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烈焰焚身丹

    更新时间:2017-09-21 23:47:43本章字数:3050字

    可惜,我心里只有我的香儿。

    那你馋什么?

    我还是处男,你也还是处男啊。

    你破了不就等于我也破了,眼前有这么一条热带鱼,还有香儿那个冰山大美人,不少了,正好来个冰火两重天,岂不完美?

    能看不能吃啊。白嘴上叹息,脸上却写满坏笑。

    没人挡着你,有色心没色胆。

    你有色心色胆,你不妨上。

    我冷哼一声,不再搭理白,看向那团灿烂而耀眼的火焰。

    那团火焰在离我五米处停止,无声无息,安静燃烧,诡魅而又飘逸。

    那团火焰中,一个看似千娇百媚的貌美女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身前的黑袍女人,明亮的双眸中有两朵赤色火苗轻轻跳跃。

    黑袍女人脸色惨白,满眼恐惧,失声道,火仙子火玲珑?

    叫火玲珑的女人淡淡看了黑袍女子一眼,指着我,娇柔妩媚道,我对你没有兴趣,我只对他有兴趣。

    黑袍女人急忙弓腰,谦卑至极道,前辈有兴趣,尽管带走便是。

    火玲珑柔情款款走到我的面前,俯身看着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呼吸几近断绝的我,眼里闪过一丝哀伤和落寞,轻声叹道,多俊多好看的一个美少年,就这样死了,真可惜。

    火玲珑说完,缓缓起身,突然向那黑袍女人隔空打出右掌。

    黑袍女人尖叫怒吼道,你敢杀我?猛然退开,转身拔腿便要逃跑。

    火玲珑那一掌看似很慢,当黑袍女人跑出五六米后才完全挥出,只见一团蓝色火焰隔空轻轻的击中了黑袍女人的后背。

    黑袍女人惨嚎一声,浑身突然猛烈燃烧起来,片刻就被一团蓝色诡异的火焰给完全包裹起来,变成了一个蓝焰人。

    蓝焰人踉踉跄跄倒在地上,翻滚挣扎,哀嚎不止,不到三十秒钟就停止不动了,当那团蓝色火焰熄灭之后,地上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她已经死了,死得不能再死,只剩下一堆黑色灰烬。

    火玲珑看着那堆灰烬,淡淡笑道,折氏阴门,阴邪狠毒,可那又能如何,莫说是你一个小小后辈,惹恼我,见一个杀一个。

    火玲珑缓缓转身,走到那位中毒了只剩下半口气的青袍男子身前,蹲下身来,从怀中取出一个火红色小瓶子,从里面取出一颗深蓝色黄豆大的精美丹丸,轻轻塞进男人的口中。

    伸手在男人的胸前的几处穴位快速点击了几下,男人吞下了那颗丹丸,脸上的惨绿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退散,不出二十秒钟,男人全身的肤色就恢复了正常。

    白颇有意味道,这女人看来很有两下子啊?

    我淡淡传音道,不是很有两下子,是很有三四下子。

    不过,她的行事风格,很合我口味啊。

    也很合我口味。

    呵呵,既然合你口味,那么让给你,你尝一尝看看滋味?

    不必,你若喜欢,留着自用吧。

    我有了香儿,其他任何女人在我眼里都不是女人。

    在你眼里不是,心里是就是了。

    眼里不是,心里自然也不是。佛不是说,你心里有屎,看人就像坨屎。我心里看她不是女人,所以她自然就不是女人。

    白沉默片刻,淡淡传音道,那蓝色丹丸不错,等下不妨弄到手。

    嘿嘿,夜,火玲珑,你听说过吗?

    你都没听说过,我又怎会知道?

    这女人,看样子很有名气,他们见到她,就像老鼠见到猫啊。

    这女人的修为,恐怕不比颜笛和婉儿低,应该是惊世魂灵三品的样子。

    难怪这样可怕。夜,你说,超凡入灵,出尘启灵,凌绝明灵,惊世魂灵,御空皓灵,等等这么多级别,你我属于哪一级?

    我沉默片刻,淡淡道,要说境界,你我可能都是惊世魂灵八九品的样子,但是,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不能用他们的衡量方法来衡量我们。

    白撇撇嘴,微微笑道,夜,等下不妨留她一命,有点作用啊。

    本来就没想着杀她,我一向不喜欢杀女人。

    不喜欢,并不代表你不杀啊。白呵呵笑道,这女人挺有意思。

    眼看着青袍男子的呼吸渐渐平顺而后正常,心跳也恢复正常,便是失去的力量也恢复了大半,男人急忙翻身跪在火玲珑的面前,诚惶诚恐,感激涕零道,多谢火仙子前辈救命之恩。

    火玲珑妩媚笑道,我救你,是因为不喜欢你的死法,太不好看了。

    青袍男子脸色再次惨白,额头冷汗直冒,跪伏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火玲珑转身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来,静静的看着我的脸,幽幽叹道,你们杀了这么一个好看的美少年,难道不心疼吗?

    青袍男子恐惧道,前辈,小人不知前辈喜欢这少年,而且我来的时候,这少年已经就这样了。

    哦。火玲珑轻叹道,你的意思是人不是你杀的,是那个已经化作灰烬的阴毒女人杀的?

    便是叹息,却也尽显魅惑。

    青袍男子微微颤抖道,是,是她杀的。

    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她,你不会杀他?

    青袍男子陷入沉默,不敢回答,因为不敢说谎,脸上已惨白无血色,眼里尽是浓烈的忌惮和恐惧。

    火玲珑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青袍男子。

    青袍男子急忙磕头哀求道,小人知错,还请前辈放小人一马。

    火玲珑温柔笑道,你看他都没有呼吸和心跳了,看样子是真的活不成了,你们知道我一向喜欢翩翩美少年,他不但美,传说他还很有个性,很有魅力,这世界有趣的人少,有趣的男人就更少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就这样死了,多可惜呀,我都不舍得让他死,你们怎么就舍得让他死呢?

    白撇撇嘴,坏笑道,夜,这女人看上了你。

    我淡淡传音道,看上我不也等于是看上了你。

    那不同,你是你,我是我,不能混肴在一起。

    我觉得这女人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这年头没病的人太少了,大街上随便拉一个,总有点小病大病的,不管她有病没病,有一句话她没说错,这年头有趣的人太少了。

    那人几近哭着哀求道,前辈,小人知道,小人再也不敢了,请看在颜尊大人的面子上饶过小人。

    火玲珑微微挑眉道,你是颜煌的人?

    青袍男子急忙磕头道,是。

    那你,可以滚了。

    青袍男子急忙起身,踉踉跄跄往外面跑去,才跑出五六米远,突然轰的一声全身腾起一股熊熊蓝色烈焰,诡异而又炙烈的蓝色火舌瞬间吞噬了他,将他完全包裹,他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让人听来头皮发麻。

    从他的嘴巴里狂喷出一股蓝色烈焰,惨叫声戛然而止,身体却还想往前跑,右腿突然烧断了,左腿接着烧断,熊熊燃烧的身体颓然倒地,崩溃开来,空气中再一次充斥着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令人闻之欲吐。

    白脸色微微苍白,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苦笑传音道,这女人,还真病的不轻啊。

    我淡淡传音道,不是病的不轻,是已经病入膏肓了。

    没见她动手啊?白轻声嘀咕,猛然睁大眼睛,那颗丹药?

    那哪里是救命圣丹啊,那是要命鬼丹啊。

    算了,我们还是不要了。

    火玲珑平静而又妩媚的看着那人化作一堆灰烬,才幽幽笑道,我的烈焰焚身丹不错吧,可惜就是发作的有点慢,看来以后要好好改进一下。

    白轻抚额头,一看没汗,嘿嘿笑道,这女的不是病入膏肓,是病入邪魔了。

    我微微笑道,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

    不敢,你属冰,正好克制,我属火,与她只会火上加火,我可不想烈火焚身啊,正好你等下给她降降火,降降温,看看还有没有救。

    火玲珑自言自语道,颜煌算什么东西,什么狗屁颜煌尊者,就会往自己脸上屁股上贴金,以为本姑娘会怕他不成,听说他家有个叫颜华的不错,下次喂他一颗烈焰焚身丹吃吃,不知道受不受得了啊,呵呵,实在不行,找个机会喂给颜煌吃,一定……

    火玲珑神色猛然剧变,缓缓转身看向不远处。

    我和白也看向不远处。

    不远处有个穿着环卫服的清洁工,正在扫地,然而却是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头已经花白的短发,脸色有些蜡黄,五官普通,长相普通,脸上皱纹不多,也不少,留有杂乱的胡子,看上去像四十几岁,又像五十几岁。

    清洁工右手拿着一把竹制扫把,左手拿着一个绿色撮箕,身旁一辆小小的垃圾车。

    清洁工一边默默清扫其中一堆灰烬,一边轻声叹道,这做清洁工真不容易啊。

    火玲珑原本妩媚的脸一下子阴沉凝重,布满阴霾,双眸中火焰跳跃,似乎要跳出她的眼睛,紧盯着清洁工,沉默不语。

    白惊讶道,又来一条大鱼啊?

    我淡淡传音道,这不是大鱼,这是一条鲨鱼。

    嘿嘿,这哪里是什么清洁工啊,惊世魂灵五品的高绝修为,只差一点就能踏入六品了,比这病得不轻的女人高出差不多三品,可不是高出一点两点啊。

    好戏要上演了。

    这年头,清洁工都这么牛吗?

    你忘记那个乞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