼制阴奴,简直罪不可赦,不过这些也没什么,不过你居然还出手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尘少女,就不怕引起众怒,凡事都有规矩,凡尘有凡尘的规矩,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你破坏规矩,就该死。

    你。黑袍女子气急,紧紧捂住胸口,又吐出一口带黑的血液。

    白微微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我淡淡传音道,那可未必,才两只小螳螂而已,说不定还会出现几只大家伙呢。

    青袍男子轻步上前,低头俯视着我,轻声叹道,气若游丝,没救了。随后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黑袍女人,戏谑道,你要抢夺人家的东西和力量,这无可厚非,但你也不必下手如此狠毒吧?

    黑袍女人冷笑道,彼此彼此,你我半斤八两,不过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偷袭我一个女人,说出去,你难道也不怕丢人?

    青袍男子轻笑道,我是偷袭了你,不过好歹没直接杀了你,留了你一条性命,你该感谢我。

    黑袍女人嘲笑道,你敢杀我吗?

    青袍男子依然面带微笑,只是眼神阴厉森冷了几分,有杀气外露,但却明显不敢真的杀了黑袍女人。

    黑袍女人讥诮而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敢杀我,你敢杀我,在这沽香四城,我折氏阴门上天入地,也会找出你,你知道我折氏的可怕,所以你才不敢对我痛下杀手。

    青袍男子沉默片刻,神色却毫无变化,杀气渐渐收敛,淡然笑道,所以,我才不杀你,但你最好不要逼我杀你。

    黑袍女人眉头微皱,阴冷的盯着青袍男子,久久沉默不语。

    白沉吟片刻,传音道,折氏阴门,什么东西?

    我淡淡回应道,利用阴魂,炼制阴奴,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恐怕也很不好惹。

    那一定要去看看。

    是要去看看,如果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直接灭了。

    青袍男子微微一笑,蹲下身来,看着我,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好东西谁都想要,但好歹给人家留一条性命不是。小兄弟,下辈子记住了财不露白啊。他说完,伸手便要去拿我的背包。

    白冷笑道,这人满口仁义道德,其实更不是东西,更该死。

    我淡淡传音道,戏才刚开始,慢慢看吧。

    青袍男子刚碰到我的背包,那个原本被重伤不起的黑袍女人,突然猛扑过来,动作凶猛矫健,一如狮子搏兔,不遗余力。

    青袍男子看样子早就算到了,猛然一拳挥出与那黑袍女人对轰在一起,只见两团青光对撞,碰的一声炸裂开来,青光破散,气流涌动,急速消散,黑袍女人略微后退了两步,满脸讥诮和冷笑的看着青袍男子。

    青袍男子居然被女人那一拳打着撞在地上,擦着地面,在四米远外才停下来,躺在地上,仿佛全身的灵气都被打散了,不能动弹,

    青袍男子无法相信的盯着女人,失声尖叫道,不可能的,我知道你刚才有伪装成分,我一直暗中蓄力等着你反扑,但你不可能没受伤,不可能还保留着如此强大的灵力。

    黑袍女人冷笑道,我一直知道你跟踪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出手呢,我身上穿了一件可承受凌绝明灵九品强者全力一击的中阶护甲。

    黑袍女人说完缓缓抬起右手,看着自己柔嫩纤细的拳头,妩媚笑道,而且我的拳头上面还抹了一点毒药,而我事先就吃了解药,你知道的,我们折氏可是阴门,最擅长虽然是利用阴灵,但下毒的本领也是很高的。

    青袍男子面色更加苍白,恐慌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整只右手已经变成了惨绿色,那绿色快速的向他的整条右手臂蔓延扩散,如同爬山虎一样迅速占据他的脖子,很快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张惨绿色的蜘蛛网,狰狞而可怖。

    他颤抖着,痛苦而又绝望的盯着黑袍女人,浑身剧烈颤抖抽搐着,张开嘴巴,有绿色的毒血汹涌而出。

    白淡淡传音道,好狠。

    最毒妇人心,这话有时候可真没说错啊。我冷笑传音道,都是一丘之貉,死了正好,免得我等下动手脏了我的手。

    白沉默不语,我也懒得再传音,只待还有没有蛇啊狐狸啊送上门来。

    青袍男子躺在地上,此刻浑身都变成了惨绿色,仿佛连抽搐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了。

    黑袍女人确定了那青袍男子不会再起来偷袭自己,阴测测的娇笑道,这可不能怪我啊,你若不偷袭我,也就不会有这种下场,杀人者,也要有被杀的觉悟啊。

    白撇撇嘴,冷笑道,等下,你也要有被杀的觉悟才好。

    放心,他等下一定有被杀的觉悟的。我淡然传音道,即便没有,我也会让她感悟到的。

    黑袍女人再一次在我的面前蹲下身来,伸手正要去搜查我的衣服,才刚刚碰到,然后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脸色惨白,眼神惊恐,微微颤抖着,缓缓起身,转身看去。

    不远处,一袭红色影子轻飘而来,在黑暗中,如同火之精灵,身上隐隐有火焰在静静燃烧。

    白微微笑道,大鱼来了。

    我淡淡传音道,光是小鱼小虾多没意思。

    这条鱼不错,火热而又妩媚,鲜艳而又激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