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火灵珠

    更新时间:2017-09-22 23:45:22本章字数:3084字

    是啊,有那么牛气轰天的乞丐,再出一个牛气轰地的清洁工也不奇怪啊。

    火玲珑缓缓起身,盯着清洁工,忌惮而又警惕道,你是谁?

    清洁工头也不抬,一心扫地,淡淡道,自然是扫地的。

    扫地的?

    你不知道什么是扫地的?清洁工抬头淡淡的看着火玲珑,一板一眼,严肃认真道,就是清扫垃圾的。

    清洁工的样子让我想笑,但我不能笑,因为我已经死了,不过这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白微微笑道,这清洁大叔我喜欢,有个性有趣味。

    那等下你准备怎么办?

    他要是好好扫地,自然就让他扫下去。

    他要是不好好扫地呢?

    那也让他好好扫地啊,扫一辈子好了。

    不错。

    这鱼儿越来越多了,后面一条比一条大啊。

    那还不好?

    好是好,只是别来一条鲸鱼啊,我们可没降服鲸鱼的本事啊。

    那可未必。

    清洁工一边将那两位凌绝明灵灵修者死后留下的灰烬细细的扫进撮箕里,然后倒进垃圾车里,好像真是垃圾,不过,也的确是垃圾。随后轻叹道,这人火化了就只剩下这么一丁点啊。

    火玲珑沉默不语,盯着清洁工,明明满眼杀气,却依然妩媚动人,别具风情。

    清洁工缓缓直腰,松缓一口气,轻声叹道,人老喽,不行了,说不定哪一天也成了一堆灰烬了。

    火玲珑依然闭嘴不语,只是警惕而又隐忍的盯着清洁工。

    清洁工揉揉腰,抬头淡淡的看着火玲珑,轻声笑道,女娃,你这术法不错,用来火化最好,等哪一天老人家我要是两腿一蹬,翘辫子了,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

    火玲珑妩媚笑道,没问题。

    那可说好了啊?

    说好了。火玲珑脸上虽然带笑,却是戒备至极,杀气暗涌,只是一直强忍着,没有出手,妩媚笑道,老前辈,您要是需要我帮忙,可以随时找我,我就不打扰您扫地了。

    火玲珑说完就要走。

    清洁工淡淡说道,这就要走了?

    火玲珑猛然止步,缓缓转身,面对清洁工,柔媚笑道,您还有事?

    我是清洁工啊。

    您已经说过了。

    所以我是专门清扫垃圾的。

    您也说过了。

    那你怎么能走?

    为什么我不能走?火玲珑的怒气已经快要忍到极致了。

    白微微笑道,这清洁大叔太有趣了,这话儿,很富哲理性。

    我淡淡回应道,的确,不过也很让人难以忍受。

    清洁工微微笑道,你看啊女娃,我是清洁工,你刚才一下子烧了两个人,给我制造了这么多垃圾,你说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火玲珑微愣,似笑非笑道,那您想要什么说法?

    我老人家扫地不容易啊,工资不太高,生活也不容易。

    火玲珑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金色银行卡,轻轻一甩,金色银行卡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金色弧线,迅即无比的射向清洁工的咽喉。

    我知道,火玲珑这一手一是试探清洁工的实力,二是给出所谓的补偿。

    如果清洁工实力足够强大,自然能得到补偿,如果实力不行,那么就要为自己的贪欲付出惨重的代价。

    清洁工轻叹一声,提着撮箕的左手不知掉何时松开了撮箕,轻轻探出,简单而随意的便夹住了脖子前面的金卡,手指和金卡,纹丝不动。

    清洁工看了一眼金卡,微微笑道,这卡很漂亮。

    火玲珑瞳孔萎缩,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脸,柔媚而谦恭道,您喜欢就好,密码就在上面。

    那我就收下了。清洁工将金卡轻轻送进口袋里,静静的看着火玲珑。

    火玲珑盈盈一拜,柔声笑道,晚辈告辞。随后起身,便要离去。

    清洁工却微微笑道,女娃啊,你这就要走?

    火玲珑秀眉微皱,强忍着满腔怒气,淡笑道,您还有指示?

    清洁工轻叹道,你可是烧了两个啊。

    火玲珑怒急,但不敢发作,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小布袋,袋子里面好像装有什么东西,随手一抛,便精准的落在清洁工左手边地上的撮箕里。

    清洁工微微一笑,缓缓弯腰去捡那个黑色小布袋。

    这时候我看见火玲珑的双眸里猛然腾起两朵蓝色烈焰,眼看着她就要出手偷袭,不过,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和隐忍,眼中的火焰快速熄灭,神色恢复如常。

    白微笑传音道,你觉得她若是偷袭,会成功吗?

    我淡淡传音道,找死而已。

    嘿嘿,看来她并没有病得彻底,还是知道克制和低头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老头子,看样子很霸道啊。

    这与抢劫无异,不过,这世道历来如此,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清洁工直起腰,倒出小黑袋里面的东西,那是一颗足足有鸡蛋大小的赤红色宝石,远远看去,就像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焰,炙热而绮丽。

    清洁工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手中的赤红色宝石,笑叹道,赤焰灵石,蕴含强大浓郁的火性灵气,很不错的东西。

    白也盯着那颗赤焰灵石,睁大眼睛,赞叹道,好东西啊,这年头,这种宝物可不多见。

    我淡淡传音道,的确是不错的东西,挺适合你用的,但是太小太少,用处不大,不如做成配饰,戴在身上,可温养己身,特别适合女子。

    白听我说完,眼神炙热,我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喜欢,抢来就是。

    嘿嘿,正好用来做几个配饰。白满脸坏笑。

    火玲珑见清洁工已被赤焰灵石打动,虽然十分肉痛,不过为了能全身而退,也只能舍了,妩媚笑道,晚辈可以走了吗?

    清洁工沉默片刻,却依然轻轻摇头。

    你是比我厉害,但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你。火玲珑愤怒至极,右手中出现一团熊熊烈焰,呈现火蓝色,温度逼人,看起来只有鸡蛋大小,但是没人会怀疑它那可怖的焚烧能力。

    清洁工盯着那团蓝色烈焰,本来就小的眼睛差不多完全眯起,只留下两道微微的细缝,然而,那两道细缝就像两把利刃,我丝毫不怀疑它能轻而易举的割破人的咽喉。

    看到那团蓝色烈焰,便是我也动容了。

    白激动传音道,夜,这女人身上有我们需要的力量。

    我淡淡回应道,我知道,看下去就知道了,既然需要,我们便要弄到手。

    清洁工缓缓张开眯着的眼睛,微微笑道,这蓝魔烈焰,看来便是你体内的本命之火凝化而成了,可惜,你是垃圾,不配用啊,我是专门清扫垃圾的,不扫不干净啊。

    不等清洁工话说完,愤怒至极的火玲珑已经控制着那朵蓝魔烈焰隔空推向了清洁工,清洁工不说话,也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

    清洁工在蓝魔烈焰靠近之际,才伸出手中的扫把直接绞向那朵蓝魔烈焰,没有看到扫把被点燃,只看到那朵蓝魔烈焰被突然搅碎,四分五裂,散落一地,所落之地立即燃烧成一捧灰烬,而后才熄灭。

    转瞬间,那把看起来普通至极的扫把就到了火玲珑面前,火玲珑身上腾起一股蓝色火焰,迅速凝聚成一个蓝焰光茧,紧紧守护己身,远远看去她就像一个身穿蓝色烈焰光甲的火灵仙子。

    那把扫把直接撞击在那蓝焰光茧之上,蓝焰光茧仅仅支撑十来秒钟,便咔嚓破碎,化为蓝色流火,四面八方激射而去,不过转眸即逝。

    那把扫把轻轻的撞击在火玲珑的胸口的那两座山峰之间,火玲珑直接摔飞出去,趴在五米开外的地上,嘴角鲜血汩汩。

    火玲珑脸色惨白的盯着清洁工,心里已经兴起惊涛骇浪,眼里满是惊惧和愤怒。

    同是惊世魂灵,虽然相隔三品,但怎样都无法相信自己却连一招都接不住,这差距怎会如此巨大?

    我暗暗打量着清洁工,看起来瘦弱苍老,实则修为强劲,灵力浑厚,马上就要踏入惊世魂灵六品了,不说火玲珑,便是一般的惊世魂灵五品与他对战恐怕也只有败亡的结局。

    白微微笑道,这老大叔,很不简单。

    我淡淡回应道,相当不简单。

    比我们如何?

    不能比,不好比。

    就像他对阵火玲珑?

    一招之间而已。

    白笑了,微笑不语。

    我也笑了,嘴角习惯性的扯起,不过想到自己正在装死,立马恢复了死样。

    火玲珑挣扎着站起身来,脸色苍白的盯着清洁工,愤怒而又恐惧道,你到底是谁?

    清洁工淡淡道,就是一扫地扫垃圾的。

    你到底想怎样?

    扫地扫垃圾啊。

    火玲珑强忍怒气,从怀中掏出一张黑色卡片,咬咬牙,甩手一扔,那张黑卡直接飞到了那个绿色撮箕里。

    清洁工却依然神色不动的看着火玲珑,对于那张充满神秘的黑卡,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

    火玲珑苦涩道,晚辈所有的财产已经赔给前辈,还请前辈网开一面。

    清洁工不紧不慢道,你不是还有火灵珠的嘛?

    火玲珑神色剧变,再不复之前的妩媚和风情,微微颤抖道,前辈,火灵珠是伴生着晚辈的本命灵珠,是晚辈力量的来源,一旦失去,境界跌落不说,晚辈也可能会活不长久,还请前辈高抬贵手,除了火灵珠,前辈要什么,晚辈都可以答应。

    这什么里面自然还包括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