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沉睡的女孩

    更新时间:2017-09-26 23:46:43本章字数:3060字

    我正要说话,她却率先开口,娇媚笑道,小帅哥,算了,姐姐不逗弄你玩了,不过就是一颗破珠子,你喜欢的话,姐姐送你便是了,再说你也救了我一命,我们两清,互不相欠。

    白轻叹道,这傻姑娘。

    我当然知道她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也给我一个冠冕堂皇的台阶,可我真的不能答应,其他的都可以,但是这个不行,我盯着她那双隐匿着失望和悲伤的眼睛,淡淡道,如有需要,随时来找我,我一定帮你。

    她娇笑道,我如果要你去杀人呢?她盯着我的眼睛,调皮而玩味。

    我淡淡道,只要该杀,杀就是了。

    她呵呵笑道,你真可爱。

    曾几何时,也有一个女子初次见面,便说我可爱,此刻再次听到,却仿佛隔世。

    我淡然一笑,没有说话,看着映媚,淡淡道,以后,你们俩不要残杀。

    映媚恭敬道,是。

    我看向火玲珑,淡淡道,你的仇家应该不少,要小心。

    你关心我?她温柔而又妩媚的看着我,美目中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浅淡笑意。

    我点点头,将那张金卡和黑卡递给她,她毫不客气的接过,呵呵笑道,有你的关心,姐姐十分开心。

    看起来,她又恢复了那个热情如火,却有些疯癫的火玲珑,只是不知道是否强装出来的。

    有事,一定要来找我。我的声音严肃而诚挚。

    呵呵,放心啦,有时间我来找你喝酒,小弟弟,多保重,看来你的麻烦会很多,你自己多主意,那个漂亮的小妹妹,很安全。火玲珑指着远方一个阴暗的花坛,淡然笑道,她就在那里面,快去看看她,她可能吓坏了。

    火玲珑向我抛了个媚眼,转身轻轻走向清洁工,依然如一团燃烧却飘舞着的烈火,她看着已经完全被废,变成凡人的清洁工,神色略微复杂,淡淡道,你已是凡人,我与你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说完,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映媚,便快速消失在昏暗之中,一直都不曾回头。

    我和白一起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沉默了许久。

    白笑叹道,奇妙的女人,不过是个好女人,看起来偏执狠毒,其实心地善良,大方懂人。

    我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白说的都是实话,暗叹一声,我转头看向女妖映媚,淡淡道,怎么才能联系到你?

    映媚慌乱道,你只要拿出玄毒灵蛛,用灵识传音给玄毒灵蛛,我就能听见。

    很好,戏演完了,都散了吧。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那抹鱼白,天就要亮了,然后转身缓缓往那处花坛走去。

    映媚急忙唤道,你?

    我头也不回的淡淡道,我是我,你还是你,如果有事,我自会找你,只要你不动歪心思,我会放你自由。

    是。

    你除了说是,不会说别的吗?

    是。

    我微微一顿,压抑着猛然腾起的怒火,快步往那花坛走去。

    映媚静静的看着我消失的方向,神色落寞哀伤,寒风起,黑袍舞动,说不出的萧索和孤单,然后缓缓遮住自己那张绝美的脸,一转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阴暗之中。

    瘫软在地上的清洁工原本花白的头发,随着力量的消失殆尽,全部变成了银白色,原本皱纹并不多的脸一下子增加了许多深刻的皱纹,纵横交错,看起来像七八十岁的老头子。

    清洁工苦笑着挣扎着站起身来,看着我消失的方向,神色凄凉落寞,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还是适合做清洁工,适合清扫垃圾啊。

    我收回灵识,淡淡一笑。

    白幽幽叹道,都是伤心人啊。

    我淡淡道,谁人不是伤心人?

    白嘿嘿笑道,伤心人怜伤心人,所以你放过他们?

    你会杀掉?

    不会,反正已经泄漏,杀不杀他们都没有意义了,只是该怎么对待那位蜘蛛精?

    我沉默。

    白轻笑道,这是个很麻烦的问题,不过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今天收获还是很大的。

    我自然明白白的意思,摊开左手,看着掌心中那枚如同蓝宝石一般的火灵珠,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到了火玲珑那看似妩媚而隐藏着哀伤的眼眸。

    我沉思片刻,然后将那枚火灵珠轻轻按在眉心灵魂本源印记之处,它就那样一点一点的融入了眉心里面,原本安静的魂界星空,所有的暗淡的光点都迅速的明亮起来亮到极致,猛然爆发出耀眼夺目的彩光,如同一颗颗彩色星辰,整个星空都被编织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梦,奇幻而玄异。

    白抬头看着那璀璨无比的星空,脸上的笑容温暖而圣洁,他整个人在彩色星光的笼罩下,仿佛披上了一件梦的圣袍,身下那朵白莲飞速旋转着,闪烁着温暖而圣明的白光,白光渐渐浓郁深厚,白莲的灵力在茁壮成长。

    属于我的那朵二十六瓣黑莲也飞速旋转着,闪烁和阴冷而玄诡的灵光,贪婪的吸收着那充斥着整个星空的彩色星光,逐渐深沉而幽深,那光芒明明是白色,但是在我的眼里,却是黑色,而且越来越黑。

    这奇诡而又玄幻的一幕,外人看不见,但只持续了十来秒种,那些耀目的彩色星点就快速黯淡下来,魂界星空恢复了宁静和阴暗,再不复先前的绚烂和闪耀,不过仔细看去,那些依然暗淡的彩色光点,好像比之要明亮了少许,只是不注意看,看不出来而已。

    那一黑一白两朵莲花也停止了旋转,静止不动,就像两个暂时被喂饱的孩子,身上的灵光渐渐隐匿不见。

    而我和白却惊喜的发现那原本只有二十六瓣花瓣的黑白莲花,此刻却都变成了三十二瓣,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前明显要强大了几分,我感觉自己比刚才也强大了几分。

    白微微一笑,灿烂而又好看。

    沿着一条鹅卵石小径轻步过去,我已经走进了火玲珑指示的那处花坛。

    花坛见方十平米,坛中花木高一点二米的样子,十分密集,远远看去只是一丛花木,里面却是个隐蔽而又精细的休闲处。

    月光清凉如水,轻柔的覆盖着她娇柔的身躯,看去就像一层银被。

    她侧身朝外躺在那唯一的一张木横椅上面,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习惯,抑或是缺少安全感,手脚都微微弯曲蜷缩着,像一个熟睡中的婴孩,面容温柔而又恬静。

    借着月色,我静静地看着她那张美丽而又梦幻的脸,看到她安然无恙,心中早已没有了愤怒,反而暗暗松缓了一口气。

    白也静静的看着她,看得很仔细,很认真,然后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突然很想去摸摸她的脸,然后我便伸出双手,轻轻撕碎了笼罩着她的淡蓝色结界,感受一下这结界的气息,便知道是火玲珑布下的,本来就对她心怀感激,此刻对她的好感又增添了两分。

    想到火玲珑,只希望她安然无恙,幸福快乐。

    当结界完全消散,我轻步走到熟睡中的少女的身旁,静静的凝视着她的脸,右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向了她纯净柔和、莹润如温玉的面颊。

    不过尚未碰触到,我便猛然清醒过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绪隐隐又有些躁动不安,黑莲轻旋起来,有灵气溢出,浅淡如雾,魂界星空中有微微寒风吹拂。

    我突然感到有些难受,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难受。

    我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不喜欢自己有这样的感觉。

    这一刻,我厌恶甚至憎恨这个让我产生难受不安情绪的女孩。

    可是我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完全控制和压抑自己的情绪,这让我感到愤怒和恐惧。

    白微微笑道,这女孩不错。

    我嘴角微微上翘,淡淡传音道,是不错,你感受到她身上隐藏着的那股纯净圣洁的力量了吗?

    感受到了,白轻笑道,而且正是我们需要的力量。

    你不觉得很奇怪?我似有所思的盯着白。

    是挺奇怪的,白嘿嘿笑道,夜,你是不是该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

    怎么勾搭上的啊。白的右手打了个响指,白光一闪而逝,一杯葡萄酒凭空出现在他的手指中,他浅尝辙饮,阴阳怪气的赞叹道,好酒啊好酒。

    听到白的话,我的眉头皱得更紧,情绪隐隐躁动烦闷。

    意念微动,黑莲爆发出一团黑色灵气,化作一支黑色利箭,呼啸着闪电般射向了白手中的葡萄酒杯。

    白躲闪不及,碰的一声,高脚杯破碎,化作白光四散而去,杯中红酒也化作白色灵气,到处串流,很快便归于阴暗,看到白颇为狼狈的样子,我的情绪却丝毫没有好转。

    白无奈,坏笑道,夜,我可什么也没说,你用得着这样生气吗?

    我冷哼一声,不接话,看他那副自以为是小人得志的样子,实在让人气愤。

    他又打了个响指,一杯葡萄酒再次凭空而出,浅尝一口,阴阳怪气的唱喝道,好酒。

    我强忍着,不搭理他,任他自我陶醉,我只当作没看见,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白见我不说话,嘀咕道,夜,我说的真心话,这女孩很好啊,跟林婉儿一样好。

    我依然不搭理他,只是静静的望着沉睡之中的女孩。